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章 公开恋情
    正说着话,心云闯了进来。原本听见有人猛地推门而入,夜离是满脸不悦的,然而,斥责的话正欲说出口,便听见心云焦虑的声音:“小姐,您怎么了?”

    夜离未说出口的话就这样生生咽回,他知道若是这个时候斥责了心云,那么必定是会惹恼苏诺语的。而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他甚至还需要讨好着心云,让她多在诺语面前说自己的好话。

    于是,夜离和缓了情绪,眼光扫过心云,看向苏诺语,温和地说:“你同心云也有些日子没见了,必定有好些体己话要说,我便先去处理些事务,稍晚些时候再来看你。”

    苏诺语微微颔首,有心云在身边,她也不好意思表现得太过亲昵,轻声说:“你忙你的吧,有需要我会叫心云去找你的!”

    夜离这才起身,经过心云的身边时,不忘嘱咐一句:“诺语的伤势在背部,你要注意些。无论是躺着还是坐着,都要小心地扶着,坐着的话便将软枕垫高些。”

    “哦,我知道了。”面对夜离的事无巨细,心云表现得有些木讷。

    待得夜离出了房间门,心云方才一脸狐疑地看向苏诺语。若是她没有会错意,那么小姐同夜离公子之间是不是有些不一样了?

    苏诺语看出她的心思,赶在她开口之前,先说:“心云,我离开了这些日子,你独自在这儿逍遥谷,可还住的习惯?有没有人为难你?”她问这样的话,一方面是想着岔开心云的盘问,另一方面也是真的担心。

    毕竟,自她重生在苏诺语身上后,看见的第一个人便是对她忠心耿耿的心云。这么些日子了,两个人可以说是朝夕相处,不曾离开。这次冷不丁分开了这么久,还真是一直记挂着她。

    苏诺语的话成功地打断了心云的思维,她激动地抱住苏诺语,略带哭腔道:“小姐,您终于回来了!呜呜……您不在的这些日子里,并没有人为难我,可是,也没有人理会我!我一直都是一个人守在这个院子里,白天便去帮着夜离公子打扫院落,晚上便窝在被褥里,想您。”

    这话说得令苏诺语心酸,只是,更让她承受不住的,是心云紧紧的拥抱。她微微拧眉,轻声呼痛。心云这才记起来方才夜离离开前的嘱咐,吓得连忙松开苏诺语,说:“小姐,您怎么样了?我真是笨手笨脚的!明明知道您身上有伤,还这么不小心!真是该死!”

    “什么死不死的?哪有这么严重!”苏诺语薄责道。经历了白府灭门事件后,苏诺语如今最忌讳听的词,便是“死”。她不想再让身边的任何人离她而去了,那样的绝望与剜心之痛,她不想再承受一次!

    心云吐吐舌头,说:“以后不说了。”顿一顿,她随即紧张地问,“小姐,您是怎么受伤的?您这一路上不是跟着夜离公子的吗?有他和石海在身边,您怎么会受伤呢?您这趟出门,一定辛苦极了!您瞧您,人都瘦了一圈了!”

    苏诺语面对心云关切和焦急的眼眸,叹口气,将在余杭发生的事娓娓道来:“……事情就是这样的。那段时间,我没有听夜离的话,擅自行动,结果就受伤了。”

    苏诺语的经历说起来可谓是惊心动魄,心云听的过程中,一惊一乍的,到最后,她不自觉地紧紧握住苏诺语的手臂。直到苏诺语讲述完毕,心云已听得手心都冒汗了。她紧张地抓住苏诺语的手,说:“小姐,您怎会遇到这样的事呢?以后您再去哪儿,带上我吧!我保护您!”

    “你保护我?”苏诺语不敢置信地看着她。这丫头是吓糊涂了吧?遇上这样的事,她尚且能够抵挡两招,若是换做心云,只怕当时就吓昏了。

    心云郑重其事地点头,一本正经地说:“对啊!若是有我在,我便拖住那坏蛋!您就可以跑了!”

    苏诺语微微惊愕,从未想过心云会用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说出这样的话来,实在是暖心。她抬手抚上心云的脸:“傻丫头,说什么傻话呢!你即便在我身边,我也不会牺牲了你自己逃命!”

    心云的眼眶湿润,心疼地说:“小姐,一会儿我看看您的伤势吧!您自己便是顶好的大夫,您配了药,我便日日给您涂抹。小姐,您这一路上,受苦了!”

    苏诺语微笑着安抚她:“你不必担心。在余杭的时候,夜离已经找了医术极高明的大夫,虽说痊愈还需要些时日,但是现在已经好了许多。”

    “那就好。”心云听她这么说,方才稍稍放心一些。

    苏诺语又问了一些旁的,心云却已经心不在焉。她努力回忆着方才的一幕,夜离公子同小姐之间的点滴改变……还有,小姐如今话里话外,提到夜离公子的频率变多了,语气也变得同从前不一样……

    如此想着,心云眼睛一亮,莫非……

    “你这丫头,想到什么了?这么兴奋!”苏诺语也看出心云的心不在焉来,随口问道。

    心云收敛心思,专注地看着苏诺语,认真地问:“小姐,您同夜离公子……是不是有了什么不一样?”

    面对心云如此一本正经的问话,苏诺语微微有些羞赧。只是,早晚都是瞒不住的,何况心云不是外人。苏诺语面上带了一丝甜蜜的笑容,说:“他喜欢我,我也喜欢他……”

    虽说声音越来越低,但心云还是听得十分清楚,她瞪大了双眼。有些事自己猜到是一回事,得到验证又是另一回事。加之她没有料到小姐会说得那么简明扼要!

    见心云没有反应,苏诺语推一下她:“怎么不说话?我记得你原先不是还在我面前说起过,夜离对我很好吗?”

    “是,只是……”心云停下来,看着苏诺语。只是她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啊,而且,在她心中,始终不曾忘记小姐曾经的身份。

    心云这丫头什么心事都是直接写在脸上的,苏诺语一眼便瞧出来。她严肃地嘱咐:“心云,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你面前的人只是苏诺语,她不是什么皇后。以前就是有名无实,现在不是,以后也永远不会是。你明白吗?”

    心云点头,连忙说:“我没有别的意思,小姐,其实我早就觉得夜离公子对您挺好的。您这么完美,也只有夜离公子才配得上你。”

    听心云这么说,苏诺语方才露出笑容来。即便心云只是一个丫鬟,但是在她心中,她仍旧是她生命中很重要的人。

    对于心云来说,接受这件事是毫无难度的。她不仅是能接受,同时是满心祝愿。而这样的消息对于冰雁来说,就难以接受了。

    冰雁按着夜离的吩咐,直接便去了书房候着。直到夜离姗姗来迟,冰雁恭敬地行礼:“夜离公子,一路辛苦了。”

    “没什么,倒是你,这段时间默贤阁都交给你打理,辛苦了。”夜离说得客气。原本夜离同冰雁就像是同石海一样,自从他知晓了冰雁的心思,便开始有意识地拉开他们之间的关系,变得客气而疏离。

    冰雁笑着说:“为默贤阁做事,为您和公子做事,对于冰雁来说,没有辛苦这一说。”

    夜离示意冰雁坐下后,方才详细地询问了他不在的这些日子里,组织内发生的事情。冰雁在汇报的过程中,口齿伶俐、思路清晰,令夜离不住地颔首表示赞许。末了,他夸赞道:“冰雁,你已经可以独当一面。同时,你非常细心,这一点上,就是石头也是及不上的。默贤阁向来是赏罚得当,说吧,有什么需求,但说无妨!”

    “能得到您的认可,对于冰雁来说,便是最大的奖赏了!”冰雁看着他,眉目含情,“夜离公子,您知道冰雁的心思,冰雁只是希望能……”

    话未说完,已被夜离打断:“冰雁,咱们公事公办,你若是同我生疏,等到夜尘回来也是一样的。好好想想吧!这都是你应得的。”

    “夜离公子,我没有同您生疏,我……”

    冰雁的话再度被夜离打断,他笑着说:“没有生疏就好。对了,夜尘同清然除了在阮府外,回来也是要热闹一下的。你是他的人,这个事就交给你了。”

    “是。”冰雁应道。

    夜离接着说:“你心思细腻,等夜尘这边的事忙完,我也是需要麻烦你的。”

    “麻烦什么?”冰雁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夜离端起面前的茶盏,小嘬一口,方才放下说:“我同诺语两心相悦,我必定也是要给她盛大的婚礼的!到时候,还是需要麻烦你的。”面对冰雁一直的执迷不悟,夜离着实头疼。无论是暗示还是明说,他已不止一次拒绝她。再怎么说大家平时免不了打交道,而冰雁毕竟是个女子,他不想太让她难堪。

    “您同苏……小姐……”冰雁重复着他的话,有一种晴天霹雳的感觉。她最最不愿看到的事,终究还是发生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