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二百九十五章 诺语援手(上)

正文 第二百九十五章 诺语援手(上)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这话不错,可再怎么殃及池鱼,也不是你!”杨妃的情绪微微有些起伏,“我陪在皇上身边多年,还从未看过他对哪个女人这么用心过!能得到皇上如此的宠爱,你还有什么不知足?”    苏诺语无奈地叹气:“杨妃,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子非鱼焉知鱼之乐。龙'坛'书'网w W w.LONGtanshuw.COM自从我进宫那日起,你们所有人都将我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所以你们想尽法子想要刁难我,甚至想下毒除去我。可实际上,你们有没有人知道我的想法?我对你们巴望已久的那个皇后之位,毫无兴趣!”    “你是说你不喜欢皇上?”杨妃错愕地看着她,虽说从前她也表现得兴趣缺缺,可她始终不愿相信这世上竟有女人能抵抗得了皇上的魅力!可时至今日,她知道苏诺语没有说假话的必要。    苏诺语坦诚地点头:“我想我的态度已经足够说明这一点。所以,你们与其将矛头指向我,不如去想想该如何做才能收服皇上的心!”若是真有那一天,也算是帮了她的大忙。    杨妃别过头去,微微不甘愿地说:“这话你大可留着去告诉贵妃或是吴妃,我不过是个将死之人,又被皇上深恶痛绝。即便是有心也无力。”    苏诺语深深地审视着她,许久后,忽而问:“在我的饮食中下毒这件事不是你做的吧?”她虽是问句,却用了极肯定的语气。    杨妃自嘲地说:“怎么今日人人都来与我说这些没有意义的话。即便我说不是我,又有什么用?皇上圣意已决,便不会更改。既如此,你不妨当做是我做的。反正如你所说,我确实也存了除去你的心思。”    “果如我所料,这件事真的不是你做的。”苏诺语并不意外。事情和她原本的想法基本一致,杨妃本也准备下手,不想被人捷足先登,又嫁祸给她。    “你相信我?”这次轮到杨妃惊诧万分。按说无论事实的真相是什么,苏诺语没有理由相信她,不是吗?    苏诺语看着她,认真地说:“早在我来之前,就已经料到了事情的真相,不存在相不相信。可你也算不得冤枉,若不是有人先你一步,只怕你早晚会对我下手。所以,无论是打入冷宫也好,还是被赐自尽也罢,你都不算冤枉。”    杨妃面上闪过一丝愠怒:“你若是今日只是想来教训我,那么便大可不必。你别忘了,纵然是皇上宠着你,你的身份也不过是一介太医而已。还轮不到你在我面前指手画脚!”    “怎么?这就受不了了?”苏诺语不屑地说道,“我见你连死都不怕,还以为你的内心真的已经坚强到无所畏惧呢!原来,连几句重话都听不得!”    杨妃骤然回头,紧盯着苏诺语,目光中充满了审视的意味,她实在有些好奇这个苏诺语的来意。想了想,问道:“你今日来找我,到底为什么?”    “我想知道你的想法。”苏诺语直率地开口。    闻言,杨妃大吃一惊。从昨日到现在,每个在她面前说话的人都是长篇大论,说些幸灾乐祸的话。还从未有人说想要知道她的想法。想法?什么想法?对于一个将死之人,能有什么想法?    苏诺语看出她内心的波澜,接着问:“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从昨日到现在,想必你早已冷静下来想了许多,下毒一事,你有没有怀疑的对象?”    不知为何,面对苏诺语严肃而认真的眼眸,杨妃再度恢复平静。她想了想,说:“你既一定要问,我便将我所知道的事都告诉你……”    苏诺语听得认真,一边听一边仔细思索。    “事情就是这样,据刚刚吴妃的话意来看,十有**是她。”杨妃总结性地说道,“你说的不错,若不是她,只怕过不了几天,我也会对你下手。”    苏诺语不理会她最后一句话,沉吟片刻,方道:“吴妃方才来找过你,看来事情真的与我想的一样。”    “你早就知道是她?”杨妃瞠目结舌地看着她,“据我所知,你在病危的时候,吴妃还去看过你,伤心不已,姐妹情深。怎得你还会怀疑她?”    苏诺语瞥她一眼,淡淡地问:“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就好像你和贵妃表面上看着姐妹情深,可这一次,你不是也想着将事情推给她吗?”    “你凭什么这么说?”杨妃谨慎地问。    苏诺语轻浅一笑,道:“你手中的棋子想必不少,为何这一次会独独挑中小忠子?据我所知,小忠子曾经是月华宫的人吧!”    “这……”杨妃一时间语塞。    苏诺语感叹道:“原本你也算是精细设计了一番,只可惜啊,你漏算了小忠子这个人!他既然能背叛贵妃,自然也能背叛你!这就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吧?”    杨妃看着苏诺语,有些恼羞成怒。她反问道:“你既然已经知道真相,昨日为何不将这一切都告诉皇上?”    苏诺语微笑着起身,在屋内四处看了看,方才说:“我不告诉皇上自然有我的道理!一来,这一切只是我的推测,你我都没有这件事是吴妃所为的切实证据;二来,你也有心毒害于我,只是慢人一步罢了。我还是那句话,将你打入冷宫,可算不得冤了你!只是让这件事的真凶逍遥在外,我看不下去。”    “你一面说我冤枉,想要揪出真凶,一面又说我死有余辜。那么你今日来此,到底为何?”杨妃有些失了耐心。同苏诺语说话,着实是费神。她的思维太过缜密,稍不注意就会将你的话套进去,要多加小心才是。    苏诺语来到她面前站定,迎视她的目光,问:“你想不想活着?”    听了这话,杨妃的心猛地一跳,她虽口口声声表现出对死亡的无所畏惧,但随着距离死亡的时辰越来越近,还是做不到真的无所畏惧。事实上,没有人能在面对死亡的时候,无所畏惧。若是能够选择,没有人不愿意活着。    杨妃不得不承认,之前那些大义凛然的话,不过是她在自我安慰罢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她谨慎地看着苏诺语,怕到头来空欢喜一场。    苏诺语看出她的防备之心,缓缓说道:“你不必如此紧张,或许我可以去皇上面前为你尽力一试。”    “我用不着你去求情!”杨妃的声音陡然间升高。    一直以来苏诺语都是她的死敌,有她在,皇上的目光中永远不会有旁人。而苏诺语的存在,只是一次又一次地提醒她,皇上从未对她从未曾真正用过心。如今她的死活竟要由这样一个人掌控着,这对她来说,简直是一种讽刺!她……宁愿死,也不愿如此没尊严地活!    苏诺语听后,略微挑眉,不怒不恼地说:“好,既如此,那么我便没什么好说的。杨妃娘娘,你请自便,我先走一步。”    “等等!”见她真的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杨妃本能地出声挽留。    苏诺语的脚步微顿,却并不转身,只问:“还有何事?”    杨妃看着她的背影,犹豫了再三,终于放下脸面,声若蚊蝇地问:“你能劝皇上改变主意吗?”    “我说了,只要你愿意,我愿尽力一试。”苏诺语说道。不用回头,她也能从她的声音里听出她心底的矛盾与挣扎。想着从前杨妃的嚣张跋扈与不可一世,她本可以出言冷嘲热讽。可她不愿这样做,落井下石、雪上加霜不是她的作风。    杨妃张了张嘴想要言谢,可那“谢”字在嘴边,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她只生硬地说了句:“既如此,那我等你的消息。”顿一顿,她犹豫地问,“你为何要这样做?除去我,你不也少了一个敌人?”    苏诺语转过身来,无奈地纠正道:“要我怎么说你才能明白,我们之间没有利益相争,为何要处在对立面?何况,我方才也说了,在这件事上,有人比你更该死!”    杨妃面上讪讪,没想到她将话说得这么直接。    苏诺语看着她,交代:“我即便能说服皇上免你一死,只怕你也离不开这冷宫。我知道这里的日子难熬,但你只需记住,只有好好地清醒地活着,才能看着嫁祸你的人受到惩罚!我相信以你的心性,再难也能熬下去!话不多说,我先告退。”    同苏诺语说了这么多话,她这一番话的的确确是温暖了她的心。杨妃心底的一处蓦然间变得柔软,她明白她方才那番话的言外之意。苏诺语是怕她在冷宫中熬不下去,会疯会死,才会这般说。    看着她转身后婀娜的背影,杨妃心底猛然间有几分了然。或许……    她有些明白皇上对苏诺语这般上心的原因,也许压根就无关于天象预言,也仅仅是因着她的绝色容颜。而是,苏诺语所表现出来的不卑不亢,以及任何时候都这般淡然,处变不惊!    即便她再怎么不愿意,也得承认,苏诺语的确比她还有这后宫诸人,都更加特别!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