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三十二章 皇上释怀

正文 第四百三十二章 皇上释怀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事情果然如苏诺语想的那般,并未等太久,外面传来了略显沉重的脚步声。龙坛书网www.longtnahsuw.com她看一眼心云,道:“应该是皇上来了,你先去睡吧,我和他有话说。”    心云本想说等着,但想到小姐与皇上的谈话内容大概是不想让她听到,便也不再坚持。她点点头说:“好,那我先去睡着等您。等会儿皇上走了,您再叫我吧。”    苏诺语笑一笑,没有说话。    不多时,季舒玄走进来,见她还坐在桌边,了无睡意。走过去坐在她对面,说:“你还未睡呢,正巧朕有些话想对你说。明日就要出征,临走前,无论如何是要说清楚的。”    苏诺语恭敬地说:“是,微臣洗耳恭听。”    季舒玄看她半晌,方才缓缓开口:“诺语,在朕说话之前,有个问题想要先问问你。”    苏诺语看着他,等着他的问题。    季舒玄深情凝望,问道:“朕想知道,你和褚哲勋之间,你们的感情有多深?”    苏诺语微愣,没有料到他会问这个问题,她本以为他会说关于朝政或是白府的事。不过这个问题很简单,她不假思索地说:“微臣可以毫不犹豫地为他去死,同时他也可以如此为微臣。”    “你们都可以为了彼此放弃生命?”季舒玄追问。    苏诺语颔首,温柔而坚定地说:“是,放弃生命,以及其他所有的一切。但凡是微臣有的,但凡是哲勋要的,微臣没有给不起的!”    闻言,季舒玄的眉宇间微不可见地皱了皱,饶是心底再如何不甘愿,也无法不认输。他深深地叹口气,道:“既然如此,诺语,朕便也不再为难你。”    “不为难微臣?”苏诺语诧异地看着他,“皇上,您的意思是……”    季舒玄苦笑道:“只怕你现在做梦也想离开朕的身边,朕愿意成全你。”    苏诺语猛地站起来,惊喜地说:“皇上,您是说微臣可以离开皇宫了吗?微臣可以出宫了吗?”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离开朕的身边吗?你就这么想逃离出宫吗?”季舒玄的脸色渐渐暗淡,“诺语,朕就这么让你无法忍耐吗?”    苏诺语听着他落寞的语气,连忙说:“皇上,您误会了。微臣并不是……微臣只是想要和哲勋在一起。”    季舒玄没想到她会说得这么直白,也没了再试探的心思:“诺语,朕直接说吧,朕是同意你出宫。但前提是你要等朕凯旋!”    “为什么?”苏诺语诧异地问。    季舒玄说:“你方才说想和褚哲勋在一起,可是朕几日后便会和他会合,共同讨伐平南王。因此,即便你现在出宫,也无法找到褚哲勋。现在外面兵荒马乱,别说朕,若是褚哲勋真的爱你,也不会同意你在这个时候出宫的!”    苏诺语愣了愣,不禁回想起不久之前太妃的叮嘱,微微蹙眉,她的确不愿以身涉险。死过一次的人,虽然无畏死亡,却也更加珍惜生命。何况她和哲勋的幸福生活还未开始,如何能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呢?    “好,微臣会在宫里,恭候大军凯旋。”苏诺语慎重地说道。    季舒玄一颗心放下来,对于诺语,他有时实在是无奈,这丫头性子倔强,一旦决定的事便不会轻易更改。若没有听到她亲口说留在宫里,只怕他一路上都会担忧。即便是无法让她成为自己的女人,但他仍然会像她说的那样,站在兄长的立场上守护她。    季舒玄苦笑着想,自己现在的这种心情大概就是爱吧。只是有些遗憾,他用心的爱护的女子,早已心有所属。    “好。”季舒玄也颔首。    苏诺语冲他轻浅一笑,庆幸地说:“皇上,您知道吗?若是哲勋知道您的转变,一定会非常高兴。一直以来他都对微臣说,您是他最为看重的人。说您从未将他视作臣子,而他除了敬重您是君王,更是将您看成是兄弟。”    这样的话着实戳中了季舒玄的心,他唇边渐渐又有了笑意:“是啊,朕与哲勋之间,的确不仅仅有君臣之谊,更有兄弟之情。”    提及这个,季舒玄沉默下来,往事历历在目。然而当他回忆到褚哲勋当年在他面前信誓旦旦地说“今生今世除了白霜月外,再不会对其他女子动心”时,神色微变,他看一眼苏诺语,小心翼翼地说:“诺语,你和哲勋在一起,也是郎才女貌。只是,关于他的过往,你可曾知晓?”    苏诺语一怔,意识到他的言外之意,沉吟片刻,决定将实情告诉他:“皇上您是说他此生只钟情于白霜月的事吗?”    季舒玄见她似乎毫不在意,有些错愕:“朕想不明白,你既然知道他心底只有那一个人,为何还愿意这般对他?在朕看来,你似乎非常介意感情的专一。”    苏诺语起身,端正地跪下去,道:“皇上,首先微臣要感谢您这几个月来的照顾……”    “你这是做什么?有什么起来说就是。”季舒玄伸手去扶她。    “请皇上听微臣把话说完。”苏诺语拂去他的手,接着说,“其次,微臣要感谢您的成全。最后,微臣要向您道歉,因为有些事,微臣骗了您。”    季舒玄挑眉:“骗朕?什么事?”    苏诺语抿了抿唇,道:“皇上,您以为哲勋为何会微臣这般死心塌地?以他的深情与专一,怎会改变心意?”    季舒玄惊愕地看着她,以为她要说对褚哲勋动了什么手脚。不料却听到她说:“其实,微臣就是白霜月。”    “这不可能!”季舒玄猛地起身,一口回绝,“诺语,你不必为了骗朕,编这样的谎话。朕既然已经说了愿意成全你们,就不会改变主意。”    苏诺语看着皇上如她意料之中的全然不信,说道:“微臣不会拿这事骗您。所以哲勋之所以对微臣好,只是因着微臣就是白霜月。皇上,您可还记得有一年您宴请重臣,微臣的父亲白峰也被允准参加……”苏诺语列举了之前数次季舒玄与白峰之间的事,以证明她的身份。    季舒玄不敢置信地看着她,这些陈年旧事,若不是白峰亲近之人,只怕是无从得知。可若说她是白霜月,他又实在难以置信。季舒玄想了想,犹豫地问:“白府被灭那晚,你被人救出来了?”    “并没有,微臣也葬身在大火之中。”苏诺语缓缓地说,“可是之后,当微臣睁开眼睛时,人却已经在宫里,成了先皇后苏诺语。”    “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季舒玄连连说道。这件事实在太奇怪了,人死不能复生,这怎么可能呢!    苏诺语谈及重生一事,也是一副难以相信的口吻:“皇上,微臣知道这件事让您难以置信。可微臣所言句句属实。当日阮天浩对白府痛下杀手,并将此事嫁祸给哲勋,这也是之前微臣数次向您提及白府一事是哲勋所为的原因所在。”    “既如此,你如何会爱上褚哲勋?而且,朕记得你之前一直心仪的人是阮天浩啊!”季舒玄诧异地问。    苏诺语微笑道:“其实微臣那次离宫没多久,便碰上了哲勋,只是我们彼此都隐瞒了身份。之后,在微臣得知阮天浩即将大婚,微臣痛定思痛,觉得阮天浩绝非一个能依仗终身的良人。加之哲勋实在对微臣很好,微臣便不由自主地对他动了心。后来微臣无意中发现了哲勋的真实身份,失望至极。正巧那个时候微臣遇见了您,您执意让微臣入宫,微臣也想知道白府一事究竟是不是哲勋所为,便答应了您的要求。”    “所以说,你与褚哲勋彼此心仪早在朕在瘟疫村看到你?”季舒玄问。    苏诺语点头:“是。刚进宫那会儿,是微臣最痛苦的时候,一心以为白府上下是被哲勋所杀,而他又一直处心积虑地欺骗微臣。”    “那之后你是如何确定这件事不是褚哲勋所为?”季舒玄心中有一个接一个的问题。    苏诺语看着他:“说起来,这件事微臣和哲勋便要感谢您了。您大概是忘了,有一次您和微臣谈及哲勋,曾说他专一而痴情,对白霜月十余年如一日的深情不悔。微臣当时震惊不已,这才发现一直以来都是微臣自以为是,错怪了他。”    季舒玄听她说了这许多,也渐渐相信她便是白霜月这件事,虽然一切都那么地令人难以置信。季舒玄看着她:“若你真是白霜月,那么朕也觉得你不该再辜负哲勋对你的爱。这么些年,哲勋为你的确付出太多。”    苏诺语脸上挂着一抹淡淡的幸福:“是啊,从前微臣有眼无珠,如今耳聪目明,的确不能再犯糊涂。所以,皇上,无论您对微臣多好,都无法打动微臣的心。因为这世上已经有了最好的哲勋。”    季舒玄释怀地看着她:“是,于你而言,他的确已经做到无与伦比的地步。这样吧,等着大军凯旋,朕亲自为你们指婚!”    “多谢皇上恩典。”苏诺语欣喜不已,起身盈盈谢恩。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