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三章 意外一吻
    石海的脑子里“嗡”的一声,瞬间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了……

    冰雁尚在梦中,犹不自觉。而石海,一动也不敢动,就那么硬挺挺的撑着。他的理智告诉他,这个时候,真正的君子,就该立刻起身,迅速离开。可是,那么柔嫩的触感,像是有魔力一般,牢牢地牵引着他,令他不舍离去。

    说起来,这不是他第一次与女人嘴碰嘴。记得两三年前,他跟踪一个富商,进了青楼,那里面的女子一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对人又热情似火。身为男子,即便发生点什么也是无可厚非的事。当时他就坐在大厅中,身边围着两个女子,都是一面投怀送抱、上下其手,一面莺莺燕燕、撒娇撒痴。

    他一开始就是公子的人,而公子因为一直倾心于苏小姐,所以这些烟花之地是公子从不踏及的,他也就没有机会来。加之受公子的影响,他也认为该寻个知心人,然后一生一世。

    可是默贤阁内的男人多,没有娶妻纳妾的也多,等有了需求,他们便会三三两两地找一个青楼,聊以慰藉。有的人甚至有自己一直相好的姑娘。所以,每当大家聚在一起闲聊的时候,总是难免会说起这些。

    起初不上心,听得久了,难免会有几分心思。趁着那次机会,他也有些好奇,跟着就进去了。

    可是,当姑娘们热情似火地扑上来的时候,当他触碰到她们嘴唇的时候,他心底竟生起了一丝腻烦。正巧,那个富商匆匆离去,他也急忙起身,丢下银子就离开了。那么唯一的一次亲密接触,就这样草草结束。曾经一度他心中对接吻这件事没有任何好感,虽说每次听人家说起来,好像都还不错,可他一直抱怀疑态度。

    然而,当他无意间碰触上冰雁的时候,他的心怦怦跳个不停,大脑一片空白……他终于相信,接吻实在是一件美好的事!美好到,他贫乏的语言不知该如何形容那种感觉。

    石海一面小心翼翼地维持着姿势不动,一面努力凝视醉酒酣睡的冰雁。认识这么多年,他第一次有机会这样近距离地打量冰雁。他惊讶地发现,原来冰雁的睫毛那么长,脸蛋红扑扑的,好看得很!

    石海的心中蓦然一暖,他终于知道,自己应该是爱上冰雁了!

    因为爱冰雁,所以他私心里一直不希望公子哪一日真的答应了她;所以上次看到公子责罚冰雁,他会那么难受;所以这次在余杭,面对冷萱百般地想要撮合冰雁和公子,他心中不悦;所以下午看见冰雁失魂落魄,他会一直挂心;所以方才他会那么苦口婆心地劝冰雁死心;所以他会明明都离开了,又拿了酒折返回来……

    这一切反常的举动,都有了最合理的解释:他爱冰雁!只是不知道这种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回过头来仔细想想,其实冰雁是个美好的女子!她聪明,坚韧,隐忍,活泼……石海不禁在心底由衷地感谢公子,若非他一直对苏小姐不离不弃,自己哪里还有抱得美人归的机会呢?

    两个人就像是被点穴定住了一样,一动不动地维持这个姿势许久,石海的心底百转千回,打定了主意。待得明日,他便来向冰雁表白!

    在感情上,石海是个行动派,他不擅长迂回暗示,决定快刀斩乱麻,要让冰雁心底有个数。现在冰雁心里住着公子,他不着急,他会慢慢地收服她的心,让她忘记公子,专心爱他!

    一切想清楚之后,石海微微闭上了眼睛,他虽不敢动,但是,却想要好好地体会这种令人怦然心动的感觉。

    冰雁嘤咛一声,或许是察觉了有人,她不耐烦地皱了皱眉。石海吓得连忙睁开眼睛,纵然心底万般不舍,他还是缓缓离开。冰雁嘴里嘟囔着什么,石海失笑,一直以来看见的都是冰雁坚强隐忍的一面。却原来,她也有这样憨态可掬的样子。

    石海站直了身体,痴情地看着她,小心翼翼地帮她盖上了被子。他在她耳畔轻而温柔地说:“冰雁,好好睡一觉!晚安!”

    “嗯……”冰雁嗯一声,突然睁开了眼睛,直直地看着他。石海一愣,下意识地解释:“冰雁,你喝醉了,我抱你过来是想着……”

    话未说完,冰雁猛地起身,搂住他的脖子,送上自己的红唇……

    石海彻底愣住,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就在石海不知所措的时候,他感觉到冰雁的舌头伸出来,碰触到自己的嘴唇。本就是自己的心上人,哪有男人能受得了这样的诱惑?

    这个时候若是还被动着,岂不是枉为男儿?

    石海化被动为主动,也小心翼翼地同她互动。冰雁的唇齿间有着酒的香气与女子与生俱来的馨香,令石海沉醉其中,无法自拔!

    就在石海晕头转向,不知天地为何物的时候,冰雁又突然伸手将他推开。在他尚不及防的时候,冰雁直挺挺地倒在了床上。石海无奈地看着她,敢情方才这小妮子,自己做了什么都不知道!

    石海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那上面还有着冰雁的温度,他的心就好像是融化了的春水一般,柔软至极……

    冰雁倒在床上后,竟然还微微地打了酣,唇角缓缓上扬,带了一丝浅浅的笑。不知是不是同方才那让人心醉的吻有关,还是同梦里的美好有关?

    石海静静地端详了一会儿,对于这个全然没有防备的小妮子,不知自己是不是该生气。一来方才的巧合之举,令他心生满意,并沉醉其中。二来,他心底总有一个念头,若是方才遇到的不是自己,岂非冰雁是要吃大亏?

    石海的眉头拧成“川”字,这样的念头令他心底起了杀机。若是真有这种不知死活的家伙,占了冰雁的便宜,那么他必定要诛杀他全家全族!

    站了一会儿,石海克制着心底的不舍,转身欲走。刚准备离开,耳边传来冰雁的声音:“夜离,夜离,夜离……”

    石海脚下顿住,转身去看床上犹在梦里的佳人,眼眸中一片晦涩。他垂在身体两侧的手紧紧握拳,手背上青筋暴出,他的身体微微颤抖,拼命地抑制心头的怒火!

    石海死死地瞪着床上尚不知闯了大祸的小妮子,恨不能立刻上前,将她从床上拉起来,使劲地将她摇醒,让她看看清楚,她身边的人,是他石海!根本就不是什么公子!

    冰雁此时唇角还挂着笑意,口中呢喃着的仍旧是“夜离”这两个字。那么,是不是意味着,她的梦里是公子,她的笑是因为公子,就连……就连方才那个吻,她也以为是和公子?

    这样的念头划过心头,石海的拳头捏得更紧。此时此刻,他既想要叫醒冰雁,让她看清楚;又想要冲到公子面前,同他打一架!

    当石海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离开了冰雁的屋子,回到了自己的屋子。虽说耳边没有冰雁那一声声的“夜离”,但是,石海的心中还是既心痛又愤怒。想起方才冰雁的话,他终于也体会到什么叫“心如刀割”!什么叫“剜心之痛”!

    石海用力地狠狠地砸向墙面,一下又一下,发泄着心底的怒火。直到他握拳的指节鲜血淋漓,方才停了下来。虽说已是半夜三更,但是他却了无睡意,就那么垂头丧气地坐在那儿,手放在椅子扶手上,鲜血就那么一滴一滴地滴在地上。

    而石海的离开,对于冰雁来说,毫无影响。她翻了个身,继续嘟囔着:“夜离,我不要你了!”随即呼呼大睡。

    翌日清晨,当冰雁睁开眼睛时,第一个感觉就是头疼欲裂。她坐起身来,看一眼窗下的桌子,那上面赫然还摆了两个大酒坛。记忆回笼,冰雁记起来,昨夜是石头陪着自己喝酒来着,说什么不醉不休!可是,这个石头,走了也不知道把酒坛子带走!等碰上他,一定要好好说说他!

    冰雁下床,洗漱后,坐在妆台前,看着铜镜中的自己,不禁回忆起昨夜的梦……

    她昨夜似乎是梦到石头了,他就那么站在自己的床前,深情地看着自己,然后……两个人好像接吻了……

    “啊!”冰雁轻呼一声,连忙抬手摸了摸唇瓣。那么真实的感觉,到底是梦,还是真的?

    用力瞧了瞧脑袋,冰雁暗自责怪自己,不该喝那么多酒的,害得她现在都有些分不清梦境和真实了。不过,转念一想,冰雁开始安慰自己:一定是梦!石海又不喜欢你,你也不喜欢他。这样的两个人怎么会接吻呢?

    这样一想,冰雁才稍稍放了心。经历了昨夜的痛定思痛,她才下定决心要忘记夜离公子,彻底放手。可不想这么急切地又同旁人有任何情感上的牵绊。

    冰雁站起身来,还是决定去找石海,毕竟昨夜他陪着自己喝酒聊天,她是应该去表示一下感谢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