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列表 > 第165章线索
    按照伊莱诺的建议,王室机密局立即开始布置。先是派人将大量的牛送到了“关押”及“救治”两名刺客的地方,然后由医师宣布其中一个刺客死亡。到了入夜时分,又从卢浮宫皇家博物馆对岸的皇家科学院里找来了几个化学家过来签署了一份保密协议,然后跟几个扶着救治刺客的王室机密局医师喝了几杯茶。

    而令人感到意外的是,本来伊莱诺只是指望能够让对手做出一些补救措施,好让他们露出一些马脚让王室机密局继续。可当王室机密局探员以警察的身份前往皇家科学院邀请几位化学家的时候,就立即发现他们受到了跟踪,随即王室机密局的人员又盯上了那个跟踪他们的人,并向上汇报。

    在这个时代,跟踪是是情报之中必不可少的手段。因为这个时代没有摄影,大多数人都无法根据一幅简易的肖像迅速地在一个城市之中找到他们想找的人,并让别人知道自己想要找的是哪个人。若想要知道“巴黎警察局”究竟是找什么人前来,那就必须通过跟踪前往那些“警察”所去的地方,然后才能够知晓来者的身份。

    王室机密局探员的汇报证实了伊莱诺的判断,策划这起刺杀的人对这起刺杀事件依然存有担忧。在伊莱诺的建议下,马龙没有立即对那个跟踪者实施抓捕,而是保持对那个可疑人士的监视。在这一点上,王室机密局现在已经能够做得相当出色,至少在巴黎可以把监视与跟踪做得很出色,不再是以往宫廷卫队与巴黎警察那种简单的抓捕、刑讯、逼供模式。

    通过跟踪与监视,在当天晚上就将那个可疑人士的身份给查清楚了。此人是巴黎本地人,在大革命期间没有参加过任何**革命活动,没有固定职业,属于那种有什么活就干什么活的人,换而言之,就是又能修马车、又会木工、又会通下水道的那种人。但是线索也仅仅到此为止,因为根据负责跟踪监视的王室机密局成员汇报,在被监视期间,那个可疑的人没有向任何人通递过消息。

    在被监视期间,因为那个可疑人士所接触的人极其有限,所以每一个都被王室机密局列入跟踪名单。而像刺客死活这样的重要讯息,策划刺杀的人若是存有担忧的话,那么必然会要求负责观察的人一有发现立即回报。以目前的状况来看,这个在王室机密局成员前去邀请皇家科学院学者时跟踪他们的人似乎找不出太多的疑点,随即陆逸与马龙渐渐地失去对这条线索的期望。可即便是如此,伊莱诺也依然保持着足够的耐心等待着新的进展。

    第二天早晨,陆逸本想要去看看德博蒙老头。但是才刚刚换好衣服,宫廷侍卫长维克多德罗汉就前来向刚刚起床的年轻国王汇报,说昨天晚上爱丽舍宫前有一位名为安东的律师向皇家瑞士卫队的士兵说要求见伊莱诺夫人,结果被拒绝。随即那位叫安东的律师在今天一大清早又守在了爱丽舍宫附近,所以引起了士兵的注意。可是还没到早晨皇家瑞士卫队士兵换岗的时间,那名士兵又向上司报告说那个叫安东的律师被巴黎警察局的几个警察给带走了。宫廷侍卫长维克多德罗汉向陆逸请示此事是否要汇报给伊莱诺夫人。

    听罢之后,陆逸点了点头,改而向伊莱诺的卧室走去。由于昨晚试图等待线索的进展,伊莱诺很晚才睡,一直到现在依然还是没有起床。伊莱诺的卧室之后,陆逸静静地坐在了床边,面带微笑地欣赏着伊莱诺酣睡的模样,忍不住伸出手去轻抚那张精致的脸庞。可是这一碰,却让睡梦之中的伊莱诺突然惊醒。

    坐在一旁的陆逸也跟着吓了一跳,不过他很快又恢复了笑容,对伊莱诺问道:“抱歉,吓到你了。”

    看见是陆逸之后,惊恐之中的伊莱诺也回过神来,长吁了一声之后将盖住自己面庞的蓬松秀发撩到了脑后,而后带着甜蜜的微笑回道:“是啊,陛下,您刚才吓到我了。”

    “真是令人心碎。”陆逸雄地看着伊莱诺,附身在她的额头上轻轻一吻。

    “抱歉,陛下。”伊莱诺略显内疚地回答道。

    “不……”陆逸摇了摇头:“我是指我竟然都不能让你好好地睡一觉。”此时此刻,陆逸觉得应该内疚的是自己,过去两人是隶属关系。所以陆逸认为伊莱诺为王室所做的一切,都是她所处的职位理所应当要做的事情,无论是担惊受怕还是深处危险之中。但是当两人的关系升格为伴侣之后,她过去所作的一切在陆逸的心中就会变为一种亏欠和愧疚。

    “咯咯……”听完陆逸的话,伊莱诺在被窝里开心地笑了起来:“比起过去已经睡得很恬美了。而且一睁开眼睛就能够看见陛下您。”

    “以后你每天都会见到我。不过现在,夫人,我恐怕得把你从温暖的被窝里拉起来了。”

    “唔……不!”伊莱诺知道应该在何时撒娇,此刻她躲在被窝之中,嘟着小嘴用被褥将自己给包了起来,只露出一张脸。这位平时雍容华贵、落落大方的夫人撒起娇来也是那么可爱,毫无违和之感。陆逸不知道究竟是这位夫人本性之中就拥有如此可爱的一面还是她用以吸引自己的手段,但不管是哪一种,陆逸都很喜欢。

    不过正事还是得做的,随即陆逸只能无奈地微笑着继续说道:“好了,夫人。刚才宫廷侍卫长跟我汇报说昨天夜里就有一位名叫安东的律师想要求见,而且今天黎明又来了一次,但是接着又被巴黎警察给带走了。我觉得你可能会觉得这个消息很重要,所以亲自过来叫你起床。”

    “安东?听到他没事太好了,不过为什么会被巴黎警察给带走?他试图闯入王宫?”伊莱诺立即就找到重点,一脸疑惑地问道。

    “若是试图闯入王宫的话,那么宫廷侍卫长肯定会向我汇报的。所以我觉得有一些蹊跷,我还以为你知道。”

    “不,陛下,安东是个机灵而且很听话的孩子。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他了……”说着,伊莱诺迟疑了片刻,然后立即翻开了被子。“不行,我得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总感觉有什么事情会发生。”

    “呵呵……女人的直觉吗?”坐在床边的陆逸微笑地看这位美貌的夫人从床上下来,饶有兴致地欣赏着那具在白色睡衣之下由光线所勾勒出的曼妙身材。

    “德博蒙老头说这叫天赋。”面对着卧房的窗户,伊莱诺双手伸向颈后,将依然还躲在白色睡衣之中的长发给拨了出来,而后对陆逸回眸一笑。

    亲手给伊莱诺换完衣服之后,陆逸陪同她一起从卧室里走了出来。而后伊莱诺去找马龙,陆逸则在宫廷侍卫长的陪同下来到了王国宰相德博蒙老头休养的那个房间。

    “早,陛下。恕我不能起身行礼。”看见年轻的国王跟宫廷侍卫长一起进来,德博蒙老头靠在床上笑着对陆逸说道。看来这老头精神不错,即便是挨了一枪之后又挨了一刀之后。

    “呵呵,早,老师。”在宫廷侍卫长维克多德罗汉搬来一把椅子之后,陆逸坐了下来,对德博蒙老头问道:“感觉怎么样?老师。”

    “就像第一次陪陛下您跑了十公里之后睡一觉醒来的感觉,只是这个地方有点疼。”德博蒙老头一边笑着一边指了指自己的腹部。“人老了很难得能够睡这么长时间,我甚至有点羡慕这样的好觉,或许我应该让医生给我多开一些鸦片。”

    “鸦片……那东西对你可没好处,老师。”鸦片这个名词在陆逸的概念之中属于一个警戒词,因为在前世的时候,无论是这种东西本身,还是前世母国的历史,都在告诉陆逸这不是什么好东西。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