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三章 黄粱一梦(一)

第一百四十三章 黄粱一梦(一)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夜离并未注意到苏诺语微妙的心里,他将她搂入怀,感恩地说:“诺语,此生能与你在一起,我别无所求!有你在身边,我就是这世间最幸福的男人!”

    夜离的语气充满真挚的情感,不容怀疑。然而苏诺语心中总有疑惑,为何这样短暂的接触,便能令人产生这样深的情感呢?虽然,她也承认,自己对夜离的这短短几天早已逾越了同阮天浩的那几年!

    自从得到了立后的消息,贵妃几乎一夜未眠,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她心中依旧介怀今夜的求而不见。她算是除了先皇后外,进宫最早的那一批妃嫔,也是皇上第一个宠幸的女子。正因如此,她心中一直自诩地位不同众人。

    几乎可以说,没有一个女子不心怀少女情节,贵妃自然也不例外。她陪在皇上身边多年,除了身家性命和荣华富贵外,真心也是不少的。所以,她一心想求的不仅仅是那个可以同他并肩而立的皇后位置,还有就是他的真心相待。

    贵妃实在想不明白,既然皇上最终还是决定立她,为何今夜晚膳时分会拒绝她的请见。难道这些日子皇上真的忙到分身乏术吗?

    为着这些个问题,贵妃一夜不得安睡,翌日清晨,她起了个大早。

    “娘娘,您昨夜睡得晚,今晨怎么这个点就醒了?”彩纹看她一眼,心疼地说,“您看您,眼下乌青,指定是没有睡好。左不过现在时辰还早,也没什么要紧事,您再去床上睡会儿吧!”

    “不必了。”贵妃轻轻摇头,不甚在意地说,“本宫等会要亲自去为皇上准备早膳,等到他下朝了,你便送到嘉德殿去。”

    彩纹听了,动情地说:“娘娘,您对皇上的一片心意真是令人感动。难怪这些年来,皇上对您一直不同旁人呢!只是,您自己也要多多保重自身啊!小皇子还小,皇上身边也离不开您,您就是不为自己,也要为他们珍重啊!”

    贵妃轻轻按摩一下眼睑,轻声说:“好了,彩纹,你不必多言。本宫做什么,心中有数。你为本宫今日淡妆即可。”

    待得一切完毕后,贵妃看着彩纹,状似不经意地提点:“一会儿见了皇上,该说什么,你要心里有数才好。”

    “奴婢省得!”彩纹慎重地点头。跟在娘娘身边这么多年,哪里能不清楚娘娘的心思呢!

    嘉德殿外,待得众臣退朝后,彩纹眼尖地瞥见章华的身影,连忙小跑过去:“章公公,您慢些。”

    “彩纹啊,是贵妃娘娘有事交代吗?”章华看一眼她手中的食盒,心中已然有了数。

    彩纹笑得甜甜的,说:“是啊,我家娘娘惦记着皇上的龙体安康,这些都是娘娘起了大早,亲手做的。娘娘说了,只要皇上用得高兴,她愿意日日做好着人送来。”说话间,将手中的食盒递给章华。

    章华笑得老道,也附和地说:“有劳贵妃娘娘了。老奴一定将娘娘的心意连同这食盒一并呈交皇上。想必皇上用过之后,就能感知到娘娘的一片心意了!”

    “如此,便有劳公公了!”彩纹恭敬地行了礼,这才离去。

    嘉德殿内,季舒玄上过朝,正准备着人上早膳,就看见章华手中提了食盒进来。季舒玄聪明至极,轻笑一声,了然地开口:“这是贵妃送来的?”

    “皇上您真是耳聪目明。”章华赞道。

    季舒玄示意他将食盒摆在桌案上,说:“贵妃的心思朕哪里会不知道。说起来,贵妃的手艺很是对朕的胃口,只不知道这掺杂了深意的吃食是否会变味呢?”

    章华将食盒中的碟子一一拿出来,陪着笑脸道:“皇上既然这么说了,不如尝试一下。”

    季舒玄颔首,拿起筷子,每样都尝了一点之后,对章华说:“火候的掌握都很到位,可见是废了功夫的。既然如此,朕若是不去看看她,只怕要冷了她的心。”

    听了这话,章华微微躬身:“那老奴陪您走一趟吧!”

    自从彩纹回去后,贵妃便在正殿内,等着皇上的驾到。不多时,就听见院落外传来太监的唱音:“皇上驾到。”

    贵妃脸上的自得敛去,换上期待,忙不迭地迎了出去。远远地,见到皇上的那一瞬间,她便屈膝下去:“皇上万安!”

    季舒玄微微俯身,虚扶一把,道:“爱妃何必多礼?”

    贵妃顺势而起,挽着季舒玄的手臂,娇声道:“皇上,您可说说有多久没来青薇这儿了?昨儿臣妾亲自下厨做了好些您爱吃的,您都没来!”

    这语气似撒娇似抱怨,听得季舒玄心中颇为舒坦。或许有时候不该太过怀疑身边这些女人对自己的心思。

    如是想到,季舒玄在她手背上,拍一拍,半是解释道:“朕这些日子是忙得头疼,薇儿素来是朕的解语花,该体谅朕的辛苦才是!”

    贵妃心中一紧,连忙说:“这个自然,臣妾跟在皇上身边的时间最久,皇上的辛劳臣妾看在眼里,心疼在心。正是因为臣妾知晓您的辛劳,故而即便臣妾百般思念,仍旧不敢贸然打扰,只得派人送去臣妾亲手做的糕点。惟愿皇上在忙于朝政之余,尝到臣妾的糕点,能记得臣妾的一丝半点来。”

    “薇儿能说出这样的话,也不枉费朕多年来对你的疼宠!”季舒玄夸赞道。

    说话间,两人已经进了屋,贵妃挥手摒退一干下人,亲自端茶倒水地服侍在季舒玄左右。季舒玄并未说谎,这些日子他的确是忙碌得很,而现在看见柔弱美人在自己面前前后忙着,心情渐渐好起来。

    “皇上,您许久未来,睿儿都想您了!臣妾一会儿便将睿儿抱来给您请安吧!”贵妃不忘提及儿子,也希望季舒玄时常记挂在心。虽说宫中有这样的风声传出,但是只要那道明黄圣旨没有到她手上,那么一切就都还未尘埃落定!她久在宫闱,知晓凡事皆不可掉以轻心。

    睿儿是季舒玄唯一的子嗣,哪里有不想的?如今听见贵妃一提,那思念更是如滔滔江水般袭来。他有些坐不住,起身便要往外走:“说起来,朕是有许久不曾见睿儿。走走走,你陪朕去看看!”

    “皇上坐着便是,臣妾去将他抱来。您辛苦了,来了臣妾这儿合该好好歇着!”说话间,贵妃拦住季舒玄,又吩咐了彩纹将睿儿抱过来。

    季舒玄也不再坚持,坐下来等着。不过片刻功夫,乳娘便抱着睿儿走了进来。

    “皇上,贵妃娘娘,小皇子给您请安了!”乳娘抱着孩子屈膝。

    贵妃走过去,将睿儿接过来,递一记眼神给乳娘,乳娘了然地退了出去。贵妃将睿儿抱到季舒玄的面前,说:“皇上,您瞧瞧,睿儿可是有长胖长高些?”

    季舒玄看着儿子,笑得嘴都合不拢,一边念叨着:“来来来,给朕抱抱。”一边从贵妃手中接过来孩子。

    贵妃站在一旁,含笑地看着季舒玄抱着儿子,饶有耐性地逗弄着,只觉得岁月静好。她眼前仿佛已经出现了她立为皇后的日子,似乎合宫的嫔妃都不见了,整个皇宫只有她陪着皇上,还有他们的孩子,除了睿儿之外,她同皇上之间还有许多个孩子。他们一家子其乐融融地生活在皇宫中……

    正当贵妃沉浸在自己美好的幻想中,季舒玄的声音传来:“薇儿,你瞧瞧咱们的睿儿,这眉眼间满是聪慧,一看日后就是个出息的!”

    “是啊。”贵妃迅速回神,笑着接话,“睿儿是皇上的长子,自然继承了您的英明睿智!俗话说,虎父无犬子,您这个做父皇英明神武,睿儿自然也该强于寻常孩子!”这种夸赞自己孩子的话说起来,尤为顺口。

    然而,没过多久,睿儿便一改先前的欢乐,哭了起来。季舒玄对于哄这样的婴孩毫无经验,急忙将孩子给了贵妃。贵妃记起昨夜的事,怕在自己止不住睿儿的哭闹会惹得皇上不高兴,连忙扬声将乳娘唤进来。

    贵妃将睿儿交给乳娘,看着皇上说:“睿儿这是饿了,便叫乳娘抱下去喂奶吧!”

    季舒玄一听,哪里会说一个不,连忙点头:“好,既如此,就先抱下去吧!”

    待得乳娘抱着睿儿出去后,贵妃方才坐在季舒玄的身边,撒娇道:“皇上,日后您可要常来臣妾这儿,要不臣妾和睿儿得多思念您啊!”

    “睿儿还小,他哪里知道思念?”季舒玄笑着问。

    贵妃煞有介事地点头:“他是臣妾生的,臣妾都这样思念皇上,睿儿自然也是一样的!”

    季舒玄大笑道:“既如此,朕以后常来就是!”

    贵妃听后,娇羞地将脸贴向季舒玄的胸膛,季舒玄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薇儿啊,说起来,朕是要感谢你的。这合宫上下,唯有你给了朕一个这样可爱聪慧的儿子!”

    “为皇上绵延子嗣本就是臣妾的本分与福分,皇上何必言谢?”顿了顿,她的声音渐渐压低,“在今后的日子里,臣妾还要为皇上诞育更多的龙儿呢!”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