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章 扮作夫妻
    然而,她这副样子如何能瞒得过夜离?她既不愿意说,他便也只做不知。临上路时,石海将马匹牵好,走过来,便听夜离说:“石头,我昨夜一夜未眠,今日上午便不骑马了,容我在马车内休息两个时辰!”

    “啊?”石海下意识地看一眼夜离,随即意识到这是为了苏小姐,连连点头,“嗯,公子辛苦,身体还未好全,可不能出来一趟太过劳累。”

    苏诺语见夜离那副疲倦不堪的样子,连忙说:“既然如此,公子便乘马车吧!”

    夜离歉然地看着苏诺语,说:“诺语,实在抱歉,耽误大家的行程了!”

    “公子怎的说这样的话?你本就带伤,是我疏忽大意了。”苏诺语自责地说。他的身体还是由她在照看,却忘记了他还有伤在身,实在是失责!

    石海见状,忙说:“小姐,那么我便将公子拜托给您了!一会上路,您也乘马车吧,好歹能随时照料公子。”

    苏诺语点头:“这个自然,将公子交给我,你放心就是。”

    石海连忙备好吩咐人备好马车,苏诺语体贴地扶着夜离上了马车。看着夜离的背影,石海忍不住摇头,为了苏小姐,公子竟然能想出这样的法子来!要知道,公子可是钢铁般的身体,饶是从前身负重伤,出门在外也是不乘马车的。公子向来说“马车是妇孺所用”,如今竟然能为了苏小姐称病,坐马车!足可见这苏小姐在公子心中的地位啊!

    马车上,夜离为了证明自己的疲倦,便一直倚在那儿,闭目养神。一方面他不愿诺语多心,更重要的是,在马车上这般狭小的空间里,他与诺语两人独处,实在也是有几分不自在的。

    至于苏诺语,有这样难得的机会休息,自然不会错过,很快便在这摇摇晃晃中睡着了。夜离慢慢睁开眼睛,心疼地看着满脸疲倦的苏诺语,从包袱中取出一件自己的外袍,轻轻盖在她身上。接下去的时间,夜离便一直坐着,目不转睛地凝望着苏诺语……

    直到进城时,果然遇到了老王所说的官兵盘查,石海下马轻轻敲了敲马车,低声说:“公子,前方进城盘查得颇严!”

    “无妨,等到了近前,我来应对。”夜离也极力压低声音回应他。

    然而,苏诺语本就是睡眠轻浅的人,伸了个懒腰,唇边是一抹慵懒的笑。夜离失笑,这丫头多半是已经忘记了身在何处,他轻声问:“睡醒了吗?”

    耳边猛然间传来男子的声音,苏诺语的瞌睡瞬间便消失殆尽,警惕地看向说话的人,见是夜离,方才又放松下来。她低头看着身上盖着的衣衫,羞赧地说:“我竟睡着了!本该是我照料公子的,怎好叫公子照料?”

    “你太累了,是该好好休息。而我休息片刻便恢复了不少。”夜离的声音低而温暖。

    苏诺语将手中的衣衫还给夜离,轻声道谢后,问:“方才我似乎听见有人说话,是吗?”

    夜离将石海汇报的情形转述给苏诺语听,她秀眉微蹙,问:“这可如何是好?看来前日老王所言不虚,若是盘查得太严,我们岂不是不好交代?”自古民不与官斗,默贤阁的确威震江湖,令官府也忌惮三分,但是正因为如此,一旦被官府知晓是默贤阁的人,应该事儿也更多!

    夜离安抚她:“一会儿看看情形再说吧!”

    苏诺语点点头,也只能如此。既然什么也不能做,她索性静下心来等着盘查。

    他们耐着性子等了近小半个时辰,方才轮到他们,也足可见官府盘查得有多严!

    “你们什么人?从哪儿来的?要做什么?车上还有谁?”守城官差噼里啪啦抛出一连串的问题来。

    苏诺语同夜离相视一眼,听得石海从容回话:“回官爷的话,我们只是从北方来的生意人,准备南下做生意的。车上的是我家主子。”

    “都下车!”官差绕过石海,冲着马车上的夜离和苏诺语嚷道。

    夜离给苏诺语一记安心的眼神,率先出了马车。其实这事对于夜离来说并不难办,倘若端出他的身份来,这些个官差还不得小心伺候着?奈何他的那层身份如今在诺语这里是禁忌!

    官差斜着眼睛扫一眼夜离,这个男子器宇轩昂的,并不像是个单纯的生意人:“你们可不像是单纯的生意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另一官差偏头看一眼马车,问:“还有人呢?下车!下车!”

    苏诺语随即自马车上下来,朝着官差,谦而有礼地福了福,随即站在了夜离身边。

    “你们俩,”官差指着苏诺语,问夜离,“什么关系?”

    夜离看一眼身侧的诺语,思虑片刻,刚想要说“我们是兄妹”,然而话未说出口,突然感觉到一只手搭在了自己的手臂上,他低头瞥一眼,心中惊诧不已。耳边是苏诺语温柔的声音:“夫君,你不是说趁着谈生意的空,带着我好好游览山水吗?”

    “是,为夫答应你的话,自然要做到。”夜离反应极快,亲昵地拍拍苏诺语的手,转而看向官差,问,“这位官爷,您也看见了,这位是在下的夫人。我们是北方来的生意人,这次南下做生意,顺带陪夫人出来散散心。”

    官差似是不信,仔细打量着夜离和苏诺语,苏诺语淡定地同夜离低声耳语,那样子好不亲热!旁边的石海看着这一幕,心中的诧异比这几位官差大得多!简直就是不敢置信!这苏小姐不按常理出牌,着实令人不好接招啊!

    夜离的余光扫向一旁明显震惊住的石海,状似无意地说:“这是我们家的小随从,大概是方才没有和您说清楚吧!”

    就这功夫,石海已经回神,连忙说:“少爷,少夫人,恕罪。小的嘴笨,只怕是耽误了官爷的功夫,又耽误了你们的功夫!”转而朝着官差又是作揖又是鞠躬,陪着笑脸。

    官差们看了半晌,见夜离谦谦君子风度、苏诺语大家闺秀的气质,就连石海也是一脸的忠厚老实,总体来说,都不像是坏人!于是挥挥手,说:“好了好了,你们进去吧!”

    “多谢官爷!”石海不迭地道谢。夜离和苏诺语都只是微微颔首,以示感谢。

    往前走了没几步,就听石海故意高声说道:“少爷,少夫人,请上马车!”说着还走上前去,搀扶着苏诺语和夜离上了马车。

    马车上,苏诺语歉然地看一眼夜离:“公子,诺语方才多有冒犯,实在是抱歉。”

    “这话不妥。我身为男子,若说是冒犯,也是我冒犯了你。”夜离连忙说。说起来,他实在是意外苏诺语的反应。然而,即便知道只是做戏,但听着她温言软语地在他耳边,娇羞地唤一声“夫君”,于他而言,仍旧是不敢奢望的满足!

    苏诺语轻笑一声:“我方才也是心急,便想着前日老王的提议,顺嘴就说出来了。原本我还想着老王是胡言乱语,没想到这样的身份还真是最容易混过去的。”

    夜离颔首,道:“如此,这一路上,只怕还有多处要冒犯诺语。”夜离心想,这算不算是王博的功劳?若不是他,只怕诺语也不会有如此反应,他自然也无处寻这样的福分!这样看来,下次一定要好好犒劳王博!

    既然进了城,自然是要在城里解决午饭问题的。夜离不想兴师动众,只是随意找了一家不算大的酒家,走了进去。石海见苏诺语与夜离并肩而行,懂事地后退两步,跟在他们身后。

    那酒家的掌柜是个玲珑之人,见状,上前便说:“公子、夫人,里面请!小店是新请的厨子,做得一手好菜,二位有口福,尝尝吧!”

    “夫人,你觉得呢?”既然是达成了共识,夜离也算是过过瘾。

    苏诺语的手极自然地搭上夜离的手臂,微微仰头,看着夜离说:“夫君拿主意就好。”

    夜离欣然颔首,走了进去。石海站在后面,看着前面的两个人,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以往总听戏文中说什么天造地设、郎才女貌,今日便算是见着了!这苏小姐走在公子身边,从背影上看,别提有多赏心悦目了!

    点餐过程中,那掌柜在旁边,左一个“郎才女貌”,右一个“伉俪情深”,说得夜离可谓是心花怒放。暗暗在心底记下这家酒家,以后来往这里,一定是要来照顾生意的!

    而苏诺语起先还有些觉着别扭,后来不知是不是听多了,便麻木了。百无聊赖的她坐在一旁,脑海中甚至出现了她同夜离走在一起的画面,她唇角微微勾起,满意地想着:嗯,的确是很配呢!

    “夫人,这些菜都是你爱吃的,快尝尝这厨子的手艺,看看可还合你的胃口?”夜离温柔地问道。

    苏诺语猛地回过神来,对上夜离温暖的眼眸,脸瞬间就红了。她飞快扫一眼桌面,心底微微诧异,夜离点的这些菜真的都是她素日里爱吃的。难道是巧合吗?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