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五十一章 百转千回
    苏诺语叹口气:“皇上,您为何要如此执着?”

    “诺语。”季舒玄深情唤她,“朕以一年为期,若是一年之内,朕都无法得到你的心,朕便放你自由!如何?”

    “一言为定!”苏诺语听后,想也不想便欣然同意。她早已心有所属,别说一年,就是十年、百年,她也是不会动心的。

    季舒玄说:“不过,在这一年中,你不能再像之前那般,总是拒绝朕对你的好意!”

    苏诺语点头,想了想,也提了要求:“皇上,但是您不能逼迫我做违背我心意的事。”

    “好!朕答应你!”季舒玄点头道,“还有什么要求,你便一起说吧!朕早说过,但凡是你想要的,只要朕能给得起,绝不会拒绝!”

    苏诺语面上露出恬静的笑:“还有便是宫内的传言,还请皇上让谣言止于智者!”

    “朕可以下令,让所有人不许再妄谈此事。但你也得答应朕,卸下你的易容术,让朕每日都能看见真实的你。如何?”季舒玄提出自己的要求。

    苏诺语一愣,想了会儿,方才说:“多谢皇上成全!”

    两人达成了一致,苏诺语方才恍然大悟。看向季舒玄的目光中,多了一丝敬畏。这个男人精于算计,远胜夜离!整件事中,他不过是利用了流言,便逼得她主动找上门,还答应了一系列的事,甚至包括以真容示人,不拒绝他的好意。他志在得到她的心,若非是她早已心有所属,只怕不必等到一年,便会缴械投降。

    只是……

    苏诺语一哂,皇上纵然英明,纵然工于心计,可千算万算,也算不出,她的心早已遗失在外……

    想到这儿,苏诺语的情绪有几分波动,眉宇间略有一抹伤感。进宫半月有余,同宫外的人再无牵连。按说是该高兴的,可却总是莫名的悲伤。近几日睡眠也不太安稳,总是梦到一些奇怪的东西,情绪激动的醒来,脑子里却空无一物,什么也记不住。

    她甚至在想,若是有朝一日,等到皇上告诉她,白府灭门案的幕后之人,就是褚哲勋时,她的一颗心该如何自处。若真是那样,她必定要亲手了结他的性命!

    季舒玄见苏诺语站在那儿,周身散发着悲伤的情绪,关切地问:“诺语,你在想什么?”

    “啊?没什么。”苏诺语收敛心思,不自然地笑笑。

    季舒玄朝她招招手,示意她坐在他右侧的椅子上,方才说:“诺语,你可知道,今日朕有多高兴!”

    苏诺语看着他,后知后觉地发现,他今日的确是一直心情不错,想来是朝政中有什么好消息。她难得关心问一句:“可是朝堂之上有好消息?”

    季舒玄颔首:“阮忠阮将军率大军南下,所到之处所向披靡!而褚哲勋那边,也一切顺利。”他顿一顿,看向她,“还有你,难得地主动来找朕。这些事都让朕十分高兴!”

    苏诺语在听到“褚哲勋”三个字时,心中蓦然一动,随即恢复寻常,状似不经意地说:“阮老将军本就是朝廷的老将,国之栋梁,从先皇在时,便多加倚重。只是,褚哲勋……他尚年轻,可似乎皇上格外重视他。”

    苏诺语问得小心翼翼,生怕被季舒玄瞧出什么不对来。然而季舒玄并未觉得什么,苏诺语是苏家的人,问及阮家就像是关心白家一样,算得上是分内之事。

    季舒玄笑着说:“你只记得自己是苏家人,难道忘了褚哲勋同朕私交甚好?这些年你一直在病中,很少见人,只怕好些事都记不清楚。哲勋是朕当太子时的伴读,他这个人公正不阿,允文允武。这些年中,对朝廷可谓是功勋卓著!”

    苏诺语听着季舒玄对褚哲勋的赞不绝口,不禁回想起第一次同夜离提及她的仇人是褚哲勋时,夜离也说过类似的话。只是那个时候她还不知道夜离就是褚哲勋,否则也不会有之后两人间的种种事情。

    苏诺语很想问季舒玄,若是有朝一日,发现褚哲勋并非是表面上看得那般,意欲如何。然而话到嘴边,却又咽回去,怕被季舒玄瞧出她同褚哲勋之间的往事。

    那厢季舒玄还在喋喋不休,苏诺语却已没有了方才的兴致。她轻抚额头,起身歉然地说:“皇上,我有些不适,想先回去休息。”

    季舒玄一看,见她脸色有些惨白,连忙起身,快步来到她身边,关切地问:“诺语,你没事吧?要不朕将太医叫来给你看看,再派人送你回去,如何?”

    “不必麻烦,我本人便是太医,哪里还需要旁人。”她一听,下意识地拒绝。这若是叫人知晓,只怕更加说不清。何况,她也不想将自己脆弱的一面展现在季舒玄的面前。

    季舒玄知道她的倔强,也不勉强,唤进章华,吩咐去备下轿辇。然后赶在苏诺语开口前,道:“这个事,没得商量!”

    “哦。”苏诺语闷闷地嗯一声,她原本想说的也不是这个事。这会儿她不舒服,有轿辇乘自然是好事。反正她在宫内乘轿辇也不是一次两次,何苦为难自己。

    季舒玄见她乖乖点头,心情渐佳。只是仍旧担忧她的身子,临走前,不忘对心云再三叮嘱。苏诺语终究还是忍不住,说道:“皇上,您别忘了今日答允我的事!”

    “朕乃一国之君,岂会对你失信?”季舒玄豪情万千地说道。

    “如此便多谢皇上。”苏诺语柔声谢恩。

    季舒玄爽朗地笑着:“好好收着你的谢意,朕等着看不一样的你!”

    苏诺语一听,低下头去,没有接话。

    回到太医院后,心云赶忙悄声问:“小姐,您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苏诺语见章华已走远,在心云耳边小声说:“我不想在嘉德殿一直待着,只得推说自己身子不适。否则皇上哪里能这么爽快地让我离开?”这话不假,她委实是不想留在嘉德殿,一直听季舒玄絮叨着关于褚哲勋的事。

    心云听她如此说,才放下一颗悬着的心。想起临走时季舒玄的话,心云颇为好奇:“小姐,皇上说看不一样的您,是什么意思?”

    苏诺语叹口气,将她答应的条件说与心云听:“……换言之,从明日起,你我便不必再易容。”

    心云对于是否易容倒是不甚在意,只是有些替苏诺语担忧:“小姐,若是被她们看见您的绝色容颜,岂不是一个个更是对您恨之入骨?”

    “想必现在也没有好到哪儿去。”苏诺语微微耸肩,无奈地说。

    苏诺语躺在床上,看着素色的帘幔,心底暗道:这些女人对自己的防备大概是从钦天监关于天府星的预言之后便有了。哪里还需要其他因素呢?何况,就自己如今这样貌,也没少遭到恶语中伤。

    章华将苏诺语送回太医院后,便即刻赶回了嘉德殿,见季舒玄面有担忧,连忙说:“皇上,您放心。太医给苏诺语把了脉,说是心思过重,导致睡眠不佳,才使得略有病容。只消平心静气,保证休息即可。”

    “心思过重?睡眠不佳?”季舒玄迟疑片刻,方道,“看来她这些日子受流言影响颇深……”

    章华看一眼他,问:“那皇上的意思是?”

    “罢了,宫中这些日子也是太热闹了些!章华,传朕的旨意下去,从今日起,任何人不得再议论有关诺语同先皇后的事!违令者,严惩不贷!”季舒玄说道。

    “是,奴才遵旨。”章华应道。退下的瞬间,章华的余光扫到季舒玄脸上的笑意,心中瞬间明了。看来皇上之前的计谋是成功了!

    皇上的这一旨意令宫中再起波澜。虽说没人再敢公然议论,但窃窃私语的仍是不少。所有人都在揣度皇上的意思,不知是苏太医惹怒了皇上,还是因妄谈先皇后犯了忌讳。总之各种议论一夕之间,便销声匿迹。

    就在众人暂时相信此心云非彼心云时,翌日宫中再起轩然大波。当苏诺语卸下易容,以真容出现在众人面前时,宫内一片哗然!伴随而来的便是大家的不敢置信……

    苏诺语恢复真容,心云自然也就不再易容。她曾是先皇后身边唯一的丫鬟,宫内人多口杂,岂会有人不认识?可若说她是先皇后的侍婢,那这苏太医又是谁?

    这美艳无双的脸蛋实在叫人无法同之前那个病容残损、骨瘦嶙峋、形同痴傻的先皇后联系在一起啊!更巧合的是,这苏太医的闺名竟然也叫诺语?

    面对种种猜测,季舒玄再度派人晓谕六宫:如此种种皆乃巧合,先皇后已在数月前薨逝,如今的苏太医同先皇后绝无任何牵连。

    虽说这样的巧合实在难以说服众人,可比起“她同先皇后是一人”的可能性,众人宁愿相信这一切只是巧合!

    苏诺语面对季舒玄的所作所为,心底满是无奈,但不可否认,这样一来,的确是省了她的不少事。至少不必再易容,也无需再隐姓埋名。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