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六十二章 太妃手段(二)

正文 第四百六十二章 太妃手段(二)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彩纹听后慎重地点头:“娘娘,您准备怎么做?尽管吩咐奴婢就是。龙'坛'书'网w W w.LONGtanshuw.COM”    “彩纹,当务之急,本宫最需要在乎的还是太妃的心思。她已经将丧礼一事交给本宫去做,并让贴身侍婢紫英协助。皇上的丧礼是绝对不能出任何差池的!否则太妃那边交代不过去,也难堵众人的悠悠之口。”贵妃眸中精光一闪,“至于杨嫔那儿,收拾她的事自然不能摆在台面上,悄悄的,要做的万无一失才好!”    彩纹闻言,面上微露难色:“可是……太妃那么精明的人,要怎样做才能不惊动她老人家呢?”察觉到贵妃投向自己的目光中隐隐有了一丝寒意,她连忙跪下,“奴婢愚钝,还望娘娘明示。”    贵妃的右手轻轻地放在椅子的扶手上,青葱般的手指一下一下,有节奏地敲打着木质扶手。一声一声地,令垂头跪在那儿的彩纹内心忐忑。她自然明白事关重大,但正是因此,她才不敢擅自做决定啊。若是真的出了纰漏,只怕轮不到娘娘责罚,自然有太妃收拾吧!    “太妃那儿,的确是个难缠的!”贵妃的语气中有丝愠怒,早已不见方才在嘉德殿时的讨好嘴脸。    彩纹点点头,附和道:“娘娘说得极是,奴婢也正是担心此事。奴婢不过是一介卑贱之躯,即便死了,也不可惜。但娘娘乃千金贵体,怎可受一丝一毫地委屈?”    这话说得讨巧,贵妃的眼神渐渐温和:“此事不忙,容本宫再斟酌斟酌。不过你也别闲着,一来要将本宫伤心不能自已的事渲染的不动声色又人尽皆知;二来也要时刻盯着高阳殿的事,杨嫔这人心机最深,可千万别最后关头,被她抢了先机才好!”    “是,奴婢明白。”彩纹慎重地点头。    贵妃见她准备出去,冷冷地道:“彩纹,你跟在本宫身边时日最久,该晓得本宫的脾气!这件事若是做得好,那么日后,本宫的好处自然少不了你的。若是做的不好……”    贵妃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彩纹却听得浑身一震,迅速转身,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战战兢兢地道:“娘娘放心,奴婢知道其中的轻重,必定不会坏了娘娘的大事。”    “好了,下去吧。本宫也要歇息会儿。”贵妃挥挥手,示意彩纹退下。    待得偌大的寝殿中只剩贵妃一人时,她平静地躺在床榻上,闭上眼睛,忍不住回忆起与皇上之间的点滴事情。不知过了多久,一颗晶莹的泪水自她眼角处滑落,浸入软枕,淡淡一团水渍……    贵妃缓缓摇头,睁开眼睛,里面看不见一丝温情,只剩下冰冷。她在心底默默道:皇上,九泉之下您可别怪罪臣妾,并非是臣妾不爱您,实在是睿儿的事您伤透了臣妾的心。既然您心里从未有过臣妾,也别怪臣妾在这个时候想不了那么周全。您已经死了,可臣妾还想活着!臣妾还想好好活着!    而另一边,被人用轿辇抬回高阳殿的杨嫔一路上都哭得撕心裂肺,好容易回到自己宫殿,她却几乎连走路的力气也没有了。香茗和绿芜几个丫鬟搀扶着,好容易将她扶进寝殿。    香茗回身看一眼众人,道:“你们都去忙吧,娘娘这儿有我照顾呢。”    绿芜担忧地问:“香茗,难道是皇上……”    香茗沉重地点点头,低声交代:“绿芜姐姐,你是娘娘身边的老人儿,自然最明白娘娘的心思,该准备什么便去准备吧。”    “好,那娘娘这儿就拜托你。”绿芜说道。    香茗见她们都退了下去,跪在杨嫔的床榻边,轻声劝道:“娘娘,人死不能复生,您即便伤心,也该顾着自己的身子啊!皇上若泉下有知,见您这样为他伤心,也会心疼的。”    杨嫔边哭边摇头,几次张嘴,终究无法成言。    许久之后,方才缓了不少,却仍旧哽咽着:“之前看着皇上一心宠爱苏诺语,而冷落本宫,本宫真的伤心不已,甚至觉得长此以往,必定会失了心中对他的爱。可今日本宫才知道,既然爱了,哪里还能不爱呢?皇上于本宫而言,早已是融入血液,无法分割的。”说话间她一把拉住香茗的手,道,“香茗,你知道吗?皇上他是本宫的命啊!”    香茗闻言,也动情地落下了眼泪:“娘娘,奴婢知道您心底对皇上的爱,奴婢也知道近一年来您心底的苦,奴婢更知道您现在心底的痛。可是,皇上已然驾崩,您却该好好活着啊!”    杨嫔摇头:“皇上都已经死了,本宫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何况心死之人,要如何苟延残喘在这世上?这宫里若没有了皇上,对本宫来说,与冷宫又有何区别?”    “娘娘,您别说这骇人的话,奴婢听得害怕。”香茗试图苦劝,“皇上对苏太医,只是一时地迷恋。他若是知道您如此为他,必定会以您为傲!也正因此,您更要好好活下去,连带着皇上的那份一起啊!”    杨嫔摆手,不愿再说这个话题:“罢了,你下去吧,本宫想一个人静静。”    香茗看着杨嫔那生无所恋的样子,心底一惊,脱口道:“奴婢不走!奴婢要陪着娘娘!”    杨嫔瞥她一眼,明白她的心思,安抚道:“你放心,本宫现在不会寻死。本宫还没能见着皇上的最后一面,岂能就死?你下去吧,本宫就是想同皇上说说话儿。”    香茗听了她的话,这才放心些,点头道:“那奴婢这就出去,您若是有什么需要,尽管唤奴婢就是,奴婢就候在门外。”    杨嫔没有作声,香茗见状也只得轻手轻脚地退下,将思念的空间留给杨嫔……    嘉德殿内,太妃听着下人的回禀,一脸严肃,看不出任何情绪来,只淡淡地吩咐:“好,我知道了,你继续吧。”    至于宫内的其他人,自然也已经知情,但除了几个有位份的妃嫔,大部分人都是常年难得见皇上一面的。尤其是苏诺语进宫后,大家更是连远远看一眼皇上的机会都找不到。如今乍然得了皇上驾崩的消息,大家虽哭得惊天动地,但眼泪中有多少真心,就不得而知了。亦或者说,大部分人都是在为自己的今后哭。    入殓定在了五日之后,那是近半年来最好的日子,时间太赶,月华宫那边自然忙得不可开交。但贵妃是个能干的,她已经派人去给太妃回了话,说是保证能将此事办得滴水不漏。太妃闻言,也让紫英亲自去了一趟月华宫,表示了对贵妃的信任。    入殓前夜,一切准备得当,贵妃泡在木桶中,放松地任由彩纹为她揉肩按摩。这几日她真的是累坏了,忙归忙,但注意的事情也是一件不落。她留在嘉德殿的眼线传了话回来,说是太妃这几日内屡次称赞她的能干。这样的消息令贵妃安心,若是不出意外,那事想必是不离十了。    她已经想的很清楚,待她成了太妃,一定要想法子除去太妃。一宫之中,岂可有两代太妃?现在的太妃已经在宫里霸道了这么多年,风水轮流转,也该轮到她了!    至于此前她一直担心的杨嫔那儿,这次倒是完全地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原以为杨嫔那日在嘉德殿那样子只是为了做戏给太妃看,可据彩纹说,那日回去后杨嫔便病倒了,整日地以泪洗面,伤心得就差没有随皇上去了。连太医都请了好几次,药也开了,但杨嫔却是一日日地病容憔悴下去。    这样的消息对她来说,可真是一件好事!原本还在担心要如何才能不动声色地除去杨嫔,现在看来,这个丝毫不是问题!    “彩纹,之前说的那件事,本宫已经想好了。”贵妃挥手,示意彩纹附耳过来,在她耳边低语一阵后,问,“本宫的意思你听明白了吗?”    彩纹听后,面上隐隐露出一丝笑意:“奴婢明白,娘娘放心吧,明日这宫里就不会再有杨嫔这个人!”    一想到这件事,贵妃便笑得心满意足……    翌日清晨,贵妃起得很早,这样大的场合,在着装与妆容上绝对不容许出丁点的差池。彩纹在一旁为她上妆,赞道:“娘娘您真是个美人胚子,即便是着素服,也难掩姿容!”    “今日是怎么了?嘴跟抹了蜜似的,这话在这儿说说也就罢了,若是给人听见传去了太妃那儿,少不得又惹出什么风波来。在这样的关键时刻,绝不能出任何问题!”贵妃说道。    彩纹连忙掩唇:“是,奴婢失言,还请娘娘责罚。奴婢只是觉得过了今日,您便贵为太妃,为您高兴而已。”    “好丫头,这两日你没少为本宫费心,本宫都是记在心上的。你放心,日后本宫不会亏待了你。只是,”贵妃扭头问,“本宫交代你的事都做好了吗?”    “娘娘放心吧,保证万无一失!”彩纹点头道,看一眼更漏,急忙道,“呀!奴婢一早便吩咐了人为您熬羹,算着时辰该差不多了,奴婢去看看!”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