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六十二章 皇上大怒(下)

正文 第三百六十二章 皇上大怒(下)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贵妃笑着说:“本宫不过是将苏诺语与褚爷的事稍加修饰告诉了皇上。w w w .longtanshuw.c o m以皇上对她的在意程度来看,你觉得是否该动怒啊?”    彩纹一脸了然:“原来如此,娘娘真是英明!如此一来,皇上必定会叫苏太医去嘉德殿问话,而以苏太医惯常的性子来看,只怕三两句话便会激怒皇上。”    “你倒是很聪明。”贵妃夸赞一句。    彩纹知道贵妃心情不错,便也笑嘻嘻地说:“奴婢哪里聪明呢,不过是跟在娘娘身边的时日久了,多少向娘娘学了些。”    贵妃听着这样的话,再想着这两日的事儿,心情舒畅。    彩纹接着说:“娘娘是该放宽心了。眼见着吴妃被赐死,再也不会烦着娘娘。而杨嫔自从被降位后,便也安静下来。如今若是苏太医也得罪了皇上,那以后的后宫便是娘娘一人独大!娘娘,以奴婢之见,您成为皇后,便是指日可待了。”    “彩纹啊,你这小嘴可真是伶俐,三两句话便说到了本宫心坎上,也不枉费本宫这些年信你疼你。”贵妃说道。    彩纹略矜持地笑一笑,继续给贵妃揉肩捶腿。    而方才被贵妃三两句话便激怒的季舒玄大步地往嘉德殿走,一路上,倒是想了不少。    许多事情就是如此,当你不疑心的时候,似乎觉得一切都很正常;可若是有人在你心底种下疑惑的种子,那疑惑便会在心底疯狂地生长,直至最后将你吞噬!    现在的季舒玄就是如此,他从前一直认为世上最值得信赖的人便是褚哲勋和苏诺语。前者是二十余年的兄弟情义,后者则是他到目前为止,唯一倾心的对象。    可自从吴妃和贵妃接二连三地在他面前说了这样的话后,他心底竟也隐隐觉察出不对劲来……    他与苏诺语的第一次见面,便是在褚哲勋的陪同下。那个时候,他原本可以直接将苏诺语接进宫,可褚哲勋苦口婆心地劝他,出了不少主意。当时他还曾满心感激,可现在看来,也许一开始就是他算计好的,并不想让苏诺语成为自己的女人。    而苏诺语也是,她在宫里向来不愿意接近什么人,可这一次却主动提出来让褚哲勋进宫协助她一起调查碧雪青的事。要知道以她自身的能力,应付这样的事,应该是没有问题的!那几日,两人更是朝夕相处!    只要一想到,竟是自己给他们创造了相处的条件,季舒玄就恨不能将这两人一起除去!    一路愤怒地回到嘉德殿,季舒玄便一头扎进了偏殿,他要好好想想,等会将苏诺语找来,该如何试探!    嘉德殿外,章华让彩纹离去后,自己又在外面站了几秒。皇上这样动怒,还是极其少见的事。皇上向来是个冷静自持、镇定自若的人,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他实在是想不到有什么事能叫皇上如此动怒。    尤其方才同皇上出去的人是贵妃,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若是苏大夫,他倒觉得有几分可信。要知道对皇上而言,一个不重要的人是无法令他真正动怒的。    不一会儿,偏殿内传来皇上一掌重重击在桌案上的声音,章华面上一凛,不敢再耽搁,连忙躬身进去。    “皇上息怒,仔细手疼啊!您这是怎么了?怎得动如此大的怒?”章华站在季舒玄的身旁,劝道。    季舒玄喝道:“混账东西!”    “皇上,可是方才贵妃娘娘说了什么惹您生气?”章华问道,“皇上,您不是向来都对奴才说,不必跟不重要的人置气吗?”    这话音未落,章华又觉察出一丝不对劲来。那毕竟是贵妃娘娘,怎得能说是不重要的人呢?章华抹一把脑门上的汗,连忙改口:“奴才失言,不该如此说贵妃娘娘。皇上息怒。”    季舒玄看也不看他,冷声道:“不管贵妃的事。”    章华一听,几乎是脱口而出:“那是因着……苏大夫?”    季舒玄骤然看向她,目光嗜人。难道自己表现得如此明显?每每都要为一个不在乎自己的人表现得怒不可遏或是失魂落魄?    章华本能地缩了一下脖子,低下头去,道:“奴才失言。”    季舒玄哼一声,道:“你没有失言。方才贵妃同朕说了先前吴妃的话。”    “什么?”章华不敢置信地说,“贵妃娘娘也编排苏大夫和褚爷的事?”    “编排?”季舒玄重复一遍他的用词,“你说编排?”    章华谨慎地点头,迟疑了半晌,才说:“皇上,并非是奴才向着苏大夫和褚爷,可这事没有证据啊。吴妃所说,都是她的推测。想来贵妃娘娘也是。皇上,容奴才说句僭越犯死的话,这苏大夫和褚爷若是真有什么事,以他们的谨慎小心,又岂会轻易叫人看出来?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季舒玄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章华,玩味着他的话,倒是觉得有几分道理:“你继续说,朕听着呢。”    章华咽了咽口水,缓缓道:“不知皇上是否记得,您曾经同奴才说起,苏大夫两次同您说起褚爷与白府灭门案的事。”    “唔……是有这回事。”季舒玄颔首,冷静下来的他,坐回到椅子上。    章华接着说:“皇上,您与奴才都知道,这苏大夫之所以答允入宫,便是因着她想要调查白府昔日的事。可她话里话外,几次将此事与褚爷扯上关系。您不是也告诉过她,此事同褚爷并无关联吗?若真是如此,苏大夫心底对褚爷是有所误会的,又岂会同褚爷之间有什么暧昧呢?”    季舒玄听着他的话,若有所思。    章华见他神色和缓下来,又笑着说:“何况,皇上,别人您不知道,褚爷您还会不知吗?他对白府小姐那可是十余年如一日地痴心啊!之前拒绝了无数的名门闺秀,他又明知苏大夫是您看上的人,怎会同苏大夫走到一起?”    季舒玄听他这样逐字逐句地分析下来,脸上渐渐露出了笑意:“说得也是,方才听贵妃在那儿胡诌,朕竟将这茬儿给忘了。别人不知,哲勋朕是知道的。他对白霜月那可是忠贞不渝。为着这事,朕不知道说了多少遍。”    “所以说皇上,您不必动怒。”章华劝道。    季舒玄颔首,道:“你说得不错,朕是误信人言了。”    “皇上,您越是这样,越能说明您是性情中人,心底对苏大夫感情颇深啊!”章华拍着马屁,看着季舒玄面上又有了笑意,方才松一口气。    季舒玄看着他说:“章华,这样,你明日一早便去太医院,让诺语来一趟。”    “是。”章华躬身道。    正在这时,小魏子走进来:“启禀皇上,苏太医在殿外求见。”    季舒玄颇为诧异,一般而言,苏诺语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人。怎得这个时辰会主动求见?“哦?诺语在外面?”    “奴才见苏太医一脸焦虑,像是有什么急事。”小魏子说道。    季舒玄一听,连忙道:“那还不快些请她进来!”    小魏子忙不迭地退了出去,不一会儿苏诺语带着心云走进来,恭敬地行礼:“皇上,微臣有事相求。”    “你们都下去吧。”季舒玄示意章华、小魏子和心云都退下,方才讶异地问,“诺语,好端端的你怎得又自称微臣?朕不是让你有话直说吗?”    苏诺语顿了顿,还是坚持道:“皇上,微臣想了许久,觉得尊卑不能乱。您贵为一国之君,而微臣不过是一介寻常太医。若是人人皆如此,岂非是罔顾纲常?”    自从知道夜离甚是介意此事后,她便答应他,在皇上面前还是恪守本分。反正就她自己而言,她也不愿意在皇上面前这般特殊。最初,若不是季舒玄执意如此,她也不会乱了这规矩。    季舒玄皱眉,听惯了她直来直去,冷不丁听这些话,还真是叫他难以适应。一时间,季舒玄也顾不上多想,反倒是对她口中的要事比较感兴趣。这碧雪青的事有了结论,他实在想不透还有什么事只得她如此焦虑。    “罢了,你先说说看,今日所为何来?”季舒玄问。    苏诺语看着他,谨慎地开口:“皇上,微臣今日是为吴妃而来。”    “哦?吴妃?”季舒玄好奇地看着她,“吴妃有什么事?”    苏诺语郑重地跪下去,抬头道:“皇上,微臣恳请您能收回成命,暂时饶吴妃不死。”    “你说什么?”季舒玄不敢置信地看着她,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你再说一次!”    之前她千方百计地证明吴妃的罪过,为的不就是让吴妃罪有应得吗?现如今,他赐死吴妃,她应该高兴才是。怎得又跑来为吴妃说情?还有上一次也是,为了杨嫔的事,她也是来求情。这次又是如此。他实在不明白,这苏诺语到底在想什么。    苏诺语知道自己的请求太过突兀,可她还是不能不说。顶着季舒玄的注视,苏诺语再度开口:“皇上,微臣肯定您能收回成命,暂时饶吴妃不死!”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