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八十七章 倒霉刺客(下)

第一百八十七章 倒霉刺客(下)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苏大夫……”老三哀嚎,“您身为大夫,最是心软,正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您就行行好吧!”他原本以为这苏大夫心慈手软,是个好说话的主儿。没想到她一张嘴竟是要给他们个痛快!

    苏诺语好性子地反问:“若是今日易地而处,你可会放了我们?”

    “会!会!会!一定会!”老三想也不想地点头,“二位姑娘生的这般如花似玉,咱哥俩最是怜花惜玉之人,即便有命令在身,哪里能下得了手呢?一定不会对你们下手的!”

    “呸!色狼!”苏诺语斥道,“什么怜花惜玉?分明就是图谋不轨!你若再说,我便叫这位女侠将你们阉割之后,再杀!”

    老三一听这话,吓得连忙收紧双腿,小心翼翼地瞥一眼苏诺语,改了话头:“不不不!我们绝对没有这个意思,我的意思就是绝对不会对你们痛下杀手!尤其像苏大夫这样治病救人的活菩萨,更应该好好活着!”

    苏诺语点点头,一副既往不咎的样子,笑着问:“哦!也就是说你们今日来压根就没想杀了我们?”

    “嗯嗯嗯!”老三点头如捣蒜,“我就是这个意思啊!”

    苏诺语拍拍手,笑嘻嘻地说:“你们是带着命令来的,若是我们不死,只怕死的就是你们了吧?”

    苏诺语声音甜如蜜,听得老三只觉得浑身酥爽。都说色字心头一把刀,老三向来就是个色胚子,此刻面对苏诺语的温言软语,早已忘记自己还命悬一线。精虫满脑的老三一时间没能防备,傻乎乎地点头。

    “既如此,事情就好办了!”苏诺语起身,看着清然说,“做了他们!不必犹豫!”

    “嗯……”老三点点头,随即反应过来,大惊失色,“什么?”

    苏诺语收敛笑意,冷声道:“你方才自己也说了,若我们不死,死的就是你。而你又再三言明不舍得杀了我们,也就是说你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准备。既如此,不用你家主子动手,还是让这位女侠动手吧!”

    看着老三那晕头转向的样子以及老二那恨铁不成钢的气恼,清然有几分忍俊不禁。她看一眼苏诺语,摇摇头,倒是看不出来诺语竟还有这样可爱的时候,生生将那蠢蛋绕进了死胡同!

    只可惜,苏诺语有这样的好兴致,清然可没有。清然冷着一张俏脸,走到老三面前,手起刀落,老三甚至连哀嚎的机会都没有,就咽了气。清然起身,又来到老二面前,不屑地说:“方才怎么说来着,要杀要剐尽管招呼,若是吭一声就算没种!好啊,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有种!”

    苏诺语抿抿嘴,转身过去,看清然这架势,是不会轻饶了这老二。即便是大夫,但太过血腥的场面她实在接受不了。

    老二恶狠狠地瞪着清然,嘴里“呜呜啊啊”的,费尽气力,也说不出声音。清然弯腰下去,拔起匕首,嫌弃地丢在一旁。老二眉头紧拧成“川”,表情狰狞,因着穴位被松开,他又恢复了声音。

    “臭娘们儿!有脾气你就杀了老子!少他妈在这儿故弄玄虚!老子可不是老三那个孬种!”老二眼睛瞪着清然,嘴里不客气地骂骂咧咧道。

    清然面容平静,毫不在乎他说了什么。她拍拍手,将方才地上的银针都拾起来,那认真专注的样子,丝毫不怕老二趁机逃走。

    当然,老二现如今这副样子,想要在清然眼皮底下逃走,也实在是痴人说梦!

    老二还没等缓过气,就见清然转过身来,手里握着一把明晃晃的银针。老二尚未反应过来,就被清然一掌掀翻在地,清然抓起他的手,对准指甲,毫不犹豫地扎入一根银针。

    老二骤然皱紧眉头,紧咬牙根,生生抑制住即将脱口而出的哀嚎,就那么睁大眼睛,死死瞪住清然。清然连眼皮都吝啬抬起,只专心地看着他余下几根手指,那样子像是在刺绣一幅名贵的绣样。

    紧接着,第二根银针没入指甲,第三根,第四根……

    老二身上早已冷汗淋漓,浑身疼得抽搐,终于,在左手五根手指全部刺入银针后,忍无可忍的他仰天长啸:“啊……贱人……你直接杀了我吧!啊……”

    清然淡淡一笑,满意地成全了老二!

    苏诺语在老二哀嚎的瞬间,忍不住回头去看。赫然发现他双眼暴出,死不瞑目,而那眼睛里犹自带着浓浓的恨意与不甘。苏诺语禁不住打了一个寒战,双手紧紧环抱住自己。

    清然优雅起身,见苏诺语这样子,心有歉意地走过去:“吓着你了吧?不好意思,我忘记你没经历过了这些。”

    苏诺语怔忪了片刻,微微摇头:“没事。我知道,今日若不是他们死,便是我们死。想来他们对我们只会更加残暴!我只是一时有些惊诧而已。”

    清然抿唇笑笑,没有说话。在清然看来,诺语的表现已经很不错,若是寻常女子看见这一幕,只怕会吓得失声尖叫吧?不过,她是夜离的女人,这样的场面以后少不得要看见,还是早些适应得好!

    “清然,他们……”苏诺语指了指地上两具尸体,问,“要怎么处理?”总不能这样放一宿吧?若真是如此,她只怕没有办法在这屋里安然入睡。

    清然指了指门口,刚想说话,外面传来轻轻的叩门声:“尘夫人。”

    苏诺语紧张地看着门外,经过方才那么一闹,她担心的不止是尸体的处理问题,还有百姓们的反应。就最后老二那声哀嚎,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只怕所有人都听见了吧?

    清然拍拍她的手,示意她放轻松,随即上前将门打开,对外面的人说道:“将这两个拖走!屋内的血迹清理干净!”

    “是。”为首的人应一声后,身后的三人迅速进屋。

    默贤阁果然是训练有素,四个人井然有序地将清然的命令完成好,转身离去。若非是亲身经历了方才那些惊心动魄,苏诺语只怕会觉得只是一场噩梦!

    待得四人离开后,苏诺语也没有了兴致再处理旁的事,清然则尽心地陪在一旁,同她说话,想要让她忘记不好的记忆。

    约莫是小半个时辰后,外面再度传来脚步声,苏诺语警醒地看向门外,清然摇摇头,低声说:“脚步沉重且多杂,应该是患病的百姓!”

    果然,开门后映入眼帘的是十余名平日里苏诺语照看较多的病人,大家关切地说:“苏大夫,方才我们听见您这里传来争执声,还以为出事了!后来听到没动静,咱们不放心,就一起来看看您!您没事吧?”

    苏诺语心中微暖,面上却故作惊讶地说:“我方才也听见有争执声呢,还以为是外面出了什么事!吓得我和小然都没敢出门!实在太感谢你们,还惦记着我呢!”

    病人听她这么说,又看屋内并无异常,便信以为然,说:“既然您没事就好!可能不是咱们这儿,是外面传来的!苏大夫,最近不太平,您和这位姑娘可得多加小心!”

    “好。我知道。”苏诺语点点头,表示感谢,“你们也小心些!”

    送走这些病人,清然笑着看她:“没想到这些人还挺有义气,竟然还能在那种情况下,记挂着你的安危,前来看你。”在清然看来,这种陌生人给予的温暖最是难能可贵!

    苏诺语拉着清然的手坐在床上:“是啊,幼年时期看见爹爹治病救人,每每有治好的,也是这样以赤子之心对待我们。我自幼受爹爹影响颇深,所以这次瘟疫爆发,我才会坚持要来这里!”

    两个人就这样,住着简陋的茅屋里,守着那忽明忽暗的烛火,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话。自从今晨清然来陪苏诺语,夜离也稍稍放心些,他便将全部心思都放在了对抗明日的诸王造反上。

    翌日清晨,褚哲勋一大早便进宫,早朝散后,他本该同季舒玄商讨要事,不想就见月华宫的下人哭丧着脸传来了小皇子夭折的消息。

    褚哲勋看着季舒玄匆匆离去的脚步,站在原地的他紧锁眉头。最近这近一个月的时间对于皇上来说,真是多事之秋!如孟夫子所言,这大概就是“苦心志、劳筋骨”的过程。他同皇上一起长大,相信他能够平安度过这一系列上苍对于他的考验!

    前朝不太平,后宫也不太平。不知为何,褚哲勋这心里就是难以平静,只要一想到他昨夜没去同诺语相见,他便总是放心不下。哪怕他明知道清然一定会尽全力保护诺语,哪怕他明知道以清然的能力,一般的刺客压根无法奈何她,他仍旧难以心安!

    他想起方才皇上在听说“小皇子夭折”时那震惊哀痛的样子,简直不敢去想象,若是有一天他和诺语的孩子也……

    褚哲勋的拳头骤然间握紧,若真是那样,他必定要杀尽所有相关联的人!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