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列表 > 第171章法西斯宰相
    “也就是说,若想要应对这样的危机,那么我们除了战争之外别无它途?”站在河边耐心地将德博蒙老头递来的公文一页一页地看完,陆逸略带失望地回过头来对德博蒙老头问道。因为在那份公文上所写的,全部都是如何利用国家机器来将严重的金融危机影响隔绝。这与前世历史上几个国家通过法西斯主义将这种危机转嫁的策略并无多大区别。不过在想到这一点之后,陆逸也只能够收起心中的那股失望,因为……毕竟他现在身处18世纪的最后一年。以这个时代的见识,德博蒙老头能够做出这样的规划已经算是非常惊人了。

    若是现在要划一条这个世界意识形态形成年线的话,那么1789年的大革命是民族主义觉醒的标志,而法西斯主义觉醒的标志,就是现在……1799年,11月11日,巴黎东部香槟伯爵领,马恩河畔蒂耶里堡近郊。陆逸现在手上拿着的,可能就是世界历史上第一份形成系统,并且详尽到国家机器相关调整运作的法西斯主义理论。它涵盖了以民族主义为核心的舆论控制,国家暴力机关运作,国民教育体系,公共责任体系,配给体系等诸多种种方案。彻头彻尾地将国家改造成一个完全符合前世历史标准的法西斯国家,陆逸没想到从民族主义觉醒到法西斯主义觉醒竟然只花了不到十年时间。

    以陆逸前世对法西斯主义的理解,这应该算是真正的法西斯主义,而并非仅仅是由军队控制政府积极对外扩张的军国主义。主导国家政府的依然还是王国宰相与内阁大臣,而由于将自由经济改为资本控制,所以这种改变同时还包含了组建工人组织以配合政府行政、宣传与生产需要的部分国家社会主义理论。这已经完全超出传统意义上的军国主义理论,完全符合前世对法西斯主义的定义:“个人的地位被压制于集体之下,例如将个人利益压制在某个国家、民族、种族、或者社会阶级之下的社会组织。”。而德博蒙老头方案之中,构筑这种框架之中核心的理想组织正是国家与民族,所宣扬的是国家之中个人对民族的忠诚与责任。

    一直以来,陆逸想要避免的正是自己所统治的这个国家有一天走向任何形式的国家社会主义。但他却没想到,自大革命以来,王室与政府为维持国家稳定对这个国家所施行的种种掌控手段,以及对大革命期间国民公会政府的极端派反思,这两种思想糅合在一起竟然会产生这样的变化。这已经超出了他对历史的理解范畴,因为在他原本的认知之中,社会主义与法西斯主义或许可以比前世历史上更早出现,但也绝不可能是现在。拿着这份由德博蒙老头所撰写的文件,陆逸可以感受到,现在……他正在将未来改变得面目全非,即便他原来并没有打算这么做。但,这个国家能够产生何种意识形态并不能够由他来决定,从当初他效仿前世国家进行舆论控制和督导掌控这个国家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这些理论会影响到执行这些策略的人,尤其是执行部分的总负责人德博蒙老头。那么,现在法兰西王国首任民选宰相成为法西斯主义滇出者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了。本来法西斯主义最初也是为了更有效率地掌控和管理一个国家而存在,现在德博蒙老头也只是以此为目的进行设想罢了。而前世的历史也证明了,这的确是解决经济危机的最佳形式。

    只是……陆逸依然还是偏执地认为,选择了法西斯主义是向控制着国际金融的人避让和妥协。是因为在金融策略上无法与造成这种危机的人对抗而选择的不得已的手段,将国家的经济利益从外部抽回,全力扩充武备,以武力来转移经济矛盾。当一个国家需要法西斯主义的时候,就代表着这个国家的政府与资本对当前的危机已无能为力了,要么政府倒台,要么就在内部制造一个与世隔绝的经济内循环系统,再以武力去夺取由国际资本控制的海外利益。因为这种高压内循环系统无法长期稳定地提供一个国家正常运转所需要的所有资源,必然要求将这种长期压榨民众的不健康状态转嫁他国。这基本上属于一个死循环,要么扩张,为自己获取胜利的光环与利益的果实,要么等民众逐渐由转为不满,推翻政府。

    陆逸并不完全相信经济危机真的就跟前世教科书里所说的那样,是资本主义生产相对过剩的周期性结果。他更愿意相信这是一种纯粹人为并且有预谋的行为,因为若真是一种集体无目的效应而导致的“天灾”,那么在经济危机之中最应该首先完蛋的是真正掌控着国际金融的那帮人,而不会让他们滋润地存在上百年。纵观前世历史,所谓的经济危机正是在这些国际资本开始壮大之后才第一次出现的。他们掌控着各国的货币与债券,历次经济危机根本伤不到他们。经济危机能够损害的只能是政府、民众与小资本家以及工厂主。那么,陆逸又有什么理由不认为“不受影响”本身就意味着“蓄谋已久”?以超出王国政府以及国王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

    所以,若想要从更高的角度来掌控这一切的话,就不能单纯只以国家政府手段来进行应对。毕竟,再强大的军队也会受到补给范围的限制,再廉洁高效的政府也会受制于距离带来的行政效率,唯独金钱可以驱使政府与军队去干任何事情,只要金钱所及之地拥有符合条件的政府与军队。或许……这真的不是德博蒙老头能够想到的范畴了。想罢,陆逸又再次看了看这位老宰相。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陛下!”德博蒙摇了摇头:“这是一个矛盾的选择,如若想要跟那些没有国界的资本进行直接对抗的话,那么王室资本就必须像他们那样,不偏不倚地在各国之间游荡,进行资本的操作与投资,控制货币与货物的价值。与他们一起捕猎,分享猎物,或者在他们失败的时候,赚取大量的利益。这样,依靠逐步的积累,终有一天或许会成为他们之中的王者。但这样就必须牺牲法兰西王国政府,正如陛下您过往所述,在由金钱构成的权力世界之中,没有国家之分。而若要保全王国政府,那么从一开始,王室资本就已经被钉死在法兰西王国了,除了支持法兰西王国之外,别无选择。既然如此,那么也只能将所有的资本投入这个王国,最大限度地让这个王国去获得更多的利益。而我们的敌人,他们的选择也很简单,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以击败我们。因为如若这个王国胜利,那么将他们的投资排斥在外的我们,将使得他们血本无归。”

    听罢之后,陆逸长叹了一声:“我看到在这其中有一项:‘一旦王国债券全部贬值,则由王室资本完成对法兰西王国债券的全部回购。’那么也就是说,一旦完成了这样的回购,那么王室资本将成为法兰西王国政府的最大债主,接下来数十年,可能政府都得将大量的税收用于偿还债务,甚至为了让这笔投资最大化,王室资本还得逐年向政府贷款以让其尽早将海外债务清偿。这令我很不安。”

    “陛下您是担忧一旦此事为民众知晓,再掀起新的革命,而之后的暴乱政权宣布不承认这些债务,最终导致这些投资化为乌有吗?”德博蒙老头立即就说出了陆逸所担心的事情。

    “是的!”陆逸很干脆地点了点头。若非迫不得已,他绝对不会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明智的投资者也从来不会这么做。就像前世拿破仑战争期间,无论是法兰西第一帝国还是大不列颠王国都在依靠着罗斯柴尔德家族的贷款打那场战争一样。那个红盾家族正是依靠这样的两头下注,才能够成为资本世界的王者。                    作者 x汉铁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