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一十六章 油盐不进(下)

第二百一十六章 油盐不进(下)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心云可不敢告诉章公公关于公子的事,何况虽说现在小姐对公子是避而不谈,但她并不知晓小姐内心的真实想法。倘若她会错了意,误了小姐的幸福,那她便是以死谢罪也无法挽回。

    这若是在刚出宫那会儿,她必定是一心希望皇上能厚待小姐,迎小姐入宫为后的。可现在她却不那么想了,她陪伴小姐多年,清楚地看到了皇上对小姐的冷漠与忽视,看到了公子对小姐的关怀与爱护。虽说现在小姐和公子间有误会,但她深信,误会终有说清的那天!

    季舒玄和苏诺语坐在那儿,章华和心云以及侍卫都远远地站在周围,无人上前。

    季舒玄深深地呼吸,面对苏诺语那令他又爱又恨的脸,说道:“诺语,前程过往你与朕都不要再去纠结!放下那些令人不愉悦的过往!”

    苏诺语挑眉看他:“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季舒玄迟疑了片刻,道:“当日你出宫后,朕的皇后之位空悬,朕有意迎你回宫,再度封后!”他边说边审视着苏诺语的表情,不错过她细微的变化。

    然而,苏诺语在他话音未落之际,便笑出声来:“皇上,您在同民女说笑吗?”这是她今日第一次在他面前自称民女,就是表明立场,不愿同他有任何关系!

    季舒玄的脸色微沉,这若是换了旁人,他早已拂袖而去。现如今,面对苏诺语的不驯,他竟该死的有些心醉。而同她说了这会子话,他心中大概也有数,面对她的不羁,不可太过较真。否则,气的是自己,她却是无所谓的。

    季舒玄勉强压抑着自己的怒气,平心静气地说:“苏诺语,朕没有心思、也没有时间同你在这儿耽搁。若非是朕对你有意,你以为就凭你方才说那些话,还能安然坐在朕的面前么?”他的本意是想告诉她,她在他心中是与众不同的。

    可惜苏诺语自有自己的理解。她唇角微扬,冷笑着对上他乍看之下满是深情的眼眸:“民女谢皇上厚爱,不敢承受。既然皇上日理万机,夙兴夜寐,民女便不再滞留,就此叩别皇上!”语毕,她欲起身离开。

    季舒玄见状,眉头微蹙,倾身,一把握住她的手,道:“诺语!你还要朕如何跟你说,你才明白?”

    “皇上,不明白的人,不是我,是您!”苏诺语低头看一眼紧握住自己的大手,心底有一丝走神。这皇上果真是久居殿宇,身为男子,竟有如此细滑的掌心!不像夜离,掌心粗粝,每每握住她的手,她总能感觉到那种令她怦然心动的男子气魄……

    一声轻叹自她唇边逸出,她垂下头去,情绪有了些许的波动。她在心底暗自自责:如今这是怎么了?竟然明知他同自己有着不共戴天之仇,还这样念念不忘,触景生情!

    季舒玄的眼睛如鹰隼般锐利,一瞬不瞬地盯着苏诺语,见她似有伤心之事,眉头不自觉地拧紧。当然,季舒玄只是单纯地见不得她脸上出现那样的伤感神色,丝毫没有想过她有可能在为另一个男子伤神。在季舒玄的心中,即便苏诺语一直嘴硬,他却也已在心底认定了她就是他的女人!

    “皇上,并非是我不知好歹,实在是在您心中苏诺语已经死了!您忘了,您曾经如此昭告天下!”苏诺语敛去旁的心思,正色道。

    季舒玄皱眉:“诺语,以你的聪慧,难道看不出来那是朕一时震怒,方才会昭告天下?要知道,敢写那样的信给皇上,你也算是千古第一人!”

    苏诺语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轻声说:“无论是基于什么原因,苏诺语都已经死了!我虽同她同名,却不是她!您总不能再次昭告天下百姓,先皇后死而复生吧?如此朝令夕改,于您威严有碍!”

    听她这么说,季舒玄笑出声来:“这个事好办!朕可另赐一个名字给你!之前的你无人见过,何况你已有了惊天变化,没有人会知道你便是先皇后!”

    “皇上,身为君王,怎可如此愚弄您的子民?您一世英名断不可葬送在我一介小女子之手,我自认无才无德,配不上您的皇后之位!”苏诺语语气平淡如水,看不出一丝波澜。在她心底,自己这一生都是夜离的女人!即便他们之间已绝无可能,她也不能在这个问题上背叛自己的心。

    季舒玄的笑容僵住,恼怒道:“苏诺语,你到底要朕怎么办?”

    “请皇上放了我!让苏诺语永远地消失!”苏诺语恳求道。

    “不行!”季舒玄断然回绝,“朕实话告诉你,朕心意已决,要定了你!”

    苏诺语轻声道:“皇上英明,岂会不知强扭的瓜不甜。您再如何,至多只能要我的人,我的心永远也不会属于您!”

    “既然得不到你的心,朕也要你的人!”季舒玄愤然怒道。

    “您这是何苦呢?”苏诺语看着他,语调清冷,“您贵为天子,什么样的女子得不到,为何非要为难我?”

    季舒玄脸色一沉,冷声道:“你说的不错,朕贵为天子,想要什么样的女子都可以得到,也包括你!”

    苏诺语微微俯身向前,紧盯季舒玄的眼睛,一字一句道:“皇上,您若是执意如此,我必会让您看到我的决心。我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季舒玄心底微动,从今日的交谈中,他已看得清楚,苏诺语的心性绝不同于寻常女子,一味用强,只怕不行。然而他面上却波澜不惊地看着她:“诺语,你不必如此紧张。朕为君子,不会强人所难。”

    “如此,我便谢皇上隆恩。”苏诺语淡淡的说。

    在真正心仪之人面前,任何人都会不由自主地做出妥协。哪怕是手握天下权柄的一朝天子,也不例外。更何况平日里见惯了曲意迎合的女子,偶尔碰上这样一个烈性女子,未尝不是一种新鲜感,更加能激发男子心底的征服欲。

    季舒玄看着苏诺语俏颜微冷,心中暗道:朕这一生还没有征服不了的女人,苏诺语,朕倒要看看,你能坚持到几时!你愈是桀骜不驯,朕便愈想得到你!总有一天,你会同朕后宫中的诸人一样,活着的目的便是等着朕!

    打定主意的季舒玄一改方才的强硬,变得柔情似水。他深信就像英雄难过美人关一般,也没有女子能拒绝他的柔情!季舒玄语气松软下来,温和地开口:“诺语,你告诉朕,你要如何才愿意随朕入宫?”

    “皇上。”苏诺语深深地叹息,“我想我的意思已经表达的足够清楚。作为先皇后的苏诺语已经死了,在所有人包括您心里,如今的大朗王朝是没有皇后的。我虽然也叫苏诺语,但和她毫无干系。”

    面对苏诺语的毫不妥协,季舒玄心中涌起深深的无力感,然而,他却压抑着,听她将话说完。

    苏诺语接着说:“从您向天下人宣告苏诺语已死的那日起,我便永远不会再成为您的女人!”语毕,她站起身来,恭敬地行礼,“若无事,还请皇上容民女告退。”

    季舒玄也随着起身,看着她,道:“无论如何,朕必须要知道你身在何处!”

    苏诺语眉宇间微不可见地蹙一蹙,她知道在这个问题上,即便她拒绝,他也会一意孤行。思及此,她颔首:“随您。”不再停留,她转身离去。心云见状,也急忙跟上。

    季舒玄使一记眼神给章华,章华了然,连忙吩咐了身边的人跟上。季舒玄目光锁定苏诺语,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梅园,他方才坐回到椅子上。他盯着苏诺语方才坐过的椅子,暗道:诺语,朕一定会得到你!

    “皇上,接下来还是按原计划走吗?”章华来到他身边问道。

    季舒玄摆手,断然道:“回宫!”原本按计划,他难得微服一次,还准备四处走走看看。而现在被苏诺语这小女子一搅合,他已没了心情,索性回宫去处理朝政。

    章华知道季舒玄现在心情郁郁,只得小心翼翼地伺候在侧,不敢多言。

    直到回宫后,季舒玄突然看向他,问:“章华,您说说看,这个苏诺语为何这般固执?无论朕如何说,她都一副宁死不进宫的态度,就好似这皇后之位要吃人一般。”

    “奴才愚钝,哪里猜得到苏……大夫的心思。”章华小心用词,生怕激怒了皇上。其实在心底,章华对苏诺语是佩服之极的!当初不知留下了什么纸条,令皇上一怒之下,昭告天下她薨逝的消息,如今又死活不肯进宫为后。他敢说,这世上敢公然激怒皇上的,除了这位苏大夫外,不做第二人之想!

    章华私心里猜想,苏大夫之所以会如此,大概是心有怨怼,毕竟当日是皇上冷落了她!只是这样的话,他是断然不敢宣之于口的。

    “你方才称呼她什么?”季舒玄猛然间转身,双眸如利剑般紧盯着章华。

    章华浑身一个激灵,低声道:“苏……苏大夫。”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