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章 熏香争执
    正当这功夫,谢伟回来了。他站在小茅屋的外面,恭敬地唤道:“娘娘,奴才将您要的东西寻来了!”

    李妃一听,整理了衣衫之后,便走了出去。看这些为,问:“本宫要的熏香,你找到了?”

    “回娘娘,如今城里的店铺都关门了,奴才只找到了一块檀香。还请娘娘暂且将就着用。”说罢,将手中的小盒子递给李妃。

    李妃看一眼那小盒子,知道谢伟所言不虚,虽说并不十分喜欢檀香的味道,此时此刻也只得将就了。李妃并不接过来,冷冷地命令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本宫点燃,好好熏熏那屋子里的霉味!”

    “是,奴才遵旨。”谢伟应是后,忙不迭地进屋将檀香点燃。

    不一会儿功夫,那缕缕薄烟便袅袅升起,渐渐蔓延。不远处的刘宾见状,心中一惊,下意识地想要上前阻止。然而目光触及那茅屋外不耐烦的身影,刚刚抬起的脚又缓缓落下,他转身离去。医馆内有的是不怕李妃的,比如那个苏大夫。他还是不要激怒李妃,在一边旁观就好。

    然而,刘宾还未待走出几步,就看见苏诺语像一阵风似的快步跑了过来,身后不远处跟着的是张祜张太医。只见苏诺语压根就没有理会李妃的意思,绕过她,径直冲进了屋,从谢伟手上一把夺过檀香,狠狠地掷在地上,迅速熄灭。直到她将这一连串的动作做完,李妃方才回过神来。

    苏诺语从地上拾起被熄灭的檀香,递给愣在那儿的谢伟,拍拍手,转身离开。看那情形,依旧没有理会李妃的意思。在苏诺语看来,医馆内还有的是病人在等着她,哪里有这闲工夫同李妃多话。

    原本苏诺语正在医馆内给病人把脉诊治,却看见几个病人咳嗽得厉害,起初并未太在意。后来见咳嗽的病人越来越多,并且他们都是从李妃所在的小茅屋方向走过来,各个都是掩着口鼻,不住地咳嗽。

    苏诺语起身,正准备去看看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就隐隐闻到了缓缓飘散来的檀香味道。苏诺语眉头拧紧,不用问也知道,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必是那个多事的李妃娘娘!

    连着刘宾、张祜在内的所有人,都被苏诺语的举动给震住了!大家都张大嘴巴、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一幕的发生,心中不由地感叹:这个苏大夫实在是太大胆了!完全不给李妃娘娘面子。

    回过神来的李妃看见苏诺语就那样走了,气急败坏地在她后面尖声大喊:“贱人!你给本宫站住!”

    李妃如此动怒也是有原因的,从小到大,还从未有人如苏诺语这般无礼。饶是在宫里同贵妃再怎么不睦,那也都是背地里的,贵妃从不曾这样公然地拂自己的面子!

    然而,苏诺语面上只是淡淡地笑着,却好像并未听到似的,脚下不见有停顿的意思。

    李妃看一眼身边的紫竹,紫竹意会,快步上前,拉住苏诺语的手臂,质问道:“你这人怎么回事?难道不知道我们娘娘是在叫你吗?”

    苏诺语这才停下来,偏头看向紫竹,面上扬起纯真的笑,故意问:“你们娘娘叫的是贱人,贱人是谁?是你吗?”

    “你……那分明是……”紫竹被苏诺语不按常理出牌的态度弄得有些不知所措。

    苏诺语抬手打断她的话,顺带拂去她的手,走向李妃,笑得自然而天真,语气中是一抹恍然大悟:“既然贱人不是那个小丫鬟,那么便是你咯?以前只知道你是李妃,原来你的名字叫李贱人!”

    “你!大胆!”李妃再度扬起手,然而目光却在触及苏诺语暗含警告的眼神中瑟缩了一下,高高扬起的手僵在空中。

    苏诺语毫无畏惧地迎上李妃的眼睛,声音虽不大,却足以叫周围的人都听见:“李妃,你好歹是宫里的娘娘,此次自请出宫,代表的便是皇家颜面。你这样一遍一遍地重复着自己的名字,所为何来?”

    李妃被她话语中“皇家颜面”四个字震慑住,她不禁在心底飞快地思量着。她知道,自己在宫外的一言一行,都会有人日日回禀给皇上,若是叫皇上知晓今日发生的这些事,只怕也是会怪罪的。她深深地呼吸几次,放下扬起的手,在心底不断地告诉自己:忍一时之气,难道还怕没有来日吗?

    于是,李妃似笑非笑地看着苏诺语,说:“若不是看着你身为大夫,如今正可为朝廷所用,造福百姓,本宫即刻就可以派人将你拿下,推出去,斩立决!”她说这番话,一来是为了告诫苏诺语,自己随时有将她就地正法的权利;二来也是为了在众人面前显示自己容人以及为大局着想的度量。

    苏诺语丝毫不为所动,她好歹曾经当了那么多年的皇后,即便不是皇后,身为白家女儿的她,也懂得大朗王朝的立法。别说是一介妃子,就是皇上,也不能轻而易举地便杀人。

    “若是你不再胡作非为,我也不想同你耽误时间!”苏诺语说完后,再度想要离开。

    李妃见她软硬不吃的态度,原本压抑着的怒气再一次升腾,她上前一步,站在苏诺语的面前,傲然逼视苏诺语:“你少在本宫面前拿乔!本宫不过是叫人熏檀香而已!你看看这地方,如此简陋,气味还令人作呕!难不成本宫连熏香的权利都没有吗?”

    “愚蠢!”苏诺语朱唇轻启,清晰地吐出两个字。实在不明白季舒玄允许这样的女人出宫,并扬言来医治瘟疫,究竟是怎么想的。

    李妃气急败坏地看着苏诺语,不依不饶地质问:“谁规定的?”

    苏诺语懒得回答,正巧一直站在旁边的张祜走了过来。苏诺语指了指张祜,说:“正好,张太医也来了。你自去问他!”这一次,没有给她机会,径直离开。

    张祜看着李妃,恭敬行礼:“李妃娘娘安好。方才苏大夫所言不虚,为了更好的预防瘟疫的蔓延,在这瘟疫村中燃了许多药材。若是您擅用了香料,只怕会影响药效,故而是不能用的。”

    既然张祜也这样说了,李妃自然不好再说什么。但她总觉得若是不说什么,又有些折损面子,便嘴硬地说:“这么简单的道理本宫岂会不知?原本本宫也是准备即刻熄灭的!谁知道那个贱人如此无礼,打断了本宫的思路,这才被她抓住错处!”

    张祜知道她是为了找个台阶下,也不拆穿,只说自己手边还有病人,便告退了。而李妃则在心底暗自决定,一定要抓住机会好好教训苏诺语一番!

    一时间所有人都离开了,徒留李妃和她身边的丫鬟站在那儿,谢伟不敢在这个时候自寻死路,便也寻了个借口离开。而紫竹怯生生地站在李妃身边,小声地问:“娘娘,奴婢扶您进屋休息一会儿吧!”

    李妃一把推开她,气愤不已地进了屋。她在屋内来回踱步,怒骂苏诺语以解心头之气。

    紫竹跟在她身后进了屋,却不敢多言,只得静静地站在那儿。

    正在这个时候,屋外传来刘宾毕恭毕敬的声音:“娘娘,微臣有事求见。”

    “进来吧!”李妃扬声道。这个刘宾显然是对李妃胃口的,尤其是有苏诺语作对比之下,更显得刘宾的可贵之处。所以,面对刘宾,李妃还是心情不错的。

    刘宾走进来,四下打量了一遍屋子的陈设,跪下说:“娘娘万福!”

    “起身说话,不必多礼。”李妃抬手道,“你方才说有事,不知所为何事?”

    “娘娘,微臣方才瞧着这茅屋,心中便替娘娘抱不平啊!像娘娘这般千尊万贵的身份,哪堪忍受如此环境呢!娘娘不顾一己之身,屈尊降贵地来此为百姓医治,本就是辛苦至极!若是再居住在这样的屋子里,实在是令人心中难安啊!”刘宾唱作俱佳地说道。

    刘宾的话果然是深得李妃的心,她听着便觉得浑身舒畅。她含笑看着刘宾:“那依刘太医只见,该当如何呢?”

    “娘娘,您不妨在京郊寻一处宅子暂时居住着。您若是愿意,微臣愿效劳!”刘宾想得很清楚,如此他便可以以此为由,暂时离开这个瘟疫村!

    李妃刚准备欣然允诺,想起方才那个苏诺语,便问:“那个女的……也住在村子里吗?”

    “回娘娘,是。”刘宾知道她话中所指是谁,却不知道她如此问的目的是什么。

    李妃想了想,还是果断拒绝了:“不必了,多谢刘太医的美意。只是,本宫既然出宫了,便不仅是来医治瘟疫的,更要替皇上体察民情。故而,本宫还是住在这里就好。”

    “娘娘如此说,真是叫微臣感动!”既然李妃这样说了,刘宾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得退下。

    刘宾走后,紫竹上前伺候李妃的时候,好奇地问:“娘娘,您为何拒绝刘太医的建议呢?”紫竹原本以为,李妃听了刘太医的话,必定会欣然同意。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