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四十二章 话不投机

正文 第四百四十二章 话不投机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与你联手?”褚哲勋仰头大笑,“阮天浩,我今日之所以愿意前来,是有问题想要问你。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至于说服我背叛皇上,你不必再多费口舌。”    阮天浩饶有兴致地看着他:“无所不能的褚爷竟然也有疑惑需要我来解?”    褚哲勋收敛神色,严肃地看着他:“对白府痛下杀手,你究竟是为了什么?当初你与霜月相恋,我忍痛退出。你知道我一直深爱霜月,之所以不曾对霜月表白,只是因为你曾承诺我,一定会一生一世地呵护她!可你最后对霜月做了什么?”    听他再度旧话重提,阮天浩脸上闪过一丝不耐,语气不佳道:“时过境迁,你何必揪着不放?哲勋啊,要我说,你就是太执拗!白霜月从未对你动心,你又何必再惦记着她?这样吧,这事交给我,我保证给你找一个比白霜月更好的!”    褚哲勋听着他这话,顿时火冒三丈!他一个闪身来到阮天浩的近前,一记老拳狠狠地打在阮天浩的脸上,伴着那声闷响,阮天浩的唇角溢出血丝。褚哲勋警告道:“阮天浩!你若再敢出言诋毁白霜月,我要你的命!”    阮天浩抬手蹭一下嘴角,略微低头看一眼手上的猩红,吐一口口水在地上,冷了脸色道:“褚哲勋,我顾念着你对白霜月的痴情,不与你计较。但你若再敢动手,休怪我不客气!”顿一顿,他接着说,“你别忘了,苏大同的武学造诣传给了阮家!除了阮天策,这天下只怕无人能与我相抗衡!”    褚哲勋双眸微睐,他知道阮天浩所言不虚,褚府承袭了制毒与解毒,武学的确是阮家更胜一筹。若不是现在身边有了诺语,他为了霜月,可以豁出命去!    阮天浩见他没再轻举妄动,方才说:“这就对了,为了一个女人,还是一个早已死去又从不属于你的女人,何必呢?天涯何处无芳草!”    褚哲勋冷冷道:“既如此,我们之间便是话不投机半句多!”语毕,他转身离去。    阮天浩看着他的背影渐行渐远,顾及自己的大计,终于还是放下傲骨,追了上去,一把拉住他的手臂,道:“你今日前来,只是为了方才那个问题吗?”    “不错。”褚哲勋拂去他的手,语气冰冷。虽说缘由他已然猜到,但总还想听他亲口承认,或许还有他所忽略的点。    阮天浩四处张望了下,无奈地摇头:“哲勋啊,你可知道,有时候知道的太多,未必是好事。”    褚哲勋瞥他一眼,没有多言,迈步离开。    “好好好,我说!”阮天浩冲着他的身影喊道。    褚哲勋这才停下脚步,转身看着他。    阮天浩上前两步,低声道:“你是褚府唯一的继承人,想必一定知道雪玉!”说话间他仔细地审视褚哲勋的神情,接着说,“看来那东西果然在你这儿!”    “你就是为了雪玉便不顾惜与霜月的感情以及两府的交情?”褚哲勋问。    提起这个,阮天浩语气有些烦躁:“我实话告诉你,我自少年时期就知道了雪玉的秘密。三枚雪玉合体,天下可定!为着这个原因,我才会去追求白霜月……”    “如此说来,你对霜月从未动过心?”褚哲勋语气愤怒。    阮天浩满不在乎地点头:“不错。若不是为了雪玉,我怎会看上白霜月那没张开的小丫头片子?就为这个,那几年我没少在她身上花心思,可那女人明明一副爱我到死的样子,却每每一提及雪玉,便顾左右而言他。”    虽然事情的真相与他的猜测相差不大,但听着阮天浩如此漫不经心地谈及霜月,还是令褚哲勋怒气腾腾。    阮天浩接着说:“到最后,我实在是厌倦了。加之与平南王府的婚事渐渐逼近,也容不得我再拖延。我便想着,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杀了他们,雪玉不是自然而然地到了我手上!”    褚哲勋怒不可遏地看着他:“阮天浩!你简直禽兽不如!”    阮天浩不痛不痒地说:“这样的词儿我听得多了,还有新鲜的吗?”    面对他这样的态度,褚哲勋反倒没了怒气。想起诺语身上的雪玉,他不动声色地说:“为了雪玉,你杀了白府上下,想必白府的那枚,早已落入你囊中。”顿一顿,他接着说,“那么之后你对阮师叔痛下杀手,一定也是为了雪玉!而你如此煞费苦心地想要拉拢我,想来也是那雪玉从中作祟!”    阮天浩听他分析的透彻,也不再藏着掖着。其实这些事,原也没想过能瞒着他。他颔首:“不愧是大名鼎鼎的褚爷,果真是见微知著!”    褚哲勋冷哼一声,没有说话。心中却忍不住反思,自己当年怎会愚蠢到相信阮天浩的为人,与他结交。    阮天浩索性决定将话摆明:“如你所说,我一心想要拉拢你,今日便对你坦诚相告!其实至今为止,我手中只有一枚阮府的雪玉。白府的那枚,我并未寻到。按说玉器即便在大火中,也不会有所损伤。可我当日派人在白府内挖地三尺,也没能瞧见雪玉的影子。至于我爹,我原并不想杀了他,但我心中明白,若是让我爹选择,他必定会将雪玉传给阮天策,而不是我。既如此,我何不自己先下手为强?”    褚哲勋看他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心底的怒气早已不知该如何形容:“阮天浩,你便死了这心吧!白府的雪玉遍寻不着,难道你还不明白吗?这一切皆是天意,连上苍都觉得你不是合适的人选!更何况,你真以为得到雪玉,便可拥有天下吗?如你这般残酷暴戾,即便是得到了江山,也必定不能长久!”    “褚哲勋!孰是孰非,还轮不到你来说教!你既已经知道了一切,便给我个爽快话!”阮天浩不死心地问,“愿不愿意与我联手?”    若是真动起手来,他是有信心打败褚哲勋的。可褚哲勋也绝非等闲之辈,俗话说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铤而走险。    褚哲勋的态度一如既往:“答案早在你心底,何必苦苦逼问?至于我身上的那枚雪玉,你不必惦记,即便是毁去,也断然不会落在你手上!至于天下,你更不必肖想!”    这一次,面对褚哲勋的拂袖而去,阮天浩没再阻拦。其实今夜在来之前,他便已经猜到了褚哲勋的答案。只是凡事皆有万一,他方才多此一举。    既然褚哲勋已将话说到这份上,他也可以冷静下来,想想该如何在没有雪玉的情形下,打败诸王,一统江山。方才褚哲勋问他,是否真以为得到雪玉便可拥有天下。他当然明白,那不过是锦上添花,凡事还得靠自己。但江湖上关于此事早就传开,若真能得到雪玉,至少可以让天下人明白,他阮天浩才是众望所归的那个人!    褚哲勋回去后,同沈嘉以及其他副将、裨将商议后,决定还是尽快回京,再作打算。如今皇上新丧,京中一旦得到消息,必定内乱,届时京城一定是诸王以及阮天浩的必争之地。既如此,他们一定赶在这之前,回援京城!    朝中的情形如褚哲勋的预料,当皇上驾崩的消息传回来时,可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太妃仿佛晴天霹雳,几乎要昏厥过去,却径自强撑着,主持大局。皇上临行前,将天下交予她,她拼了命也不能让皇上失望。更何况,国不可一日无君,她要速速拥立新君,必定不能让那些逆臣贼子得逞!    朝中的老臣们得到这消息,纷纷表示愿意与太妃同进退,誓死守护大朗王朝。至于年轻些的朝臣,心思则开始活络起来。对他们来说,表面上听从太妃的安排,背地里则开始盘算着拥立哪位王爷为帝。    下了朝,太妃即刻派人去太医院找来苏诺语。有些事本还不到时机透露,可现在看来,只有将一切提早告诉苏诺语了!    而在这期间,钦天监找到太妃,问:“太妃,一切事情基本与微臣观测到的星象相符。您当初拦着微臣,告诉微臣不可逆天而行。可现在事情变成这样,想来您心中一开始就知道隐龙的身份吧!”    太妃并不意外听见这番话,原也没想过能瞒着钦天监,只是没想到他竟如此敏锐。太妃闭了闭眼睛,面色凝重道:“不错,我之前就说过,早在二十余年前,我便得知了隐龙的身份。只是那个时候师傅曾说,一切皆是天意,连他也不知道事情究竟会变成什么样。”    “是谁?”钦天监追问,“隐龙是谁?”    太妃摇摇头,避而不答。    钦天监心急如焚地看着她:“太妃,微臣恳请您告知。事到如今,您何必再隐瞒?您也知道,微臣是先皇时期的人,对大朗忠心耿耿,绝无二心。微臣之所以想知道真相,也是想为风雨飘摇的大朗尽绵薄之力罢了!”    “我知道你的忠心,只是一切尚未到时机。不可言。”太妃闭上双眼,轻声道,“你且出去吧!”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