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八章 千钧一发(中)
    一道刺眼的白光闪过,紧接着就是一声巨大的轰鸣,其间夹杂着一声惨叫,牛二全身上下漆黑如碳,重重向后仰去,倒在地上,浑身抽搐不止。须臾,他便口吐白沫,没了气息。原本手中耀武扬威的大刀也从他的手中松开,落在了地上。

    苏诺语显然是被这样突兀的一幕吓坏了,忍不住后退了两步。她永远也忘不了方才的那一幕。牛二挥舞着那把大刀,同她趾高气昂地说着话,谁知正巧赶上一道闪电劈下来,顺着牛二高举的大刀,自他身体中劈过!

    这样令人惊悚的场面,无论是对于苏诺语还是那个老大而言,都是从未见过的。在那一瞬间,老大极力瞪大那原本不大的小眼睛,瞠目结舌地看着苏诺语,他本能地以为牛二是被苏诺语制服了。他甚至有几分踯躅,不敢上前,也忘却了因药而燥热难忍的身体。随即看见苏诺语惊魂未定的样子,老大心中便有了底。

    老大嘿嘿一笑,搓搓手,一步一步靠近苏诺语:“小娘子,你已经无路可走,不要想着反抗,从了大爷吧!”

    苏诺语强作镇定,指着地上牛二的尸体,说:“你看见他临死的样子了吗?你若是再上前一步,便会如他一样!”

    见她自信满满的样子,老大稍微迟疑了一下,死亡面前,没有人能够做到心中不惧。他说:“老子活这么多年,可不是被吓大的!牛二命不好,被闪电劈死,和你没有丁点关系!”

    “是吗?他原来经历过无数雷雨天,为何都无事?”苏诺语冷静地说,“他欲对我下手,故而老天惩戒!你也是一样的,倘若再有不轨之心,下一道闪电便会自你身体里劈过!”

    苏诺语说得言之凿凿,令老大有几分心虚,然而此刻距他被下药,时间已快到临界。他心中明白若是再不同女子阴阳结合,也是难逃一死,索性豁出去了!

    老大丢下手中的宝剑,解开腰间的腰带,淫笑着再度靠近苏诺语:“无妨,若是没有你,老子也活不了多久。反正都是一死,老子还能爽,何乐不为?正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嘛!”

    苏诺语秀眉微蹙,今日真是倒霉,竟碰上这样一个软硬不吃的**!她小心地向后退,再有几步便是悬崖,她已经到了无路可走的地步。她看着那男的一边走一边不要脸地宽衣解带,心中暗自筹谋:也许,她只有一次机会,那么无论如何一定要抓住这仅有的一次机会!

    眼见那人距自己只有三五步远,苏诺语突然冲他莞尔一笑,说:“你看,我已经无路可退,也不打算再跑了。只是,这样的事好歹也得容我有个准备,你说是不是?”

    “怎么?你想通了?”老大见她态度如此翻转,不免有几分诧异。

    苏诺语点头:“我当然不愿意,但是识时务者为俊杰。既然我马上就是你的人了,可否知道你的身份?”

    “大爷是天鹰帮的副帮主,江湖人称‘毒狼’的就是我方德方大爷!”方德介绍着自己的身份,特意还连着职位与别称一起说,说完后好不得意地看着苏诺语。

    听他说起自己江湖人称“毒狼”,苏诺语心中一惊,擅使毒!当日,白府的水井中不正是被人下了毒!她面上露出了几许崇拜的神色来,问:“原来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毒狼就是您啊!今日得见,真是三生有幸!方爷,不如给我说说您用毒的经历吧!小女子崇拜至极!”

    方德满意地看着苏诺语如今的样子,渐渐消弭了心中对她的防备,然而,这个时候对于他而言,哪里还有心思说那些。方德大手一挥,不耐烦地说:“等你成为了爷的女人,爷自会让你知晓!如今,还是先从了爷再说吧!”说罢,再度朝苏诺语靠近。

    苏诺语心中着急不已,若是换做刚才,她一定毫不犹豫地用银针直扎他的死穴,一了百了。可是现在,她心底有几分矛盾,这个人十有**是同白府灭门有牵连的,若是留他一命,还可以审问些当日的事;可那样的话,她该如何才能推脱了?她若是真的为了调查真相,而牺牲了自己,想必爹娘在天之灵也不会原谅。兼之,她也不会做那样的事!

    不知为何,夜离的脸突然闪现在她脑海中,只见他目光灼灼,有着几分气愤,似乎再责怪她事到如今,竟还想着要手下留情!苏诺语浑身一个激灵,猛然间醒悟过来: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即便是死了副帮主,还有帮主呢,再不济当日参与其中的人总还有活着的!万万不能一时头脑一昏,而做下令自己后悔一生的决定!

    “想什么呢?小娘子,快来吧!”方德的手探向苏诺语的肩膀,“这个地方环境虽说差了些,天上又在下着大雨,但是也别有一番滋味!来吧!”

    苏诺语顾不得多想,灵活地闪身,反手一针扎入方德的手背,骂道:“呸!你个癞蛤蟆,还想碰本姑娘,今日非得叫你知道我的厉害!”

    苏诺语的态度前后变化太快,方德尚有一分愣神,加之身体中的媚毒一直在叫嚣着,也使得他的反应较平常慢了几分。苏诺语抓住这个机会,借力飞快绕到他身后,一手拉住他的肩膀,一手对准他的死穴,用力地扎下去……

    “哎哟!”方德吃痛,本能地反手一打,正打在了苏诺语的肩膀上,力道之大,令苏诺语直接便趴在了地上。

    苏诺语抬头看着银针,皱着眉,本来是不会有差错的。谁知道那落针的一瞬间,方德突然往旁边移动,那针便偏离了死穴!唯一的一次机会,就这样遗憾地错过。

    方德反手摸了摸后背,咬着牙将那几根银针拔起,银针上带了零星的血迹,方德将银针放在唇边,舔了一下,阴毒地笑了笑:“好你个臭娘们!竟敢暗算本大爷!今日若不叫你尝尝爷的厉害,爷就妄为男人!”说罢,他将银针掰断,随手丢掷在地上,俯身就要去拉苏诺语的衣领。

    苏诺语看着他那一连串的动作,看着他嗜血的眼神,内心有了几分惧意。天上的大雨还在哗哗地下着,苏诺语的手指抠进地里,就在方德的手抓住她衣领的瞬间,她用力抓起一把泥巴,狠狠地甩向方德的眼睛。

    “啊!”方德不得已松开苏诺语的衣领,两个手胡乱地擦着眼睛上的泥土。

    趁着这个机会,苏诺语毫不犹豫地起身,往旁边跑去,据她分析这个方向应该就是去天鹰帮的方向,她在心底期盼着能碰上夜离他们。

    苏诺语没有跑两步,方德就已经处理好泥土,他迈开大步追向苏诺语,边追边叫:“臭娘们,老子今日一定要办了你!我倒要看看,在这天鹰帮的地盘上,你还能逃到哪去!”

    苏诺语知道方德就在她身后,并不敢回头去看,只能没命地向前奔跑。心底要努力活下去的信念支撑着她,决不能屈服,绝不能放弃!

    这样的苏诺语更加激发了方德身为男人的征服欲,媚毒与征服欲一起驱使着他,一定要将苏诺语抓住!

    大雨中,苏诺语压根就看不清脚下的路,她只知道,此时此刻,绝不能停下来,只有不停地奔跑才有活下去的希望!然而,这毕竟是在树林边缘,地上有不少的残枝败叶。

    一个不小心,苏诺语被脚下的树枝绊倒,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而就这个功夫,方德已站到了她身后,他停下来,看着苏诺语趴在地上,挣扎着想要起身,一脚狠狠地踩在她的后背上。

    “啊……”苏诺语痛得尖叫,她清楚地听见了自己背后肋骨断裂的声音。她拼命地挣扎着,然而,一切都于事无补。

    方德身手不错,自然知道自己那一脚的轻重,听见她痛苦哀嚎的声音,他满意地抬起脚。若是换了旁人,敢对他下手,他必定叫那人生不如死!可是苏诺语所表现出来的寻常女子所没有的坚韧与刚强,着实有几分令他欣赏。何况,他还需要靠她解体内的媚毒,若是真将她弄死了,一会儿也没有意思。

    在确保了苏诺语再无力可逃之后,方德决定暂时放过她。他俯下身去,粗暴地将苏诺语翻了个身,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语气不可一世地说:“你个臭娘们,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今日无论如何都是逃不掉的,何必还要作困兽斗?早早从了本大爷不就完了!”

    苏诺语躺在地上,背部的疼痛令她动弹不得,她就那么看着方德站在她面前,一件一件缓缓地褪去衣衫,直至一丝不挂!苏诺语迅速将目光移开,不去看他,心中犹不放弃地想着脱身之法,甚至想着若是不行,她便咬舌自尽!

    方德见苏诺语依旧没有顺从的意思,淫笑着说:“你现在不愿看我,等到一会儿自然会在我身下逍遥快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