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七章 约会宫中(下)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七章 约会宫中(下)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粉雕玉琢的孩童?”夜离有几分不敢置信地看着她,“诺语,你该不会是记错了吧?或者那只是你的梦,并不是玉魂。龙。坛。书。网m.longTanshuW.com”虽说他从无缘得见玉魂,但用常理想,也知道绝不会是个孩童啊!    苏诺语一本正经地点头:“真的,他总是自称老夫,生的粉雕玉琢,是个拥有龙角狐尾的孩子!之前的瘟疫药方和之后小皇子殒命的碧雪青花,都是我在他的提醒下完成的。”    这次轮到夜离闹不明白:“如此说来,我倒是不懂。关于雪玉,我知道的并不多,除去合体得天下的传言外,我只知道可以用它来感应彼此。就好像是白府出事,你重生,我都是通过雪玉得知的。”    事涉雪玉,苏诺语倒是十分感兴趣,本想着通过夜离了解更多,可如今看来,似乎夜离知道的也很有限。不过既然只有她见过玉魂,夜离还是有许多问题要问,苏诺语一一予以解答。末了,夜离郑重其事地叮嘱她:“诺语,这件事事关重大,你断不可叫其他人知晓,真要是被有心人知道,必定会为你惹来麻烦。”    “嗯,我知道。”苏诺语点头。    夜离知道此事关系重大,一定不能掉以轻心,想要再嘱咐几句,却见苏诺语陷入沉思:“诺语,你在想什么呢?”    “夜离,你方才说若是这事被有心人得知,一定会来找我麻烦……”苏诺语眸中一亮,激动不已,“那我们岂不是正好以此为饵,可以找到白府灭门案背后的人!”    “不可!”夜离声音微微提高,一脸严肃地看着她,“诺语,究竟是调查真相重要,还是你的性命重要?这样的念头不可再有,我绝不能让你有半分危险!”    “可是……”苏诺语还欲再说。    夜离扶住她的双肩,认真地看着她,说道:“诺语!你现在不仅仅代表你自己,还有我!你若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你叫我怎么办?你若是执意如此,我只能现在就将你带走,牢牢地看在身边,不让你离开半步!”    苏诺语看他那紧张的样子,低下头,小声道:“好嘛,我错了。你别生气,我再也不说这样的话。”    夜离看她那副小媳妇的样子,心中有些不忍,语气和缓下来:“诺语,我并不是同你生气,我只是担心你。诺语,你不会知道你对我来说有多重要,我不能容忍你有半分危险!你若真的想以此为饵,不是还有我吗?”    “不行!”苏诺语连忙抬手捂住他的嘴,“夜离,我真的错了。你别有这样的想法。我不能失去你。”    苏诺语一脸紧张的样子,叫夜离心底一阵温暖:“既如此,那么我们都要好好的,不能随意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诺语,我答应你,白府一事,一定会有水落石出的那一日!”    苏诺语凝望他的眼睛,重重颔首。    屋内的两人你侬我侬,忒煞情多,屋外站着的心云则始终悬着一颗心。毕竟是在宫内,一旦被人发现,后果不堪设想。按着时辰,心云大着胆子,轻轻叩门:“小姐,公子,时辰不早了。”    听见心云的话,苏诺语怅然若失地看着夜离,眼底尽是不舍。夜离心中也满是不舍,他深情凝望苏诺语,轻轻地吻一下她的唇角,在她耳边低语:“诺语,若无意外,每夜亥时我都会入宫看你。”    苏诺语眼底含泪,微不可见地颔首:“嗯,夜离,我等你。”    夜离听后,不再耽搁,嘱咐一句“乖乖的”,便转身离去。    苏诺语坐在床边,看着他离开,没有起身。待得心云进屋,就看见她若有所失地坐着,长长的睫毛上隐约可见湿意:“小姐,您是舍不得公子吗?”    苏诺语见心云进来,连忙抬手拭去泪水,伤感地说:“若不是我在宫里尚有未做完的事,我真想就这样同夜离离开!”    “小姐,您和公子之间的误会可是说开了?”心云关切地问。    苏诺语点头:“是,我将一切都告诉他,他并不怪我。”    “如此就好,等到一年之后,您与公子便可永远在一起。”心云笑着说。    已至凌晨,躺在床上的苏诺语却在床上辗转反侧,了无睡意。只要一闭上眼睛,她的脑海中便出现夜离的身影,以及两人甜蜜的过往……    不知什么时辰,她才恍恍惚惚地入睡。然而,也没等睡踏实,玉魂便入了梦。    “丫头,老夫瞧你今夜心情不错,可见褚哲勋那小子十分重要啊!”玉魂调侃着她。    苏诺语听着这孩童般奶声奶气的声音,说着这样的话,总有几分适应不了。她无奈地说:“小孩儿,我虽知道你年岁已高,可你这声音……实在是……”    玉魂听着她略嫌弃的话,不高兴地说:“老夫为何会变成这样?说到底还不是为了你!你这丫头怎么不知感恩呢?”    苏诺语见他抱怨,想起之前与夜离的对话,问:“玉魂,你既说自己奉命保护苏家的人,那么便该至始至终地留在苏诺语的身边啊。为何你又说变成这样是因为我呢?我是白霜月啊!”    “你这丫头,真是没有慧根!”玉魂道,“老夫不是说过吗?你就是苏诺语!”    苏诺语听见这话,撇撇嘴,心底暗道:什么神仙,自己都是糊里糊涂的!我分明是白霜月,你还想蒙我吗?难怪之前苏诺语会形同痴傻,大概也是因着你的糊涂所致!    玉魂听见她的心声,气得几乎跳脚,这丫头竟然怀疑他的能力?实在是该打!    苏诺语心中的想法戛然而止,这个玉魂似乎是能看穿她的心思,若是被他知道就不好了。她警惕地看一眼四周,有几分不甘愿。这压根就不公平,凭什么每次自己站着这儿,他却甚少现身?    “丫头,收起你的那些想法!老夫早说过,你的所有心思,老夫都一清二楚!”玉魂突然说道,“许多事,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但你要记住一点,老夫是不会骗你的!”    苏诺语一点也不喜欢这样的感觉,自己在他面前如一张白纸,什么想法都被他探知的一清二楚,可他呢?却隐藏的很好,甚至连面都不露!    玉魂不愿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问:“丫头,和褚家那小子将该说的话都说清了吧?老夫瞧着这孩子不错,值得你托付终身!”    “那是自然!”说起夜离,苏诺语心情也转好,说话间语气都温柔不少。    玉魂看着她小女儿的样子,宠溺地笑道:“丫头,老夫守护你多年,能看见你终于寻到幸福,实在是欣慰。褚家小子人不错,你要好好珍惜。”    苏诺语轻轻颔首,笑容甜蜜。    玉魂颔首,低声道:“既如此,便安然入睡吧……”    苏诺语渐渐入睡,而褚哲勋坐在褚府的花园中,却心情大好的对月小酌。    无论如何,他是庆幸自己今夜走了这一趟。原本他对是否入宫,并不太确定,就怕面对诺语的怨怼和恨意。他为诺语那可是能拼了命的,唯独受不了她的冷言冷语。    之所以能鼓起勇气进宫相见,一来是宴会上,诺语看他的眼神,饱含情意;二来也实在是因着思念过盛。可现在看来,这一趟入宫,实在是值得!    只是听着诺语说了许多她入宫后的事,他这心便始终悬着,放不下。皇上对诺语的一番心思,他最是清楚不过,后宫的那些女人自然也心知肚明。    后宫之中,本就满是争宠夺爱,平日里她们自是斗得不亦乐乎。可自从有了诺语,只怕那些女人现在是统一心思,一致对外。毕竟诺语的身份在宫内颇为尴尬,不过是个小小的太医,却又是个深受皇上喜欢的太医。宫内的娘娘小主,谁都可以凭着身份去欺负诺语。而以诺语的性子,只怕是不愿意因着这些小事便去麻烦皇上的。    这样的认知叫褚哲勋实在难以安心!他担忧不已,生怕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诺语出了什么事。    总之,只要诺语在宫内一日,他便无法安心。皇上若是不保护诺语,那么她必定会被其他人欺负;可皇上倘若对诺语多加保护,他又会腹背受敌。    虽然他相信诺语,知道她不会做出任何背叛自己的事儿。可皇上的身份与手中的权利摆在那儿,容不得任何人的忽视。今夜时间仓促,并没能同诺语好好商量,该如何对皇上说。等明日一定要与诺语商议好,看她想如何对皇上说明一切。    至于雪玉与玉魂一事,他了解不多,诺语那儿更是知之甚少。如今天下,大概只有阮师叔知道的多些。然而他现在领兵在外,等他回来,一定要好好问个清楚!    褚哲勋手执酒盏,一饮而尽,心情大好。这次回京,心底最大的问题得到了解决,也算是收获颇丰。原本一直不知道该如何对诺语坦言他的身份,没成想阴差阳错间,诺语竟无意得知了一切……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