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列表 > 第154章觐见
    观舰厅,位于凡尔赛宫主宫殿群北部,这座正对着尼普顿泉(海神泉)坐北朝南的古罗马式建筑是陆逸继位以来凡尔赛宫所建的第一个宫殿。这是一座集皇家海军博物馆、模型展览室、外事觐见厅以及宴会大厅功能于一体的建筑。这座建筑最为昂贵的部分并非是来自于建筑本身,而是来自于大觐见厅里地板上的那些大块玻璃。因为建筑主大厅的设计,这座建筑又被称之为海神宫。

    与以往的大厅不同的是,这个大厅通过路易十七国王的设计思路,尽显了当今建筑的最高工艺水准。这并不是说与以往的罗马式宫殿相比,这座建筑本身的外形有什么独特之处。从建筑本身来看,依然还是罗马式圆顶立柱采光结构宫殿,并无太多出奇之处。真正值得称道的地方是觐见厅的地板,这里的地板并非是由传统的地砖或者是木板组成的,而是由透明的玻璃。而玻璃地板的下方,所展示的正是法兰西皇家海军规模庞大的舰队以及辽阔的海洋。云朵错落于玻璃下方的“天空”,行走于云朵之上可以看到底下正在“大海”之上航行的数百艘军舰,军舰上锡制的法兰西皇家海军军官与水手们在甲板上忙碌,栩栩如生。

    这座建筑于1797年完工之后,陆逸终于能够通过这个大厅将自己的心目之中的模型场景展现于世人的面前。当行走于这些模型之上时,会让人有一种错觉,仿佛自己就是行走于云端之上的神明,俯视大海上航行的舰队。

    那些白云有的是直接绘制于玻璃上,透过白云俯视大海,海上的舰船若隐若现。而有的则是通过白云这种装饰来遮盖底下的承重结构。当然,若是有兴趣的话,还可以前往这个大厅的底下一层以不同的角度来欣赏这个庞大的舰队。当初陆逸在进行这种展示的设计的时候还曾经担心做出来之后效果会大打折扣,但是法兰西王国的工匠们却给了他超乎预料之外的惊喜。当陆逸第一次坐在这个觐见厅的王位上时,看着下方那群目瞪口呆的皇家海军将领以及新旧贵族们,真的有了一种身为众神之王的错觉。

    而当叶腾辉等一众还未从凡尔赛宫的华美梦幻之中醒来的兰芳共和国使节们,在这个觐见厅之后却早已忘记了约定好的单膝跪礼。他们在大厅之后,跪在了一朵“白云”上,郑重其事地叩首。而那种强烈的好奇心,促使他们在这短短的片刻细心地观察起了“云彩”之下那“一望无际”的舰队。

    这正是法兰西路易十七国王以及诸多法兰西工匠们想要向来使们展示的效果。因为不管是来自于哪个国家的使节,当他们在这个大厅里觐见法兰西国王之时必然要采用下跪以及低头的姿势,在这种姿势下俯视地板下面的舰队因为视角受到视线观察高度的限制,所看到的效果与站立时观看是完全不同的。而当他们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再看到顶部透射光线所笼罩的王位,多少都会产生一些错觉,变得更加敬畏。这个大厅运用了许多在宗教建筑上所采用的光学以及视角理念,也是建筑设计理念在心理学领域应用的典范。

    叶腾辉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他去过巴达维亚,见识过那里荷兰殖民地总督府的建筑,见到过荷兰东印度公司36炮乃至46炮护卫舰。他也到过印度,看到过不列颠王国在印度的56炮殖民地舰队旗舰,更是在伦敦见识到了什么是一二级战列舰。他也明白所谓的一二级战列舰对于香料群岛那些堪称为“大军舰”的重型护卫舰意味着什么,而兰芳共和国大多数时候连那些护卫舰都难以看到,他们更多接触到的是荷兰东印度公司那些既小、又快、可以长距离航行的单层炮甲板轻型武装军舰,也就是巡洋舰(这个时代巡洋舰通常比护卫舰小很多,当然,也有护卫舰因为任务被当成巡洋舰使用)。按照前不久在伦敦时不列颠王国的官员介绍,巡洋舰基本上属于被重型护卫舰一次齐射秒杀的货,而重型护卫舰在一二级战列舰面前又是被一次齐射秒杀的货。他同样也没有忘记英国官员想他们介绍一二级战列舰时脸上的骄傲。

    而现在,当这些海上巨兽成群结队地出现在他的面前时,哪怕只是模型,同样也能够令叶腾辉感到胆战心惊。若说在伦敦,叶腾辉看见港口的那些军舰后,第一次对不列颠王国的强大有着切身体会的话。那么现在,他真正感受到了欧陆两大霸主的这种强大有多么恐怖。在巴达维亚那些可以堪称为“巨舰”的重型护卫舰在这里只能沦为那些海上巨兽的陪衬,遍布于巨兽之间。看上去是那么的渺小,不堪一击。

    王位上的陆逸在看到兰芳共和国使节们一进来便拜倒在地之后,撇了撇嘴,以左拳撑着腮帮,靠在王位上略显失落地看着他们。他知道这是东方封建社会最高的礼仪,三拜九叩礼,通常只是在拜祭神明、祖先以及觐见帝王的时候才会使用,所以他才以这种姿势来掩饰自己的失落。

    如果说法兰西路易十七国王对世界上哪个民族有所偏爱的话,那么无疑就是中国人。但是这种偏爱并非类似于白人对于黑人那种近乎宠物的偏爱,而是希望他们能够接受启蒙思想,成为一个**的个人,以自己的正直、勤奋与学识去换取其他人的尊重。虽然此时身为法兰西国王能够接受东方帝王的礼仪他应该感到高兴,但是两世为人却使这种感觉变得极其复杂。

    跪拜礼本身并无问题,陆逸是在担心这个民族像他前世那样一跪就再也起不来。即便是前世那位领袖曾经宣布过“从此站起来了”,但是在几十年后,中国人依然是求人跪,喊冤跪,上访跪。陆逸对此很茫然,他不知道这个平均智商要高于白人的民族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

    也可能是自己想太多了吧……轻叹了一声之后,陆逸恢复了坐姿。但是仿佛是专门为了打击这个白皮黄心的国王一样,那群兰芳共和国的使节在第三个跪拜结束之后,趴在地上不起来了。见状,陆逸在短暂的疑惑之后,试着用中文说了一句:“平身!”

    果不其然,这些兰芳共和国的使节听懂了,从地上爬了起来。

    “为什么要对我行东方帝王的礼仪?”在兰芳共和国使节们起身之后,年轻的国王立即以中文普通话提出了他的疑问。这令周围的荷兰语以及法语翻译们慌乱不已,因为这根本不在原来的计划之中。

    但使节团中有几个显然是听懂了这位法兰西国王的话,虽然吃惊不已,但叶腾辉还是抖了抖袖子上前一步,以极重的南方口音回答道:“陛下乃欧罗巴之王,万王之王。”

    “呵呵,你错了!”闻言,陆逸笑着站了起来,从王座上走下来,来到叶腾辉的面前饶有兴致地看着他。这让这帮守礼的兰芳共和国使节们将身子恭得更低了。

    “我不是欧陆之王,而且我也不是很喜欢别人低头跟我说话。”绕着叶腾辉走了一圈之后,陆逸站立在了他的面前。直到叶腾辉重新抬起头来,陆逸才点了点头:“在这里你们只需要遵循我的规矩就可以了,无需像面见清国皇帝一样。各国规矩各有不同,我的使节在面见清国皇帝的时候也跟你们一样,恪守当地的规矩,入乡随俗,而你们要做的只是跟他们一样,在适当的时候表示礼仪即可。”

    “遵旨!”这一次,叶腾辉在听完国王的话之后,将右手置于胸口,微微点头。

    “嗯……”虽然叶腾辉的回答与他的动作格格不入,但是陆逸笑着表示了他的认可,接着继续说道:“我了解东方,正如我了解你们的语言一样,我从四岁开始就学会了你们的白话文。因为在我之前六世曾祖路易十四国王开始,我们就与清国宫廷有着频繁的往来,法兰西也有大量通晓京话的人,所以你无需疑惑。不过我倒是很疑惑究竟是什么促使你们远渡重洋,来到我的宫廷。”

    “法兰西之强盛,令我邦敬仰,故而……”按照既定的外交辞令,叶腾辉开始向法兰西国王介绍自己的来意。

    但是才刚刚起了个头,就被这位年轻的国王抬手阻止了。年轻的国王笑着摇了摇头:“大使先生,我有个疑问。在你们看来,法兰西与清国相比,孰强孰弱?”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