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八章 诺语反驳
    苏诺语的一席话说得李妃哑口无言,不知如何接话。而她们两人一直以语不传六耳的音量在交流,周围的人即便是伸长了脖子,竖起了耳朵,也依旧是听不见的。

    被紫竹叫来的都是些病人,原本大家这个时辰被叫出来,是有些疲惫不堪的。加之先前李妃娘娘那阵势是不严惩苏大夫便不罢休,大家也没有兴趣。如今不一样,事情有了戏剧化的逆转,众人一个个的又来了兴致。

    苏诺语见李妃无言以对,转而后退了两步,看着众人,道:“今日的事许是李妃娘娘误会了,原不是什么要紧事,大家都有病在身,还是早些回去将养着吧!”

    苏诺语这么说原是好意,她本就不是一个事事较真的人,也不欲在这么多人面前太过让李妃没面子。好歹她贵为妃子,若真是要为难自己,也是很容易的。她虽说并不畏惧,却也不得不离开瘟疫村。那样一来,对她而言,是会留下遗憾的。

    可是苏诺语的好意并不被李妃领情,在李妃看来,苏诺语此举有“喧宾夺主”的意味。之前的几次不愉快也是这样,每每到最后都是苏诺语站出来假惺惺地说些粉饰太平的话,到头来众人便都记住了她的好!

    李妃走上前,声音更加冷冽,就如同冬季的寒风一般:“苏大夫向来狡诈,是不是误会,想必你心中更加清楚!前几日紫竹分明瞧见你每每都是清晨,赶在众人未起的时候回来!这两日夜里你也压根就不在屋!”

    饶是李妃再怎么咄咄逼人,到底事实胜于雄辩。张祜叹一口气,有些不能理解为何这李妃娘娘非要同一介民女过意不去。论长相,李妃娘娘那是万里挑一的模样,而这苏大夫却是掉在人堆里都发现不了。论身份,那是一个天一个地,云泥之别!论家世,李妃娘娘背后是镇西王,而这苏大夫就是个寻常女子。无论怎么比,苏大夫在李妃面前都是不足为惧的啊!

    而令张祜更加觉得不可思议的是,从李妃娘娘来瘟疫村的第一日起,她同苏大夫间大大小小的龃龉都快数不过来了。可每次无论是以什么开始,到了结束的时候,永远是李妃娘娘惨败!大概也正因此,才令向来心高气傲的李妃娘娘对苏大夫耿耿于怀吧!

    但无论如何,这场闹剧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否则到最后难堪的只能是李妃娘娘。即便张祜也不喜欢这个人,但他知道,李妃娘娘象征着皇室,不可在百姓面前太过折损颜面!

    思及此,张祜上前一步,恭敬地说:“李妃娘娘,今日这事既然是个误会,那微臣就让大家都回去吧?”事情已到了这一步,张祜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解决。

    虽说折损颜面已是无可挽回的事,但若是再闹下去,只会叫人看笑话!可李妃已被苏诺语气得头脑发热,失去了理智!

    她压根就不理会张祜的提醒,转而看向紫竹,问:“你说!将你之前看到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给大家听!”

    “是。娘娘。”紫竹眼见事情急转直下,变成如今这样子,早已是没了先前的笃定。她本也想劝劝主子,然而触及李妃那痴狂的眼神,她还是将准备说出口的话又都咽了回去。她往前走了两步,娓娓道来此前两日自己看到的事情。

    饶是紫竹说得言之凿凿,但大家根本就不相信。他们都更愿意相信自己看到的,更愿意相信无辜的苏大夫。

    苏诺语皱了皱眉,看样子这李妃是准备一直这样不依不饶了!她忍无可忍,终于再度开口:“李妃娘娘,您从宫里来,想必更了解什么叫非礼勿视,什么叫非礼勿言!即便我和紫竹一样同为女子,但我有自己的私生活,不容人随意窥视!所以今日之事,即便不论你对我的冤枉,单论紫竹对我这几日来的窥视,也该给我的交代!”

    苏诺语的一席话再度令李妃无言以对,尴尬地站了半晌,没有说出一句话来。不知为何,从前在宫里,哪怕是面对贵妃,也从未有过这种势弱的感觉。可每每面对苏诺语,她却总有几分力不从心!

    刘宾在一旁也看出了李妃的尴尬,他灵机一动,上前拱手道:“娘娘,众所周知,您向来是心善之人!必是被身边这丫鬟挑唆的!”

    李妃面对苏诺语的骤然发力,正不知所措,就听见了刘宾这话,她转身回首便扇了紫竹一耳光,斥责道:“没错!若非是你日日在本宫面前说苏大夫的不是,本宫也不会误解苏大夫!说到底,都是你这饶舌丫鬟的错!你跟在本宫身边多年,本宫也是看你手脚还算伶俐,不想你却如此心机不正!看来,本宫也是留不得你了!”

    可怜的紫竹尚未从方才那一耳光中清醒过来,就迎来了李妃劈头盖脸的一顿斥责。尤其最后一句话,吓得她顾不得其他,扑通一下跪倒在地,抱住李妃的双腿,说:“娘娘息怒!奴婢知错了!娘娘您就饶了奴婢这一次吧!奴婢再也不敢了!”

    “混账话!本宫若是这次饶了你,你难以长记性!这次若非是你从中作梗,本宫怎会冤枉苏大夫?”李妃看着紫竹,冷然道,“你不必跟本宫说这些!只怕饶不过你的人不是本宫!”李妃这话暗指清晰,所有人都听出来,她是想说苏诺语不饶人。

    紫竹也是聪明人,她听出了李妃的弦外之音,连忙膝行到苏诺语的面前,又是哭泣又是叩首的:“苏大夫,您大人有大量,便不要太过计较了吧!我也是无心的,恰巧出来,就撞见您。我久在娘娘身边,受宫中规矩约束多年,但凡有违抗圣命的,就想着也要规范一二。这才误解了您!”

    面对紫竹的明褒实贬,苏诺语有几分忍俊不禁。什么样的主子身边就有什么样的丫鬟,这话说得一点不假,不是人人都如心云那般善良的!紫竹说了这么多,还不就是为了在众人面前诬陷自己么?既如此,便让她慢慢说吧!

    这样想着,苏诺语决定眼观鼻,口观心,三缄其口。看她主仆俩要如何收场!

    紫竹絮絮叨叨说了半天,按说正常人早就出来说话了,可这苏大夫偏偏不按常理出牌,令紫竹有一种重重一拳打过去,没想到却打在了一团棉花上的无力感。

    一旁的李妃也是惊诧万分,以她对苏诺语的判断,她向来自诩知书达理,又心疼百姓,怎么也不会如此为难紫竹啊!可紫竹这边已经哭了半天,她却一直稳如泰山地站在那儿,面带微笑。

    张祜在一旁将一切都看在眼里,他知道苏诺语是有些生气的,否则断不会如此。可如今夜已深,实在不宜再耗下去。他走到苏诺语面前,拱手道:“苏大夫,既然今日之事都是一场误会,就这样散了吧!夜里多少有些凉,大家穿着单薄,只怕不宜久留啊!”

    苏诺语听张祜这么一说,才猛然间意识到这个问题,连忙说:“罢了罢了!既然李妃娘娘说这是一场误会,那便是误会吧!我不过一介民女,别无所求,只希望日后这样的误会能不再有第二次!”

    李妃见苏诺语有几分得了便宜还卖乖的阵势,也是气不过。可是她也知道,事到如今,已不是她能再扭转的了!即便心中再有不甘,也只得就坡下驴,语气僵硬地说:“如此,便都散了吧!”

    这出戏演的精彩纷呈,百姓们也看得尽兴至极。最令大家满意的是,结局十分圆满!虽说没人敢在李妃娘娘面前说什么,但私心里还是支持苏大夫的。

    待得众人都纷纷离开后,李妃方才叫了紫竹起身,她走到苏诺语的面前,威胁道:“贱人!今日你摆了本宫一道,并不代表着你就赢了!早晚有一日,本宫会叫知晓本宫的厉害!届时,你就是跪在本宫面前,本宫也不会心软!”

    “李妃娘娘,如今夜已深,但却还未到入睡时分,您怎么就开始做梦了呢?”苏诺语笑意盈盈地看着她。

    李妃怒从中来,指着苏诺语的鼻子,道:“你如今猖狂,本宫便要看着你痛不欲生,在本宫面前摇尾乞怜的那一日!”

    苏诺语不欲与她多谈,躬身行礼:“娘娘若是执意如此,那我只能祝娘娘一会儿早些入眠,一夜好梦了!”说罢,她站直了身体,缓缓后退两步,转身进了屋。

    李妃看着苏诺语的背影,气得脸色都有些泛白。紫竹见状,只得小声宽慰道:“娘娘,时辰不早了,咱们回去吧!”说话间她扶住李妃的手臂。

    察觉到有人碰触自己,李妃猛地瞪过去:“没用的东西!坏了本宫的好事,还好意思在本宫面前说话!滚!”她愤然拂袖而去。

    紫竹弦然欲泣地看着李妃的背影,心中也是委屈至极,只是如今娘娘在气头上,她不敢多说罢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