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一十五章 油盐不进(上)

第二百一十五章 油盐不进(上)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这大概是季舒玄这一生第一次向人服软,他咽下心头之气,看着苏诺语,问出心中的疑惑:“在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你会有这样大的转变?”

    看着如今的苏诺语,季舒玄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两人初见时的画面。不可否认,那个时候的苏诺语,就如现在一样,美好得令人想要珍藏在身边!

    苏诺语摇摇头,坦诚地说:“我并不知晓,大概是上苍也认定我不适合做您的皇后吧!”

    季舒玄再度被她的话噎住,看着苏诺语那精致的眉眼,心底生出一丝无力感。

    季舒玄少年登基,春风得意,对于他而言,可谓是一切事情,尽在掌握。可是今日,面对着与众不同的苏诺语,他第一次有了事情不受控制的挫败感。

    季舒玄想了想,提及往事,试图唤起她心底美好的记忆:“诺语,朕至今仍记得,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才只有七岁,长得如瓷娃娃般,五官精致,惹人喜爱。朕是父皇的独子,自幼便没有兄弟,那个时候陪在朕身边的就只有哲勋。后来,你进宫了,整日地跟在朕的身后,不停地同朕说话……”

    在季舒玄的记忆中,幼年时是想要有妹妹的,只是母后生他时,伤了身子,之后便再无所出。这不仅是他的遗憾,大概也是父皇与母后的遗憾。直到后来,父皇有一次微服出巡,回来的时候带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父皇告诉他,小姑娘叫苏诺语,从此以后就住在宫里,跟他作伴。

    父皇还叮嘱他,一定要保护诺语,不能叫任何人欺负她。他当时满口答应下来,后宫中可谓美女如云,可他从未见过像诺语那般精致的人儿。后来父皇又说,以后诺语便是他的太子妃,他的皇后。他满心欢喜,巴不得诺语一夕间长大,大到可以嫁与他,当他的太子妃!

    可是,也就是那么两三年,诺语的性子一改初入宫时的明艳活泼,渐渐变得沉默寡言,脸上的笑意也一点一点消失。那几年,他见父皇每每看着诺语时,也是愁眉不展。他看在眼里,心里却不解缘由。

    就这样,一直到父皇身体抱恙、病重、弥留、殡天,诺语的情形非但没有任何好转,还愈加严重。起初,他还想着找太医为她诊治,后来也渐渐失了信心。虽说父皇弥留之际,曾让他发誓今生永不背弃苏诺语,但此时的他已对她毫无兴趣。

    登基之后,他开始广选秀女,充实**,后宫中的女子如花儿似的,一个赛一个的娇嫩,一个赛一个的美艳。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自然是将苏诺语抛之脑后,不再问及。

    “皇上!”苏诺语打断他絮絮的回忆,“您说的这些我都没有印象,您不必多费口舌。”她又不是真正的苏诺语,哪里记得这些前程过往?之所以留在这儿同他多说,不过是有些为真正的苏诺语抱不平。健康美丽的时候,他便视若珍宝,一旦遭遇不测,他便立刻弃如敝履。她可不是傻乎乎的女子,一心想着要攀高枝!

    季舒玄抬手指着她,颇为动怒:“苏诺语,你这人真是软硬不吃!”

    “多谢皇上夸奖。”苏诺语淡然一笑,“您说我软硬不吃,我便同您辩一辩。你现在口口声声地同我忆往昔,您说的那些往昔,我都不记得。我印象中只记得,您让我独自居住在冷宫都不如的凤鸾殿,身边只留一个丫鬟伺候。您跟您的那些妃子美人亲密无间之时,可曾记得还有个儿时五官精致如瓷娃娃般的皇后?”

    季舒玄一愣,没想到自己的一番话,会勾起她这些不好的记忆。

    苏诺语见他怔怔间无言,追问:“您的宠妃们到凤鸾殿来冷嘲热讽的时候,您可还记得曾经答应过要永远保护皇后?您为您的宠妃们在宫中办各种夜宴时,可曾记得清冷寂寞的凤鸾殿还有位皇后?所以,您说的那些我都不记得,我印象中只剩这些刻骨铭心的记忆!”

    季舒玄神情有几分落寞,他知道苏诺语没有说错,但是那也不能将事情全然怪罪到他头上!试问,从古至今,有那位皇上身边容得下一个痴傻皇后?更别提这皇后还丑若无盐,形销骨立!

    想起宫中之前的传言,季舒玄为自己辩解:“朕之所以不曾踏及凤鸾殿,也不全是你所以为的缘由。”

    苏诺语挑眉看他,有些好奇他接下来的话。

    季舒玄看着她,道:“朕冷落你,自有容颜的原因。然而更多的,是因为父皇的殡天!父皇正值春秋鼎盛,龙体康健,可自从你入宫后,父皇的身体便一点点地衰弱。宫中人人皆道,你命中带煞,才会这样折损父皇!朕身为人子,不可不考虑这些因素。”

    这话他说来也不算是信口开河,当日宫中种种传闻甚嚣尘上,他的确有所避讳。若非是不想失信于父皇,只怕他当日便已经休弃于她!

    苏诺语不为所动,冷冷地说:“既如此,我命格如此不好。皇上今日怎得不怕?”

    季舒玄面上微微有些尴尬,这苏诺语的反应之快,着实令他大吃一惊。季舒玄不再同她纠结于往事,指控道:“苏诺语,你别忘了,古往今来,你是第一个敢写那样的信给皇上的人!”

    “我以为我那样做,也是在替您省事。”苏诺语娇俏一笑,“不是吗?”当日她之所以那样,实在也是想着出宫后便想办法替爹娘报仇!加之她对皇后之位,对同众人相争夫君这事,确是毫无兴趣。

    季舒玄眼底的尴尬一闪而过,还真是叫她给说准了!

    苏诺语继续道:“在这个问题上,我以为我们是意见一致的。否则,您也不会顺水推舟,便昭告天下皇后已经死了,不是吗?这样一来,您既可以选择一个您心仪的女子为后,又不会违背您当日对先皇的承诺。”

    苏诺语的话直戳季舒玄的痛处,虽说当日的他也是这样认为的。

    “皇上,容我说句僭越的话。”苏诺语语调清冷。

    季舒玄横她一眼,心道,你今日说了这许多,真要论起来,哪句不是僭越的?

    苏诺语看他那样子,便当他是默许,淡淡地开口:“您今日派人寻我,不过是因为您看重我的容色。可当日我独自出宫之时,您可曾担心过分毫?您甚至没有想着要派个人跟着,以便了解我的死活。您想的,大概只是终于摆脱掉那个令您头疼不已,让您面上无光的皇后吧!”

    随着苏诺语的话,季舒玄的脸色越来越黑。而最令他动怒的,正是她的句句属实!这个苏诺语大概是天下最坦率的女子,句句话都叫你无从辩驳。

    季舒玄深深地叹气:“苏诺语,你是朕这一生遇到的最令朕充满挫败感的女人!”

    苏诺语微微一笑,端坐在那儿,没有说话。

    “诺语,朕见过那么多女子,她们或是清丽婉约,或是妩媚妖娆,或是小鸟依人,或是嚣张跋扈,可朕从未见过如你这般的女子!软硬不吃,油盐不进!”季舒玄挫败地说。

    苏诺语反问:“既然您身边各色美女如云,而她们又懂得取悦于您,您何必还要同我说这许多?”

    季舒玄深深看她一眼,恍然大悟:“诺语,你是在欲擒故纵吗?”正因为了解天下女子在他面前莫不是顺从听话,她才故意要反其道而行之,以吸引他的注意力。若真是这样,他只想说她成功了!她的确令他既恨得牙痒痒,却又爱不释手!

    苏诺语噗嗤一声笑出来,众目睽睽之下,她实在也是想要保持淑女的风范。可皇上这自作多情实在令她忍俊不禁。

    苏诺语的反应令季舒玄刚刚有些自鸣得意的内心再度崩塌,他的脸色阴沉得骇人!她肆无忌惮的笑像一面镜子似的,将他的自作多情显露的无所遁形。

    这大概是季舒玄一生之中最有耐性也最动怒的一次交谈,让一旁候着的章华虽听不清楚他们的言语,却也惊得冷汗淋漓。他小声地问心云:“这……苏大夫到底是怎么想的?”

    提及苏诺语,章华有些犹豫,不知该如何称呼。若唤一声皇后娘娘,很明显现在并不是,想了半晌,还是决定唤她为“苏大夫”。

    心云低声道:“我又不是小姐腹中的蛔虫,哪里能揣度得出小姐的心思?”

    “那当日苏大夫离宫后,你们去了哪里?苏大夫怎得会去瘟疫村呢?”章华知道皇上那边想要从苏大夫口中得到满意的答案,只怕是难。他便想着从苏大夫身边的丫鬟这儿打听一二。他看得出来,皇上对苏大夫是志在必得,否则不会有耐性同她说这许久的话。

    心云眼睑下垂,专注地盯着自己的足尖,声音也是压得极低:“章公公,您别问我,我方才说过了,我只是个丫鬟,不敢妄谈小姐的事。”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