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三章 流言四起(下)

第一百六十三章 流言四起(下)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待得小魏子离开后,紫竹正巧入内,笑着说:“娘娘,皇上对您可真好!您出宫这才两日,皇上便派人来看您。说明娘娘在皇上心中分量重于旁人啊!”

    紫竹笑盈盈地说完,本以为李妃会夸奖她几句。没想到,正对上李妃那嗜人的目光,紫竹心中一颤,正欲开口,就听见李妃喝道:“跪下!”紫竹来不及多想,连忙跪了下去,口中说道:“娘娘息怒!娘娘息怒!”

    李妃气得脸色卡白,她想了想,方才说:“将谢伟给本宫叫来!”

    “是,娘娘。”紫竹起身,连忙快步出去。

    不一会儿,谢伟跟在紫竹的身后进来。

    还没等站稳,李妃便重重一掌拍在桌子上,道:“混账东西!竟然敢在本宫背后耍手段!说,你是不是贵妃派来的?跟在本宫身边,就是为了向皇上打小报告吗?”

    谢伟被李妃的话说得莫名其妙,连忙为自己申辩:“娘娘,奴才冤枉啊!奴才是瘟疫村设立之初,便来了。那个时候还没人知道娘娘要来啊!之后章公公派奴才来保护娘娘的,同贵妃娘娘绝无任何干系。娘娘若是不信,可以明察!奴才自幼便在宫里当差,绝不做这种背后告状的小人!”

    “难道在皇上面前诬陷本宫的人不是你?”虽说谢伟说得信誓旦旦,李妃仍犹有不信。

    谢伟拜下去:“奴才敢指天誓日地说一句,绝不是奴才!何况这几日娘娘也是看到了的,奴才从不曾离开瘟疫村一步,即便是有心,也无力啊!”

    李妃看谢伟言之凿凿的态度,也不敢断言是他。这才抬手道:“罢了!本宫也就是问问你!你要知道,本宫最讨厌的便是背后捅刀子的小人!”

    “是,奴才省得。”谢伟说道。

    李妃挥挥手示意他退下。而一直站在旁边的紫竹这下子也算是弄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小声地问:“娘娘,您是怀疑有人在皇上面前诬陷您?”

    “否则皇上怎会知晓本宫曾有言语不满于这里的条件?”李妃反问她。

    “娘娘,若不是谢伟,会不会是旁人?”紫竹问道。

    李妃双眸微眯,缓缓道:“这瘟疫村中,那些守卫的压根就没有机会面圣。若不是谢伟,那么便是刘宾、张祜其中一个!”

    “娘娘,以奴婢愚见,刘太医一直想要讨好于您,想来不会去皇上面前得罪您。十有**是张太医吧?他不是贵妃娘娘身边的人嘛!”紫竹帮着分析。

    李妃颔首,紫竹说的正好也是她想的。刘宾的可能性不大,张祜倒是很有可能!如此一来,以后要多多留意此人了,竟然敢在皇上面前告她一状!很好!

    李妃叮嘱紫竹,以后在张祜面前,说话要多留心眼。她倒要看看,他还有没有后招。另一方面,她也决定要加快速度,早日研制出药方。

    瘟疫爆发至今,可谓是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此事呢!

    这夜,京郊朝霞山之巅,有两个神秘人并肩而立。这两人均身着玄衣、蒙面,看上去颇为神秘。

    此时已是月黑风高,伸手不见五指之际,风迎面而来,耳边只听得“呼呼”作响。两人均注视着山脚的某一处,双唇紧抿,无人说话。顺着他们的视线望去,才发现那里竟是一处瘟疫村!

    这时,左侧的男子率先打破沉默:“这次的事做得漂亮!如此一来,只怕季舒玄要头痛许久!”

    “哈哈……”右侧的男子朗声大笑,“只怕他再如何头痛,也是无法解眼前困境的!我已派人传出流言,如今国内上下皆在议论他的失德!”

    “这次的事多亏你的筹谋!尤其是关于隐龙的传言,非常好!这样才方便日后我们起事!”左侧男子拍拍右侧男子的肩膀,夸赞道。

    右侧男子轻蔑的目光扫过瘟疫村,说:“这次的瘟疫我们准备多时,就凭这些个没用的!再有一月只怕也是无能为力的!届时百姓心中只会更加恐慌,流言也会愈演愈烈!我倒要看看季舒玄这个位置还能坐多久!”

    左侧男子笑得嘲讽:“这个位置他也坐得够久了!都说风水轮流转,也该转到咱们身上来!季舒玄向来自诩勤政爱民,我就要让他看看,换一个人,只会将这天下治理得更好!”

    “如此,就预祝我们成功吧!”右侧男子的脸上是志得意满的笑容。

    两人击掌盟誓,共同筹划着他们的阴谋……

    而这夜,苏诺语看出夜离脸上的担忧,关切地问:“夜离,我瞧着你今夜心事重重的样子,可是有什么烦心事?”这些日子两人聚少离多,晚上成了他们彼此间最珍惜的时光。哪怕有时候并不说什么或做什么,就那么静静地坐着,彼此依偎着,也会打从心底地发出感叹:岁月静好,莫不如此!

    夜离看着苏诺语,说:“这次的瘟疫爆发得太过突然,你有没有觉得其中有什么蹊跷之处?”

    苏诺语凝神许久,还是摇摇头:“除了比较凶险外,并没什么特别之处。不过瘟疫向来是来势汹汹,难以医治的。怎么?你觉得有什么问题吗?”

    夜离沉重地点点头,叹气道:“不错,这些日子我一直在调查这个事,发现这次瘟疫并非是那么单纯的!许多迹象表明,这次的瘟疫是有幕后主导的!”

    “幕后主导?”苏诺语抽一口气,惊讶道,“你是说,这次的瘟疫是人为造成的?”若真是如此,那这人其心狠毒,可见一斑啊!

    夜离说:“我基本上可以断定,这次的瘟疫是人为造成的!只是,一时间还难以查到是何人所为。”

    “难怪呢,我今日听新被送进来的病人说起坊间传言。说是此次瘟疫之所以这样大规模的爆发,皆是因为当今皇上失德,遭至上苍惩罚!”苏诺语记起今晨的见闻,说与夜离听。

    夜离听后,面色更加凝重。他担忧地说:“你日日在瘟疫村,许多情况都不了解。这次的瘟疫在全国范围内皆十分严重,唯独在几个王爷的封地并不严重。这说明什么?还有这些传言!”

    苏诺语听了,脸色刷的一下变白,随即缓缓道:“如此说来,所谓幕后之人十有**都同这些个王爷有关!如果真的是他们所为,那么可就是司马昭之心了!”

    夜离叹气:“是啊,哪怕到最后瘟疫被医治好,人心也已涣散。其他问题都好解决,唯独民心所向,难以恢复!”

    苏诺语看着夜离那副着急的样子,体贴地起身,站在他身后,温柔地帮他按压太阳穴。这些问题是她所无能为力的,也不知道该如何帮他。当下她唯一能做的,只是以女子的温柔最大限度地体贴他,令他放松身心,如此而已。

    夜离被她的举动弄得心中一暖,不由自主地抬手握住她的小手,说:“不必如此,你每日也很辛苦。我并不能帮你分忧,已是失职。”

    “什么失职不失职的,我只知道你为了瘟疫之事,每日都忙得不可开交。”苏诺语的声音温柔似水。

    苏诺语坚持如此,夜离索性闭目养神片刻。如诺语所说,他真的很累。不仅是身累,更是心累。不过一天忙完,最想做的事不是躺下休息,而是神不知鬼不觉地将诺语带走。于他而言,诺语便是化解疲劳的一剂良药!

    苏诺语看他那副全然放松的样子,心中欢喜。以夜离的身份来说,若非是全然信任,只怕是随时随地都保持警惕的吧!想到身份,苏诺语心中闪过一丝好奇,她问:“夜离,你的默贤阁虽说是在为民除害,但是却一直为朝廷所忌惮排斥。你心系天下,我不奇怪。但是你如此为皇上心忧,实在有些怪呢!”

    本是一句无心的话,然说者无心,听者却有意。夜离身体不自觉地一颤,片刻之后,他方才缓缓睁开眼睛,说:“如你所言,朝廷一直想要取缔默贤阁。但是对我来说,谁当皇上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为君者能否令天下百姓安居乐业!至少目前来说,当今圣上是个好皇帝!”

    夜离说得十分中肯,苏诺语认同地点点头。原来爹爹也曾说过类似的话,他们倒也算是英雄所见略同吧!“夜离,你方才说得那些,我并不能帮上忙。但我会尽力研制根治瘟疫的药方。”苏诺语说道。

    夜离凝望她,说道:“是,为了天下无辜的百姓,要尽快研制出药方来。”

    苏诺语重重地颔首。不止是她,连着刘宾在内的所有人都将心思与精力放在研制药方上。当然,绝大多数人的心思并不单纯。

    对于苏诺语来说,每日除了忙于医治病人、研制药方外,还要分些精力去对抗李妃不时的为难。在所有大夫中,唯有苏诺语向来不给李妃好脸色看,加之苏诺语在病人中口碑极好,惹人嫉妒。因此李妃对她总是颇多为难!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