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六十八章 皇上后悔

正文 第三百六十八章 皇上后悔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季舒玄看着苏诺语虚弱地躺在那儿,满心后悔,哪里还顾得上去沐浴更衣?刚要勒令小魏子滚出去,就见章华带着一众太医进来。龙√坛√书√网 www.longtanshuw.com    有了之前的教训,再加上一路上听章华简单介绍了情形,太医们心中皆有数,若是这个时候还顾着请安,必定还是难逃责骂。然而,为人臣子若是不讲礼数,只怕日后又会为自己遭至麻烦。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说来诸位太医也是无辜。进了寝殿,所有人皆跪下请安:“皇上万福。”    果如众人所料,季舒玄听见这请安的声音,愤然回首,喝道:“诺语现在昏迷不醒,你们还在这儿闹这些虚文!若是她有个好歹,朕便让你们提头来见!”    “是,是,是。”一众太医心中惶恐,又是提头来见?似乎每次苏太医有个什么闪失,皇上便会方寸大乱。    太医们上前,季舒玄自然向后退去,负手在寝殿内来回踱步。小魏子趁机来到章华身边,一阵耳语。章华看一眼皇上,了然地点头,示意小魏子先去准备。    章华想了想,来到皇上身边,说:“皇上,您看这会儿太医们在这儿忙着,您若是守着,只怕太医们心中惶恐,医术施展不开啊!您方才淋了雨,若是病了,不是让苏大夫心中难受吗?不若这样吧,这儿就交给诸位太医们,您去沐浴更衣,兴许一会儿回来,苏大夫就醒了。”    季舒玄思虑再三,觉得章华言之有理,再三叮嘱太医后,方才大步离去。    章华跟在身后,经过心云身边,知道这丫头方才承受的一切不逊于苏大夫,只怕也是受不住。想了想,又折回去,吩咐了一个太医为心云把脉诊治一番,又吩咐了婢女为她准备热水和干净衣物。    心云浑身湿漉漉的,自从进了寝殿,她便不得机会上前照顾,站在那儿又是担忧又是心急,加之方才跪了那么久,又是吹风又是淋雨的,身体也是有些吃不消。这会儿见章华如此,心中倒是温暖:“谢章公公。”    “你倒乖觉!”章华点点头,“好了,你是苏大夫的贴身侍婢,若是倒下了,只怕苏大夫那儿也没有得力之人。好生照顾自己吧。”语毕,他连忙追了出去。    心云同这些太医都是极熟稔的,这会儿难得皇上不在,也顾不上规矩礼节,上前两步,问其中一人:“李太医,我家小姐怎么样?”    李太医看皇上不在,便压低声音道:“苏太医今日受了风寒,前不久方才死里逃生,本就体弱,今日又在风雨中跪了那么长时间,论谁也是熬不住的。”    一听这话,心云急得眼泪都要落下来:“李太医,按您的意思是,我家小姐情况不好?”    “倒也不是太坏,等会儿给开了药,按时服下,好生休养一阵,便会痊愈。只是,”李太医面上有些担忧,“苏太医身子娇贵,这跪了两个多时辰,只怕是这膝盖得要好一阵休养啊!”    心云扑通一下跪下去:“李太医,无论如何,你们一定要治好我家小姐啊!心云给你们磕头了!”    “心云姑娘,你这是做什么?”李太医连忙将她拉扯起来,“你是苏太医身边的红人,章公公面前,都给你几分面子,你却贸然跪我们,叫我们如何敢当啊!”    心云站起来,却一个踉跄,险些摔倒。    李太医无奈地摇摇头,道:“你还是先去洗个热水澡,等会我给你看看。”    心云点头,担忧的目光却一直紧锁榻上昏迷不醒的人。    李太医知道她的心思,道:“你放心吧,苏太医就交给我们,不会有事的。”    李太医再三保证,心云这才一步三回头地离去。说实话,若不是怕自己病倒了,小姐那儿无人照顾,她必定不会离开半步。这公子才离开,小姐就成了这模样,让她如何对公子交代啊!    季舒玄的动作非常快,没过多久,便沐浴更衣重新回到寝殿,见方才的太医散去了几人,问:“其他人呢?”    李太医听见这声音,面上一凛,连忙躬身,毕恭毕敬地回答:“回皇上,钟太医回去抓药,王太医在准备煎药的物件。其余人,皆候在外面。”    季舒玄这才颔首,关切地问:“诺语她……怎么样了?”    李太医拱手道:“皇上放心,苏太医并无大碍,只需按着方子服药,休养几日便会痊愈。至于膝盖,跪久了,也是需要好生养着的。臣等给苏太医开了外用的药膏,按时涂抹便会无事。”    季舒玄刚想说话,心云的声音传来:“交给我吧!”随即,她来到季舒玄面前,福了福,道,“皇上,上药一事,交给奴婢便可。”    季舒玄本想说自己亲自来,但心云开了口,他反倒不好再说什么。    李太医看出季舒玄的不爽,也不敢多说话,只是将如何用药的具体细节嘱咐给心云。    心云听后,感激地看着他:“多谢李太医。”    李太医连忙摆手:“心云姑娘太过客气。”转而看着皇上,“皇上,微臣先去外面候着。若是有事,您吩咐便是。”    季舒玄嗯一声,李太医像是得了特赦令似的,连忙躬身退了下去。    待得太医离去后,偌大的寝殿内除了尚在昏迷的苏诺语外,就只有季舒玄和心云。心云站在苏诺语的床前,内心忐忑不安。这样近距离地同皇上同处一室,小姐又昏迷不醒,她实在担心等会皇上会问及小姐和公子的事,那就不好办了。    季舒玄见苏诺语迟迟不醒,心中担忧不已。虽然太医已经保证绝无大碍,但看着她惨白而无一丝血色的脸,他的心一阵钝痛。明明知道她身子骨弱,为何还要这样逼她?明明也不会赐死褚哲勋,为何还要这样逼她?季舒玄难得的自责。    然而转念想到褚哲勋,他心底仍有挥散不去的愤怒!目光从苏诺语的脸颊转向旁边伺候着的心云,她是诺语的心腹,想必这些事她也知道。    思及此,季舒玄问:“心云,关于你家小姐的事,你都知道吧?”    心云面上一凛,心中暗道: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啊!她想了想,以自己的功力,若是说谎只怕是瞒不过皇上,不如实话实说。打定主意后,心云跪在季舒玄面前,低着头道:“皇上,奴婢知道您想问什么,但请您恕罪,奴婢什么都不能说。”    “既然知道,就没什么不能说的。欺君之罪,你可晓得后果?”季舒玄的声音低沉,面上不豫。    心云点头:“是,奴婢知道欺君之罪乃死罪。所以奴婢没有欺君,小姐的事,奴婢基本上都知晓,但没有小姐的允准,奴婢什么都不能说。”    季舒玄皱眉:“好大的胆子!还从未有奴才敢跟朕谈条件!”    心云闭了闭眼,咬紧了牙关,道:“皇上,纵然是您杀了奴婢,奴婢也不能背叛小姐。”    季舒玄冷哼一声,还真是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这苏诺语是个软硬不吃的,没想到手底下的丫头也能如此有气节。    “心云,你该知道朕喜欢你家小姐。”季舒玄换了个策略,“朕有意立她为后,之前的事朕可以既往不咎。”    心云心底有些无奈,这若是在原来,她听说皇上能这样待小姐,只怕是欣喜若狂的。可今时不同往日,一来小姐已经找到了一生的幸福,二来小姐已不是原本的小姐,压根就不愿留在宫里。心云叩首下去:“皇上,您就别为难奴婢了。有什么话,皇上问小姐就是,奴婢什么都不能说。皇上也不希望奴婢这么轻易就背叛小姐,不是吗?”    心云聪明地将问题抛回给季舒玄,季舒玄一时间有些语塞,竟不知如何应答。这小丫头在宫里伺候了十余年,他从前竟没瞧出来,她不仅忠心,还很聪明。    季舒玄看着心云,目光中饱含深意。纵然心云一直垂着头,依旧能察觉到投注在自己身上的灼灼的目光。心云在心底暗自祈祷,赶快让皇上放了她吧!    正在这时,章华走进来,手里端着刚熬好的药,轻手轻脚地递给心云,随即来到季舒玄身边,说:“皇上,时辰不早了,您明日还要早朝,早些歇息吧。”    季舒玄起身,活动了下筋骨,今夜折腾了这么久,的确是有些疲惫。然而,苏诺语还处在昏迷中,他担忧地看一眼道:“诺语这边半夜还不知道怎么样。”    “皇上,您放心就是。苏大夫这儿有心云,奴才又安排了几个侍婢。另外还留了三个太医随时候在殿外。奴才还是扶您去歇息吧。”章华再度劝道。    心云见状,也郑重其事地点头:“是啊,您去休息吧。小姐这里有奴婢在,不会有问题的。”    季舒玄这才放下心来,点点头道:“好,那诺语就交给你了。若是有任何问题,你只管吩咐那些奴才去做。”    “是,奴婢遵旨。”心云再度叩谢皇恩。    “夜离……”正当季舒玄准备离开的时候,床上的人儿虚弱地唤了一声。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