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列表 > 第89章处决之夜
    “呯——呯——”

    巴黎市里,一栋宅邸的二楼上,年轻的女主人正在冷眼看着街上所发生的一切。在路灯的映照下,几个年轻的持枪男女正仓惶地从街道上跑过。接着是一阵密集的枪响,那几个年轻的男女就那样倒在了宅邸的院门前。血泊顺着街道砖石的纹理流向了街道中间的小沟渠,与那些污水混在一起,流向塞纳河。

    过了一会儿一个青年跑进了她的院子,开始拼命地敲门。当宅邸的女仆将大门打开之后,一楼的客厅传来一阵低语,接着女仆连忙带那位青年来到女主人的房门前,并且敲响了房门。听到敲门声之后,女主人淡定从容地从床上拿了一条披肩裹住睡衣,然后走过去打开了房门。

    “啊,安东,是你啊。这么晚过来有什么事吗?”带着淡雅的微笑,女主人对这位青年问道。

    “夫人……”不知道究竟是因为一路跑来口渴还是被眼前这位夫人所吸引,这位叫安东的年轻人咽了咽口水:“夫人,请您快点走。政府里有些混蛋把您出卖了,他们向国王的走狗告密说是您一手安排了罗伯斯庇尔和马拉阁下潜逃。国王的走狗已经在路上了,过一会就到,请您赶紧走吧,夫人,赶紧走。”

    这位年轻人,正是当初按照伊莱诺的指示,偷取了德古热女士半封信函并向国民公会公安委员会高密的那位年轻人,而他现在口中所尊称的夫人,正是伊莱诺。

    “来不及了,安东。”只见伊莱诺伸出手去轻轻地抚摸了一下安东的头发,然后踮起脚靠上前去在安东的脸上亲了一口。“他们既然要来抓我,那就一定会抓到我的。你是个好孩子,安东。先别慌张,冷静。现在你听好了,现在你跟露易丝和我一起下楼,然后你们从后门出去,到隔壁那栋房子去。露易丝有钥匙,那栋屋子里没人,但是什么都有,那是我以前用来藏匿一些正直逃犯的地方。安东,别惊讶,我为自己的良心做事,希望你能理解。”

    “是!是的,夫人,我明白。”安东用力地点了点头,带着些许的哭腔回答道:“您为什么不跟我们一起走?我一定会杀了那些出卖您的叛徒,夫人,我一定会的。”

    “冷静,安东!”伊莱诺皱起了眉头,摸了摸安东的脸:“现在到处都是士兵,他们想要抓我,我会连累你们的。听着,安东如果我出什么事情的话,千万别替我报仇,照顾好露易丝,现在你们下去。快点,如果有人敲门,你们就说是住在我隔壁的夫妻。明白吗?只要你们没事,那我就安心了,所以千万不要做傻事。嗯?”

    “嗯!”安东用力地点了点头。

    “好……”说着,伊莱诺回到房间里,从床头柜里翻出一袋钱币,交给安东。“拿着这些钱,走吧,别让人看见了。”说完,伊莱诺从名叫露易丝的女仆手里接过烛台,带着他们下了楼,看着他们从后门出去之后,将后门关好,然后独自回到了房中。静静地坐在卧房的摇椅上,慢慢地摇着,在窗户透来的月光之下,宛如童话之中的睡美人。

    过了一会儿,街道上传来一阵嘈杂的声响,接着楼下的窗户被砸碎了。随着楼道所响起的一阵脚步声,哐的一声,卧室的房门被踹开。

    只见摇椅上那位慵懒的美妇慢慢地转过头来,面带微笑地对卧房之中的那位领头男士以及皇家爱尔兰士兵说道:“先生们,你们觉得对付我这样一位女士有必要这么粗鲁吗?只要你们敲一下门,我就会亲自下去给你们开门的。抱歉,最近外面很乱,仆人们都跑了,所以不能给你们准备茶水。”

    “不必了,夫人。你因为支持巴黎暴乱份子建立恐怖政权而被捕了。”领头的那位中年男人上前一步,对伊莱诺说道。

    “好吧,那什么时候开庭?我会被安排一位律师吗?”虽然听闻这个消息让伊莱诺感到有些惊讶,但她还是保持着那份优雅和从容对这个陌生的男人问了一句。

    “不会有法庭,今晚您就会在塞纳河边被集体枪决。夫人!”说完,那位中年男人对身旁的士兵挥了挥手:“带走。”

    “怎么会这样?”突然间,伊莱诺慌了,不停地摇着头:“这一定是出错了。”

    但是士兵并没有理会伊莱诺的这种宣泄,架起她将她拖出房间,一直拖到了门外,塞进了一辆马车。而此时在旁边的房屋里,安东与露易丝在黑暗的房间里瞪大了双眼看着这一幕。露易丝已泪不成泣,而安东则流着眼泪捂住了露易丝的嘴,看着伊莱诺头上套着黑色的袋子被塞进一辆马车,朝塞纳河边驶去。

    马车驶过塞纳河边,只见在月色之下,塞纳河的河堤上聚拢着大量的士兵。他们将一列列人群赶到河边,然后随着军官的命令声,朝在河边站好的人群射击,而后再将倒地的尸体丢到停靠在塞纳河边的货船上。在塞纳河两岸,已经聚集了大量的货船,其中许多货船已经装满了尸体,朝下游逝去。而更多的货船,还在上游等待着。

    一阵阵的枪声,让伊莱诺在车厢里一阵阵地抽搐着。虽然她无法拿掉套在头上的袋子,但是却能够通过自己的双耳听到那一阵阵的呼喊和求饶。有的在临刑之前依然还在高呼着革命口号,而有的则是在向那些士兵诉说着自己的无辜,但是在这个刑场里,没有负责鉴别的官员,只有负责行刑的军官和士兵。他们有的甚至根本听不懂那些市民的呼喊或者告饶,他们只知道这些是被人告发参与过抵抗的人。不仅仅是对于行刑以及负责抓捕的士兵,对于此刻已经坐在巴黎市政厅里的老孔代亲王来说也是如此。谁参与过抵抗并不重要,重要的只是有人告发了他们,而且有这么多人被告发,那就足够了。

    但是那台黑色的马车并没有在这个刑场停下,那台马车也仅仅是经过这里罢了。过了一会儿,虽然还能够听见枪声,甚至还能够听到更远地方传来的炮声,但是已经足够让伊莱诺明白,她已经离开了那个刑场。

    黑色的马车最终停在了巴黎市政厅门口,随即一群身着常服的人从市政厅里跑了出来,打开车门,托着被绑起来的伊莱诺迅速地走进市政厅。但是在经过市政厅长廊的时候,这群人遇到了老孔代亲王以及一众孔代军的军官。这群人立即让开以便老孔代亲王以及一众贵族军官通过。可是偏偏老亲王在经过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对那群人问道:“这是谁?”

    “亲王殿下,这是一个重要的犯人。”人群里走出了一个人,摘下三角帽恭敬地对老孔代亲王行了一礼,对老亲王回答道。

    “哦,是位女士。你们怎么能够如此对待一位女士?”孔代老亲王皱着眉头对那群人问道。不等他们回答,接着又摆了摆手:“那个肮脏的袋子拿掉,你们不能这样对待一位女士,哪怕她是一个犯人。”

    “殿下,她是‘重要的’犯人……”虽然很清楚地听到并且明白老亲王的话,但那个男人非但没有照着老孔代亲王的话做,而是再一次地向老孔代亲王强调了所谓的重要性。

    而听完他的话,反倒是老孔代亲王陷入了沉默。但是亲王身边的那群贵族军官们不满了,忿忿地拔出了佩剑,对准了这群人,并且大声威胁道:“把那个袋子拿掉,听见没有!”

    直到这个时候,老孔代亲王终于开口:“好了,小伙子们,你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我们走吧。”

    “睿智的决定,亲王殿下。”那个立即将三角帽揣在怀中,再次恭敬地朝老孔代亲王行礼:“感谢您的睿智和体谅,亲王殿下。长命百岁!”说完之后,立即挥了挥手手,让手下带着伊莱诺先走。而后又面带微笑地对着老孔代亲王毕恭毕敬地退了几步,转身离开。

    “嗤!这些贱民都应该拉去枪毙。竟然敢对殿下如此无礼。”在那帮人离开之后,老孔代亲王身边的一位贵族军官开口了。“真应该让他们吃点苦头。”

    “好了,小伙子们……”不等一众贵族军官跟着起哄,老孔代亲王立即制止了他们:“有些事情还是不要知道得太多,走吧,做你们的事去,让城区东南面的士兵动作快点。天亮之前,我们就要肃清巴黎。”说完,老孔代亲王领着一众贵族军官离开了空荡荡的巴黎市政厅。

    而此时在市政厅二楼幽暗回廊的尽头,有一个房间依然还透着昏暗的烛光。在那个房间里一个独眼龙正坐在书桌前,不耐烦地用食指慢慢地敲击着桌面。不过,他并没有等待多长时间,那群人就押着伊莱诺进来了,将伊莱诺放在书桌对面的椅子上之后,那群人就立即退了出去。

    在房门关上的同时,独眼龙就窃笑着站了起来。接着假咳了一声,绕着伊莱诺所坐的那把椅子,严肃地对伊莱诺问道:“伊莱诺女士,你知道你犯了多严重的罪吗?”

    “唔唔唔……”作者 x汉铁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