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二百九十一章 心思各异

正文 第二百九十一章 心思各异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这一夜,对于杨妃来说,注定是个难眠之夜。{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只是难眠的不仅仅是她一个人……    月华宫中,贵妃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彩纹听见声响,起身来到床边:“娘娘,您还没睡吗?”    “睡不着。”贵妃的声音略显疲惫。    彩纹想了想,问:“娘娘,可是为了杨妃被赐自尽的事?”    贵妃起身,彩纹连忙取了一件长衫披在她身上,贵妃拢了拢衣襟,斜歪在软枕上,说:“彩纹,你跟着本宫一起入宫,可也有些年头了。许多事情上,你看得也极准。本宫问你,杨妃这事,你怎么看?”    “娘娘,奴婢觉得事有蹊跷。”彩纹沉吟片刻,说道。    贵妃淡笑着:“哦?怎么个蹊跷呢?”    彩纹偏头看着她,道:“之前奴婢在殿外候着,虽说听不太真切,可还是能听见杨妃歇斯底里的喊冤声。以杨妃那般高傲的性子来看,若不是真的冤枉,只怕也做不出那架势来。何况,杨妃素来行事谨慎,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自己动手。可这一次,她才来劝说了您,苏太医就中毒病危,这……未免也太快了些!”    贵妃听后,含笑看着彩纹,这丫头的思维也算是缜密。的确,她当时一直冷眼旁观瞧着杨妃的一举一动,可以说之前她一直是信誓旦旦的,当小忠子反咬她的时候,她脸上的震惊绝不是能装的出来。    在宫中多年,她也算是了解杨妃,以杨妃的出身来看,在宫里算不得出众。可若是论及恩宠,这么些年来,也算是宠爱不衰。她可从来都是极要脸面的人,若非是真的冤枉,只怕也做不出当着一干下人的面便那么苦苦哀求皇上的事。    “娘娘,您看呢?”彩纹见贵妃面上含着淡淡的笑,问道。    贵妃颔首,道:“你说的也正是本宫想的,这件事的确非常蹊跷。不过万事皆说不准,也许杨妃这次真的失策,故而不得不演戏也未可知。这样吧,明日一早,本宫便去冷宫瞧瞧她。”    “娘娘,您要去冷宫看她?”彩纹有些惊诧,“可是杨妃在这件事上不是一直想要嫁祸您?她不过是将死之人,您何苦这一趟?”    贵妃摇摇头,眸光中流露出深意:“你不明白,正因为她是将死之人,或许有些什么话才更好问!这件事若不是她所为,那一定另有其人!你想想看,以杨妃的心机之深,都被暗算,足可见此人的手段。她对付了杨妃,下一个一定就是本宫!本宫岂能容得下隐在暗处的敌人?”    彩纹恍然大悟:“娘娘英明!”    贵妃唇角微扬:“这次本宫也是大意,否则岂会瞧不出小忠子那奴才的背叛?多亏了杨妃,否则这次被栽赃的就是本宫了!所以,于情于理,本宫都要去送杨妃最后一程!”    提及小忠子,彩纹啐一口:“小忠子那个狗奴才,娘娘昔日待他不薄,竟然背叛娘娘!活该这次被皇上处斩!”    “哼,他也实在是不简单,一方面让杨妃以为控制了他,可实际上他却不是杨妃的人!这样的奴才还真是叫人不敢小觑啊!“贵妃的语气森冷。    彩纹见状,问:“娘娘,那小忠子这般背叛您,如今他死了,可他在世上总有活着的亲人!要不要……”    贵妃眼底划过阴鸷:“他这般厉害,身边岂能没有亲眷陪同?照着老规矩办吧!”    “是,娘娘。奴婢明日便去吩咐。”彩纹应道。    贵妃颔首,想起这次的事,迟疑地开口:“通过这个事,还有一个人也让本宫惊讶!”    “您是说……”彩纹缓缓道来,“苏太医?”    “不错,正是她!”贵妃提及这个名字,眼神中有些晦涩不明的情绪,“这件事的幕后之人一定是做好了一石二鸟的准备!一来除去苏诺语,二来也可以除去一位宠妃,要么是本宫,要么是杨妃。可杨妃如愿被赐死,苏诺语却又死里逃生。”    彩纹点点头,似在思虑,没有说话。    贵妃叹口气,道:“好了,时辰不早,本宫也累了。安歇吧。”    彩纹知道她不想再谈,连忙将她身后的软枕放好,又将她披着的外衫取下来放好。熄了寝殿内的烛火,悄然退了出去。    躺在床榻之上,贵妃没有说话,微微闭上眼睛,心中却有些不平静。方才有些话没有说出来,但经此一事,她心中也有数,那个苏诺语绝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    她相信,以苏诺语的心性,不会为了除去杨妃,而行这样的苦肉计。更何况她进宫的时日短,断不可能这么快就讲小忠子收为己用。加之苏诺语对皇上似乎是真的无意,实在也没必要除去杨妃。以苏诺语如今在皇上心中的地位来看,只怕她只要点头应允,皇上即刻便能封她为妃。苦肉计,的确没有意义。    但若不是她所为,那么无论是谁,既然已经冒险下毒,怎还会容她死里逃生?宫内擅用的毒,那可都是万无一失的!    她原本还想着,等到睿儿的事水落石出后,便动手除了苏诺语。可如今看来,还是要慎而再慎的!能让皇上如此神魂颠倒放不下的女人,果真不容小觑!    如此翻来覆去想了许多,终于不知不觉中,困意袭来,贵妃渐渐入眠。    与此同时,桃花源内的吴妃也兴致颇高地坐在她的小花园内,月下独酌。    雅儿伺候在一旁,笑着说:“娘娘今夜好兴致,都这会了,竟还没有睡意。”    吴妃举起面前精致的酒盏,一饮而尽后,方道:“许久没有这般畅快,本宫今夜要不醉不休!”    雅儿俯身为她将酒斟满,陪着笑脸:“娘娘此次好谋算,除去一直得宠的杨妃不说,还叫苏太医受了不少苦头。如今病容憔悴,只怕得养好些时日呢!”    “如杨妃那般自以为是的女人早就不该留,本宫迟迟为对她下手,也是想看看她到底有几分能耐。孰料,除了李妃那个绣花枕头外,便再无建树。这样的人,留着只会添乱!”吴妃语气冰冷。三言两语中谈及人的生与死,对她而言似乎都是微末小事。    雅儿附和着点头:“娘娘英明!”    “但是那个苏诺语,日后还需更加小心些行事!她聪慧过人,又懂得收敛锋芒,是这宫里最难对付的人!”吴妃冷厉地说,“本宫原本没想这么快对她动手,只是她太多事,留着迟早会成祸患!”    雅儿微微讶异,娘娘还甚少这么夸赞一个人呢。看来这个苏太医果真是个厉害角色!    “本宫自认为阅人无数,却看不透这个苏诺语。按说皇上如此对她,哪怕就是铁打的心也该被融化了。可她却丝毫没有动心,对皇上始终是淡淡的,避之不及。”吴妃缓缓说着,“雅儿,太医院那边,你要多盯着些。本宫总觉得她之所以对皇上淡淡,是因着心里另有人。”    “娘娘的意思是……”雅儿吃惊地问。    吴妃点头:“若是能被本宫查出来什么端倪,苏诺语就必死无疑!你想想看,以皇上的骄傲,怎能容得下他喜欢的女子心里装着别人?纵然苏诺语不被处罚,那个男的也难逃一死。可以苏诺语的性子,若是那男人死了,她又岂会独活?”    雅儿眼底赞叹不已:“娘娘真是高明!”    吴妃轻哼一色,略带苦涩地说:“若不如此,要怎么办?”    “奴婢失言,娘娘恕罪。”雅儿听出她的落寞,跪在地上说道。    吴妃不甚在意:“罢了,起来吧!”语毕将桌上的酒喝尽,随即道,“这酒喝多了,果真是有些醉人的。雅儿,扶本宫进去吧!”    “是,娘娘。”雅儿起身,搀扶着吴妃,小心翼翼地往屋里走。    杨妃在冷宫的这一夜,可谓是惊动合宫上下,所有人的眼睛都放在她身上。贵妃和吴妃自然是另有担忧,而其他妃嫔,也都等着看曾经不可一世的宠妃被皇上赐死!    翌日,杨妃很早便起身了,从小锦衣玉食的她哪里能住得惯冷宫那样的屋子呢?别说是她,就是香茗这一夜也睡得不踏实。    虽说身处冷宫,可杨妃依旧是如常地洗漱,昨日从高阳殿搬出来时,带了胭脂水粉,香茗依旧是将她打扮得明艳动人。一如她所言,即便是走,也不能随随便便,要走得风光体面!    待一切完毕,香茗看着杨妃,由衷地赞道:“娘娘,今日的您一如往昔,美艳至极!”    “是吗?那就好!”杨妃满意地点头,“本宫可不想死得邋遢。”    在这儿不比从前,膳房都是将最差的吃食最后送来。在吃食没有送来前,杨妃便由香茗扶着,往院子里去晒太阳。    刚走到院子里,杨妃便瞧见墙角处早已三三两两地坐了一排人。她下意识地停了脚步,眉头微蹙,转身欲走。    “新来的!”身后传来粗粝的喊叫声。    杨妃停下脚步,迟疑地回头。一个蓬头垢面的女人指着她,嚷道:“你这人怎么回事?竟然不来一起晒太阳?”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