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列表 > 第181章君主之宴
    “路易安托万德波旁,昂吉安公爵阁下,吾王宫廷管家!”昂吉安公爵一旁的年轻贵族上前一步,向老管家乔安报上了昂吉安公爵的名号,而后又简明地将随行的贵族子弟一一介绍给老管家乔安。而老管家乔安则将一行人的的身份以及名字一一记在了心中。虽然他已老去,但是这对于一辈子都熟于此事的他并不是太难的事情。

    昔日伯爵府前也曾宾客填门,往来如织。那时候伯爵大人的每一位宾客都是由他来引入的,他也将此视为莫大的荣耀。但如今……旧伯爵府前门可罗雀,就像是这个时代的缩影一样,旧伯爵府见证了法兰西贵族的兴衰。老管家乔安独自一人时,也常守着这座宅邸感叹。他从没想到,旧伯爵府在开始不复往昔,渐渐破败之时竟然还能够迎接过去从未敢想象的客人——一位王室贵胄,一位真正的亲王,未来的孔代亲王。

    随即老管家乔安迎向昂吉安公爵,以路易十五时代时的礼仪向昂吉安公爵再次躬身行礼。随后将一众宫廷贵族子弟请入厅中。而昂吉安公爵虽自持身份不便下交,但对于老管家乔安还算是客气,友善回礼之后面带微笑地跟着走了进去。

    作为国王陛下的宫廷管家,他也有他的打算。如今,宫廷之中,除了罗汉子爵这个远亲之外,年轻的国王陛下对于他们这些表兄弟,虽不至于排斥,但也不算亲近,总之对他们惮度就是不冷不热。若是凡尔赛宫之中已有王后,那么他们自然能够通过王后陛下与亲王妃们的圈子重新回到陛下身边,成为法兰西陛下的股肱之臣,为陛下掌管政府、军队,乃至产业。但现在看来此事还是太过遥远,所以……一位能够令国王陛下迷恋的夫人则成了能够为他们达成这种意愿的媒介。就像蓬巴杜夫人与杜芭丽夫人一样,但这位兰丝伯爵夫人比她们出身高贵,更加得体。以职务之便先来跟这位夫人联络一下感情想来别人也不会说自己闲话。

    所以,昂吉安公爵才会带着旧贵族圈中这些比较要好的年轻才俊一同前来,他们之中有的精通音律,有的精通诗篇。一群年轻才俊围拢在美貌的伯爵夫人身边,在逸静的旋律之中感受静静游淌的孤独情怀,朗诵流泻着哀伤的诗篇,渡过这令人伤感的午后。看着窗外渐渐落下的夕阳,为忧伤的伯爵夫人献上在这样的冬日难以获得的娇艳玫瑰,在她沉默之时递上香郁甘回的清茶。而后在时光催人的感叹之中送她奔赴陛下之宴,在青年才俊簇拥之下成为贵妇名嫒之中最令人羡慕的存在。他相信,这绝对能够讨好这位令陛下痴迷的夫人。

    昂吉安公爵的安排是非常得体并且完美的,但……他并不知道兰丝伯爵夫人正在试图躲避年轻的国王。若是换在平时,这样的安排或许可以讨好兰丝伯爵夫人。在这个时代,没有哪位贵妇名嫒愿意拒绝这样美好的下午。但偏偏此刻的兰丝伯爵夫人没这样的好心情。

    本来兰丝伯爵夫人已经快被阿尔贝特律师说服,虽然还没有放弃发终身愿的打算,但至少是心动了。但是在老管家乔安通知兰丝伯爵夫人之后,兰丝伯爵夫人更是铁了心要发终身愿。虽不至于直接让老管家乔安拿一些理由搪塞来客,但兰丝伯爵夫人还是亲自下楼,客气地向昂吉安公爵告知自己身体不适,不能赴国王陛下的邀请。

    听到兰丝伯爵夫人的托词,昂吉安公爵傻眼了。他还没遇到过有直接拒绝国王邀请的事情,但偏偏兰丝伯爵夫人看上去面色憔悴,又不像是托词。随即,昂吉安公爵只得客气地祝这位女士早日康复,并表示择日再来探望。

    “阿尔贝特,请尽快帮我将财产事务办理好。”将悻悻然的昂吉安公爵一行人送走之后,回到楼上的房中,兰丝伯爵夫人立即将自己的决定告知阿尔贝特律师。

    “为什么?蓓菈,你要是觉得烦闷的话,我可以陪着你四处走走。去不列颠,奥地利,俄罗斯,甚至是北美。如果你想去再远一些的地方,我们可以去印度。看看外面的世界,直到你有一天想念法兰西。”听到兰丝伯爵夫人这么说,阿尔贝特律师急了,急忙劝道。对他来说修道院是比世界另一端更加遥远的地方。

    “不,阿尔贝特,我哪也不想去……”兰丝伯爵夫人摇了摇头:“快回去陪你的妻子和孩子吧,我累了。”

    “…………”听到自己的心上人提及妻子,阿尔贝特律师愣住了,半响之后点了点头,默然地离开了。对于他来说,即便是一时昏头的选择竟也如此艰难。他爱这个孩时就温婉聪慧的女子,并且为之痴狂,甚至愿意不顾一切地陪她到一个陌生的世界去。刚才他也正是被这种痴迷冲昏了脑袋,愿意抛妻弃子陪她离开。但这个聪慧的女子仅仅是稍稍一提就令他冷静了下来。在法兰西,一段开始的婚姻并不意味着另外一段感情的结束,阿尔贝特深知这一点。但即便时至今日,已经没有任何门第之见阻碍他与兰丝伯爵夫人,冷静下来的他还是不能狠心抛妻弃子,哪怕他如此深爱这位伯爵夫人。

    阿尔贝特律师离开之后,担忧女主人的老管家乔安静静地来到了女主人的房前,卧房的房门虚掩,兰丝伯爵夫人正伏在床上哭泣。见状,老管家默默地为她关上了房门,长叹一声,脸上的皱纹又更深了些许。

    “安托万,我记得我说过今晚要邀请兰丝伯爵夫人共进晚餐。”陶宫之中,在听完昂吉安公爵的回报之后,陆逸面带微笑地对自己这位表兄质问道。

    虽是面带微笑,但是看在昂吉安公爵的眼中就有点令他胆战心惊了。昂吉安公爵朝国王身边的宫廷侍卫长罗汉子爵偷偷瞄了一眼,试图想从这位远亲那得到一些提示。但罗汉子爵只是遗憾地摇了摇头。

    装腔作势的罗汉子爵虽然满脸的遗憾,但他此时更想笑。不是笑话昂吉安公爵,而是笑年轻国王怎么这么喜欢折腾人。派昂吉安公爵前去邀请兰丝伯爵夫人之后,年轻的国王就跟他说昂吉安公爵肯定请不来伯爵,要他回头尽量表现得遗憾一些。所以,现在他才不得不表现得如此惋惜,让昂吉安公爵心下揣揣。

    “陛下,可是……我见伯爵夫人面色苍白,确实不便。所以……”昂吉安公爵如实回答道。

    “所以,明天嫡宫都会盛传‘法兰西的国王竟然连邀请一位夫人共进晚餐都做不到’,安托万,你说这会是谁的责任?”

    “无人能够冒犯吾王的威严。”昂吉安公爵连忙答道。

    “呵……罔顾事实,我确实邀请了,事实是我邀请不到伯爵夫人。”说着,陆逸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拿着手杖装模作样地站在椅子旁边,一脸忧虑地以配重珠轻轻地敲打着椅背。

    “那……还请陛下让我挽回这一切,我现在立即前往伯爵夫人的府邸,将伯爵夫人请到陶宫来。”昂吉安公爵犹豫了片刻,而后坚定地对年轻的国王回答道。从语气之中可以听得出来,这位亲王公爵这次是打算发狠了,准备用抢都说不定。

    “不必了!”一声突然而坚决的回答,令昂吉安公爵感觉顿时这个人透身凉了下来。接着一股热流自耳根向额头聚拢,而后他感觉身上开始渗出汗水。可仅仅是短短片刻之后,国王的话又让他感觉从热锅里被捞出来一般,大松了一口气。

    “我要你去做另外一件事,安托万。”陆逸走到了昂吉安公爵的身边,笑了笑:“我说过要跟兰丝伯爵夫人共进晚餐。那么你就给我去把餐桌摆到伯爵夫人的花园里去,剩下的时间不多,现在就去。你不能让我跟伯爵夫人饿着肚子等你慢慢地把事情都安排好,而且这天气晚上看上去挺冷的,我不想伯爵夫人再冻感冒了,你说她身体本来就不适。”

    “是,陛下。我现在就去……”听到陆逸的决定,昂吉安公爵如蒙大赦。立即再次躬身,只等国王点头应允便告退离去。

    “等等,安托万!”但是陆逸又把他叫住了,用权杖敲打着手掌走到昂吉安公爵的面前。皱着眉头看着他看了片刻,但是此刻的昂吉安公爵哪里还有心思去揣测年轻的国王想要干嘛,心中不停地盘算着等下出去以后要立即让人准备什么东西。餐桌,烛台,火炉,帐篷……昂吉安公爵的脑子里现在只剩下了这些东西。

    “安托万,你是我的表兄,也是未来孔代家族的唯一继承人。我认为你与我的其他表兄弟不同,我不知道你自己怎么看。”看着昂吉安公爵的双眼说完这番话之后,陆逸就闭起双眼挥了挥手让他告退了。

    从觐见室里出来之后,昂吉安公爵早已忘了刚才在他脑子里晃荡的那些帐篷火炉,反复地默念着年轻国王对他所说的那番话。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