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七十一章 至深之情
    季舒玄眉心一跳,缓缓起身,来到苏诺语面前,迎上她的双眸,问:“你方才这话是何意?”

    “皇上英明,怎会听不出我的意思?”苏诺语反问。

    季舒玄看着她,面色凝重,道:“诺语,今日就你与朕两人,你想到了什么,但说无妨。朕一直都说你是朕见过的最聪慧的女子,朕想要听听你的想法。”

    苏诺语颔首,娓娓道来:“皇上,关于碧雪青,我已经说得十分清楚。事情发生的如此凑巧,我们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这一切都是有人在暗中操纵?”

    “你是说平南王他们?”季舒玄问。

    苏诺语毫不迟疑地点头:“是!这一切发生的太及时,又太凑巧,叫人不得不怀疑。”

    “那用药之人怎会知道你在药方里会用上赤炎草?又或者,压根就没有人能研制出此药呢?”季舒玄问出心中的疑惑。

    苏诺语看着他,说:“原本我也是在这个问题上百思不得其解,可实际上,是我们将问题想得太过复杂。瘟疫之后,我又仔细想过,要想医治瘟疫,赤炎草是一味不可替换的药!若是压根没有人研制出来,那么小皇子久病也是难逃一死。若是有了药方,他们亦可利用碧雪青让小皇子殒命。”

    “言之有理!”季舒玄恍然大悟。苏诺语说得没错,有时候他们难免会将问题想得太复杂。其实,没有那么复杂。

    苏诺语接着说:“皇上,此次瘟疫您已知道是平南王他们所为,为的就是乱民心,他们才能趁机起兵造反。而您膝下唯有小皇子,所以他们也一定不会放过他。说到底,我们现在唯一不知道的,就是他们在宫里的内应是谁。”

    “平南王……狼子野心!这天下若是落入他手,岂非是百姓之殇?他若是能如意,那便是天要亡我大朗!”季舒玄怒道。

    苏诺语声音平静柔和:“皇上,您勤政爱民,上苍自然更属意您。当务之急,便是将这宫里的内应找出来,不能由得此人在宫中兴风作浪!”

    “是,朕必定会平叛军,定天下!”难得听到苏诺语如此柔声赞他,季舒玄一时间也是豪情万千。

    苏诺语说完后,看见季舒玄这样,也觉得自己方才有些不妥。想起自己来的目的,低咳两声,说:“皇上,我有事想要问您。”

    “哦?”季舒玄说,“你说。”他看出她面上的尴尬,也不想逼她,也决定不再提。

    苏诺语看着他,一字一句地问:“皇上,关于白府灭门一事,您可有了眉目?”

    没想到她会提这个,季舒玄微怔,继而道:“这件事朕一直在派人查,有些线索,但还远远不够。诺语,你别着急,这样吧,早上那会儿你也在,你该知道哲勋受了重伤。朕准备派人将他接回京城养伤,等他伤势好转,这件事就交给他来查。”

    “褚哲勋?”苏诺语重复着这个名字。

    季舒玄点头,理所当然地说:“你还不知道吧,白府灭门一案中涉及到了一种罕见的奇毒,而哲勋是研制毒的高手!放眼如今天下,在制毒解毒中,无人能出其右!所以,朕已经想好了,等他回来,就让他全面负责调查这个事!”

    苏诺语审视着季舒玄,并不像在故意为他开脱罪名,想了想,苏诺语试探性地问:“皇上,我出宫在外的那些时日,听到京城百姓谈及此事时,有人说白府出事那晚亲眼见到褚哲勋出现在白府!您说这件事,会不会是他做的?”

    “绝不可能!”季舒玄一听,满口回绝,“白府出事那晚,朕记得清清楚楚,当晚朕在宫里为睿儿举办合宫夜宴,当时哲勋一直在宫里,怎么可能出现在白府呢?”

    “您说什么?”苏诺语不敢置信地看着他。若是依皇上这话来看,那么那晚出现在白府的人称“褚爷”的到底是谁?这么长久以来,难道她真的误会他了?

    不可能!绝不可能!

    若是她真的误会了夜离,那她离开逍遥谷的意义在哪儿?进宫的意义又在哪儿?

    不!她没有误会他,这件事即便不是他亲手做的,也一定是他指使的!

    季舒玄皱着眉头,语气中满是不悦:“这件事当时的确有些不利于哲勋的传言流出,但是朕已经派人给京兆尹传了话,一定要在民间给哲勋一个清白!那天一整晚,哲勋都在宫里,怎么可能去白府干些杀人放火的勾当!”

    “那会不会是他指使的?”苏诺语接着问。

    季舒玄看她一眼,肯定地说:“这件事上,朕可以给他做担保!这个世上,任何人都可能对白府下手,唯有他不会!”

    苏诺语不解地看着他,不明白他这样的信心从何而来?只是单纯地相信他的为人秉性吗?

    季舒玄起身,边踱步边说:“诺语,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朕与哲勋是自幼的交情,他是朕的伴读,从小就在朕身边,朕与他可谓是无话不谈。早在十余年前,他就曾对朕明言,他心仪那白府的千金白霜月!”

    “什么?”苏诺语忍不住后退两步,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季舒玄没有察觉苏诺语脸上的震惊,接着说:“哲勋那人啊,平日看着聪明,其实一根筋!他对那白霜月可是十余年如一日的感情,从未变过。可偏偏那丫头心里有了别人,说起来那丫头也是有眼无珠!放着这么好的哲勋不要,害得哲勋这么多年都一直孑然一身。你说说看,如今朝中,如哲勋一般家世年岁的男子,可还有一个是没有成家的?别说大臣贵族,就是寻常百姓家里,也早都儿女成群了!可他偏偏死心眼地喜欢那个白霜月!”

    苏诺语整个人都愣在那儿,脑子里一片空白,关于夜离对自己的感情,虽说前些日子清然也说过,但清然毕竟是从夜尘那儿听说的,没有亲眼所见。可季舒玄不同,如他所说,他同褚哲勋那可是二十余年的交情。何况他身为天子,也实在无需为了一个臣子撒这样的谎。

    可若他们都说的是真的,那……

    她做了什么?她不仅辜负了他的一片深情厚谊,还误会他是不共戴天的仇人?难怪季舒玄方才要说,她是个有眼无珠的人呢!岂止是有眼无珠,简直就是没心没肺,没有脑子!

    耳边,季舒玄的声音还在继续:“你不知道,白府出事那晚,哲勋那疯狂的样子。第二日,他入宫来同朕说,白霜月死了。朕从未见过他那么伤心欲绝的样子!朕甚至觉得,白霜月死了,哲勋的一颗心也从此死了。”

    说到这儿,季舒玄长长地叹口气:“唉,真是可惜。后来朕又想过给他指婚,可都被他义正言辞地拒绝。他对朕说,这一生除了白霜月,不会要任何女人!说他的妻只能是白霜月!既然白霜月不在了,那么他便在心底守着她,这一生都不会再娶亲!”

    说话间季舒玄看向苏诺语,感叹道:“朕记得清楚,他当时说朕,之所以不能理解他的感情,是因为朕这一生还从未对哪个女子真的用过心。不过,现在不一样了,朕有了你,也能体会哲勋之前说的,弱水三千取一瓢饮的感情!”

    苏诺语目光呆滞地看着他,对他最后的表白置若罔闻。她心里、脑子里,只有他们说的哲勋对她的情深意重以及之前夜离对她的体贴入微、呵护有加……

    “诺语?”季舒玄见她对自己说的话,全无反应,问,“你在想什么?朕瞧着你脸色苍白,似乎有些不舒服。朕派人去叫太医来看看。”

    “不必。”苏诺语终于出声,“皇上,我想先回去了。”

    季舒玄一听,刚想回绝,可看着她那魂不守舍的样子,也不敢多留。无奈地说:“那朕派章华送你回去。”

    苏诺语木然地点点头,没有再说话,转身缓缓离开。

    “诺语,”季舒玄叫住她,不放心地嘱咐她,“有什么事你都可以随时来找朕,没有什么是朕不能解决的。另外,关于白府的事,朕会让哲勋去办的。”

    苏诺语停下脚步,却没有回头。他说完后,她再度抬腿,缓缓离开。

    一路上,她脑子里都一片空白,只剩下两个名字交替出现:褚哲勋……夜离……褚哲勋……夜离……

    嘉德殿内,季舒玄看着苏诺语毫不留恋地离开,心底有些落寞。他来到窗边,看着苏诺语的背影消失,心底暗道:哲勋啊,你从前总说朕不曾对谁动过心,永远体会不到你的感受。你错了,自从诺语闯进朕的视线,走进朕的心,朕终于也知道你所谓的爱,是怎么一回事!朕在她面前甚至是小心翼翼,生怕哪句话说重了,会伤到她的心。

    面对苏诺语,季舒玄心底的挫败感与日俱增。他实在不知道,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得到她的心。有时候,他甚至觉得,她就像是个无心的人,无能如何,也感动不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