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六十一章 暂时结盟
    即便再怎么心有不甘,贵妃也不得不认命。可今日听苏诺语这么一说后,那些埋在心底蠢蠢欲动的想法便又活泛起来。看来她的猜测没有错,睿儿一定是被人害死的!

    贵妃在殿内来回踱步,坐立难安,一见苏诺语出来,连忙迎上去:“苏太医,你可有发现什么?”

    “回娘娘,暂时并没有发现什么。”苏诺语看着她在听到自己的话后,原本充满希冀的目光迅速暗淡下去,又说,“不过微臣仍然坚持刚才的看法。”

    贵妃问:“此话怎讲?”

    苏诺语看一眼殿内的婢女,贵妃立刻了然,挥手示意彩纹带着众人退下。苏诺语这才开口:“娘娘,在微臣说话之前,有几个问题想要问问娘娘。”

    “你问!”贵妃沉声道。

    “微臣听说李妃娘娘回宫后,原本已经大好的身体却突然急转直下,暴毙而亡。娘娘可知是何原因?”苏诺语问。

    贵妃点头,介绍道:“苏诺语有所不知,李妃回宫后一心想要笼络皇上的心,便想着好好打扮一番,没成想瘟疫药方同胭脂香料等物相克……”

    苏诺语接话:“是,在李妃娘娘离开瘟疫村时,微臣同张太医都有提醒过她。那么敢问娘娘,小皇子的殿内可有染香料的习惯?”

    贵妃一听,忙不迭地摇头,断然否认:“绝不可能!本宫在选乳娘的时候便吩咐过,小皇子年幼,闻不惯那些气味。所以别说乳娘,就是近身服侍他的宫人,本宫也是决不允许用香料的!哪怕是本宫,若非面圣,平日里接触睿儿也是十分注意的。”

    苏诺语边听边颔首:“虽说现在所有的事情都指向是小皇子身子孱弱,我也依旧觉得这其中绝不是这么简单!一定有什么环节是我们错过了!”

    “时过境迁,当日服侍的宫人中除了乳娘自尽殉葬外,其余人想必也是问不出结果的。”贵妃的语气里十分悲观。

    苏诺语看着她:“贵妃娘娘,微臣希望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若是我有需要察看小皇子的寝殿,您能行个方便。”

    “好!本宫答应你!即便是本宫不在,本宫也会吩咐其他人。”贵妃爽快答允。只要能查出真相,为睿儿报仇,一切都好说!

    苏诺语接着说:“除此之外,那偏殿的摆设还是不要挪动!你我今日的谈话内容,还望娘娘能对任何人都三缄其口,包括您最亲近的人。”

    “你说的这些条件,本宫都能答应!”贵妃点点头。

    苏诺语略福了福,道:“如此,微臣便先告退。”

    贵妃欣然点头,一改之前的冷言冷语,说:“本宫着人送你回去吧。”

    “不必。”苏诺语摆手道,“您无需改变对微臣的看法,微臣只是心疼小皇子如此年幼便惨遭毒手罢了。”说罢,不再理会,转身离去。

    贵妃看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

    回太医院的路上,心云诧异地问:“小姐,今日那贵妃摆明了是想要为难您。您为何还要帮她?”

    “我没有帮她。”心云是她信得过的人,在心云面前,苏诺语坦言,“这件事同此次诸王叛乱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我如今身在宫里,一定要查出来平南王他们在宫里的内应究竟是何人!”

    “那您为何不让皇上出面查呢?”心云不明白。心云一直觉得在宫内若有皇上撑腰,不是最简单、最方便的吗?

    苏诺语眸子微黯:“这些事都是夜离告诉我的,若是被皇上知道,只怕是难以解释。”

    心云心下了然。说到底,小姐这是舍不得公子,在保护他呢!

    “小姐,无论如何,您这也算是帮着贵妃,想必她日后该知恩图报,不会再同您作对吧?”心云微笑着说。

    苏诺语看着她,轻笑一声:“她怎么做是她的事,我无权干涉。反正我的出发点也不是单纯地帮她。”

    苏诺语的目光微微上移,看着这小路两旁的高大树木,心底叹气:心云还是太过单纯,虽说在宫内待了十余年,可还是不改初心,倒也是难得。她就不一样了,若是家中没有那些变故,没有经历感情的起伏,只怕她也还是白府那个心性纯良的小姑娘吧……

    心云心中仍有不解,可看苏诺语似乎无意再说,便将疑问咽回肚子里。

    宫里的秘密一时半刻也藏不住,尤其是像杨妃这种眼线众多的人。苏诺语前脚刚离开月华宫,后脚她便得了消息。

    香茗见她若有所思,问:“娘娘,您说这苏太医怎会突然去月华宫呢?”

    “想必是贵妃按耐不住,想着要训诫一番,免得她勾引皇上吧!”杨妃说道。前次她同贵妃便已商定好,要把握住她现在太医的身份,尽可能的为难她!

    “贵妃娘娘行事倒是快,只不知道效果如何。”香茗说话间带了一丝幸灾乐祸的意味。那个贵妃总是自恃手握调度六宫的大权,便处处压着娘娘一头,如今有了这苏太医,倒也叫她尝尝处处被人压制的苦头!

    杨妃面上浮现一抹嘲讽的笑:“以贵妃素来直接的性子,只怕是难以达到效果。本宫一直冷眼观察那个苏诺语,她可不是齐嫔、魏嫔之流,头脑简单,又任人揉捏!她绝对不是个善茬儿!就是本宫也不能小觑了她!”

    回到太医院后,苏诺语独自坐在那儿,苦思冥想。心云知道她在思虑小皇子夭折一事,体贴地不去打扰。

    苏诺语一面在脑子里回忆方才月华宫偏殿里的每件物事,一面在心底喃喃着:熏香、胭脂、香囊……据贵妃所说,这些方面都没有出差池,那么还有什么?

    “心云,香料除了胭脂、香囊里面会有,还在哪儿有?”苏诺语突然出声问道。

    心云想了想,忽而喜笑颜开:“小姐,从前咱们在宫里的时候,浣衣局的人曾同我说过,宫里的娘娘们各有各的喜好。她们为了更好地留住皇上,便会将衣物用熏香熏,这样便可以长久地将香味留在身上。”

    苏诺语点头,这一点她倒是也知晓些,虽说从前在家里,娘亲并不会如此,但偶尔有富商的妻妾会说起这些小技巧。但按照贵妃的说法,近身服侍的宫人是不会犯这样的错误。何况,熏香熏过的衣物会长久留香,极易发现。

    “还有呢?”苏诺语又问。

    心云想了许久后,摇摇头:“小姐,那我就想不出来了。那香料左不过就是这些用途,涂抹或是熏染而已。”

    “涂抹?熏染?”苏诺语低声重复着她的话,心底似乎有个答案即将呼之欲出,可话到嘴边,她却又像是想不起来一样。

    一整个上午,苏诺语皆在为这个事伤脑筋,心云于心不忍,劝道:“小姐,您也别太逼自己。毕竟这事都过去这么久了,您又没有见过那小皇子,兴许他的寝殿早已被有心人收拾过。也或许他真的是因为年幼的原因,才会无法抵御那瘟疫啊!”

    “不!”苏诺语断然否定,“一定是人为!那药方是我提的,我知道它的药性!何况,你别忘了,我问过当时给小皇子诊治的太医和贵妃,他们众口一词。小皇子在服药后是有明显好转的,可后面却在一夜之间夭折。这绝非偶然事件!”

    心云不再说话,这的确是个可疑之处。

    苏诺语的思路随着方才的话又渐渐清晰,她在脑子里再梳理了一次思路,可疑之处便愈发明显。

    小皇子和李妃一样,都是在快要痊愈的时候,又突然变得严重,随即殒命。可众所周知,李妃是因为她自己不听劝阻,擅用熏香造成的。小皇子身边却压根接触不到这些东西。何况,从时辰上来看,小皇子比李妃死的更快。李妃是好歹还撑了几日,小皇子却是一夜之间便夭折。

    这说明……

    苏诺语心底的疑点突然亮起来:对小皇子下手的人不仅十分熟悉她的药方,也十分熟悉造成瘟疫的病源。这更加说明,对小皇子下手的人一定是平南王一流在宫内的内应!

    可问题的关键是,到哪儿去找这个人?即便找到了,又要如何证明是她所为?

    苏诺语原本已看到希望,被这两个问题一闹,眼底的光亮便像是那快要熄灭的烛火一般,只消轻轻一吹,便立刻熄灭。

    简单用了午膳后,苏诺语了无睡意,仍在桌案前苦想。心云看不过去,心疼地劝道:“小姐,您好歹要顾着自己的身子啊,平日里您中午都是要小憩半个时辰的。即便今日心有疑惑,也还是要休息片刻啊。”

    苏诺语本想一口回绝,可对上心云那充满担忧的眼神,她叹口气,站起身来往床边走,嘴里念叨着:“现在是越来越不像话,也不知道谁才是小姐。”话虽如此,可被人这样全心全意地惦记着、关心着,她心底倒是一片暖意。

    心云俏皮地笑一笑,不甚在意地说:“小姐此言差矣!永远都是您是小姐啊,我这不是关心您嘛!”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