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一章 柔情的清然
    <section class="ReadAD"><script src="http://rc.jusha.-/?q=2625|1335|2"></script></section>   夜离离开后,夜尘回到尘心居,入目便是清然忙碌的身影。尘心居久未有人住,即便有丫鬟打扫,难免还是缺了丝人气儿。夜尘和夜离走后,清然进屋,看着一尘不染的屋子,向来冷若冰霜的脸上微微扬起一丝若有似无的笑。

    这种家的感觉,是她印象中从不曾有过的。她虽说从来不说,但是自打夜尘开口要她做他的女人,而她同意的那天起,她其实已在心底认定了他。这一生,她一定会好好守着夜尘,尽其所能,保护夜尘!

    师傅虽然对她不好,但是有句话,她却印象深刻。师傅说,等你学成,便可以保护这世上你想保护的任何人。当时这句话对她而言,空乏而无意义。因为她的生命中,没有想要保护的人,包括她自己。这条命,这口气,有或没有,皆无所谓。

    但是遇到了夜尘,一切似乎在悄然发生了转变……

    那一次,她将匕首掷在他面前,他却温柔地交还给她,并且从那开始一直跟随她身边。当时的她只是觉得这个男子太过心狠,他身边的那个女子一看就是他的女人,他却在面对她的痛苦时,表现的那么云淡风轻。不过那有什么关系,他心狠,而她更是无心。

    她至今都能记得那个女子对她的诅咒,她歇斯底里地诅咒他们,她说:“你以为你能得到他的心吗?我诅咒你们,永远无法在一起!他不会爱你的!”

    当时的她是什么态度?

    清然手上的动作缓一缓,她记得她只是轻蔑地看一眼那女子,心中想的是,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这样心狠的男子,我断断是不会要的!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她终究还是败给了他的锲而不舍。

    那段时间,他真真像是“二十四孝夫君”一般,一路上任劳任怨,打点一切,还随时随地地负责逗笑她。那些日子里,天地之间只有他们两个人……

    清然忍不住轻叹一声,大概就是那样静好的岁月一点一滴击溃了她冷硬的内心。在她的印象中,从没有人对她有过那么好,那么事事体贴。再怎么说,她也只是一介女儿家,那样温暖的怀抱,她不是不会心动的。

    大概当他那么温柔对她的时候,她便沉沦了……

    所以才会在他遇到危险的时候,势如拼命!她只觉得当时自己的心像是被铁锤重重锤击,被人握在手中狠狠蹂躏,被无数根细小的针密密刺入一般,痛得她慌了手脚。满心满脑里只剩下一个念头:无论如何,一定要他活下去!

    她不是一个会温言软语、妩媚动人的女子,她早已习惯了用最寒冷的冰霜筑一个城堡,将自己的一颗心紧锁其中。因此,即便是当着他的面,她依旧不会像其他女子那样柔婉。

    清然知道,自己是个没有安全感的人。在她极小的时候,曾经有人告诉过她,这个世界上,你永远不能交付真心!你要记住,当你付诸真心的那一刻,便是退无可退、粉身碎骨的日子!她已经记不清楚说这话的人长什么模样,而这句话却像是烙印一样,牢牢地印刻在她心底。

    可是,遇上了他,一切都由不得她。他甚至在她尚未察觉的时候,便将她的心窃走!在他面前,她仿佛一个赤身**的人,没有遮挡,无法躲避。当然,她从没有想过要防着他,相信他,甚至比相信自己还要容易!

    救下他之后,他们躲在林子里一个破旧小屋里。那些日子,大概是她这空乏人生中最幸福美好的一段时光!当他要她的时候,她连犹豫都没有,便将自己交给他……

    那些日子里,他们极尽缠绻,恣意欢爱……

    在她心底,她已经将自己视作他的人,这一生,没有想过要分离。只是,这些话,她从未曾开口。她是个笨嘴拙舌的人,不善表达,更相信实际行动。

    清然拿起面前桌案上的青花瓷樽,细细擦拭,这屋内的每一处,她都视若珍宝!

    夜尘倚在门边,静静看着阳光透过窗棱,暖暖撒进屋里,温柔地撒在清然的发间、身上……她那完美侧脸的一抹微笑,伴着微醺的暖意,淡淡一圈光晕,美好得令他觉得,此时此刻,这样的清然,只得他用世间一切去换!

    夜尘痴痴地凝睇着她,目光中的温柔似能溢出水来。天知道,此时此刻,他只想要冲过去,将她紧紧搂在怀里!可是,他拼命压抑自己的内心,只为静静欣赏她难得一见的温柔如水。

    清然擦拭好青花瓷樽,刚欲放下,耳边猛地响起那个癫狂女子的厉声诅咒:“你以为你能得到他的心吗?我诅咒你们,永远无法在一起!他不会爱你的!”

    “啪”的一声,手中的青花瓷樽应声落地,瞬间摔了个粉碎……

    清然慌乱地看一眼地上的碎瓷片,连忙俯身去捡:“嘶……”

    “怎么了?这么大的人,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吗?”在她尚来不及去看手指的时候,他已经飞快冲到她身边,一把握住她的手。清然的脸微红,指尖处一阵酥麻的感觉,她透过朦胧,看见他眼睛里明显的慌乱与心疼。那样的慌乱,实在和他的形象不相符啊!

    夜尘心慌意乱地责备她,再抬眼却看见她眼底浮现的泪意。她是那么坚韧的女子,断不会为了这点小伤口就流眼泪,那么能令她流泪的就必定是他方才的口不择言!夜尘连忙将她抱起来,不住声地道歉:“清然,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是责备你,我只是心疼你,清然,别哭!”

    那么多女人在他面前流过泪,然而,她们的眼泪只是让他厌倦。他从不知道,女子的泪水竟然能如此令他心痛!她的泪滴在他手臂上,像是火焰般,瞬间灼伤他!

    清然没有说话,就那么定定地看着他,心中忍不住想:会不会有一天他厌倦了她,也弃若敝履?毕竟,如他一般优秀的男子,身边又怎么会少了红粉知己呢?

    “说话,清然!”夜尘见她就那么默默落泪而一言不发,心中顿时乱如麻。

    清然想了想许久,终于开口:“你还记得绿蓉吗?”哭过之后的她,声音不再如以往那么清冷,多了些许的沙哑,却别有一番滋味。

    “什么?”夜尘的眼里浮现出大大的问号。听着像个人名,有点耳熟。

    清然的神色有刹那的黯然,她问:“不记得了吗?她是你之前的女人。”

    夜尘的眼里划过懊恼,他终于明白清然的反常了。只是,她为什么会在乎那么一个陌生人呢?那个女人从来就不重要,他早已忘到九霄云外,没想到她却始终放在心上。

    夜尘紧抿着嘴唇,思虑再三,说:“清然,我承认,在你之前,我有过一些女人。但是那个时候的我,还不知道有一天你会出现在我生命中。若是我知道我可以拥有这么完美的你,那么我必定不会去碰任何一个人!清然,对于已经发生的事,我不知道该如何说,才能卸下你心底的结。但是,我可以用我的生命起誓,你就是我想要携手一生的那个人!”

    “这样的话,我是第几个?”清然低声问。这样的话若是在以往,她必定是说不出口的,但是现在,她需要他的承诺。

    “唯一的一个。”夜尘深深地看向她,重复道,“你是唯一的一个。”

    清然点点头,说:“只要你这样说,我就相信你。夜尘,永远不要骗我!不论你是出于什么原因,哪怕是再丑陋的事实,我都可以接受。”

    夜尘慎重地点头:“关于我的一切,我的家世背景,我全无保留。我只能说,我唯一对你有所隐瞒的,就是默贤阁的事。但,并不是因为我不信任你,只是我要遵守当初的诺言而已。”

    清然微不可见地颔首,没有说话。

    夜尘将她搂入怀里,守护着清然难得一见的脆弱……

    许久之后,夜尘看着清然说:“陪我回家吧。让爹娘好好看看你。”

    清然的脸微红,嗫嚅道:“我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是,他们会不喜欢我。”如她这样的孤女身份,哪里配得上夜尘的身份呢……

    夜尘板着脸,佯装生气,说道:“胡说!谁说你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是的?你记住,你是我的女人,有我的人与心。”

    这样的话被他这样一本正经地说着,清然浅笑出声。

    夜尘见她笑了,方才说:“清然,我爹娘都不是古板的人,他们会很喜欢你的。这么多年来,我从没有将任何人带回家,他们会明白的。你放心,你就想一块璞玉,值得世上最好的一切!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话,若真是配不上,也是我配不上你。”

    夜尘的一番话极大地温暖了清然的心,她点点头:“好,我会努力当一个好媳妇,让你爹娘喜欢我的!”

    “你不用努力,你已经是好媳妇!”夜尘轻轻地吻一下清然的耳垂。

    清然的身体微颤,夜尘心中一动,终于克制不住,温热的唇,缓缓从她的耳垂移到脖颈……

    关注官方QQ公众号“17K小说网” (ID:love17k),最新章节抢鲜阅读,最新资讯随时掌握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