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二章 白峰弟子
    苏诺语不去看冷萱警惕的目光,扬声道:“夜离,推门进来就是。”

    话音刚落,夜离就大步走了进来。基本上,自从昨日之后,夜离的眼中就看不见除了诺语以外的其他人了。冷萱正好悄无声息地后退两步,还是暂时不要引起注意比较好。

    在冷萱如今看来,以苏诺语方才的性子来看,十有**是会告状的。她还是要做好心理准备,曾经看过一次公子发怒的样子,至今回想起来仍旧觉得心有余悸。

    夜离见苏诺语的衣衫换好,脸色微微有些苍白,心疼地问:“诺语,你如今要多平躺,少坐起来,那背部的伤势才能好的快些。”

    “我知道轻重,你忘了,我自己就是大夫啊!”苏诺语冲着他嫣然浅笑,示意他不必担忧。

    夜离仍旧放心不下:“医者不自医。还是叫人来看看,我才能放心。这个大夫是我们自己人,医术很不错。”夜离说着话转身看一眼身后的女子,“钟琴,诺语便拜托你了!”考虑到苏诺语的伤势在背部,夜离特意找了女医来。

    钟琴也算的上是默贤阁的人,只是大部分时间里,她是有自己的医馆的。她一看夜离那紧张的样子,就猜到了床上女子的身份。于是,钟琴稍稍侧身,说:“公子,您言重了!我本是医者,既然苏小姐是我的病人,我便会竭尽全力!”

    或许是因为身份一样,苏诺语一眼看着钟琴就很有好感,她也微微颔首,说:“多谢钟大夫!”

    “苏小姐客气了。”钟琴淡淡地说,随即看一眼夜离和石海说,“公子,石海,等下我要为苏小姐查看伤势,你们请出去避嫌吧!”

    石海一听这话,二话不说就撤了出去。夜离却有几分踌躇,他握住苏诺语的手,说:“诺语,我就在外面,若是实在疼痛难忍,便叫我!”

    “嗯。有你在外面陪着,我不会有事的。”苏诺语安慰道。她发现,面对她的伤病,似乎夜离比她自己还要紧张!

    等到他们退出去,钟琴方才上前帮着苏诺语躺平、翻身,见冷萱一直站在旁边,钟琴微微蹙眉,说:“还愣着干什么,过来帮忙!”

    冷萱回过神来,点点头,走过去。方才一直冷眼旁观看着公子同苏诺语之间的互动,不难发现,公子对她是真的在乎。冷萱心中更加笃定,今日自己是在劫难逃了。

    苏诺语依旧同昨日一样,实在疼痛难忍,她便用力抓住身下的床褥,咬紧牙根,一声不吭。好不容易,等到钟琴忙完,苏诺语整个人就像是虚脱了一般,大汗淋漓仿佛水洗。她松一口气,整个人瘫软在那儿。

    “苏小姐,您实在是我见过的人里面数一数二勇敢的。这样的疼痛感,寻常男子也难以承受,而您竟然一声不吭,实在令人佩服!”钟琴由衷夸赞道。

    苏诺语虚弱地摇摇头,半晌后,方才说:“我方才感受到你的手法,熟悉得很。”她方才正是因为将精力都放在这事上面,那疼痛似乎也少了不少。

    钟琴一愣,随即轻描淡写地说:“是吗?巧合罢了!”钟琴是个医术高明、手脚麻利的人,当年,曾经师从白峰,只是不知道苏诺语的身份罢了。加之组织有规矩,关于师门,是不能对外说的。

    苏诺语见她这样,也没有多想。她知道有些人是不能对外谈及师门的。

    就她们说话这功夫,夜离在外面已经等得难熬,忍不住问:“诺语,你怎么样?”

    钟琴看着苏诺语笑一笑,说:“苏小姐,公子对您很是在乎呢!”

    苏诺语微微脸红,难得有人这么轻易地便接受了自己这张脸以及同夜离的关系,她倒有些无法适应。

    钟琴没有多说,转而去给夜离开了门:“公子,苏小姐的伤您处理得很,并不十分严重,只需好好静养即可。”

    “钟琴,你确定没有问题?”夜离不放心地问。

    钟琴点点头,说:“公子该相信我的医术才是。我知道公子急着赶回京城,但是考虑到苏小姐的身子,还请在余杭,多留些时日吧!我会日日来给苏小姐换药的!”

    夜离见钟琴说得这么笃定,稍稍放心:“好,一切听你的就是。”

    “那我就先告退了!”钟琴说话间也朝着苏诺语微微点头,随即看一眼冷萱,“冷萱,前些日子你问我要的药正巧齐了,不如今日随我去取。”

    “好的。”冷萱跟着她往外走。

    “冷萱。”夜离出声,“我在这儿等你!”

    “是,公子。”冷萱恭敬说道,出门前深深看一眼苏诺语。

    冷萱跟在钟琴后面,出了客栈便直直往她的医馆走。到了医馆,钟琴将备好的药递给冷萱,随手又递给她一个精致的小盒子。

    “钟大夫,这是什么?”冷萱有些诧异。那些药材她虽不是样样都识得,但也很肯定自己并未要过这个东西。

    钟琴坐下来,端起面前的茶盏,缓缓饮一口茶,方才说:“你脸上的印迹若是不想被公子看出来,就擦一点这个药膏。”

    冷萱下意识地抬手去摸摸脸颊,有些羞赧地说:“多谢钟大夫!”随即,打开盒子,里面装的是带了点淡淡香味的莹绿色膏体。冷萱知道钟琴给的东西都是极好用的,毫不犹豫地将药膏擦在脸上。

    钟琴明知故问:“是那个苏小姐打的?”

    “嗯。”冷萱说,“钟大夫是如何得知的?”

    “除了她便是公子,其他人不会对你下手。而若是公子,你的脸只怕早已红肿!”钟琴一语道破。

    冷萱知道钟琴在组织里的地位是她所不能比的,何况两人都在余杭,钟琴平日里对她颇为照顾。于是便像倒苦水一般,将方才的委屈说与钟琴听。

    钟琴叹口气,颇有些无奈地说:“冷萱,你一直是个聪明人,怎么这次也做这种糊涂事?”

    “钟大夫此言何意?”冷萱有些茫然。

    钟琴指着对面的椅子,让她坐下,方才说:“你其实一早就察觉出公子对苏小姐的不一样,为何偏偏要与她作对?你不想想,以公子的眼光,真要是个一无是处的女子怎能入他的眼?”

    “可是那个苏诺语相貌平平……”

    冷萱的话问说完,就被钟琴打断:“都说眼见为实,实际上有时候眼见也未必就是真实!”

    “您的意思是……”冷萱有几分恍然,“苏诺语是易了容的?”

    “不错。我虽未见过她的真容,但是至少可以肯定不是你如今看见的那样!”钟琴肯定地说,“苏小姐没有说错你,你实在不了解公子!公子岂是以貌取人的人?那苏小姐看上去便气质不凡,举手投足间都隐隐透着高贵典雅来。”

    钟琴甚少会这样夸赞一个人,冷萱有几分嫉妒:“钟大夫,您甚少如此赞誉一个人!”

    “不说别的,就单论她背后的伤势,那伤势你也看见了。以苏小姐那样的弱女子,方才能一声不吭地承受疼痛,你便可以知道,她的心性绝非是寻常女子!”钟琴中肯地说道。

    冷萱没有说话,想起方才目光触及苏诺语后背上伤势的一瞬间,心底微微的震撼之感。在回想起她曾说过,她遇到了方德,冷萱几乎可以想象在中了媚毒之后,方德面对苏诺语的反抗,会有怎样的举动!的确,寻常女子,在那样的情形之下,只怕早已吓得痛哭流涕,跪地求饶,再不然就是从了他,哪里会受那么重的伤?

    钟琴见她没有做声,接着说:“冷萱,若非是方才公子一心皆在苏小姐身上,你以为以公子洞若观火的细致,岂会错过你脸上的那一掌?说起来,你并非是为了自己在争,可是感情的事就是当事人都控制不得,何况你这个外人?若是冰雁真有本事令公子动心,又岂会轮到苏小姐呢?所以,等会回去,不要再置气!”

    “是。多谢钟大夫指点!”冷萱恭敬地说。钟琴的话于她而言,却有醍醐灌顶之效!的确如此,感情的事,哪里是人为可以控制的呢?

    辞别了钟琴,冷萱快步回到了客栈。

    房间内,自钟琴和冷萱走后,夜离便一直守在苏诺语的身边,端茶倒水、嘘寒问暖,倒是体贴入微。就连苏诺语都有几分诧异:“夜离,总觉得你做这些事,感觉怪怪的!”

    “哪里怪?”夜离问。

    苏诺语温言软语:“还记得第一次见你时,是在大街上,当时就是觉得你像是一个侠客般,高大威武!后来发现你的身份后,便有一种‘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的感觉。初访逍遥谷,惊讶于你的能力。慢慢接触了之后,又觉得你是温文儒雅……”

    “我有那么好吗?”夜离有几分惊喜,能得到诺语的肯定,对他来说,实在是莫大的欢喜!

    苏诺语话锋一转:“但是,无论如何,都觉得你不像是一个会为了女子端茶倒水的人啊!”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