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列表 > 第172章未来的新秩序
    谁控制了石油,谁就控制了所有国家;谁控制了粮食,谁就控制了人类;谁掌握了货币发行权,谁就掌握了世界。——亨利阿尔弗雷德基辛格

    看着沉默的德博蒙老头,陆逸继续说道:“换个说法吧,老师。你也知道,几个世纪以来,银行家们意识到,由于一个国家统治者地殊地位,使得银行家借钱给国王需要冒着很大的风险。而富有的个人和信誉状况良好的工厂主通常是更加安全的投资对象。这基本成了当代银行家们的常识,因为国王可以经常通过违约、或用贬值的货币偿债,而愤怒的债权人对此却无计可施。

    债权人不仅要冒资本风险,还需要有着足够的胆量来面对当权债务人经常上演的忘恩负义之举。圣殿骑士团的覆灭就是一个例子,他们手上拥有太多权贵的债务了。正是出于对此总可能的畏惧,所以欧洲各地的银行家们才会试图摆脱某个国家政府权利的影响,从整个欧洲乃至世界的范围进行经营。

    同样,王室资本亦是如此,虽然当前王国政府努力偿还债务,控制币值,但是我依然必须防止像救国委员会和公安委员会那样的极端政府出现。因为王室资本与国际资本不同,一旦法兰西王国政府发生危机,那么王室资本也将就此覆灭。因为相对于当今时局,王室资本所处的正是当年圣殿骑士团的位置。

    一个国王,既是王国的最高统治者,又是整个王国的债主,那么作为一个民族主义觉醒的国家,当这种债务日积月累,达到一种近乎难以偿还的程度时,会发生什么事情就不言而喻了。一旦王室资本拥有这个国家的巨额债权,那么对于这个国家政体来说,要对王室资本实施犯罪的成本太低了,他们需要的仅仅只是一个借口而已。革命、自由、腐朽,随便什么都可以,只要能够成为一个借口。到时候不仅仅是他们,就连被王室资本所得罪的所有国际资本也将迫不及待的加入到这场盛宴之中,积极支持法兰西人向王室资本开刀。”

    听完陆逸的话,沉默不语的德博蒙老头终于长叹了一声,抬起头来回答道:“陛下,您正在让我扮演一个矛盾而尴尬的角色。”

    “我也一样,老师!”陆逸闭上双眼,避开了德博蒙老头那张憔悴的脸。过了半响之后,睁开双眼,见德博蒙老头还依然盯着自己,陆逸解释道:“这件事情本身就很矛盾。在经历了那场革命之后,我知道不能再长久的通过舆论控制与暴力来统治这个王国。一旦发生危机,那么民众首先想要推翻的正是我们所构建的政府以及我的统治。我同样也想要放弃那些资本,与我的人民保持一致,不再承认这个国家所欠下的所有债务。但若是这么做的话,无异于将我们与一个物资通行无阻的世界隔绝开来,让所有的掌握着财富的人都视我们为敌,明里或暗中资助我们的敌人,调集大半个世界的力量来将我们消灭。而以王国皇家海军不到百分之二十五的封锁效率,连拦截其中五分之一的货船可能都做不到。不会有银行家会在我们赖账并且迫害了原来的债主之后,又相信我们的金融谎言。尤其是在他们已经拥有了一个信誉良好,且与我们旗鼓相当的债务国——不列颠王国的时候。所以我们才需要王室资本,居于此中,矛盾而尴尬是不可避免的。王室资本既是王国的金融保护者,同时也是市井小民所痛恨的放债人。”

    “陛下,这要比构建一个政府要难得多。”当陆逸说完之后,德博蒙老头莫名其妙地补了一句。

    “什么?”陆逸一时也没反应过来。

    “我的意思是……陛下,您所说的已经超出一个王国宰相的职责。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陛下您是想构建起一个由资本所统治的帝国。”见年轻的国王没会意,德博蒙老头先是犹豫了一下,接着又不咸不淡地补充道。

    “呵呵……”听德博蒙老头这么说,陆逸立即就知道老头的肚子里还有货。随即挂起了笑脸:“可你不仅仅是王国宰相,还是我的老师。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精力去处理如此之多的事务,这是涵盖了政治、外交、军事、金融一揽子事务所要构建的出靛系。陛下,我只能说,您的期望太高了。”

    “我有足够的人生去实现它,三十年?五十年?而你是提出者,老师。”说着,陆逸稍事停顿,一脸严肃地盯着德博蒙老头的双眼,以表示自己的决心。他是老板,他必须向眼前这位政治经理人表现出足够的决心,以促成这位经理人超出原来工作的局限,拿出可行的方案并且实施它。

    “可是……陛下,您知道形成如当今欧陆巴黎-伦敦-法兰克福这样的三角金融圈需要多长时间吗?而若是陛下您想要从这样的金融圈之中退出,再由巴黎主导,形成一个**的金融联合体系又需要多长时间?相比起由巧合与习惯使然产生的金融环境来说,创造这样一个金融圈子太难了。”虽然不愿意打击年轻国王的雄心壮志,但德博蒙老头依然还是觉得如此之大的框架实在是不现实。

    德博蒙老头所说的一点都没有错。陆逸想要构建的正是一个能够在金融规模上足以称霸欧陆的欧罗巴王国。也就是融合了前世历史上国际资本的操作模式,拿破仑大陆封锁体系,以及欧盟初期经济联盟状态的**经济实体联盟,而不单单只是一个军国主义国家简陋的经济内循环系统。可想而知,这对于当今之世来说难度有多大。

    在陆逸的粗略设想之中第一步是先利用法兰西本国政治优势,王室资本以皇家银行作为核心,拉拢法兰西本土银行家以及与法兰西关系密切的瑞士银行家加入此体系。只要他们加入皇家银行,那么王室资本以及法兰西政府就允许他们自由向法兰西掌控以及影响的海外地区投资,并以法兰西王国政府军事力量作为这些投资的增值保障,从而构建起初步框架。

    随后则是目前正在爆发统一革命运动的意大利,依靠当前局势之便利,拉拢意大利地区的家族以及罗马教廷参与其中。进而将此经济实体联盟的影响力扩散到顽固而落后奠主教世界。若是能够成功的话,以这种形式将整个中南欧地区的银行家都捆绑到这个体系之中,那么将来法兰西王国所要负担的压力将要小得多。

    这是前世历史上法兰西第一帝国以及德意志第二帝国在面对大英帝国时都没有做到的事,也是陆逸一直以来都对此反复思考的事情。法兰西第一帝国以及德意志第二帝国的失败,在史籍之中有一个最为简单的理由——“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而陆逸也相信这一点,只不过他更喜欢将所谓的“道”字替换成“钱”罢了。

    不列颠王国奠然优势在于,所有的投资者都愿意相信他们能够保障货物通行无阻,而商人们只要看到不列颠王国能够保证这一点,他们就有足够的理由对它追加更多的投资,将所有的砝码都压在不列颠王国,直到它最终打赢对欧陆各个庞大帝国的战争。

    前世大英帝国在整个19世纪的霸业正是来自于这种繁荣,也就是前世常说的“殖民地外挂”。实际上殖民地只能够产出物资,而投资者的资本所构成的血液则源源不断地将这些养分输往大英帝国。当有一天这些国际资本找到更好的寄居地时,就算大英帝国保有再多的殖民地,也无法阻止日不落帝国的夕阳落下。

    这种由两个金融体系所引发的战争,有别于前世国际资本两头下注的拿破仑战争与第一次世界大战,不再是一场由国际自由资本坐庄的欧陆国家政治之争。而是一场两种金融体系以政治军事手段为媒介,争夺由谁来构建未来世界金融秩序的战争。陆逸现在之所以想要构建一个由王室资本所主导的金融体系,并不仅仅是为了法兰西王国的胜利,也是因为他不希望看到有一天自己辛辛苦苦建立起一个日不落帝国,却因为自由资本的重心转移而黯然落幕。而前世他所见到的世界金融秩序,正是从现在开始。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