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一章 石海送饭
    夜离低着头,不去看冰雁受伤的神色,点点头说:“是,若是没有别的事,你忙去吧。我将手头的事做完了,得去看看诺语。”

    “是。”冰雁木讷地应道,转身走了出去。

    出了书房的门,冰雁走在路上,整个人仿佛行尸走肉一般。石海远远地朝着这边走过来,瞧见冰雁,他冲她挥挥手,打个招呼,谁知冰雁就像是完全没有看见他一样。石海皱了皱眉,之前匆匆一见还是好好的,这会儿从公子那里出来,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石海在心里想了想,便明白过来。自从公子同苏小姐的事有了质的飞跃,公子的心情日日都是阳春三月天。何况这么久没见,冰雁将默贤阁打理得井井有条,按说当奖,怎会苛责?所以,能令冰雁如此情绪低落的,唯有一个原因!

    就石海站在那儿想的功夫,冰雁已经从他身边走过,完全没有看见他的存在一般,就那么走过去。石海这会儿手头还有事,也顾不上冰雁,终究没有追上去,而是去了书房。

    冰雁独自回了房间,随手将手上的东西放在桌上,没精打采地坐在桌子旁边,呆呆地望着窗外……

    “你叫什么名字?愿意加入默贤阁吗?我们这里十分辛苦,你一个小姑娘,只怕会不习惯。”那是她第一次见到夜离公子,他就这样温和地同她说话。从那一刻起,她便下定决心,一定要跟着他,好好干!什么苦和累,她都不怕,只要时时刻刻地能看见夜离公子,就够了!

    “没关系,你既然不愿说,我重新为你取个名字吧!之前组织中有个女子叫冷萱,不如……你叫冰雁吧,如何?”所以说,她的名字是夜离公子给取的,之后她回到房间,独自一遍一遍地念着“冰雁”这个名字。

    “你初来乍到,若是有什么难以适应的,便告诉我或者夜尘。我会找人带你一段时间的。”他给予她莫大的鼓励和帮助。

    “你以为任谁都能跟在两位公子身边的吗?我们谁不愿意跟在公子身边,问题是你得有那个本事叫他们开口留住你!”这句话忘记是谁说的了,不过正因为此,她才会有后面的拼命,拼命地去训练自己,拼命地去执行任务。虽说,彼时夜离公子身边已经有了石海,但是她愿意仍旧愿意留在夜尘公子身边。两个公子时常在一起,这样也能离他近一些……

    “第一次执行任务,难免会有些不能适应。若是害怕,便叫冷萱晚上过来陪着你。”那时她第一次单独去执行了任务,然而杀人远没有她想得那么容易。那天晚上,她不能闭眼,只要一闭上眼睛,就能看见被她利落解决掉的人回来寻仇。

    这样的害怕她不曾对任何人提及,她是个要强的人,不愿意被人在身后说三道四。可是,她内心的恐惧被夜离公子看出来,他特意找到她,安慰她。之后,她便是靠着他低沉醇厚的声音,安然入眠。

    ……

    这些年中,他同她说过无数的话,他必定早已不记得这些,可是她却一直将这些事牢牢地记在心中,随时回味。一直以为她是有些机会的,那段时间,夜离公子对她委实不错。她便挑了个夜离公子高兴的时候,将自己的心思说于他听。

    可是,从那时起,夜离公子对她,就变得疏离冷淡。这些记忆中的温暖片段,便再也没有过。她不免追悔莫及,早知如此,她当日便不会那样草率行事!若是一开始便什么都不说,她至少还可以同夜离公子像之前一样,总好过后来的疏远。

    她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那个苏诺语一开始便能得到夜离公子如此与众不同的对待。那个苏诺语一开始,样貌普通,也同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为什么能轻易得到自己渴望已久的东西呢?

    她相信苏诺语的话,夜离公子对她的好,同她那绝美的样貌没有任何关系。她虽不喜欢那个苏诺语,但她没有骗她的必要;再说,她也相信,夜离公子不是那种一味看重容貌的人。

    冰雁坐在屋里,透过银灰色的纱帘,望出去的天空也变得不再湛蓝如洗,而是灰扑扑的,就如同她此时的心情一般,跌落到谷底。

    晚饭的时候,她也不愿出去,自从听夜离公子说了他与苏诺语的事之后,她就像是没有知觉了一般。不知道渴,也不知道饿,什么都不知道。

    夜色袭来,屋内渐渐变得昏暗,她仍旧静静地坐在那儿,一动不动……

    “冰雁,你在里面吗?”不知道坐了多久,外面突然传来了石海的声音。

    她有气无力地应一声,事实上,她是不想答应的。浑身没有力气,不想说话,不想理会。但是,此时此刻的她又想要找一个宣泄的地方,找个人听她说话。她实在是矛盾至极!

    听到她那小猫叫的声音,石海心中猛地一沉,顾不及多想,大力地推门而入。

    “冰雁,你在哪儿呢?”屋内漆黑一片,令石海一时半刻不能适应,晃眼看了一周,也没瞧见冰雁的身影。石海的声音不免透着些外露的焦急。

    冰雁就那么静静地看着石海颇为着急的样子,没有出声。好难得,竟然有一个人,也这样为她紧张。虽说,她心底清楚,石海对自己不过就是兄弟情谊,但是在她内心如此脆弱的时候,能感受到被一个人如此关心,实在是倍感温暖。

    “冰雁!”石海的声音突然升高,乍一听会恍惚觉得是一记闷雷响在耳边,只见他满脸愤怒地站在她面前,大声说,“你是怎么回事?一个人缩在屋里,不吃饭,也点灯,这么漆黑一片的,存心是想急死人,是不?”

    “石头,别小题大做,我没事。”冰雁的声音微微沙哑,且淡然。这样就能急死人么?这对她而言,完全是应付自如的。她曾经无数次地单独执行危险的任务,好几次都九死一生,不也都是一个人扛过来的吗?

    石海狠狠地瞪她一眼,将手中的饭菜用力地放在桌上,转身将屋内的烛火一一点亮。屋内刹那间便明亮起来,昏黄的烛火,令人心中浮起暖意。

    冰雁看一眼桌上的饭菜,还冒着热气,她不客气地端过来,便开始狼吞虎咽。反正,在石海面前,不需要考虑什么形象的问题。

    石海看着冰雁吃饭的那个样子,心底的怒火突然间就熄灭了,他咧嘴笑了。说实话,这些年走南闯北,见过不少人,小家碧玉也好,大家闺秀也罢,他看过的人多了。可是,如冰雁这般永远给他一种朝气蓬勃感觉的,还真是没有。好像只要不涉及到公子的事,冰雁随时都是充满生气的!

    冰雁一面低头与饭菜斗争,一面忍不住翻一个白眼。她虽说不曾抬头,但是也知道石海正在笑她!有什么好笑的?没见过她这么举止粗俗的?她就是她,永远都是这副样子,变不成那些优雅的小姐!

    石海自然猜不到冰雁此时的心声,他只是坐在桌子另一侧的椅子上,仔细地注视着冰雁。明明厨子从未变过,这些熟悉的味道也伴随了数年,可是一看见冰雁吃饭的样子,你不自觉地就会觉得这饭菜异常得香!

    “吃完了!谢谢你的晚饭!”冰雁豪气地将手中的碗筷放下,含糊不清地冲他说道。

    石海失笑:“和我还需要客气?”说话间,他见冰雁的唇角处有一粒饭,没有多想,伸手将饭拿走,指尖不小心地触碰到她细腻的肌肤。

    说起来,老天对冰雁算是极眷顾的。她平日里都同石海这些大男人在一起,从不注重什么保养,可天生就是个美人坯子,即便如此,也是皮肤细腻水嫩的。

    冰雁脸上微微有些烫,她努力将口中的饭菜咽下,借着擦嘴的功夫,用力地在他手方才触碰的地方擦了擦,说:“也对,我们都是这么多年的兄弟了!”

    石海皱皱眉:“明明是个姑娘,怎么张口闭口的兄弟?”

    冰雁反驳他:“不是兄弟,还能是什么?”

    “是……”石海闭上嘴,警惕地看一眼冰雁。他方才是想说什么?就如同冰雁说的,不是兄弟,还能是什么?

    冰雁故意忽略他的尴尬,随口问:“这么晚了,你来我这儿干什么?”

    “干什么?”石海一听她这样问,也有些冒火。原本心底的什么尴尬啊瞬间就消失了,他反问,“你说干什么?我下午看你的时候,你全然不理会,跟失了魂一样。还有晚饭的时候,你也不去!我若是不来送饭,难道你要准备饿死?”

    冰雁原本在石海面前已经忘却了方才的事,谁知他一提起,又勾起了她心底的伤痛。冰雁看一眼石海,一句话也没说,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石海看着她,将话说破:“你不说我也知道,公子是不是告诉你他同苏小姐的事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