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二十七章 与君谈判
    等了一上午,终于听见这悦耳的声音,季舒玄心中一喜,放下手中的笔,抬头一看,眉头下意识地皱起。他指了指苏诺语身旁的心云,问:“她来做什么?”

    “皇上,您忘了?您让章公公跟微臣传话,说是要早晚各请一次平安脉。微臣自然要尽医者本分,而心云是微臣的助手,哪有不同来的道理?”苏诺语一板一眼地回答问题。

    季舒玄气结,挥手道:“你退到殿外等候!朕有话同你家小姐说。”

    心云听了这话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随即又停下来,微微偏头看着苏诺语,小声问:“小姐,那我出去了?”

    苏诺语一把拉住她,看着季舒玄说:“皇上容禀,微臣是以太医的身份踏入这嘉德殿,她是微臣的助手,微臣需要她的帮忙。”

    季舒玄原本在看到她时的好心情就这么被她三言两语破坏殆尽,不耐烦地说:“苏诺语!你是故意同朕作对,是不是?以你的聪慧难道不知道朕要你来嘉德殿所谓何意?”

    苏诺语不为所动,淡淡地说:“皇上谬赞微臣,微臣实在愧不敢当。微臣愚钝至极,只知道医者本分,别的一概不知。”

    季舒玄转动着大拇指上的翡翠扳指,起身走下了宝座,来到苏诺语身边。他微抬右手,托起苏诺语的下颌,威胁道:“诺语,你这是在公然挑衅朕?你以为朕对你没奈何?”

    苏诺语微微偏头,挣开季舒玄的手指,跪在地上,挺直腰背道:“皇上说这话,微臣便是死不足惜。您贵为天子,微臣哪里敢挑衅您?您手握生杀大权,微臣更不会自以为是地认为您不会杀了微臣!”

    她这四两拨千斤的态度,让季舒玄总有一种重拳打在棉花上的挫败感。他负着双手,在她面前来回踱步,忽而站在心云面前,呵斥道:“大胆奴才,你可知罪?”

    心云被他这没征兆的动怒吓得膝盖一软,扑通便跪在了地上,以首触地,战战兢兢地道:“奴婢……奴婢不知错在何处,还请皇上明示。”

    苏诺语也冷眼看着居高临下的季舒玄,想要看看他这又是要做什么。在进宫之前,她便想得很清楚,进宫后面对季舒玄,必须做到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以不变应万变!

    季舒玄说话的同时紧盯着苏诺语的面部表情,见她饶是强装镇定,然而当他对着心云说那话时,眉宇间还是微微一动。季舒玄心中有数,这个丫鬟是她非常重视之人。或者说,他如今能用来遏制她不羁态度的最好筹码就是这个小丫鬟!

    思及此,季舒玄沉声道:“朕清楚地记得你叫心云,是先皇后身边的丫鬟。可先皇后仙逝后,你不仅没有为她守灵,还偷偷溜出宫。先皇后正值青春,身体一向康健,却在你偷溜出宫的那一日暴毙而亡!你还敢跟朕说你不知错在何处?”

    “这……皇上……”心云完全被季舒玄的一席话敲昏,脑子里一片浆糊。若真是按着皇上的话来论,那她的错处便大了!

    季舒玄满意地看见苏诺语那秀气的眉头蹙起,一脸沉思的样子,接着板着脸说:“先皇后生前便是你独自在照顾,你离开后先皇后便暴毙,只怕你难逃其咎!依朕看,先皇后如今孤苦伶仃,你不妨去陪她吧!”

    心云一听这话,瞬间瘫软下去,不知所措。

    苏诺语则愤然从地上站起来,怒道:“季舒玄!你个暴君!你明知事实真相,却还在这儿混淆黑白,颠倒是非!”苏诺语噼里啪啦地一通骂,完全没有顾忌到两人间身份的悬殊。

    而季舒玄自小到大还从未被人如此责骂过,他原本是佯装动怒,无非是想以此来要挟这不听话的小妮子。没想到她竟如此没有分寸,为了一个贱婢而公然责骂他,是可忍孰不可忍!季舒玄指着早已被吓傻的心云,怒道:“滚出去!”

    苏诺语对上季舒玄盛怒的眸子,反应过来自己方才说了多么严重的话,递一记眼神给心云,示意她先出去。心云这才缓缓起身,一面担忧地看着苏诺语,一面退出了大殿。

    一时间,大殿之内唯有季舒玄和苏诺语两人怒目而视,彼此都如猎隼一般,锐利的目光紧盯着彼此。季舒玄眼底喷着怒火,而苏诺语明知方才言语有失,却依旧不肯退让服软。

    季舒玄额头的青筋暴起,的确,他身边的女人无论什么心性,无论什么出身,在他面前都是千依百顺,所以当他面对苏诺语的不驯时,是有新鲜感,也愿意去包容她的不驯。但这并不代表他可以容忍她一而再、再而三地忤逆,也不代表她可以这样公然地指责他!

    苏诺语面对着季舒玄的暴怒,心中也是没底儿。毕竟他手握生杀大权,这实在是一种很恐怖的权利。可她的傲骨不容许她在这种情形下服软、认输!

    季舒玄原是等着苏诺语的认错,他甚至在心底盘算着等她认错的时候,他该如何让她妥协,让她学乖。孰料等了好半晌,这倔强的小女子竟然只是站在那儿,一脸的不屈。原本就怒不可遏的季舒玄此时更是火冒三丈!他怒道:“苏诺语!你以什么身份竟敢如此同朕说话?”

    “微臣并非有意质疑皇上,可皇上本是仁君明主,岂可随意取人性命?正所谓忠言逆耳,还望皇上以博大的胸怀包容微臣方才的忠言。”苏诺语不软不硬地说。

    季舒玄气极,这小妮子竟还有理了!他沉声道:“苏诺语!朕是不是仁君明主原不在你是否承认!心云是先皇后身边的侍婢,这是合宫都知道的事。如今先皇后不在,她理应陪伴!”

    “先皇后明明就还活着!”苏诺语辩驳道。

    “在哪儿?”季舒玄逼问。

    苏诺语眉头微蹙,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两难的境地。倘若她承认了自己的身份,那么便算是承认了自己是季舒玄的女人;倘若她死活不认,那么她便只是一介太医,若真是太医,岂敢如此同皇上说话?狠狠心,她豁出去了!

    只见苏诺语复又跪在季舒玄的脚下,道:“皇上,方才是微臣口不择言,冒犯皇上天威,愿受任何惩罚!”

    “你宁愿受罚也不愿意承认自己是朕的女人吗?”季舒玄的眉头拧紧。

    苏诺语仰头,一脸坦率:“微臣本就是死过一次的人,哪里还有惧怕?”

    “你不怕死,朕相信。”季舒玄冷笑道,“那么,你也不怕心云那丫头死吗?”

    “你……”苏诺语咬牙切齿地看着他。该死!他竟如此卑鄙,拿心云来要挟自己!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为了心云,她只得能伸能屈。如是想着,苏诺语忽而一笑,道,“皇上英明,何必同微臣一小小女子置气呢?”

    季舒玄看着她那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心中的怒气突然就烟消云散了,比起后宫中那些千篇一律的女人,苏诺语的确鲜活许多。单论这一点,季舒玄便觉得,一旦虏获了她的心,自己日后的生活必定会丰富多彩。

    心底畅快的季舒玄生出了逗弄她的兴致,他故意板着脸,说:“小小女子?朕身边可从未有过如你一般牙尖嘴利、不甚驯服的小小女子!”

    “皇上喜欢身边的人全部都唯唯诺诺?”苏诺语问,“既如此,日后微臣也会朝着唯唯诺诺的方向转变自己。”

    季舒玄摇头:“不必,朕喜欢你身上的棱角,若是被磨光了,反倒无趣。不过,朕要同你约法三章。”

    “微臣愿闻其详!”苏诺语一面在心底骂他,一面维持着唇角上扬的弧度。

    对她的那点小心思,季舒玄故作不见,他一本正经地说:“首先,你单独在朕面前,不要张口微臣,闭口微臣,听着别扭!其次,一日两次的平安脉,你自己记着时辰,按时来,至于你那丫头候在殿外就是。第三,朕希望你听话的时候,你乖乖听话,不可跟朕作对!”

    苏诺语的笑容随着他的话一点一点僵在唇边,她实在很想一根银针刺向他,令他动弹不得!在同意之前,苏诺语不忘讨价还价:“那要看皇上何时希望我听话,我的原则早在前日见皇上时,便说得清楚。”

    “你的原则?”季舒玄冷哼一声,满心不悦。

    苏诺语点头:“是,我早说过,早在您冷落我多年,又宣布了我的死讯之后,我便再不是当年的苏诺语。您不能以帝王之威勉强我做您的女人!”

    这话若是寻常女子说出来,季舒玄必定要仰天大笑:你以为自己是谁?朕身边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怎么偏偏就得是你?

    可遗憾的是,他面对的是苏诺语。她越是不驯服,他心底的征服欲便越是强烈!想了许久后,他方才道:“朕会等着你心甘情愿地来做朕的女人!”

    苏诺语莞尔一笑,没有说话。无论如何,只要他承诺不勉强,一切好说。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