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天策造人
    等到阮天策急急忙忙回到竹院时,一眼便看见美人梨花落雨图:苍劲的小竹林下,清然独自坐在那儿,两行清泪滑下脸颊,黯然神伤……

    阮天策脚下一顿,心中大恸!这样的清然,他怎会怀疑呢?如清然这般冷若冰霜的女子,打落牙齿她能和血吞,大概没人见过她流泪吧!他们间虽说相识的时间并不长,然而两人却心心相知,仿佛已经认识了一生一世那么久。

    阮天策啊阮天策,你实在是该死!如此为你改变的清然,你竟然会去怀疑她?阮天策在心底恼怒自己。这是他第一次看见清然的泪水,那一滴一滴,仿佛滚烫的热水,滴在他的心头,令他灼热痛苦难忍。

    “清然。”阮天策一步一步走近清然,直到来到近前,方才轻轻地唤她的名字。

    清然听见熟悉的声音,连忙抬起头来,透过泪眼朦胧,看着天策的脸颊,她如受了委屈的孩子般,讷讷地开口:“我……对不起……”其实她虽这么说了,却压根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做错了。

    阮天策一把将她搂入怀中,像是哄小猫一般,一面揉着她柔软的青丝,一面低声安慰:“不用说对不起,清然没有错,不用说对不起!”

    面对乍然出现的怀抱,清然的泪水决堤。阮天策则什么话也不说,只是用自己宽广的怀抱去容纳她的委屈与眼泪。就这么哭了许久,清然方才缓了过来,这还是她记忆中第一次哭得如此痛快。

    从前的她一直独来独往,有任何伤心、任何委屈她都通通自己忍了。如今终于有一个怀抱可以任她发泄,这样的依赖感,实在久违!清然哭到最后,早已忘却了什么形象与容颜,她更加使性子地将鼻涕眼泪通通蹭在天策的身上。

    阮天策看着她小孩子般的小性子,一直紧绷的唇角终于放松下来,缓缓上扬。他能感觉到,直到这会儿,清然方才在他面前展露出一直隐忍埋藏在内心深处的真实自我。

    哭够了,清然哑着声音方才问:“怎么突然间就走了?是不是不要我了?”最后一句话,她问得可怜兮兮,眨巴着大眼睛,就那么看着他,像是无家可归的小狗。

    阮天策摇摇头,含糊不清地说:“不会,清然这么好,怎么舍得不要呢?是天策自己糊涂了!不怪清然!”

    “那到底是为了什么?”她像个好奇宝宝似的,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阮天策面上稍显尴尬,该怎么向她解释呢?他不想让清然看见自己如此狭隘自私的一面,他心底总有担忧,这样丑陋的自己若是被清然嫌弃,该怎么办?

    然而,善意的谎言已到了嘴边,一对上清然那双大眼睛,他便什么想法都没有了。悻悻得看着她,然后一字一句将自己方才的浅薄说与她听。

    清然听到最后,那神情就像是听了天方夜谭一样,不敢置信地看着他。直到他说完了,方才惊诧地盯着他:“谁说我不愿意嫁了?”

    “这么说,你也急着想要嫁过来咯?”阮天策笑眯眯地反问。到这会儿,他当然不会再怀疑清然的心,然而他这小妻子实在是很可爱呢!

    清然含羞带怯地瞪他一眼,嗔道:“胡说!谁着急了?”

    “我着急,我着急了,好不好?”阮天策碍于威势,不得不低头。总之,能哄着清然高兴,他做什么都好。

    清然满意他的态度,然而依旧担忧:“天策,你很想要孩子吗?”

    阮天策点头,说:“我同你说实话,曾经我一点也不想要孩子,你多少知道从前的我,最大的愿望便是游戏人间。但是,遇见你之后,一切就都变了。我收敛心思,不再想那些,只求同你一生一世。在我看来,只有我们两人,也是很好的。可是,今日当娘说起你的肚子里可能已经有了我们的孩子时,不可否认,我动心了!”

    阮天策从未说过这些话,一直以来,他说得最多的,就是一些有的没的甜言蜜语。这样认真地同她说起从前的事,还是第一次。清然不禁也安静下来,认真地看着他。

    “我一想着这世上会有一个人同我们血脉相连,他是你和我生命的延续,即便有一天,我们都老了,不在了,这个世上仍然有那么一个人延续着我们的生命……”阮天策越说越向往,“清然,你不觉得这是一件极美好的事情吗?”

    “会很美好吗?”清然问得有几分迷茫。听他娓娓道来,她也觉得这件事的确不错。可是,想想自己的幼年时光,从没有一个人这样地期待过她。她从小便知道,自己是个不受欢迎的人。自小便缺乏爱,她自然也不知道该如何去爱一个那么脆弱的小生命。

    阮天策坚定地颔首:“当然很美好。他会有这世上最疼爱他的爹娘,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他都一定是这世上最幸福的孩子!清然,你想想我爹娘,你觉得他们怎么样?”

    “他们很好。”清然认可至极。

    阮天策笑着说:“所以啊,我们也会像爹娘一样,去保护我们的孩子。清然,我知道,提起孩子,难免你会自伤身世。但,我们的孩子不会如你幼年一般,我会拼命地去爱他,拼命地去爱你!”

    清然的神色有几分动容,听着天策的话,她也是有几分心动的。想着这个世上会有那么一个纯粹干净的生命延续着自己与天策的爱,实在是一件很美很美的事。

    阮天策看出她的动摇,便不再说话。他不是清然,有些事他不曾经历过,便无法体会她的感觉。他虽说幼年便离家,但是在他的记忆中,无论是爹的严厉还是娘的慈爱,他都能从中感受他们对自己的爱。

    可是清然不同,她自小便是一个人,没有人在乎她,没有人关心她,没有人保护她。关于身世,清然说得不多,然而但凡说起便总是一脸木然,语气如死水般,不见一丝波澜。大概也是因此,使得清然对于孩子这样敏感吧!

    阮天策一边想着,一边在心底暗暗打定主意:清然自小便受尽苦楚,从今以后,他不会再让她受到一丝苦楚。他会和孩子一起,好好地宠爱着清然!

    两个人各自有着自己的心思,没有人说话,偌大的竹院中,唯有微风吹动竹林的唰唰声……

    “天策,我想好了。”清然终于面露微笑,深情凝望,“我们要个孩子吧!”

    在天策的怀抱里,清然感受到来自他的毫不掩饰的爱意。在这阮府中,她也能感受到爹娘对她的关心。原本她还担心,以阮府的名望地位,多半会嫌弃她这样一个行走江湖的孤女。没想到,他们在粗粗了解了她的身世后,居然绝口不提,只说“我们相信天策的眼光”。

    既然如此,她愿意为了天策,去尝试着要一个孩子。也许,事情不像她想的那么差。

    阮天策听后,面露惊喜,二话不说,抱起清然便往屋里走。清然骤然间失去平衡,吓得一把将天策的脖子紧紧搂住,不敢乱动。

    阮天策低头看一眼怀中的人儿,唇角边挂着灿烂的笑。

    进了寝屋,阮天策将清然轻轻地放在榻上,便要欺身上去。清然早已回过神来,伸手一档,顺势起来,凶悍地瞪他:“大白天的,你这是要做什么?”

    “你不是说要要个孩子么?”阮天策不由分说,将她再度按住。

    清然诧异地瞪着他:“阮天策,我的意思是如果有了,我们便要。谁说……这么着急的!”

    “就像娘说得,这个事不急那还有什么事急?”阮天策反问,“既然你已经同意要,打铁要趁热,我自然是要立即付诸行动的!”

    清然挣扎着推开他,嗔道:“不行!这青天白日的,你满脑子里能不能不想这些没用的?”还默贤阁的公子呢,哪里有为人君子的样子?看看这急色的样子,分明就是一个淫贼!

    阮天策嘿嘿一笑,说:“娘子此话差矣!夫君我想的是延续我们的生命,延续爹娘的希冀,延续阮府的香火。这事,往大了说,是孝顺,百善孝为先哪;往小了说,也是夫妻情深啊!”

    一堆歪理!他从来都是这样,在这方面,她是争不过他的!

    清然一个晃神,阮天策抓住时机,牢牢将她压在身下,诱惑般地在她耳畔低语:“清然,乖乖的……”

    小两口这边结束在一片旖旎中,而蒋氏从竹院出来后,也是志得意满地回了主屋。

    阮忠看一眼一脸喜庆的蒋氏,挑眉看她:“什么事这么高兴?”

    “自然是大喜事!”蒋氏笑嘻嘻地说,“老爷,打明日起,我们便开始着手筹备天策和清然的婚事吧!”

    听她说起来,阮忠尚有几分不相信。“我前些日子探了探天策的口风,似乎他和清然不愿意赶着天浩的办。你是怎么说服他们的?”

    蒋氏故作神秘地说:“附耳过来!”随即将方才的事说与阮忠听,末了,得意地看着他,“怎么样?”

    阮忠起身,一揖到底:“夫人高明啊!”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