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五十六章 找上吴妃(上)

正文 第三百五十六章 找上吴妃(上)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屋外传来心云压低的嗓音:“小姐,公子,时辰不早了。龙坛书网www.longtnahsuw.com”    夜离松开她,看一眼她脸颊上的泪,又倾身,将那些珍贵的泪水一一吻去。“好了,我走了,你一定要珍重自己。”夜离再三嘱咐道。    苏诺语点头,看着他转身,不知为何,想起之前的误传,心中莫名不安。她又唤住他:“哲勋,疆场杀敌不是玩笑,你一定要谨慎行事!”    “你放心。”夜离慎重地答允。    “我就是不放心,上次的谎报军情,叫我一连几夜都睡不安稳。”苏诺语担忧的不行。    夜离笑了笑,告知她实情:“诺语,其实那不是敌军在误传。那只是清然为了试探你的心意而已。”    “什么?”苏诺语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夜离折回来,将清然当时的想法简单说与她听:“你明白了吗?清然见你口口声声说着对我的恨意,便想着出此下策,来试探你。原以为你会主动要求来前线为我疗伤,没想到你并没有那么做。”    苏诺语听后,满脸哭笑不得:“清然这……早晚我会同她算账!”无论如何,不能说那样不吉利的话啊!什么身负重伤,什么生命垂危,呸呸呸!她的哲勋一定会平安凯旋!    夜离失笑,并不说话。这是她与清然之间的事,他不会插手。    “还有阮天浩,他既是这样心机深重之人,你一定要小心。”苏诺语仍是诸多不放心。    夜离将她搂入怀里,道:“之前是敌暗我明,现在则是敌明我暗。你放心,即便一切真是阮天浩所为,我也不会叫他得逞。”    苏诺语这才点头,恋恋不舍地松开他的手,看着他离去……    夜离出门后,将心云叫到一旁,细细地叮嘱了一番才离去。心云见他走远,才转身进屋,见苏诺语一脸不舍地坐在那儿,心云知道是因着公子离去的缘故。    “小姐。”她走过去,声音低柔地宽慰道,“公子离去不过是数月,他满心惦记着您,一定会平安回来的。”    苏诺语点点头,闷闷道:“我都知道,只是没看到他平安回来,放心不下罢了。”    “您和公子真是鹣鲽情深!”心云真心地赞叹道。    苏诺语淡淡地笑一下,看一眼桌上的更漏,吩咐道:“时辰不早,早些休息吧。”    躺在床上,苏诺语却了无睡意。今夜谈论的内容太过沉重了些,她只觉得心中闷闷的。若是夜离能一直陪在身边还好,总还有个人可以说说那些事,可现在却……    心云虽好,也很忠心,但当年白、褚、阮三府的事她毫不知情,而她也没跟她说自己曾经同阮天浩的过往。所以,这些事再如何沉重,她只能独自闷在心里。    一整夜,苏诺语在床上辗转反侧,脑子里一团乱,反复琢磨着曾经自己与阮天浩的事,想要从中寻出蛛丝马迹。不知是否是现在对这个人印象不好,总之她越想越觉得可疑,越想越觉得白府的事就是他所为。毕竟以他对夜离的了解,若是想要模仿他说话,实在是一件容易的事。    苏诺语苦笑着想,自己还真是好骗,竟然简简单单几句话就认定了哲勋的罪。哪怕后面夜离再三暗示,她都钻牛角尖地不肯改变主意。若不是皇上无意间替哲勋解了围,只怕她现在还误会着他!若真是那样,不知他们间的感情是否还能继续……说起来,一切还是要感谢皇上。    她就这样东拉西扯地想了许多事,直到后面意识渐渐模糊,具体是何时睡得也记不得了……    至于夜离,如他所说,出了皇宫,他并未直接回府,而是去了一趟逍遥谷。这个时辰,大家都睡下了,若非是事态紧急又事关重大,他也不会将夜尘和石海叫起来。    大家动作都很快,不多时,夜离、夜尘、清然和石海就已经围坐在尘心居的庭院中,面对面坐着了。清然考虑到时辰不早,特意烹了一壶茶,替大家醒神。    那三人见夜离神色严重,不禁面面相觑。心中纷纷嘀咕着:该交代的事前几日就交代过,究竟是何事值得他深更半夜地扰大家的好眠?    夜离也不绕弯子,直接将今夜在太医院和诺语分析推测的内容说与他们听。三人听后均是震惊不已,尤其是夜尘。无论平日里他有多不喜欢阮天浩这个弟弟,可说到底是同父的兄弟。他从前只是觉得他行事不太光明磊落,却不曾想过他会对白府出手,甚至意图谋得天下!    夜离面色凝重地看着夜尘:“若是一切真如我所料,那么阮师叔那里只怕是有危险!”    “公子,不至于吧?阮天浩再怎么不堪,也不至于对亲生父亲下毒手吧?”石海虽自幼尝遍人情冷暖,可心底对人性总还是有所期待。毕竟这些年跟着公子,在默贤阁内感受到太多兄弟间的情意。    清然瞥一眼他,冷哼道:“就阮天浩那种人,心中只有权利与财富,哪里还顾得上什么亲情天伦?我从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心底就深深地排斥他!”    夜离颔首道:“清然说得有些道理。就从阮天浩对诺语多年的欺骗,就可以知道,这个人的心机之重,绝非是表面那么简单!”    夜尘叹口气:“这个弟弟,我向来就没看上过。他哪怕是有再多的不堪,我都觉得无所谓。可是我爹就不一样了,那再怎么说,是他的儿子啊。”    “夜尘,正因如此,阮师叔那边你才一定要事先告知一声。免得日后出了什么事,他防不胜防,受到伤害。”夜离说道。想来想去,这件事唯有夜尘去说最合适。    夜尘点头:“是,事不宜迟。无论如何,要让爹有个心理准备。”    夜离转而看向石海:“石头,之前我让你查关于吴妃的事,你继续去查,将重心放在她的心上人上。看那个人和阮天浩有没有关系!”    “是,公子放心。这个事交给我就是。”石海拍着胸脯说。    该说的都说完,夜离起身:“我今夜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接下去的数月,我不在京城,诺语就交给你们了。尤其是清然,劳你多费心。”    “这么见外?”清然不悦地看他,“即便你不说,我也会关心诺语!”    夜离笑一笑,感谢的话咽回去。    翌日,褚哲勋一早就便入宫,面见皇上,聆听旨意,整装待发。季舒玄看着他,一脸满意:“哲勋,你今日便回军中,明日一早便率军出发!朕会坐镇京城,等你凯旋!”    “臣遵旨!”褚哲勋拱手道。    送走了褚哲勋,季舒玄想了许久,将章华叫进来:“陪朕去一趟桃花源。”    “奴才遵旨。”章华看着他,问,“皇上可是下了决定?”    季舒玄颔首:“是,朕当年虽曾答允过吴老将军要照顾他的独女,可吴妃的所作所为实在过分。之前她曾屡次三番地下毒,但朕想着并未得逞,便一次一次地宽恕了她。但这次的事情实在恶劣,她竟将毒手下到了朕的睿儿身上!若是朕再原谅她,只怕下一次她就要对朕动手了。”    “皇上言重。”章华听他这话说得重,连忙劝慰道。    季舒玄冷哼一声:“朕若不处置她,便是罔顾朝纲礼法,既对不起老祖宗,也对不起贵妃母子。”    “皇上英明。其实即便是吴老将军活着,也会劝您如此的。”章华说道。    吴老将军还是先皇一朝的臣子,一生可谓是忠心耿耿。他若是活着,知道自己的女儿犯下这等罪过,必定大义灭亲。这或许也是两朝天子都信任他的原因。    季舒玄嘴唇紧抿,没有说话,而是大步忘殿外走去。章华见状,连忙躬身跟在后面。    桃花源内,自从雅儿死后,吴妃心中就有数,只怕皇上早晚会来找她。如今她所居的偏殿后面,正巧就是佛堂。于是她便日日跪在佛堂内,抄录经文,祈福祝祷。    这日也不例外,正当吴妃在佛堂内诵经时,外面传来侍卫山呼万岁的声音。吴妃嘴里一顿,放下手中的经书,起身来到外间坐定。不多时,便见偏殿的房门被人推开,一道明黄色的身影大踏步地朝她走过来。    吴妃收敛心神,起身向前几步,跪在地上:“皇上万福。”    “有爱妃这样聪慧机灵的人在,朕要如何才能万福?”季舒玄嘲讽地开口。    吴妃面上一凛,也不接话。恭迎皇上坐在上首处,她则谦卑地在一旁,垂手而立。    “爱妃历来聪颖,想必也能猜到朕今日来此的原因。”季舒玄一瞬不瞬地盯着她,想要听她自己说出来。面前这个女子,长得温婉可人,实在叫人无法将她同蛇蝎心肠联系在一起。    吴妃抬头迎上他的目光,看出他的意思。既然事已至此,再要隐瞒的确也没有意义。她点头,声音平静如水:“皇上乃万金之体,今日却屈尊降贵地来臣妾这儿,想必是为了小皇子的事儿。”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