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七章 话不投机
    按着夜离的命令,巧竹在冷萱面前,一直跪到了第二日的辰时。等到辰时,冷萱说可以起身时,巧竹的膝盖早已跪的麻木,失去了知觉。她撑着凳子,艰难地站起来,看着冷萱关切的神情,虚弱地摇摇头,说:“萱姐,您不必为我担心,我没事的。”

    “罢了,跪了一夜,回去休息吧!一会儿叫她们给你端些吃食与热水。这两三日就不必过来服侍了。”冷萱看她那副憔悴的样子,也是于心不忍。

    巧竹点点头:“多谢萱姐关心!我回去洗漱一下,便来伺候您。您的伤势离不开人照顾,相较而言,我的这点不算什么。”

    冷萱笑着看她,微微颔首。真论起来,巧竹实在也算是个贴心的,这样的丫头,叫她如何不护着呢?

    接下来的几天,钟琴天天往返于医馆与客栈数次,既要忙于照顾苏诺语,又要忙于照顾冷萱,实在是分身乏术。随着接触渐渐多起来,钟琴同苏诺语的关系倒是不错,大概是因为两人间有着共同话题吧,彼此有几分惺惺相惜的味道。

    原本在这余杭,苏诺语可谓是人生地不熟,身上又有伤,贴心的心云不在身边,即便夜离时时陪伴,仍旧担心她会孤独。这下好了,有钟琴在,苏诺语的话也多起来。

    “钟琴,这些日子诺语这里辛苦你了。”这日,在钟琴换药陪聊之后,夜离单独同她说道。虽说身份上是主仆,但夜离说起这话时,是满满的感谢。

    钟琴对他微微行礼,说:“公子若是这样说,便是见外了!且不说她是您的心上人,日后就是咱们默贤阁的夫人。单论苏小姐,我也是很喜欢的。”

    夜离点点头,钟琴是个明白人,这点他很放心。若是如冷萱那般昏聩,他也不放心时时在诺语身边。“她也是自幼习医,与你便有话说。”

    “公子说得不错,苏小姐性子恬静淡然,为人又聪慧灵透。只是,”钟琴想起一些事,颇为迟疑地说,“她似乎认识师父,话语间总有些疑惑。”

    夜离眉间一动,道:“这个事她并未和我谈及,只是钟琴,你师父当年与你有过约定,决不可轻易将他的身份曝露出去。如今他虽然已过世,但是你曾答应他的事,不能违背!”

    提及白峰的过世,钟琴面上露出哀戚的神情,她点点头,说:“是,公子,您放心。我曾经答应过师父的事,便不会违背!”

    夜离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过些日子我便要返京,冷萱这里我还是有些不放心。这丫头性子稍显冲动了些,平日里你还需多敲打敲打!”

    “冷萱是个性情中人,难免感情用事。这既是她的不足,但也是她的优点。有我在这里,她又素来相信我,我会看着她的。”说起冷萱,钟琴还是肯定她的能力。

    夜离一哂:“是,虽说我们是杀手,但是我从不希望他们真的变成没有感情的冷血动物。”凡入默贤阁,他都曾无数次地强调,不能将自己当成是冰冷的杀手!

    说到这一点,钟琴对夜离是极为佩服的。本已转身欲走,猛然记起一事,她又停下来,好奇地问:“夜尘公子似乎是好事将近?”

    提及夜尘的喜事,夜离笑得爽朗:“不错。他回府上去办婚礼,咱们不方便出面。但是等回到逍遥谷,大家是一定要好好热闹热闹的。等到时候,我会派人通知你和冷萱。”

    “今年真是好年头!夜尘公子和您都有了心上人,可见我们默贤阁会越来越好!”钟琴说道。

    现如今在夜离面前,没有什么比提到苏诺语更加令他欣喜的了。他想着自己已出来半天,不放心地说:“好了,诺语还一个人,我先回去了!”

    回到房间,果然看见苏诺语百无聊赖地躺在那儿,无所事事的样子。夜离走过去,说:“诺语,这些日子闷坏了吧!”

    “嗯!”苏诺语重重地点头,苦着一张小脸,抱怨道,“小时候不想起来去采药,便总和爹爹抱怨,那会儿便想着,若是能一整日都不起床,就这么躺着该多好啊!可是现在才知道,这样躺着一动不动的,活生生就是受刑!我真怀念自己能走能蹦的时候!”

    夜离听她提及往事,不禁失笑。其实他小时候何尝没有这样偷懒的念头呢!他拉起她的手,说:“钟琴的医术不错,你的伤势恢复得很快,过两日我们便回京城了。到时候有心云那丫头陪着你,想必你不会觉得这么无聊。”

    提起心云,苏诺语不免担忧:“唉,原本我还对心云说,左不过十余日我就回去了。可是现在二十日也不止了,我们还在余杭。等回去的路上,耽搁的时间必定也更久。那丫头一个人在逍遥谷,也不认识人,也没人说话,肯定闷坏了!”心云是个小话唠,这些日子大概已经开始同蚂蚁说话了吧?

    “我曾送信回去,冰雁应该有告诉心云。你不必忧心。”夜离安抚道。

    两日后,夜离开始吩咐石海准备回京的行装与车马,而被杖责的冷萱也已经可以起身。

    这日,趁着夜离都不在,冷萱独自来到苏诺语的房间。

    “你怎么来了?夜离不在。”苏诺语见是冷萱,颇为惊诧。按理说,冷萱受罚是因为她,原本就不喜欢她,现在应该对她更是怨恨满满吧!

    冷萱自己找了软垫放在椅子后面,缓缓坐下去,看着苏诺语,说:“我知道公子不在。”言外之意,我就是来找你的。

    苏诺语点头,开门见山地问:“既然来找我,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你易了容?”冷萱见她说话直接,她索性更加直接。

    苏诺语略为诧异,这话问得没头没脑的,不过她还是承认:“你什么时候看出来的?”

    “果真是易了容!”冷萱说,“一般女子即便为了隐藏身份,易容也会让自己看上去赏心悦目。你为何不按常理出牌?”且不论她的真容是否美艳,既然是易容,谁会将自己易成这样?

    苏诺语知道她话中的意思是说自己难看,但这样的话她早已听习惯,压根就不在意。“什么常理?”她反问。

    冷萱一噎,没有即刻回答。

    苏诺语接着说:“易容不过是为了避免真容所带来的麻烦,有些事已麻烦许久,我何必再找麻烦给自己?”

    苏诺语的话乍听上去像是绕口令,冷萱却瞬间听懂,她说:“我们也算是相识,不知可否见你真容?我曾听说,你美艳过人。”以冷萱对苏诺语的了解,她不像是一个会夸口的人,连她也这样说,那么她开始相信石海的话。

    苏诺语拒绝得直接:“我们之间应该只是认识而已。至于我美艳与否,那是我自己的事。”她不喜欢以貌取人,可这冷萱和冰雁一样,都是以貌取人的人。苏诺语没有忘记,当冰雁那次无意间得见她真容时,所表现出来的惊诧。若是只是在乎容颜,那么看与不看又有何区别?

    没有想到苏诺语会拒绝得不假思索,冷萱说:“你是公子的女人,那么早晚都是我默贤阁的人。我们以后会经常见面,我总有能看见你真容的那一日!”

    “那么便等着那一日吧!”苏诺语淡淡地说。

    冷萱碰了个钉子,也不想再待下去。她今日的本意就是想要一睹真容,否则这心里总像是憋着一股劲似的。她沉默了片刻,缓缓站起身来。

    苏诺语见她不准备再说话,便说:“冷萱,那日在树林中,多亏你相救。谢谢你!”

    冷萱哼一声,说:“苏诺语,若非我有意,你如何能去树林?如何能遇风险?如何能受伤?所以,你不必谢我,我也只是碍于公子的命令而已。”她故意这样说,只有她自己心中清楚,当时救苏诺语,绝不仅仅是因为公子。

    苏诺语温和地笑笑,看着她的眼睛:“我自然是要谢你,无论如何,你救我是不争的事实。何况,若没有那一日的总总,也不会有现在的我和夜离。”

    冷萱再度冷哼,没有说话,转身出了房间。

    苏诺语也没有再多言只字片语。对于冷萱,她也说不清是什么感觉,她看得出来冷萱不喜欢夜离。那么如此讨厌自己,便全是为了冰雁,或许还有些别的原因。不过那日在树林中,她同她为数不多的几句喊话,她能听出来,冷萱对她的担忧是显而易见的。所以,即便两人现在已是误会重重,她仍旧不想将她想得太坏。

    冷萱出了房间后,站在那儿,秀眉微蹙。不知是不是同这个苏诺语八字不合,每次见面必定有不愉快。其实她知道,公子对她手下留情,多多少少同苏诺语是有些关系的。

    就像是钟大夫所说,冰雁对公子的执念那是冰雁自己的事,同她没有关系。她不过是个外人,不该将自己搅合在其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