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七章 诺语下跪(下)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七章 诺语下跪(下)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章华略有些为难,终究还是点点头:“苏大夫态度坚决,说除非您原谅褚爷,她才起身,否则她便长跪不起。龙坛书网www.longtnahsuw.com”    “哼!”季舒玄重重地哼一声,怒道,“不知好歹!她是不是真以为朕非她不可?竟敢同朕谈条件!好啊,她愿意跪着,就一直跪着!”    季舒玄的动怒在章华的意料之中,说起来这也实在不怪皇上,换做是谁,也会生气。可他方才看着苏大夫的脸色苍白,一丝血色也没有,真怕会出什么事,到时候心疼的可还是皇上啊!    “皇上。”章华唤他,将心底的担忧说与他听。    果然,季舒玄眉宇间隐隐浮现心疼与不忍,可这些情绪转瞬即逝。半晌后,季舒玄道:“你去告诉她,若是她再如此逼朕,朕便即刻派人去将褚哲勋就地正法!”    初听这话,章华心底猛然一惊,随即才意识到这应该只是皇上的“缓兵之计”。想来以皇上同褚爷的交情来看,即便中间夹杂着一个苏大夫,皇上应该也不会对褚爷真的下杀手。    可这苏大夫明明是皇上先看上的,褚爷心里也明白,为何会做这样的事呢?方才话里话外,苏大夫都表现出同褚爷关系亲近,可褚爷的痴心是朝野上下都知道的。这里面该不会有什么误会吧?会不会……这一切只是苏大夫想要拒绝皇上寻的理由?    一时间,章华脑子里想了许多可能,只是……还是先按着皇上的吩咐去做吧!    章华再度出现苏诺语面前时,苏诺语几乎是凭借着毅力在强撑着。大雨中,章华站在她面前,她却有些看不清楚。对苏诺语来说,似乎已经跪了一辈子那么久,膝盖早已没有知觉,或者说浑身上下都没有了知觉。    她只觉得头好痛,五脏六腑都好痛,自己就像是个破败的玩偶,被蹂躏了千百次,四肢百骸都像不是自己的一样。若非是心中始终担忧着哲勋,她真的好想就这样一头倒下去,再也不要醒过来。    “苏大夫,您听见奴才说得话了吗?”章华见她毫无反应,又问一次。    苏诺语吃力地抬头看着他,声音虚弱:“你说什么?”    章华再度重复一次方才皇上的话,临了道:“苏大夫,您别再同皇上置气!再这样耗下去,您的身体纵使是铁打的,也熬不住啊!”    “就地正法……”苏诺语无意识地重复着这四个字。突然间,她整个人像是受了巨大的刺激一般,顿时来了精神。原本虚弱无神的眼睛迸发出灼灼的光芒,声音也大了几分:“章公公,你去转告皇上,倘若哲勋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绝不苟活于世!”    章华被她这一瞬间的改变震住,更是被她话语中的决绝震住!他甚至在想,苏诺语这话不像是威胁,倒像是实实在在的。    当章华小心翼翼地将苏诺语的话转述给季舒玄时,季舒玄不由自主地后退两步,眼底尽是不敢置信。他一直都知道苏诺语心性不比寻常女子,也正因此才会越来越令他着迷。可这样生死相随的勇气,实在不是每个人皆有的。一时间,季舒玄不知道自己是该震怒还是该钦佩。    章华见季舒玄沉默着,也不敢多说旁的话。    季舒玄就那么站在那儿,目光灼灼地望着窗外庭院中央的那个单薄却坚韧的身影。夜色已黑透,大雨却依旧滂沱,可那纤细的身影却不为所动。已经跪了有两个时辰,换做寻常女子只怕早已昏厥,可她却始终挺直背脊,纹丝不动。他甚至不知道,是什么在支撑着她,度过这漫长的两个时辰。    季舒玄有些恼怒,又有些挫败,自己为了得到她,做了这么多,可经历了今日的事后,只怕和诺语之间再无可能。他一早就该知道,她向来是个主意很正的人,软硬不吃才是她的性子。    为了得到她,他可以无所不用其极,可越是逼迫,她便会逃得越远。无论她与褚哲勋之间是什么情形,只怕她都不会愿意做自己的皇后。何况……    季舒玄脸上露出嘲讽的神情,他和褚哲勋之间,二十余年的情意,难道真的能为了这样一个女子,便毁于一旦吗?即便这次是褚哲勋先对不起他,可他心中有数,他断然不会对褚哲勋痛下杀手。他可以再不认那个兄弟,但也没办法真的置他于死地。    思及此,季舒玄长长地叹口气,对章华:“好了,你去让她起身吧,就说朕不会对褚哲勋下手。”    章华闻言,震惊不已地看着他,虽然他猜到皇上只怕是要让步的,但绝没想到会这么快。章华心下微微感动,他知道皇上如此,一来是心疼苏大夫,二来也是不忍对褚爷下手。    当章华将季舒玄的话说与苏诺语听,她竟毫无反应。“苏大夫,您快些起来吧。皇上说他不追究褚爷了。”章华再度说道。    苏诺语身后的心云听见这话,喜不自胜,连忙起身,想要去搀扶起苏诺语。不想跪了太久,膝盖与腿早就没了知觉,还未等站起来,便猛地跌下去。心云顾不上自己的疼痛,心中惦记着苏诺语。她中间还曾起身,可小姐却一直跪着,动也未动。只怕小姐比她的情形还要严重!    心云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刚想要扶上苏诺语的手臂,只见她整个人像失去了控制一般,猛地向旁边倒下……    殿内的季舒玄看见这一幕,心猛地一揪,再也顾不上所谓的面子,连忙冲了出去。御前的侍卫和章华见皇上冲去大雨中,纷纷想要为他挡雨。季舒玄一把挥开众人,高声呵斥道:“这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快去找太医!”随即俯身下去,一把将倒在地上昏迷过去的苏诺语抱起来,大步地往自己的寝殿走。    心云见状,也艰难地起身,跟在皇上的身后,往里面走。章华则飞快地跑向太医院……    月华宫内,贵妃原本已歇息了。今日真算得上是大好的日子,所有的事情都按着她的计划,按部就班地进行着。她方才回来后,已经派人去打探过,皇上怒气腾腾地回了嘉德殿,不多时苏诺语也去了。不用问就知道,皇上必定会严厉地责罚她!    贵妃躺在床上,只要一想到苏诺语从此备受冷落的情形,就觉得心底畅快无比。实在不是她不知恩图报,关于睿儿的事,她的确对苏诺语心怀感恩。可这并不代表,她就会容忍她去霸占皇上的宠爱,霸占皇上的心!任何敢阻挡她封后的人,她都会毫不留情地动手除去!    正当贵妃盘算着要如何一步一步虏获皇上的心时,彩纹脚步匆匆地进了寝殿:“娘娘,出事了!”    “什么事啊,大惊小怪的!”贵妃略有些不悦。    彩纹看着她,低声道:“奴婢刚刚得到的消息,不知为了何事,苏太医得罪了皇上,在殿外罚跪了两个时辰……”    话未说完,贵妃面上带着笑意道:“哦?看来皇上没有让本宫失望!如此的倾盆大雨,皇上让她跪了两个时辰,可见是真真动了怒!如此甚好!”    “可是,”彩纹顿一顿,接着说,“方才苏太医昏了过去,奴婢听说,皇上心疼不已,亲自在雨中将苏太医抱进了寝殿。又吩咐章公公去太医院找了太医,这会估计宫内所有的太医都在嘉德殿呢!”    “什么?”贵妃猛地从床上坐起来,不敢置信地看着她,“你没有听错吗?皇上亲自在雨中将她抱起来?”    皇上乃是万金之体,怎会为了一个女人,做这样的事呢?    彩纹低下头去,不敢去看贵妃嫉妒、愤怒的眼睛,应道:“奴婢还特意问了的,的确是皇上亲自将苏太医抱进了寝殿。”    “狐媚!”贵妃恨恨地骂道。    彩纹站在那儿,小心翼翼地问:“娘娘,那么接下去该怎么办?”    贵妃瞪她一眼,不耐烦地道:“再去打探!若是苏诺语有什么不好,便即刻来通知本宫。”    “是。”彩纹连忙躬身退了下去。现如今娘娘心情不好,她可不敢在娘娘面前站着,免得稍不注意便会引火烧身。    待彩纹退下后,贵妃重重地捶一下床榻,嘴里骂道:“苏诺语,你还真是个狐媚惑主的东西!犯了这样的罪,皇上竟也能原谅你!本宫倒要看看,究竟谁才能笑到最后!”    事情发生了惊天逆转,贵妃一时间难以接受。本以为皇上不会再原谅苏诺语,没想到不过是跪了两个时辰,便叫皇上心软。这个苏诺语,还真是小瞧了她,竟有这样好的本事!她便不信了,难道自己还会输给她不成?    嘉德殿内,季舒玄将苏诺语放在龙榻上,看着她苍白而无一丝血色的脸蛋,心疼不已。    小魏子在一旁,见季舒玄浑身湿透了,连忙说:“皇上,您先将身上的衣衫换下吧!免得着了凉。”    “聒噪!”季舒玄头也不回,怒斥道。    小魏子心中一急,连忙跪下去:“皇上,您就是再怎么骂奴才,也不能不顾着自己的身体啊!”    季舒玄不耐烦地看他一眼,没有说话……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