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七章 诺语劝说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七章 诺语劝说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杨妃见灵贵人不依不饶,心底恨之入骨,面上却不敢显露分毫。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她咬咬牙,狠狠心,抬手便一掌掴在自己脸上:“赵妹妹,你说的对,是姐姐的不是。姐姐对不起你,姐姐对不起你啊……”    “够了!”季舒玄皱眉打断她们的哭诉,“朕将你们找来,不是看你们哭哭啼啼的。”    “罪妾知错。”杨妃连忙转身,低头不语。    季舒玄的目光在杨妃和灵贵人身上逡巡,若是没有爱上诺语,对他来说,这件事并不复杂。一边是宠爱多年的杨妃,一边是早已被他抛在脑后的灵贵人,何况事情已过去多年,他自然不会严惩杨妃。可现在有了诺语,杨妃也好,灵贵人也罢,都不是他心中的那个人,似乎怎样处置都不过分。    “诺语,你觉得呢?”季舒玄问。在他心中,诺语早晚都是要母仪天下的,这些宫中琐事,不如早些交给她练练手。    苏诺语自从进了偏殿,就一直不曾与季舒玄有眼神交流,怕的就是他将这些事引到自己身上。然而,怕什么来什么,皇上还真的要问她的意见!    苏诺语一边在心底埋怨季舒玄,一边面部表情地看着他:“皇上,这件事是您的家事,微臣不便插手。”    季舒玄几乎要气结,这妮子今日必定是同他作对!他的意思已经这么明显,难道她还不明白吗?季舒玄看着她,双眸微睐,眼底闪过危险的气息:“无妨,你随意说,朕也随意听听,不作数的。”    苏诺语气急,脱口道:“这就要看皇上是否有私心了!倘若皇上偏私,那么一切按您心中所想即可。否则,自然是该秉公处理。”    她这话一说出来,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气,惊诧的目光齐聚在她身上。敢这样同皇上说话的,除了苏诺语,绝不会再有第二人。    杨妃则迅速收回目光,注视着地面,精明的眼睛里满是笑意:苏诺语如此无礼,当着众人的面顶撞皇上,只怕皇上是不会宽恕她的!如此也好,除去苏诺语,后宫中再无强敌!    然而,季舒玄的反应出乎所有人意料。本该震怒的他,却突然朗声大笑:“哈哈,诺语啊诺语,朕就喜欢你这性子!直接,爽快!”    杨妃不敢置信地抬头看一眼季舒玄,皇上竟能容忍她到如此地步?    就连苏诺语也无奈至极,心中暗道:季舒玄一定是被她气疯了!否则怎会有这样的反应?    季舒玄说完话后,便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苏诺语,他甚至能听见她心底的声音,必定是在埋怨他吧?季舒玄心思一转,看向杨妃和灵贵人,收敛起脸上的笑意,严肃而认真地说:“这样吧,今日这事,朕就不管了,一切以诺语的意见为主。”    苏诺语听后,脸上有着晴天霹雳般的震惊,她猛地抬头,怒视季舒玄。季舒玄看着她,眼底分明有笑意。她越是想在人前同他撇清干系,他越是不能遂了她的心意。    灵贵人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于她而言,早已被皇宫和皇上凉透了心,只想着逃离这个噩梦一般的地方。    杨妃则几乎要将牙根咬碎,然而她是季舒玄身边的老人儿了,怎会不明白他此举的真正目的呢?于是,她只得强忍着心底的伤痛,膝行至苏诺语面前,苦苦哀求:“苏太医,昔日之事,都是我的错,但我是真的后悔了,恳请苏太医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吧!”    苏诺语看着眼前的一幕,心底生出无尽的厌烦。哪怕她知道季舒玄这样做,也是出于想要得到她的心思,可她这人生平最恨的便是有人威胁!季舒玄不知道,他的这些所作所为,将苏诺语从他身边越推越远。    “杨妃,你这是做什么?我不过是个小小太医,哪有这样的权柄?”苏诺语冷眼瞧着季舒玄,“皇上,若是无事,微臣先告退了!”说罢,也不待他做出反应,转身便走。    哪怕季舒玄一开始只是故意逗苏诺语,但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苏诺语毫不领情,甚至拂了他的颜面,还是让季舒玄勃然大怒。他声音阴沉,在苏诺语还未走出去时,朗声道:“既如此,就不怪朕无情。杨氏赐死!赵氏赐死!”    苏诺语的脚步猛地停住,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见的话。这就是所谓的生杀大权?这就是所谓的帝王之尊?只要不高兴,就可以随意地草菅人命?他明明知道,昔日之事同赵氏无关,她只是个无辜之人!    她知道,自己就该不管不顾地离去,不理会季舒玄的荒谬之举,可不知为何,脚下就像有千金重一般。她深深地呼吸一次,逼不得已地转过身来,怒视季舒玄。    季舒玄也毫不犹豫地反瞪回去,目光中似是在向她宣战。他知道以诺语的心软,不会真的离开。事实证明,他赢了!苏诺语果然如他预料中一样,一步一步折返回来。    可是……    不知为何,诺语眼底的冰冷,让他如置身于寒冬腊月般,冷彻心骨!这还是第一次,诺语用这样森冷、陌生的目光看着他。他隐约觉得,自己似乎用错了方法。    她虽看上去是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柔弱女子,可实际上,她的性子坚韧不输男儿。他不也是因着这些,才对她念念不忘,志在必得的吗?    他明知道她是这样的女子,怎得还用这样愚蠢的法子逼她就范呢?只怕从前的种种用心,皆是白费了!    若不是殿内尚有旁人,他或许会同她解释几句。但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无论是碍于男儿颜面,还是帝王之尊,都容不得他退让!    苏诺语看着季舒玄那张脸,突然充斥在心底的怒气就没有了。何须要浪费时间与精力在生命中无关紧要的人身上呢?他既想要为难自己,不就是想看着自己反抗、生气的样子吗?为何还要傻乎乎地送上门去供人消遣呢?    思及此,苏诺语和缓了情绪,面带着淡然的浅笑,屈膝行礼:“既然皇上赐予微臣这样的权利,微臣自然不能浪费。不知皇上可否让微臣同灵贵人单独聊聊?”    季舒玄见她变脸像翻书一般,一时间有些摸不透她的心思。但面对她的要求,他还是欣然允准:“可以。你们去里间说话。”    苏诺语谢恩后,来到灵贵人面前,微笑着问:“进去聊聊,好吗?”    眼见着苏诺语同皇上的对峙,灵贵人心底对她也是有些好奇的。她点点头,跟随苏诺语的身后,往里间走。    看着她们进去,杨妃跪在地上,仰头问季舒玄:“皇上,您如此做,皆是因着对苏太医的喜爱,是吗?”    “不错。你既知道朕的心思,不妨好好想想,如何才能让她顺从于朕。”季舒玄开恩似的说道,“若是你有法子让诺语点头,朕便既往不咎。”    季舒玄的话对杨妃来说,不啻于在伤口上撒盐。什么时候她的命运竟掌握在别的女人手中了?她很想凄然大笑,却在触及季舒玄的眼神时,乖巧地点头:“是,罪妾明白。”    季舒玄满意地点头,关切的目光不时地投向里间。    苏诺语和灵贵人进去后,灵贵人看向她,问:“不知苏太医想要谈什么?”    “我想谈谈你与杨妃之间的事。无论我是否有权利决定你们的未来,但至少皇上问了我,我好歹要给个答案。”苏诺语真挚地开口,“灵贵人,昔年之事,其实大家心知肚明,你是无辜被冤。我方才见你在面对杨妃的请罪时,似乎伤心至极。”    灵贵人轻扯唇角,露出一个毫无笑意的笑容:“或者说哀莫大于心死,更准确。”    苏诺语看着她,有几分无言以对。冷宫中她也去过几次,那里的女人早已忘却了一切,自尊、廉耻、荣辱、甚至自己的名字……    灵贵人见她似有不信,略带嘲讽地开口:“你没在那儿生活过,我即便说了,你也不能理解。我只想告诉你,杨氏加诸我身上的,是我这一生的噩梦!无论她做什么,哪怕是死,我都没有办法原谅她!”    苏诺语了然地看着她:“我看你这样子,只怕也不想留在宫里,是吗?”    灵贵人点头:“我只想离开这儿。”    “灵贵人,你若是自己放不下,无论去到哪儿,都没有办法释怀。”苏诺语柔声道,“唯一能让你解脱的,不是杨妃的生或死,而是你自己的心态。”    灵贵人目光复杂地看着苏诺语,不知为何,她竟愿意相信面前这个女人。她能感觉得到,苏诺语言语中的真诚,她绝不是为了替杨妃说情。    苏诺语来到灵贵人面前站定,握住她的手,说:“你是聪明人,我想你会明白我的意思。许多事,只有看淡,才能解脱。否则一辈子都会压在你的心上。”    “苏太医……”灵贵人轻声唤她,“我明白了。谢谢你。”    苏诺语微微一笑,没有说更多的话。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