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列表 > 第166章老与少
    “可是陛下,您总不能看着一个老头因为疼痛而无法入睡对吧。”德博蒙老头笑了笑:“您无需担忧,我只是希望能够在这几天睡得好点。这对我来说算是难得的静养,或许我应该感谢那个刺客。”

    对于德博蒙老头为了让自己放心的呓语,陆逸没有放在心上,而是淡淡地笑了笑。“老师,最近几天你就好好地休息一下,我等着你去参加我的加冕典礼。”

    “呵~”听罢,德博蒙老头仰望着天花板长呼了一口气。“终于要看到陛下您的加冕典礼了,陛下您已经通知贵族法院了吗?呵呵,我估计他们等待这一天都快等疯了。行使着现在已不存在的摄政权,这些年他们所背负的议论可够多的。”

    “是的,不仅仅是因为实在不能够再拖下去了,也是因为我认为贵族法院的制度需要进行部分修改以适应目前的需要。”说着,陆逸看了德博蒙老头一眼。“我不得不这么做,在那场革命之中他们不应该突然放弃那么多东西,以至于现在连我都感到担忧。”

    面带着微笑内心地听年轻的国王将话说完,德博蒙老头才开口问道:“哦?陛下您打算怎么做?”

    陆逸摇了摇头:“他们主动放弃的那些财产我没办法帮他们,我只是想要恢复国王贵族法院的部分权力。”

    “难道陛下不怕重蹈路易十四与路易十六国王的覆辙吗?”虽然德博蒙老头也是佩剑贵族出身,而且如今也算是贵族法院的一份子,但是在他的概念之中,他的阵营不是贵族法院,他与面前这位年轻的国王是一致的。

    “不,现在已经不同了,老师。”陆逸摆了下手。“就算再给予贵族法院以过去的全部权利,他们也无法再像过去那般处处掣肘王权了。在过去他们所承担的职能是类似于现在王国众议院那样的职能,防止国王权力过大。而现在,既然已经有了一个王国众议院,而国王的权利也无需再由我来直接行使。若只有一个王国众议院与老师你所主导的政府争锋相对,那恐怕老师您以后的继任者将永无宁日,一旦习惯形成,久而久之众议院会将限制和制约政府当成是第一己任。

    所以……我认为从现在开始就恢复贵族法院的职能是很有必要的,一个由王室后裔、亲王、法兰西佩剑贵族与穿袍贵族组成的议院,将来或许还应该有爱尔兰贵族,毕竟现在在法理上我已经是他们的国王。另外,离任的王国宰相自然是不能再回到众议院之中去,贵族法院无疑是个很好的选择。还有政府事务部的官员,每年也必须给出一定的穿袍贵族名额用以赏赐他们为法兰西王国所作的工作,在他们离任之后,也必须拥有贵族法院议员候补资格。”

    在经历了大革命之后,法兰西王国的旧贵族已经处于衰亡阶段,目前大多数完全依附于王室,过着一种与当今社会几乎格格不入的生活。虽然当初陆逸曾经期望这些旧贵族们像这样完全依附于王室,但现在看来,事情有些过头了。所以他必须做出一些措施进行补救,以防止旧贵族的集体消亡。

    单单从字面上理解的话,旧贵族似乎并不是一个好词,因为跟随着这个名词的往往是腐朽、花天酒地与大量的纨绔子弟。但是事实上,并非尽是如此。当今法兰西军队之中的骨干依然是佩剑贵族,他们也是整个王国之中对王室最为忠诚和对荣誉追逐最为执着的人群。佩剑贵族本身就是军功贵族的代名词,中世纪骑士的血脉传承。佩剑贵族之中少有不热衷于战场之人,军功是他们身为佩剑贵族获取他人尊重的保证。法兰西过去的问题并不在于他们,而是在于过往的权利分配诞生不了新的“骑士”阶级。

    而另外一个旧贵族群体——穿袍贵族,则是通过为王室政府服务,担任法官或者是其他官员来获得贵族身份的。若是将此标准放宽的话,教士贵族也属于此列。在路易十五以及路易十六国王时代,穿袍贵族人数激增,到了大革命之前,整个贵族群体加之他们所拥有的利益已经没有空间再容许更多有才能的人。

    而现在,陆逸认为有必要重新将此阶级作为一种对大革命之后新贵的肯定,以“高贵的人格”这一向新的精英阶层开放。教士贵族如今已重新并入穿袍贵族的行列,而无论是佩剑贵族还是穿袍贵族,在经历大革命之后,他们所拥有的财产已经对政府行政造成不了任何制约,在新的法律面前,他们所保有的头衔已经转变为一种世袭的称号,不再拥有以往地权。既然如此,那么陆逸认为接纳更多的人成为终身穿袍贵族,并让其中的一部分人成为贵族法院的一员也未尝不可。毕竟,这总比拥有传承的精神消亡之后,由开始追求格调的暴发户再沐猴而冠装成贵族强。

    德博蒙老头虽然认可年轻国王的决定,但他不认为以自己所处的位置应该再对此发表什么看法,随即装作头疼的样子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唔……我在想,在我死后,我的爵位和我的财产应该由谁来继承好。一个世袭可以世袭的伯爵,一个公爵,真是有点可惜。”

    “博蒙公爵的头衔可不能世袭,它属于下任王国宰相,老师。至于你的伯爵爵位以及庄园么……呵呵,你可以指定我为你的继承人。”从德博蒙老头的言语之中陆逸知道自己所述构想已经没有问题,随即陆逸也跟德博蒙老头开起了玩笑。通常当德博蒙老头开始像现在这般装模作样的时候,那就意味着他对自己所说的事情没有太多的顾虑。长久以来,陆逸与这个老头之间形成了固有的默契。

    “唔……这可不行,陛下。法兰西国王的称谓之后再加上一个伯爵的头衔这太不像话了。听起来就像是德意志或者是不列颠的国王,只有国王这样的称谓才能够配得上太阳王的后代。法兰西及纳瓦拉国王,西班牙及那不勒斯国王,法兰西、纳瓦拉国王及爱尔兰人的国王,呵呵……”德博蒙老头一边说着,一边掰着手指细数法兰西波旁王朝与西班牙波旁支系国王的头衔,在说到第三个头衔的时候,德博蒙老头欣慰地看了陆逸一眼,沉默了片刻之后……“陛下,您正在做法兰西历代国王所没有做到的事情。在我年轻的时候,我曾为未能见证太阳王的丰功伟业而抱憾,也曾为路易十五陛下功败垂成而痛哭流涕。我从未想到在我迟暮之时依然还能见证一轮朝日的升起,在被那颗子弹击中的一刹那,我还以为我再也无法看到那一轮朝阳最辉煌的金色。终究……在天之父怜我。”

    体会着德博蒙老头言语之中的期望与寄托,陆逸也被这样的情绪所感染,笑着闭起双眼轻轻地点了点头。不过当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他又将这种情感隐藏了起来,没良心地笑着对德博蒙老头说道:“老师,你不能对照顾你终老的学生这么吝啬,你的爵位和庄园继承人还是写我吧。”

    “那不行,陛下。您不能再跟小时候一样赖皮了。”

    “好吧!”陆逸耸了耸肩膀。“那你打算给谁?我真想不出来你的财产应该给谁继承。如果真有这么一个人的话,我可以再加点封赐一起给那个继承人,以让你的财产看起来更丰厚一些,免得他抱怨你太抠门。”

    “我可以给伊莱诺的孩子。”德博蒙老头努嘴回道。“然后在那个孩子的姓氏里加上一个我的姓氏。”

    “………”听完德博蒙老头的话,陆逸无奈地点了点头。“好吧,老师。这些封赐看来即便我不想给也不行了。”

    “呵呵,不能太吝啬,陛下!”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