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八章 我的诺语
    夜离乃习武之人,警觉性极强,察觉到有灼灼目光一直盯着他,他心底微甜。这目光来自诺语,夜离能感觉的出来。他故意作不知,想看看这丫头究竟能看多久。

    谁知,小半个时辰过去,苏诺语就像是被人点穴定住了一般,痴痴相望。夜离不想错过这样难得的温馨,缓缓睁开眼睛,促狭道:“诺语,对眼前景致可还满意?”

    苏诺语像是犯错被抓的孩子一般,一时间目光都不知道要往哪儿移动。她语气软糯地质问:“你既然早就醒了,为何还要装睡?”

    夜离宠溺地看着她,听着她虽说是质问的语气,却丝毫没有半分质问的意思,倒像足了在撒娇。他俯身下去,轻轻地在她鼻尖上刮一下,说:“我只想看看诺语会看多久才会腻烦。”

    苏诺语娇憨地笑着,轻声道:“多久都不会腻烦!”

    “诺语,你可知道,我有多么庆幸能够遇见你!这一生,我从未对旁的人动过任何心思,唯独对你,我偏偏就是放不下。”夜离感叹道。

    苏诺语秀眉微蹙,低声呐呐:“可是,我曾经喜欢过旁人,这样对你,是不是有些不公平?”她脑子里突然冒出这样的念头,若自己真的是他唯一喜欢的人,那么自己却不能回报给他这种唯一。她心里有些不舒坦……

    夜离喜欢她的真诚,却还是配合地做出为难的样子来:“这话说得也有几分道理啊。我的心里只住过你一个人,以后也不会再有别人住进来。该怎么办呢?”

    “你自己去想。”苏诺语突然一改方才的态度,语气强硬起来,“反正后悔也已经晚了!”

    夜离朗声大笑,她偶尔佯装凶悍,也是很可爱的!他脸垮下来,可怜巴巴地说:“既然大人都给了指示,小的也只能照做了!可是,大人,请以后一定要加倍地珍惜小的才好啊!”

    苏诺语端着架子,不可一世的样子:“唔,这个嘛,容我考虑考虑吧!”

    “好嘞!谢大人!”夜离配合地起身,鞠躬,行礼。

    苏诺语被他那一本正经的样子逗笑,然而笑得太过开怀,便扯到了背后的伤势,疼得她抽气。随即,哭诉道:“都怪你啊,别再逗我笑了,扯到伤口好疼!”

    夜离见她那样子,哪里还需要她开口,早就心疼得不行了。他顾不上其他,上前两步,一把握住她的手,见她紧咬下唇,连忙将自己的手放在她唇边,说:“诺语,别折磨自己!你若是想咬,便咬我吧!”

    苏诺语看一眼他递过来的手臂,哪里能舍得下口呢,便嘟囔着:“拿走!脏死了!”

    向来聪明的夜离这次没有听出她的话中所指,见她嫌弃,转身便飞快出了房门。苏诺语见他二话不说,转身就走,以为他是不高兴了,便也开始生闷气。本来她只是撒个娇,抱怨一下,没想到他脾气竟这样大!

    苏诺语从来不是在男子面前逆来顺受、卑微低下的人,自幼在家,看见的都是爹娘的伉俪情深、举案齐眉。娘也一直告诉她,以后定要找个懂得尊重她的男子为夫婿。所以,那些什么三从四德之类的东西,她苏诺语向来是不屑一顾的!

    即便目前来说,夜离在她心中有些地位,但是她的原则是不能更改的!无论是谁,也不能叫她放弃尊严地去讨好!苏诺语心底一边想着这些,一边更加愤怒!

    然而,这愤怒在心底刚刚开始发酵,便见夜离又飞快地折返回来,将手臂再度摆在苏诺语面前,说:“洗过了,不脏!”

    听见这话,苏诺语愣在那儿,脑子里原本的想法瞬间蒸发,什么都忘了。唯有鼻子酸酸的……

    夜离见她半晌没有反应,眼角却有泪水滑落,以为她是太疼了,心疼地说:“诺语,是太疼了吗?你说句话啊,不要吓我!你……你别哭啊!”

    他不是没有见识过女人哭,基本上眼泪这种东西对夜离来说是漠不关心的。可是诺语的泪……那一滴一滴,着实是灼伤了他的心!之前处理伤势,那么痛,就是大男人可能都忍不住要哼哼两声,然而,诺语愣是哼都不哼,生生地硬扛着!如今,却流泪了,莫不是已经疼得她无法忍受?

    苏诺语一面轻轻摇头,一面泪流满面。夜离的举动实在出乎她的意料之外,直戳她内心的最深处!当他说“洗过了,不脏”的时候,苏诺语的心已融化为水……

    如夜离这样早已习惯指挥一切的男子,转身就走才符合他的身份,不是吗?他那么精明的人,怎会听不出她那句话的深意呢,怎会傻傻地当了真呢?若非是太过重视,他岂会真的去洗了手臂呢!

    苏诺语流泪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紧紧地将他的手搂在怀里,合着泪水,印下轻轻的一记吻。

    夜离被她的举动弄得有些不知所措,慌张地安慰:“诺语,不哭了!不哭了!……”他像是面对一个哭泣不止的孩童,嘴拙到只能不断地重复着“不哭了”这样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毫无半点新意可言!

    苏诺语抽泣了半晌,终于渐渐控制了情绪,她抬手抹一把泪,破涕为笑:“傻子!怎么翻来覆去就是那三个字!听的人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夜离见她露出笑容,心底也稍稍放松一些,问道:“你方才一直哭,真的很痛,是不是?”

    “傻子!”她重复一遍,不敢置信地看着他,“如今站在我面前的,可还是那个英明神勇的默贤阁公子吗?怎么尽问些这么傻气的话!”

    事到如今,夜离终于能够确定,方才诺语的眼泪不是因为疼痛了。夜离聪明过人,只要不是涉及到苏诺语的事,他也不会有这样的反应。现下冷静下来,将前后的事联系在一起,不难明白缘由。

    夜离看着苏诺语,问:“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苏诺语想起自己方才的胡思乱想,有些不好意思,连忙道歉:“是我不对,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夜离,你别生气!”换位思考,若是她被人误会,必定是要生气的。所以,她乖乖地先道歉。

    夜离摇摇头,没有她想象中生气的样子,她这是对他还不够信任,他不怪她。因为阮天浩,诺语伤心不已;同他又是才开始,不信任是正常的。夜离只是叹口气,说:“诺语,你要相信我!我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嗯。”苏诺语点头,随即好奇地看他,“你不生气?”

    “我不会生你的气!”夜离笃定地说,“你是我这一生想要捧在手心上疼宠的女子,所以,我不会生你的气!”

    苏诺语眨眨眼睛,推他一下:“你别再说了!存心叫我自责嘛!夜离,我以后不会再这样自以为是地就认定你不好,不会再这样莫名其妙地就一个人生闷气了!”她深刻地反省着自己。

    夜离抚摸一下她的发丝,俯身在她额角轻轻吻一下,说:“好。任何时候,要给我定罪前,一定要来问问我,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

    苏诺语重重地点一下头,说:“我知道!”

    “我的诺语,真乖!”夜离赞道。

    苏诺语的脸微微染一抹红,两个人明明才将话说破不过两个时辰,怎么就腻腻歪歪地好像在一起很久了似的?他那么自然地一口一个“我的诺语”,而她竟然听起来也并未觉得有任何不妥之处。

    既然误会说开,自然也就好了。苏诺语躺了这么久,觉得浑身上下都不舒服,便扭着夜离,让他扶着起来,坐一会儿。夜离知道对诺语来说,必定是躺不住的,连忙将她扶起来,靠在自己身上。两个人就那么紧紧依偎着……

    苏诺语有一丝恍惚,心底生出淡淡的浪漫,这样同他一起,静静相伴而坐,似乎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事。想起从前,阮天浩总是想尽办法,给她所谓的惊喜,然而惊喜就那么一瞬间,过后再看,便觉得不过尔尔。两相比较,还是现在这样子更加幸福!

    苏诺语的幸福感是对比之后产生的,而对夜离来说,只要是诺语在身边,便再无他求!这就是他一直心心念念,日夜期盼的幸福!

    两个人就这样坐着,许久之后,夜离方才说:“诺语,待明日一早我们便下山,在余杭休整一日,若是你的身子吃得消,咱们就回京城。只有回去了,你才能更好地调养身体。”

    “好,你安排就是。”苏诺语乖巧地应道。

    夜离说:“那么现在,时辰也不早了,你要不要睡觉了?”

    “那你呢?”苏诺语问。

    夜离指了指地上说:“你放心,我就在这儿守着你。你别怕!”

    苏诺语微微蹙眉,说:“睡地上怎么行!那么凉,湿气又重,你身子本就没有大好,今日又受了皮外伤。该好好休息才是!”

    “我自有办法,我守着你,才能睡得踏实。”夜离说道。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