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一十章 担忧至此

正文 第四百一十章 担忧至此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是夜,夜尘忙于制定应对阮天浩的计谋,而清然闲来无事,决定进宫去探望苏诺语。更快更多阅读www.longtanshuw.com    太医院内,苏诺语自从见过太妃之后,并没有什么要事,每日不过就是如其他太医一般,处理事务。这段时间许是前朝事多,与季舒玄之间也没什么交流。    这样的日子倒也是轻松自在,只除了不能时时看见褚哲勋,让她相思成灾外,一切都很惬意。这夜洗漱完后,便上床准备入睡。不想听见外面传来熟悉的声音,苏诺语心中一喜,连忙又起身,披了件外衫,来到门边。    正在这时,叩门声响起极小的声音:“诺语?”    苏诺语欣喜异常,打开房门:“清然!”随即拉住清然的手,半是娇嗔道,“你有好久没有来看我了!我几乎都要以为你把我忘了呢!”    清然随她进屋后,神色黯然道:“你不知道,最近出了许多事。夜尘的爹出事了!”    “阮伯伯?”苏诺语不敢置信地看着她,“是谁干的?什么时候的事?”    清然简单地将事情经过说与苏诺语听,伤感地说:“夜尘一气之下便将曼绮和孙氏都关押在了逍遥谷,现在正同阮天浩谈判呢。原以为他还算是有人性,妥协了,不想他竟是别有目的……”    苏诺语看着她,呢喃道:“也是先中毒,后纵火吗?看来昔年白府一事,果真出自他的手笔!”顿一顿,她恨恨道,“当年对白府,还是外人。可这一次可是阮伯伯!是他的亲爹!他竟狠心至此!”    清然神色黯淡:“不知是爹,还有曼绮和孙氏,都是他的至亲,可他对她们的生死皆不在意。甚至,他是想借曼绮的死,彻底挑起平南王心底的恨。这世上怎会有这样的人呢?”    苏诺语摇摇头:“这么些年,他一直带着面具生活,实在也是不容易,我们竟都被蒙在鼓里。如今他既对阮伯伯下手,可见是不想再藏着掖着,想直接与我们为敌!看来,他对皇位还真是志在必得呢!”    清然冷哼一声,道:“凭他也想觊觎皇位,那岂不是天要亡我大朗!”    苏诺语也面容凝重:“说起觊觎皇位,我倒另有一桩事要告诉你。前些日子,我无意间得知钦天监观测到的天象,说是天象有异,隐龙即将出现。向来这真龙天子只有一人,隐龙将出,岂不是意味着天下大乱?如今前朝又正值诸王叛乱,莫不是隐龙便是阮天浩?”    清然一听,连连摇头:“绝不可能!就凭阮天浩,怎会是隐龙!不过这事严重,还是要让夜尘他们心中有数才好。”    “是,你回去便将这事告诉夜尘。让他和夜离商量着办。”苏诺语说道。    清然郑重其事地点头。    苏诺语又道:“你方才说阮天浩心狠手辣,至亲皆不在他心中。换言之,这世上,竟没有他所在意的人了吗?”    “除去曼绮不说,如果连爹和孙氏,他都能如此狠心,这人的确是铁石心肠!”清然看着她,试探地问,“从前你与他……他有没有提及过看重的人或事?要有令他掣肘的人才好啊!”    苏诺语沉默着摇摇头,半晌后,方才说:“有一个人同他应该也交情匪浅,只不知道到底在他心中有没有分量。”    “谁?”清然颇为好奇。    苏诺语朱唇轻启:“吴妃!”    “吴妃?”清然诧异地看着她。    苏诺语点头:“是。之前和夜离调查小皇子夭折一事,无意中发现吴妃同阮天浩有所牵连,许就是他的初恋情人。若是如此,不知在他心中是否有些分量。”    清然一听,连连摆手:“只怕阮天浩早已忘了初恋这回事,单纯地利用她而已!你想想看,连他明媒正娶的郡主,他都能罔顾生死,更何况这吴妃早已是皇上的女人!”    苏诺语嘴唇紧抿:“无论如何,我明日会去吴妃那儿。希望能有所收获吧。”    清然颔首:“也好,只是你独自在宫内,小心些。”她看向苏诺语,关切地问,“诺语,我这段时间一直没有时间进宫,你怎么样?这段时间宫里的暗线大概也忙,没有给我们汇报。”    听她说起这个,苏诺语想起之前同季舒玄间的不愉快,神色有些不自然。然而,她并不想将这些事告诉清然,免得他们担心。更何况若是传到哲勋耳中,不定他多愤怒呢!    思及此,苏诺语微微摇头道:“我还好,并没什么事。”    清然双眸微睐,声音渐低:“诺语,我们又不是相识一两天,看你这副样子,我若还猜不出来,岂非白认识一场?”    苏诺语紧咬下唇,迟迟没有说话。    清然倾身靠近,追问:“诺语,你若真不想我们担心,就实话告诉我!”    苏诺语被逼无奈,只得一五一十地将之前发生的事都说与清然听:“我原还在想,若是有人追究这事,我正好趁此机会离开。不过,皇上的态度倒是让我意外,他什么也没说,宫内连半点风声都没有。”    清然听着她的话,眉头拧紧,愤愤道:“该死!堂堂一国之君,竟然对你一介弱女子行此龌龊之事!幸好你当日反应机智,若换做是我,必定一掌毙命!”    苏诺语略有惊愕,那可是皇上!虽说她对皇上绝无任何感觉,但她依旧肯定他是个好皇帝。毕竟没有造成什么实质的伤害,到最后皇上也难得地没有追究责任,她也从未动过要置他于死地的念头。话说回来,以清然的身手,哪有男子敢觊觎她的美色?    清然看她那副样子,微扬下颌:“哼!即便我能饶过他,夜尘的性子必定也是不共戴天!说起来,夜离和夜尘应该是一样的性子,这事若是夜离知道……”    话未说完,苏诺语便飞快打断:“这件事绝对不能告诉任何人!尤其是夜离!”    “为何?”清然问她。    苏诺语伸出修长的手指,戳戳清然的额头,道:“你想想看如今的朝政,本就动荡不安,若是夜离不能与皇上齐心协力,只怕真要被阮天浩之流钻了空子。皇上之前的荒唐之举并未给我造成实质的伤害,至少比起天下的安宁来说,那件事实在微不足道!”    清然反瞪她一眼:“你还真是宽宏大度!这样的事怎能容忍!即便你不放在心上,夜离也不行!”    “所以我才不让你告诉他啊!事由轻重缓急,当务之急便是齐心协力共同对抗诸王叛乱!”苏诺语说道。清然自小行走江湖,向来信奉的便是“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大概在她心中,默贤阁比皇上更能匡扶天下吧。    清然无奈地点头:“好,你都这样说了,我还能说什么。你放心,我不告诉他们,但是你也要答应我,这样的事断然不能再发生!皇上面前,一定要保护好自己,若是再有下一次,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一定会告诉夜离!”    苏诺语忙不迭地点头:“好清然,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    清然看着娇嗔的苏诺语,心底便有一种看着自己妹妹的感觉。    苏诺语知道清然说这些皆是因着不放心,便又主动说:“那夜皇上大概也是喝醉了,否则断然不会做出那样的无礼之举。何况我将他刺伤,这样的大罪,他什么也没说,可见他还算是个明理之人吧。”    清然摇摇头,严肃地说:“诺语,你太过天真,你不了解男人!他越是对你容忍,便越能说明他对你的占有欲。正如你所言,一个手握生杀大权的人,最忌讳应该就是有人意图伤害他。可是面对你,他非但没有怪罪,还主动帮你瞒下来。为的是什么?”    “你想多了吧,我已经和皇上说清楚,等到一年之后,便离开皇宫。”苏诺语淡笑着说。    清然看她一脸不以为意的样子,颇为恨铁不成钢:“苏诺语啊苏诺语,你说说你,平日里挺机灵的一个人,怎么遇上这些事反应那么木讷呢!难怪让夜离苦等了你十余年,才幸运地抱得美人归!”    听着她的打趣,苏诺语脸颊微微染一抹薄红。夜离总说最喜欢的便是她心性纯良,怎得到了清然口中,倒有了这许多不是?    清然接着说:“一个男人他对一个女人越好,就越能说明他不是不要,而是要定了!皇上更是如此,他对你越好,就越是对你志在必得!他是想让你心怀感动,臣服于他。否则他那么宠你,为何不尊重你的意愿,让你离宫?”    苏诺语听她这么一说,似乎挺有道理,心底也慎重了几分。她认真地看着清然说:“你放心,我晓得轻重。对皇上,我会注意分寸。至于夜离,我心如磐石,不可转也。”    “这些话,还是留在以后说与夜离听吧!”清然调笑道。    两人又说了会儿体己话,眼见时辰不早,清然方才起身告辞。苏诺语将她送走后,方回到屋内,躺在床上的她了无睡意,在心底盘算着明日与吴妃见面的事。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