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六十六章 诺语下跪(中)

正文 第三百六十六章 诺语下跪(中)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已入深秋,这些天经常到了晚上,便是淅淅沥沥的小雨。【龙【坛【书【网 www.longtanshuw.com心云跪在苏诺语的身后,心底担忧不已。眼看着天色渐晚,若是等会下起雨来,小姐这单薄的身子可怎么受得了!    半个时辰过去,季舒玄抬起头来,随口问:“她人呢?还跪着吗?”    章华走到窗边朝外面看一眼,随即苦着脸道:“是,一动不动。”    季舒玄冷哼一声,没有说话,复又低下头去。    章华无奈地摇摇头,这个苏大夫也是个性子执拗的人,除了她,谁还敢和皇上这般赌气?若是换做旁人,皇上如此动怒之下,一顿责罚便是难免的。哪里会这样轻松?何况,她这下跪分明就是自找的。    皇上方才话说得含糊不清,章华实在不明白,他们之间到底是为何事起得争执。若说是和褚爷有关,那么皇上不该这么淡然,而苏大夫也没理由跪在那儿啊。    眼见着夜幕降临,天上的小雨如期而至。嘉德殿外的宫灯悉数点亮,晕黄的烛光,伴着细密的雨水,倒也别有一番意境。然而,对于穿着单薄的苏诺语来说,只怕是感受不到半分意境。    苏诺语跪在那儿,冰冷的雨水打在脸上,凉风一阵阵袭来,她只觉得浑身都凉透了。若在平常,她是断然不会这般为难自己的。可今时不同往日,她和哲勋的事彻底激怒了皇上,无论如何,她要尽全力去保护哲勋,不能叫他被皇上责罚!    虽然以哲勋的能力,苏诺语相信,绝不是皇上想杀就能杀的。但一旦同皇上闹僵,只怕他以后都得以夜离的身份示人,这对他还有褚府,都是不公平的!    因此她跪在那儿,并不是威胁皇上,也没有想过让皇上心疼,只是单单地想让他消气。只有消了气,才能不再追究这件事。兴许,皇上一想通,会放了她,成全他们也说不定啊!    正是这些考量,支撑着苏诺语一直在雨中坚持着。她始终挺直腰背,目视前方,一动不动。    跪在她身后的心云偶尔会抬手抹一把脸上的雨水,今日不知怎的,这雨水似有变大的倾向。别说小姐身娇体贵,就是她这半个多时辰下来,都有些吃不消。    心云看一眼偏殿,心中抱怨着,也不知道皇上在不在里面,怎的小姐跪了这么久,他都不曾心软呢?若是公子看见小姐受这样的罪,不定会怎么心疼呢!    心云看着风雨中苏诺语的身体偶尔会摇晃一下,心疼不已。她顾不上许多,连忙起身,将自己的外衫脱下来,披在苏诺语的身上:“小姐,虽然也是湿的,但好歹能挡挡风。”    苏诺语看她一眼,冻了这么久,嘴唇都有些泛青,现在脱了外衫,更是瑟瑟发抖。她抬手拒绝:“心云,不必管我,你穿着!”    心云还欲再说,苏诺语坚决地说:“这件事必须听我的!否则,你即刻回去,不要跟在我身边!”    “小姐,可是您……”心云心疼地看她。    苏诺语淡笑着道:“你放心,我清楚自己的身体,不会让自己有事的。”随即,又低声说,“我答应过他,要好好照顾自己,我不会食言的。”    见状,心云将衣衫重新披回到自己身上,又回到原位置,跪下后,不再说话。    殿内,随着时间的流逝,季舒玄渐渐开始分心,不时地抬起头来看向桌上的更漏,却始终绷着,不曾开口询问过窗外的情况。    章华在一旁伺候笔墨,全副心思皆在皇上身上,自然看出他心中的矛盾。按着时间,便主动去看了一眼,状似自言自语地道:“唉,今日这雨水也不知是怎么了,竟然没完没了,越下越大!”    他这话伴着那窗外哗啦啦的大雨,搅得季舒玄心烦意乱。奏章上的内容,他已经全然看不进去,满心皆在外面的人身上。然而,这样的自己又叫他觉得恼怒!    季舒玄在心底呵斥自己:你什么时候能不这样自作多情?她心里从来没有过你,她喜欢的人也从不是你,为什么你就不能将她放下?天下的女子何其多,怎么就非她不可呢?    无论他如何开解自己,终究是无用。心烦气躁的他将手中的笔丢下,猛地起身来到窗边,目光一下子便紧紧锁定在风雨飘摇中那纤细的身影上……    他的心隐隐作痛,她那样的柔弱,不堪一击,竟能为了褚哲勋,而跪了一个多时辰!外面风雨大作,她丝毫不为所动。他身在在想,哪怕这个时候,她能在他面前展现自己柔弱的一面,只怕他也是会心软的。可她没有,她始终是一脸桀骜的跪在那儿,直挺挺地跪在那儿!看她那架势,似乎能永远跪下去!    章华看着季舒玄,他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危险的气息,像一头濒临爆发的猛虎一般。他背在身后的双手均紧紧握拳,上面有清晰可辨的青筋。    “皇上,您和苏大夫……”他刚想出言问几句,便在季舒玄猛然回头之下,在他那阴鸷的眼神中,生生将话咽了回去。    季舒玄目光如利箭一般射向章华,叫他感觉到一阵不寒而栗。半晌后,方才说:“说!”    章华心底一个激灵,犹豫再三终于开口:“奴才是想说,您和苏大夫究竟是为了什么生气啊?有什么事非得要如此剑拔弩张啊?这苏大夫身体受苦自不必说,您看这也心疼不是?”    季舒玄冷哼一声,将之前同苏诺语争执的事说与章华听:“……你说,朕如何能咽的下这口气?”    章华听得瞠目结舌,这样的话也唯有苏大夫敢在皇上面前说,难怪皇上会动怒至此呢!这若是换一个人,胆敢在皇上面前说这样的话,只怕便直接就地正法了!同时,章华也再次对皇上刮目相看,原来皇上竟能为苏大夫忍让至此!    “这……”章华有些口拙。生怕一个不小心,再次激怒皇上。如今皇上正好是满腔怒火没地儿发泄,自己可比不了苏大夫,只怕皇上是不会心软的。    “你想说什么?”季舒玄目光冰冷,冷然问道。    章华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说:“皇上,您说苏大夫会不会是故意气您的?”    听了这话,季舒玄的神色有一瞬间的缓和,随即又冷冽地否定:“以朕对苏诺语的了解,她绝不是这样的人!她断然不会为了气朕,而拿自己的清誉开玩笑!”    章华面色犯难:“可是,皇上您看,这外面的雨越下越大,苏大夫已经跪了一个多时辰。她身子骨本就有些弱,即便是寻常人,在这样的大雨中跪上一个时辰,也是受不了的啊!”    季舒玄唇角紧抿,虽没接话,眼底却也有几分不忍。其实不必章华多言,他难道会不知道这严重性吗?只是诺语将话说到那份上,若是他就这样轻易地原谅了她,让他将自己的面子往哪儿搁?而且一旦原谅她,不是就意味着他同意了他们两人的事?    章华见季舒玄神色严峻,也不再多言。该说的都说了,剩下的便得看皇上自己。若是皇上始终放不下这个事,他也没能力左右皇上下决定。其实他是皇上的人,断然不会向着外人,之所以这样苦苦相劝,为的就是怕皇上日后会后悔。    上次苏大夫病重,皇上急得整夜整夜的睡不着,整个人看着就瘦了一圈。这次若是再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只怕皇上更是要自责。与其事后埋怨自己,不如现在不要再这样互相折磨。    季舒玄叹口气,罢了,谁让他一直心仪那个没良心的小妮子?就如章华所说,她再这样跪下去,只怕是要出大问题!若真是那样,心疼的还是自己。    “章华。”季舒玄将他招至近前,低声嘱咐一番,“听清楚了吗?你就这样去问她。”    章华点点头,为皇上的妥协惊诧不已。不再耽搁,他转身出了偏殿。    “苏大夫。”章华冒雨来到苏诺语身边,恭敬地道,“皇上让奴才出来跟您说,只要您不再插手褚爷的事,他便原谅您!”    苏诺语艰难地抬起头看着章华,神情坚定,声音却有些沙哑:“章公公,你去告诉皇上,只有他不再为难哲勋,我才会起身!否则,苏诺语便长跪不起!”    章华听见这话,忍不住顿足:“苏大夫,您说您这是何苦啊?您这是拿自己的身子在威胁皇上啊!这事儿若是换做寻常人,只怕皇上早就责罚了,您为何要如此伤害皇上呢?”    苏诺语笑意虚无:“章公公,你照我说的回禀就是。皇上若是不能原谅哲勋,我愿代他赎罪。”    章华长长地叹一口气,这苏大夫真是执拗得很啊!看她这架势,难道同褚爷真的有什么暧昧?若真是这样,要置皇上于何地啊!    他转身回去,心中明白,这话若是叫皇上听见,只怕是要动怒!    果然,当他出现在皇上面前时,还不待他开口,便听见皇上声音阴沉:“她是不是不愿起身?”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