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九章 立新皇后(上)

第一百三十九章 立新皇后(上)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这日清晨,夜离很早便出谷了,既然答应了季舒玄上朝,他便会准时出现。说起来,这段时间,已经很久不曾踏上朝堂,他几乎要忘了这种感觉。

    当褚哲勋站在群臣中间,等待上朝时,便听得周围人皆在小声议论着立后的事。这件事早早地就传出了风声,大概皇上也是想借此看清楚哪些人在前朝后宫勾结得频繁。自古君王最忌讳的就是前朝同后宫的勾结。

    关于薨逝的皇后,褚哲勋了解的并不多,只知道是先皇钦点的。他少年时期便是太子伴读,一直跟在季舒玄的左右,出入皇宫也是寻常的事。然而,即便如此,对于那位神秘的皇后,依旧是毫不知情。

    褚哲勋曾经侧面问过季舒玄关于先皇后的事,可是季舒玄听他提及此人时,面上的嫌恶之情显而易见。也就是那么一次,之后他再没有提及。褚哲勋心中明白,季舒玄大概是不满意这位皇后的,若非有先皇的旨意,只怕不等薨逝也会被废弃。

    然而,先皇后一直都是名存实亡的,废不废的又有何区别呢?褚哲勋唇角无奈地上扬,勾起了一抹没有温度的笑。说起来,那先皇后也是个可怜命苦的女子。虽说贵为一国之母,又有何意义呢?在皇上心中,从来没有她这个人。在后宫中,想来也没有人会将她放在眼里。更不用提天下臣民了,除了知道有个皇后的存在,其余的一无所知。

    对于女子而言,若是得不到丈夫的认可与怜爱,即便身份再尊贵,也是枉然!

    “褚大人!”正当褚哲勋沉思之际,便听见有人同他打招呼。收敛心神望去,原来是礼部侍郎周达。

    褚哲勋在群臣中向来有几分不合群,他不太喜欢同臣工们过分亲近,迎来送往这类的事,更是躲得远远的。在白峰还在世的时候,褚哲勋同他还有阮忠倒是亲近,但是白峰突然逝世,阮忠也告老还乡,比起那些呼朋引伴的人,褚哲勋在朝中更显得形单影只。

    不过这个礼部侍郎,他算是有几分认可的。年纪轻轻的,为人刚正不阿,也正因为他那个耿直的性子,十分容易得罪人。可偏偏褚哲勋本身也是个不会阿谀奉承的人,因此倒是愿意亲近一二。

    褚哲勋看向他,温文尔雅地点头致意,道:“周大人!”

    “在下哪里敢当褚大人如此称呼,直呼名字即可。”周达为人清高,有几分眼高于顶的傲气,许多人都看不上,偏偏对褚哲勋十分敬佩。

    “周达。”褚哲勋从善如流,“有事吗?”他特意寻了个角落站着,就是不愿意被众人牵扯进去。今日大家讨论的焦点皆在后位,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那个位置呢!他并不想这会儿就发表自己的意见,也不愿意同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瞎操心。他还是那个观点,立后乃是家事,轮不到这些个外人指手画脚。所以,当周达唤他的时候,他心中只是在想是否同立后有关。

    “并没有旁的事,只是许久不曾见到褚大人,过来打个招呼而已。”周达坦荡地说道。他也是不愿意参与其中,故而避开。正巧见着褚哲勋独自站在那儿,便走了过来。周达知道褚哲勋的性子,不会有其他人自讨没趣,所以他才选择靠过来。

    “别来无恙。”褚哲勋依旧是淡淡的。周达没有开口就问他的意见,这一点令褚哲勋比较满意。

    周达关心地问:“之前听人议论,说是褚大人身子不佳,不知现在是否痊愈?”

    “劳你记挂,不过是些小事,得圣上垂怜罢了。”褚哲勋说道。

    周达点点头,没有说话。褚哲勋也收回目光,注视于前方,专心想着自己的心事。这些日子,他虽说没有上朝,但是朝政上若有什么大事,他都是递了奏折上去,给了自己的意见的。也正因如此,季舒玄才会一直睁一眼闭一眼地放任他在外面。

    “上朝!”正想着,便听见太监总管章华那阉人特有的尖细嗓音响起。所有人立时噤声,极静极快地站在了各自的位置上,垂首恭敬而立。

    季舒玄一步一步走到了正殿宝座上,四下打量了一番,如约看见了褚哲勋的身影,他暗自满意地颔首,方才坐下。

    “吾皇万岁万万岁!”待得季舒玄坐定,大殿下的众人山呼万岁。

    季舒玄微微抬手,朗声道:“众卿平身!”

    “谢陛下!”依旧是异口同声。

    早朝上向来是办事极有效率的地方,寻常礼节结束,马上便有人提及今日的重点:“皇上,关于立后一事,臣有本启奏!”

    “准!”季舒玄微微颔首,章华了然地唱道。

    接下去,便是众人开始你一言我一语地各抒己见,畅所欲言。不出所料,大家支持的要么是族人,要么是师门。总之所有人都希望后位能落到同自己有着千丝万缕牵连的娘娘身上。后宫有所裨益,对于他们在前朝也是多有帮助的。

    当然,在众人中,还是育有子嗣的贵妃娘娘呼声最高。说起来,季舒玄对于贵妃是有些感情的,但是若说多,也就只那么一点而已。这些年来,贵妃陪在身边,帮着打点六宫事宜,也算是兢兢业业、尽职尽责。

    季舒玄原本也是属意贵妃的,且按着常理来看,也的确该轮到贵妃了。但是不知为何,季舒玄这心中始终难以彻底安心,似乎有什么不甘心似的。

    除了贵妃,其他的四妃也支持者不少,大家各执己见,纷纷在季舒玄面前分析利弊。这样听得久了,难免有些脑仁疼。季舒玄目光大致扫了扫,除了几个王爷没有怎么参与讨论,一言不发的也就那么几个。

    那个褚哲勋果真表现得同他的性子一般无二,在朝堂上众人口沫横飞之际,他只是眼观鼻、口观心,不多说一句话。本就是季舒玄意料之中,他倒也不意外。再看褚哲勋身后不远处站着的礼部侍郎,不仅是不发一言,还有些面上愤愤。

    “礼部侍郎。”季舒玄突然出声,“你可有意见?”

    大殿间刹那就寂然无声了,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一直沉默不语的礼部侍郎身上。大家心中不免揣测:这个周达向来有几分自命清高,出身状元的他,似乎还有几分怀才不遇。皇上历来不怎么重视他,怎么今日会主动问及他的意见?

    同众人的疑惑一样,周达自己也是没有料到会有这样一幕,然而,吃惊归吃惊,他很快就收敛心神,站出列,拱手恭敬道:“皇上,臣的意见只怕同方才诸位大人的不太一样。”

    “哦?不一样?”季舒玄饶有兴致地看着他,“有何不同?但说无妨!”

    一语哗然,方才众人给出的人选的几乎已经将如今后宫中身处高位的女子都说到了,难不成堂堂一国之后还要从品阶不高的妃嫔中产生?所有人都抱着看戏的心态,将目光投注在周达的身上。

    这样的万众瞩目,令周达心底生出一丝紧张,只是紧张一闪而过之后,他很快便镇定下来。他抬起头,遥遥注视着宝座之上的季舒玄,声音沉稳道:“臣以为,皇后乃是陛下的妻子!既是妻子,那么臣的意见便不重要。皇上身为夫君,理应选一个自己满意的女子做皇后!所以,臣以为皇后人选应以陛下的喜好为准!”

    他的一番言论出乎众人意料之外,季舒玄和褚哲勋对视一眼,眼底皆有着惊讶。这个周达果然也是有些想法的人。只是他的这番话令大多数人都不太高兴。大家撇撇嘴,心中皆道一声:拍马屁!

    可不是嘛,这话表现上看是谁都不想得罪的。但这样的话未免太圆滑,无意中似乎又得罪了所有人。一时间,没有人说话,大家都在等着季舒玄的反应。而周达说完话后,便又垂下了头,似乎皇上作何反应,已经于他无关了。

    季舒玄沉吟片刻,抚掌而笑:“周爱卿这话说得有几分道理,朕知道了。你退下吧!”

    “谢陛下。”周达面上看不出骄矜,守着规矩又退回到列中,站定。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接下来,大家讨论的焦点依旧在后位人选上。而褚哲勋则对这个周达更感兴趣。他不知道这番话是周达的肺腑之言,还是只想标新立异。若真是肺腑之言,那么这个人倒是有几分对他的胃口。

    无论如何,能给出这样与众不同答案的人,一定不是个人云亦云的。即便他也是有所企图,至少可以看出是个聪明人,这一点很让人满意。就那么一眼,褚哲勋就知道,季舒玄一定也对这个周达有了不同的看法。看来,无论如何,这个周达都将今非昔比。

    就这样纷纷杂杂,直到退朝时,季舒玄也没有给出最后的圣断。他只在最后,语意含糊地说了一句话:“贵妃的确不错!”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