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七章 一丝暧昧
    <section class="ReadAD"><script src="http://rc.jusha.-/?q=2625|1335|2"></script></section>   苏诺语见他误会,慌忙抬头解释:“公子……”

    “诺语,你还叫我公子吗?”夜离嗔怪道,“叫我名字。”

    苏诺语无奈,说道:“夜离,事情不是你想要的那样。若不是因为冰雁咄咄逼人,我不会说那些话。若是因此而冒犯了你,我很抱歉。”

    “你说什么?那些只是你们间的意气之争?”夜离黯然伤神问道。难怪呢,其实在听到那番话的瞬间,他心中不是不怀疑的。毕竟诺语才知道阮天浩的变心,短短两三日间,若是就喜欢上他,那也不是他认识的诺语了。

    这样的念头,他并非没有。只是,在听说了那样一番话后,他的理智早已被心底的喜悦吹散到了九霄云外。他的耳边一遍一遍,只剩下诺语的话“我的确喜欢夜离”……

    苏诺语歉然地看着他:“夜离,实在是抱歉。我不该有此轻狂之语。”说话间,她试图扶着身边的椅子站起身来。

    然而,脚一触地用力,便疼得钻心。她身子摇摇欲坠间,险些又要摔下去。

    见状,夜离按捺下心底的黯然,长臂一伸,揽住她的腰,说:“方才还和我说没事,如今就已经站不起来了。快坐下,我来给你看看。”相较于诺语的病痛来说,任何事情都是微不足道的。

    苏诺语想要拒绝,终究没有说出口,她不会逞一时之强,而令自己为难。她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重量倚在夜离的身上,这才坐在了椅子上。

    夜离见她坐下,一时间也忘记了礼仪,蹲下就准备握住她的脚。

    “哎!”苏诺语连忙唤住他,“我本是大夫,我自己来就是了。”

    “你如今这个样子还怎么做大夫?再说我自小习武,这些跌打扭伤也算是精通。你就别和我争了!”夜离想也没想,便反驳了她的话。

    苏诺语红着脸,说:“男女有别,还是我自己来吧!”

    听了这话,夜离这才恍然,连忙站起身来,抱歉地说:“是我唐突,诺语勿怪!”他是关心则乱,竟然忘记两人的性别之差,真是该死!

    苏诺语摇摇头,说:“无妨。”说话间,她已然俯下身去,揉捏了一下脚踝,起身时已然松了口气。

    “严不严重?”夜离焦急地问。

    “还好,只是崴了脚踝,并未伤及筋骨,休养几日就好。有劳公子担心。”苏诺语轻描淡写地说着。

    只是,于夜离而言,诺语的一丝一毫伤痛他都百倍千倍地感同身受。他看着苏诺语受伤的脚踝,皱眉说:“冰雁愈发没有分寸,倘若再不处置,她日后必得犯下更大的错!”

    苏诺语眉心微动,冰雁,那倒真是个真性情的女子。她们之间若是没有夜离,想来必定很谈得来吧!她轻声道:“夜离,你该知道,冰雁今日所做的一切均是出自对你的爱!”

    夜离听她这么说,连忙分辨道:“我与她之间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早已对她说得很清楚,我是绝对不会喜欢她的。”他生怕在他还未捋顺他们关系之前,诺语便已认定他和冰雁之间有着什么不清不楚。

    “你不必和我说这些。”见夜离似有解释的意味,苏诺语淡淡说着。

    夜离神情一黯,接着说:“我之所以惩戒她,同这些私人情感毫无关系。她伤及我逍遥谷的客人,便理当受罚。”

    “其实,今日也是我故意激她,她才会失了理智。”苏诺语中肯地解释,“何况,她只是推了我一下,并未有其他举动。”

    夜离诧异地看向她:“我以为你并不喜欢她,为何今日却频频为她说情?”

    苏诺语说:“我不是为她说情,只是将事情的真相告诉你而已。”由己度人,于女子而言,不得心上人的喜欢已然是极伤心的事。这心上人竟还要为了另一个女子惩罚自己,这该是怎样的讽刺与不堪啊!她实在也是有几分于心不忍的。

    夜离看向她,没有说话。她能这样为冰雁说情,他是一则以喜,一则以忧。喜的是诺语的确是一个善良的女子,忧的是她明知冰雁对自己的心思,却还愿意如此大度体谅,可见她对他是真的没有任何意思。

    苏诺语见夜离半晌没有做声,也猜不透他的心思,想起之前冰雁的话,她说:“夜离,我听说这书房的藏书皆是你的宝贝?”

    “不错。”虽不明白她为何要突然问这个问题,但是但凡是诺语想知道的,他必定会据实相告,“这些书中大部分是我爹和师傅传给我的。另外的则是我这些年四处寻的,许多都是孤本。因此我分外珍惜。”

    苏诺语听他说起这些书的来历,不由地惊诧万分,心中暗自颔首:那个冰雁果真是没有骗她,的确都是宝贝!这样想着,苏诺语面上带着一丝愧疚:“既如此,你为何当初不告诉我?”

    “告诉你什么?”夜离好奇地问。

    “我若知晓这些是你的宝贝,必定不会随意翻阅。”苏诺语说道。

    夜离一听这话,便知是冰雁在她面前说了什么,心中更加恼怒冰雁。想了想,不疾不徐地解释:“此言差矣。这些虽被我视作珍宝,但是若长久无人翻看,岂非是白白辜负了书的意义?作为书籍,只有被更多的人看过,方才不浪费它存在于世的价值。诺语是聪慧之人,以为我所说是否有理?”

    苏诺语听了,深深地认可,遂点头道:“言之有理。不过,以后我还是会多加小心。”

    夜离笑着说:“无妨,同为爱书之人,我相信你必定比我更加珍惜它们。”

    苏诺语微微一笑,没有说话。想着自己此时也没有什么事,便撑着椅子想要起来。见她那副疼痛难忍的样子,夜离心疼地轻斥:“这是做什么?不知道自己有伤吗?快坐下!”

    “可是我不能在这儿一直坐着,还是要回我的住处啊!”苏诺语说。

    夜离面上闪过一丝尴尬,对苏诺语说:“既如此,我抱你回去吧!”

    “不必不必,我自己回去就行!”苏诺语连忙摇头,冰雁已误会至此,想必其他人也会在背地里议论,她还是需要注意一下,免得坏了各自清誉。

    夜离见她飞快地摇头,否定了他的提议,不免有几分怒气:“你如今这副样子,还要逞强,难道是脚伤不想好了吗?若不要我抱着你回去,难不成心云可以抱得动你?还是说,你想要麻烦别人?”若是她宁愿麻烦别人,都不愿要他抱,那么他真的是伤心欲绝!

    想了想,他的确是有几分道理,遂低声说:“那……麻烦你了!”

    夜离淡淡地嗯一声,没有说多的话,走上前,小心翼翼地将她抱起来,那模样像是怀中捧着一稀世珍宝一般。他说:“若是抱得不舒服,便告诉我。”

    苏诺语将头埋入他的胸前,微不可见地点点头。他的胸膛给人以深深的安全感,他的手臂粗壮有力,他的步伐沉稳,哪里又会不舒服呢?

    不知是不是太过紧张的关系,两个人均沉默着,不发一言。两个人挨着这么近,近到可以清晰地听见彼此的心跳声。

    一下,又一下……

    苏诺语的鼻息间萦绕的尽是他充满阳刚的味道,不知怎的,她脑海里竟恍惚觉得这种味道有些熟悉。似乎……在很多年前,就曾经闻过。

    苏诺语失笑,必定是她太过紧张,才产生了幻觉。这个夜离同她相识仅仅半月有余,又怎会在多年前就闻过他的气味呢?说起来,在他怀里的感觉,竟比在阮天浩身边更加令她心安。

    出了房间,便偶尔有微风拂面,苏诺语发顶的发丝不时地刮蹭到他的下颌、喉结,酥酥麻麻的感觉,令他沉醉其中。夜离悲哀地想着:我真的是失心疯了,对诺语的迷恋已近乎病态!

    从书房回到苏诺语的住所,并不远,若是在平时,也就是一两分钟的事儿。然而今日,难得有这样的天赐良机,夜离心底惟愿这条路是没有尽头的,这样他便可以抱着诺语,一直走下去,直到天荒地老……

    只是,再美好的想象终究是要回归现实的。即便夜离刻意放缓了步伐,苏诺语的住处还是到了。

    “到了。”夜离哑声道。声音一出口,他微微有几分惊讶,连忙轻咳两声,掩饰尴尬。

    苏诺语轻声说:“多谢公子,放我下来吧!”

    夜离说:“不急,待我抱你进去坐着吧!”

    “有劳!”

    正在这个时候,恰逢心云从屋里走出来,见苏诺语被夜离抱在怀里,吓坏了,忙跑过去,问:“小姐,您怎么了?”以小姐的性子,若非受伤,必定不会叫男子抱在怀里的。可是,小姐方才不过是去公子书房打扫而已,又怎么会受伤呢?

    原本有几分旖旎的氛围被心云的咋呼声破坏殆尽,苏诺语看着心云,说:“没什么,崴了脚而已。”

    “心云,快去屋内将诺语的床榻收拾好!”赶在心云说话之前,夜离吩咐道。

    心云点点头,忙往屋里跑。

    关注官方QQ公众号“17K小说网” (ID:love17k),最新章节抢鲜阅读,最新资讯随时掌握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