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列表 > 第173章昏君的诱惑
    “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呢?老师。若能把持金融体系,那么对于法兰西王国的裨益是毋庸置疑的。而且,若是由老师你来操持此事,通过皇家银行来将此体系建立起来,那么老师你在王国宰相卸任之后的就可以坐在皇家银行的股东席位上颐养天年了。”陆逸见此话题有些沉重,随即笑着将话题的重心转移:“你可以在马赛吹着地中海的暖风,躺在小渔船上一边晒太阳一边钓鱼。或者住在波尔多,那也不错,我可以将拉菲城堡以及所属的庄园都赠送给你。庄园里的葡萄酒,就像小鹿容易受惊的妙龄少女,还有膘肥的良驹。在那里老师你可以安静地阅读,当你感觉到疲惫的时候,可以走到幽暗书房的窗边,看看那些妙龄少女与马童在马厩在马厩或者是野地里偷尝禁果。慢慢地回忆曾经那些带给你美好与心痛的女子,回忆曾经在那些萦绕耳畔的柔情蜜语。”

    听着陆逸的话,德博蒙老头被成功地转移了注意力,轻松地笑着回道:“这可不像是您应该说的话,陛下!”

    “呵呵,怎么了?老师,我可不认为国王应该像一个面瘫的主教那样。”说着,陆逸停顿片刻,似有所悟那般言道:“像国王这样被剥夺了物欲的人生,他应该比所有的人更懂得去欣赏人世之间一切美妙的事物。”

    陆逸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这几年来他已经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自己的物欲正在被这顶王冠所剥夺。除去国王所追求的丰功伟业,前世那些一直想要尝试却没有条件去尝试的东西,现在对他来说已经没有多少吸引力了。名马、美酒、美人、古堡庄园,当一切都变得唾手可得时,对这些东西陆逸真的很难再保持足够的好奇心与向往。所以,这样的人生就需要更加敏锐的感悟能力,就像诗人那样敏锐的触觉,以让自己保持足够丰富的感情,让这样的人生不至于太无聊。

    当然,他也可以尝试着放弃这些感悟,而在物欲上追求极致,例如:追求更好的名马,美酒,古堡庄园,以及在上更加放荡的人生。想着,陆逸感觉自己的心猛然跃动了一下,不由自主地朝伊莱诺以及赫拉勃利所在的那群贵妇名嫒望去。

    而德博蒙宰相并不知道此刻我们年轻的国王思维已经发散到了何种程度,依然面带微笑地回答道:“不,陛下。您如此年轻,不应该有如此耄耋迟暮之感。”

    “哦?被我猜对了?”虽然依然保持着一脸的笑意跟德博蒙老头开玩笑,可此刻陆逸的心情却只能以一个“囧”字来表达。因为他悲哀地发现,自己如此年轻的人生竟然真的已经有了老年人的鞋,而且还是老到七八十岁那种。若是四五十岁那也就罢了,因为陆逸前世加上今生的年龄也刚好够数。看见德博蒙老头不置可否,笑而不语。陆逸焦急地开始盘算应该如何摆脱这种悲剧的鞋。

    最后,由德博蒙老头来负责操持这件事就被这样定了下来。实际上陆逸知道德博蒙老头并不是真的为了一个古堡和庄园而为此事而奔走,在当今的法兰西王国以及不列颠王国,政府的普通政务官离休之后通常都能够谋得一个不错的差使颐养天年,要做的事情不过就是时不时地办一个宴会,让银行家们能够更方便地与跟政府官员搭上关系,促成一些双方各取所需的交易罢了。而像德博蒙老头这样的王国宰相,离任之后多的是法兰西以及欧陆各国的权贵跟他套关系,只是陆逸更期望他能够继续为王室效力罢了。

    带着年轻国王的期望,德博蒙老头离开了。一边心不在焉地走着,一边在心中思考这件事应该如何展开。不过,仿佛是专门为了德博蒙老头此时的烦恼而出现一般。已经就职于内阁的财政部长拉法耶特侯爵此刻正和内克尔一起与一群意大利人交谈,见德博蒙老头走来,一群人纷纷脱帽行礼。

    “宰相阁下,问候您身体安康!”

    听到问候,本来心不在焉的德博蒙老头还在继续低头往前走。但是走了几步之后,又突然回过头来,面带微笑地回道:“好多了,拉法耶特侯爵。啊,内克尔先生,这些先生是……”

    “这些是来自于那不勒斯与佛罗伦萨的银行家。”随着拉法耶特侯爵的介绍,一众意大利人再次行礼问安。接着拉法耶特又继续向德博蒙老头解释道:“您知道,阁下,目前亚平宁半岛的局势堪忧,暴乱份子拒绝对他们所代理的那些望族资产以及他们的个人财产予以保护。所以作为意大利望族财产的代理人,他们能够得到法兰西军队的庇护。”

    待拉法耶特说完,德博蒙老头先是冷着一张老脸看了看那些恭顺的商人,虽然他们的着装与法兰西的新贵们并无多大差别,但德博蒙老头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了。因为傲慢的法兰西人,尤其是贵族,即便是下跪也希望能够极尽体面,他们会将这种体面中的每一个细节都追求得淋漓尽致。而这些意大利商人们,既从属于那些几百上千年来盘踞于意大利各地的家族,又没有法兰克福、瑞士以及伦敦商人那般雄厚的资本与自信,自然无法表现出那种既不失礼也不卑微靛面。不过,此刻心有所思的德博蒙老头在冷脸环视了这几个意大利商人之后,还是重新挂上了笑脸……

    而在不远处,陆逸将一切看在眼中,饶有兴致地对走上前来侍立于他身边的宫廷侍卫长罗汉子爵笑道:“看来老伯爵朋友不少。”

    听到年轻国王的话,微微皱了皱眉眉头,闭口缄言。因为他知道自己不应该对此事发表任何意见,国王可以开老宰相的玩笑,但是他不能冒犯王国宰相的权威。

    “嗯?”陆逸没有等到预期的回答,随即回过头来看了罗汉子爵一眼。

    “呃……”见状,罗汉子爵知道自己想躲也躲不过去,犹豫了一下之后,开口答道:“陛下,我不认为那些人会是宰相阁下的朋友。应该是一些‘卑微’的人……请原谅,陛下,我无意冒犯宰相阁下。”

    “卑微的人?罗汉子爵,你看他们聊得多开心。”

    “咳嗯!”听罢,罗汉子爵尴尬地假咳了一声,挺直了身板,以此来掩饰自己的无所适从。因为此刻他根本不知道年轻的国王有着什么样的目的,但肯定不会太单纯。

    “罗汉子爵,对于蓬巴杜夫人和杜芭丽夫人你怎么看?”见罗汉子爵闭口不言,陆逸突然又转移了话题。

    虽然只是看似随意的一问,听在罗汉子爵的耳中却使得他心中猛然一惊。随即在短短的片刻里开始回忆自己是否在不经意间得罪了伊莱诺夫人或者是赫拉勃利夫人。尤其是伊莱诺夫人,因为虽然伊莱诺夫人说是宰相德博蒙伯爵的远亲侄女,但罗汉子爵依然还是有听到下面的人向他汇报,说宫廷之中有传闻实际上伊莱诺夫人出身卑微。众所周知,路易十五国王时期两位最有名的情妇也是出身卑微。而他前一刻才刚刚向年轻的国王表达过对“卑微”惮度。罗汉子爵知道,这些态度完全能够影响到国王对一个人好恶,尤其是在路易十五国王时代。聪明的宫廷侍卫长不能随意地表达对所谓“尊卑”的看法,可偏偏他刚才的表现,并不是太聪明。

    不过,已经习惯于将年轻国王的发散思维当成是阴晴不定之权谋的宫廷侍卫长这一次似乎又猜错了。此刻的陆逸只是想通过漫无目的的闲扯将话题转移到路易十五国王身上罢了。确切的说,应该是路易十五国王时期的宫廷。因为刚才当脑子里跳出那个能够让他的心脏猛然一跳的想法时,那个想法就在他的心中不断地扩散,那是一种来自于某个名词的,这个词叫做“昏君”。

    路易十五国王时期的宫廷最出名的是什么?淫乐。对于蓬巴杜夫人为讨好路易十五国王而设的鹿园,以及路易十五国王年幼时,摄政王奥尔良大亲王菲利普二世与自己女儿的传闻,陆逸前世早有耳闻。当陆逸发现自己能够对这些事情保有好奇心时,自然而然也迫不及待地想要求证一下。而对于宫廷秘闻,整个宫廷谁知道得最多?肯定不会是国王,也不会是王室机密局的情报头子,而是眼前这位宫廷侍卫长。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