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心思缜密
    至此,两人之间便算是达成了“和平共处”的协议。苏诺语答应每日按着时辰来嘉德殿请平安脉;答应在两人独处时,不刻意自称“微臣”。而季舒玄也承诺不会勉强她做他的女人。

    无论过程如何纠结,至少结果还算圆满。一时间,方才大殿中那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消弭殆尽,转而变得融洽不少。苏诺语身为医者,自然也是要履行医者的职责。何况季舒玄的龙体康健本就关系着江山社稷与天下兴亡,她自是不会马虎。

    季舒玄看一眼坐在自己对面的苏诺语,她不说话,静静把脉时的认真样子,令他想起了那日在医馆中的惊鸿一瞥。不得不承认,如此认真的苏诺语实在是摄人心魄!哪怕,今日的她易了容,只是一张平凡至极的脸蛋。

    不多时,苏诺语起身,恭敬道:“皇上,您脉象平稳,龙体康健。”

    “诺语,朕看你把脉的时候神情认真,可见是真心喜欢这个事。”季舒玄语气平和,“只是,你跟在朕身边多年,朕却从不知晓你竟有如此精湛的医术!”

    苏诺语心中一紧,这看似平淡的话却道出了季舒玄心底的疑惑。她微微一笑,轻描淡写地道:“皇上又忘了,我是苏家的女儿,家父擅医术,我自然也会一些。”

    季舒玄听她这么说,似乎也说得通,颔首。

    倒是苏诺语看着季舒玄,想着要不要一问心底的疑惑。难得苏诺语这样欲语还休地看着季舒玄,他心底甚至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却还是状似不经意地问:“诺语,朕瞧你似乎有话要说。”

    苏诺语小心翼翼地问:“皇上,我听太医院的诸位太医说起小皇子的事……”

    “你想说什么?”提及才夭折不久的独子,季舒玄的脸色倏地变得凝重。

    苏诺语难得在季舒玄脸上看见这样的神色,哪怕方才面对她的口不择言,他暴怒之下也没让她觉得心惊。这种丧子的心情苏诺语能够理解,她也收拾起之前在面对季舒玄时那抵抗的心态,看着他,道出心底的疑惑:“我想说,在小皇子染病没两天时,张太医便已经将药方上奏于您。太医院的人告诉我,小皇子本已见好,之后却不知怎的,突然便不在了。皇上,您难道不觉得事有蹊跷吗?”

    “你说的问题,朕也想过,朕在睿儿临死之前,曾去看过他,虽说还有病容,却已经大好。”季舒玄脸色冷凝,“朕也在派人详查,只是还未有令朕满意的答案。”

    苏诺语接着说:“皇上,我听说李妃也是在快要大好前,因着香料的缘故,病情突然转重的。”

    季舒玄骤然起身,紧盯着她的眼睛,问:“你想告诉朕什么?”

    “我并非是想告诉您什么结论,对没有查清的事情,我不会轻易下结论。”苏诺语缓缓摇头,道,“但是宫中一连出现两次这样的事,您难道不觉得太巧了吗?”

    季舒玄摆摆手,道:“李妃的死是她自己不听劝告造成的。”

    苏诺语轻声追问:“那么小皇子会不会也因此而送了命?”

    “睿儿年幼,别说这次身染瘟疫,即便在寻常时候,他所居的寝殿也是断然不允许用香料的!加之平日里近身服侍的乳娘,也决计不允许用任何香料!事后朕也派人去月华宫查了,并未在睿儿所居的寝殿内发现任何熏香的痕迹。”季舒玄摇头说道。

    苏诺语边听边缓缓颔首,忽而问道:“皇上,敢问此次全国范围内的瘟疫肆虐,宫中除小皇子外,可还有旁人染及此病?”

    “并无。”季舒玄神色愈发凝重,“然当日睿儿染病后,月华宫有宫人自尽,将此事揽在身上。”

    苏诺语一听,断然否定:“这不可能!凭她一个小小宫人,到哪儿去找瘟疫的病源?此次瘟疫乃人为造成已是不争的事实,诸王也是凭借此事才起兵叛乱。这一切事情都如此得巧合,难道您不觉得这其中有所关联吗?

    “唔,你继续说,朕听着呢。”季舒玄示意她继续,审视的眼神中隐含了一抹激赏。

    “是。”苏诺语点头,“那么我是不是大胆地假设,这一切事情都是某个王爷的阴谋?这些人狼子野心,已将手伸向了宫内!否则合宫之中,为何偏偏是小皇子身染瘟疫?”

    季舒玄没有说话,只静静地看着苏诺语。

    苏诺语略顿一顿,说:“皇上,容我说句僭越的话,他们想要对付的人是您,所以有了后面的叛乱一事。而小皇子是您的独子,自然难逃毒手!”

    苏诺语一口气将自己心底的猜测道出,季舒玄的脸色阴沉着,开口说话时语气却是赞赏:“诺语,你的思维之缜密,不逊色于朕的任何一个臣子!其实你说的这些,朕也是想过,只是苦无证据。朕不想滥杀无辜。”

    听他这样说来,换苏诺语面露钦佩,她半调侃得说:“看不出来,皇上竟如此仁德!”

    “你不了解朕的地方还多着呢,不过无妨,咱们有的是时间,总有一日,你会慢慢地了解朕!”季舒玄眸子转深,看着苏诺语。

    苏诺语心中微动,迅速转了话题:“皇上,若是您信得过我,我想去查一查小皇子的死因。”

    “准!”季舒玄说,“诺语,这儿便是你的家,你大可拿出主人的姿态来,做你想做的事。”

    越说越不着边际,苏诺语连忙起身:“皇上,时辰不早,您大概还有许多朝政要处理,我便不打扰。”说罢,不待季舒玄有所回应,她已然行礼,“皇上,微臣告退!”

    季舒玄看出她的心思,挥手示意她离开。感情的事不急于一时,他也不想强迫她。

    季舒玄站在窗边,看着苏诺语娉婷远去,心中暗道:诺语,这样优秀的你,若是日后嫁与旁人,岂非是明珠暗投?你放心,朕一定会征服你的心!

    想着苏诺语嫁人,季舒玄便发现自己心底有一股无处发泄的怒火,基本上,在他看来,即便现在两人间还没有关联,但苏诺语迟早也会是他的女人!

    若说在之前,他对她志在必得是因为钦天监的预言以及她的绝色容颜,那么经过方才那番谈话之后,他更多的则是因着她这个人!他身边可谓是女人无数,有美人,也有才女,却从未有一人在同他说话时,表现出这样缜密的思维与从容的态度。这样的苏诺语,他绝不会放手!

    正想着,章华走进来,小声说:“皇上,苏大夫已经离去。奴才放在在殿外,听得殿内有争执的声音,可是苏大夫又故意气您?”

    提起这个,季舒玄脸上闪过无奈,然而只是一瞬。他转身看着章华,道:“章华,朕同你说实话,对苏诺语朕是志在必得!即便她出言不逊,朕也愿意包容她!同时,在朕内心深处,是珍视她的直言不讳与无所畏惧的!”

    听见季舒玄如此盛赞,章华也笑道:“奴才还从未见皇上对谁如此上心过!正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奴才相信苏大夫一定会对您的情意投桃报李!”

    章华的话向来令季舒玄听着顺耳舒心,他朗声笑道:“章华啊,你说这话朕爱听!好了,朕还有事要处理,伺候笔墨吧!”

    季舒玄通过一次谈话坚定了想要得到苏诺语的心,而苏诺语也对季舒玄另眼相看。至少他同爹口中说得那个仁德之君是相符的!

    离开嘉德殿后,心云走在苏诺语的身边,即便方才那“惊心动魄”已经过去半晌,心云仍旧难以平复内心的紧张。她小心翼翼地问:“小姐,我出来后,皇上没有难为您吧?”

    苏诺语摇头,轻笑道:“心云,你别太紧张。他再如何也只是个人,又不是猛虎野兽!”

    心云四下张望,见并无旁人,方才说:“您不知道,方才真的是吓死我了!我虽自幼便同您入宫,可却从未见过那般震怒之下的皇上。”

    “别紧张,有我在,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苏诺语出言安抚她的紧张。

    心云一听,连连摇头:“小姐,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告诉您,倘若皇上真的拿我来威胁您,您不必犹豫,一定要舍弃我,保全您自身!”

    “胡说!”苏诺语薄责,“你既已说了,自幼便跟在我身边,我又怎会不管你!”

    心云道:“小姐,我知道,以您的心性,是不会甘愿再度入宫为嫔为妃的。所以,您万万不可因着小小的心云便委屈了您自己!”

    她虽说只是一个小丫鬟,却也看得出来皇上对小姐那志在必得的心思。而小姐这性子,是断断不会同意的。她就担心有朝一日,皇上会用她来胁迫小姐答允,若是真到了那一日,她宁愿一死以解小姐后顾之忧!

    苏诺语听后,心中颇为感动,说:“心云,你莫要胡思乱想,不会发生你想象中的那些事。皇上好歹也算是个君子!”她颇为中肯地评价着季舒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