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七十章 贵妃心思
    苏诺语想起某些事,又问:“那个碧雪青非常罕见,既是培育出来,那么除了月华宫,还有哪些宫里有?皇上那儿呢?”

    “如苏太医所说,此物在中原地区极其罕见,好容易培育出来,且数量有限,等闲妃嫔那里自然不能拥有。因此奴才们当日除了嘉德殿外,只送来了月华宫。”赵四回答得迅速。

    苏诺语惊讶至极:“什么?你说嘉德殿也有?”

    “是啊,这样稀罕的东西,皇上那儿肯定是头一份啊!”赵四说得理所应当。

    贵妃听后也是眉心一跳,这若是被皇上也闻到,岂不是要出大事?她看一眼苏诺语,说:“不行,本宫要即刻去一趟嘉德殿!苏太医,你请自便。”

    苏诺语知道她的担忧,刚准备起身,又问:“娘娘,偏殿原有的那盆碧雪青可有找到?”

    贵妃摇头,吩咐彩纹:“你将事情原委说与苏太医听吧。”转身进了偏殿。既是要去看皇上,哪里能不打扮一番呢?

    彩纹来到苏诺语面前,遗憾地说:“苏太医,奴婢们即刻便去了花房,可是花房的奴才说以往从各宫退回去的花都是直接丢弃。那碧雪青也是如此,昨儿就已经被处理,找不到了。”

    苏诺语点点头,心中有数。这种种的巧合汇聚在一起,更是坚定了她原本的猜测:小皇子暴毙一事,绝非偶然,宫里一定有人在做手脚!

    正在这个时候,贵妃已经换好衣衫,走了出来。她看一眼苏诺语,心知再问下去,也不会有结果。何况她还赶着去嘉德殿,便挥挥手,不悦地道:“罢了罢了,你先退下吧!”

    “多谢娘娘。奴才告退。”像是听到特赦令一般,赵四连忙离开。

    临出门前,贵妃看向一旁若有所思的苏诺语,说:“苏太医,本宫先去一趟嘉德殿,你便先回去吧。睿儿这事还得苏太医多辛苦。”

    “娘娘言重了。”苏诺语行礼告退。

    在回太医院的路上,苏诺语一直在思考这个事。心云走在一旁,问:“小姐,从花匠那儿,可有什么收获吗?”

    苏诺语摇摇头:“并没有什么收获,不过我几乎敢肯定这件事的背后一定有人!”

    心云问:“那小姐预备怎么办?贵妃娘娘原本只怕还对小姐心怀嫉恨。有了这茬儿,便是她有求于您,无形中倒是多了一分安宁。”

    苏诺语看一眼心云,微微笑着。这丫头自从进了宫,便有几分草木皆兵,觉得所有人都会对她不利,生怕她受了什么委屈。

    另一边,苏诺语走后,贵妃也没有耽搁,乘了轿辇便去了嘉德殿。只不过,当她赶到时,章华将她拦了下来:“贵妃娘娘请留步,容奴才进去为您通传一声。”

    “你就皇上说,本宫有要事回禀,事关睿儿暴毙!”贵妃急切地说道。

    章华一听,诧异不已:“难道娘娘有了什么线索吗?”

    贵妃点头,脱口道:“是,本宫同苏太医这两日……”话未说完,她便戛然而止。警惕地看一眼章华,叮嘱道,“皇上那儿,你只需说本宫有要事回禀即可!”

    章华了然地看一眼她,知道她心底对苏大夫的防备。略点了点头,进了偏殿。

    不一会儿,章华出来说:“贵妃娘娘,皇上请您进去呢。”

    贵妃听后,略整了整衣衫,便步履婀娜地走了进去。然而,并未说几句话,季舒玄便问了许多关于那个碧雪青的问题,贵妃压根就回答不出来。季舒玄顺势道:“既如此,朕还是传苏太医前来详细问问。贵妃辛苦,回去吧。”

    贵妃一噎,面上有些难看。但皇上已经发话,她也不敢多说什么,只得屈膝告退:“那臣妾便告退了。”说罢,一步三回头地离去,想着让皇上出声挽留。

    不料,季舒玄连头都没抬,专心于朝政。贵妃心生不甘,又说:“皇上,臣妾素日未见您,您似乎有些轻减,必是那起子奴才照顾不周!若不然以后臣妾日日……”

    “不必。贵妃辛苦,朕这里有章华就行。”季舒玄仍旧埋着头,回了一句。

    贵妃站在那儿,失魂落魄,半晌后方才点点头,恋恋不舍地离去。好容易寻了个理由来见皇上,不想被这样三言两语就打发了,到头来,还让皇上寻了个理由召见那个苏诺语!

    一想到苏诺语这名字,贵妃面上就有些愤愤。从前当这个名字代表着先皇后时,她就满心嫉恨。虽说当她进宫的时候,先皇后便只空有个名头在,实际上只怕是连冷宫的女人也不如。可她只要一想着那样一个痴傻又丑陋的女人在位份上凌驾于自己之上,就更是郁郁。

    后来,她顺利地成了贵妃,手握六宫大权,成了实际上后宫的主人,可只要一听到有人说起“皇后”二字,她便又满腹怒气。好容易,她终于等到那个女人死了,皇后之位空悬。她离那个期盼已久的位置只差一步之遥之时,又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冷不丁冒出个苏大夫。

    当她得知苏太医的闺名也是诺语时,她心中在恨意之外,就只剩下一种想法: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宿命吗?她永远也无法击败叫“苏诺语”的女人?当时宫里的人皆在猜测苏诺语同先皇后的关联,她却愿意同杨妃联手,在此事上因势利导,就是因为她比任何人都不希望这个苏诺语是先皇后!

    再后来,她想着要利用位份,好好教训苏诺语,没想到她却说可以查出睿儿的死因。那一刹那,她几乎愿意放弃所有,同苏诺语联手。这两日下来,她也渐渐觉得苏诺语其实没有令人厌恶。

    可为何偏偏在这个时候,皇上再一次用行动告诉她,在他心中苏诺语这个小小太医远比她这个贵妃更重要呢?

    贵妃面上渐渐冷凝,也许,她和那个苏诺语是没有办法这样和睦相处的……

    苏诺语从月华宫回去后,坐在窗下的桌子前,随手翻开医书,看着看着,就又开始走神。白府当日的大火、她那日亲眼所见夜离成了褚哲勋、清然的话、褚哲勋身受重伤的消息、那个令她冷汗淋漓的噩梦以及之前那些日子里她与夜离间点点滴滴的甜蜜时光,交替着在她脑海中浮现……

    “停下来!别再想了!”苏诺语在心底勒令自己,然而,于事无补。她似乎控制不了这些事,她只觉得自己快要崩溃。

    “不行!”苏诺语低喝一声,猛地起身,看着一脸莫名的心云,说,“我要去一趟嘉德殿!”

    心云诧异地看着她,问:“小姐,您不是早上才去了一次?”小姐向来是不愿意多见皇上的,以往见面那都是章公公来请,怎得今日还要主动送上门去?

    苏诺语看一眼心云,说:“我有事想问皇上。”是的,关于白府灭门一案,已经查了这么久,难道还是毫无头绪吗?还是说,皇上已经查出了什么,只是为了包庇褚哲勋,才不告诉她的?

    现在的她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弄清楚当日之事,只有彻底地清楚了白府一事,她才能摆脱现在这种情形。有些事,她也才能更好地做出准确地判断。

    “苏大夫,皇上请您去一趟嘉德殿。”她还来不及往外走,便听见章华的声音响起。

    苏诺语二话不说,欣然应允:“好,走吧。”

    她难得如此爽快,倒叫章华有些诧异。以往碰上这样的事,她总是能拖就拖,找出各种理由,今日倒是稀奇。难得太阳打西边出来,章华恭敬地说:“轿辇就在外面,那咱们走吧。”

    苏诺语配合地上了轿辇,路上甚至没有询问季舒玄找她的原因,只想着一会儿见了面要如何套出真话来。

    等到苏诺语到了嘉德殿,就连季舒玄都有些诧异。向来找她就没有这么快出现的,他打趣道:“真是难得,朕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见到诺语。”

    苏诺语顾不上这许多,脱口道:“皇上万福,我有些事想要问您。”

    “正巧,朕也有话要问你。”季舒玄说,“是不是关于那个碧雪青?贵妃方才来同朕说了,只是她说的不明不白,朕还有许多地方没有听明白。”

    苏诺语微愣,没有料到是这件事,但既然皇上开口问及,她没有不回答的道理,何况这件事本就是她自己揽过来的。思及此,苏诺语只得暂时放下心底的疑惑,将碧雪青的相关事宜说与他听。

    季舒玄听后,震惊道:“你是说碧雪青同赤炎草相克,会产生致命的毒素?”

    “准确说来,是碧雪青开花后的花香,同服食过赤炎草的人接触,才会产生致命的毒!”苏诺语说得更加准确些。

    季舒玄皱眉:“可据朕所知,赤炎草是一种极少用到的药材。”

    “是,此药材的确少用。但这次我在治愈瘟疫的药方中正好用了此物。而那个时候,在合宫内都没有瘟疫的时候,小皇子却染上瘟疫。加之那碧雪青极难开花,却又正好在小皇子服药将好之时,开花!”苏诺语声音不大,却字字惊心!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