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列表 > 第70章斐扬派倒台
    回到雷恩市的当天,陆逸就让人把布列塔尼议会宫里最大的大厅给腾了出来,让人收拾好,他准备用这个议厅来摆放他的皇家海军舰船模型。这个大厅原本是布列塔尼议会议员们通过决议用的议厅,但是在王室成员入住之后,由于吸取了过往教训的王室在来到雷恩市之后的深入简出,不再频繁地举办宴会。所以这个议厅近两年来也仅仅只是举办了两次宴会,一次是在去年年底的时候举办过一次新年宴会,然后在今年四月的时候,因为庆祝新王继位而举办了一次宴会。

    宴会是贵族男女们享乐的方式,也是国王向贵族们展示自己威仪的方式。陆逸认为宴会应该办,因为陆逸也想在成年之后能够在宴会之中找到一位美貌的女士常伴左右。但是他现在没有成年,而且他觉得在布列塔尼议会宫里举办宴会太小家子气了,一点都不能展示身为国王的威仪。

    已经身为国王的陆逸有着跟前世暴发户一样的毛病,那就是什么都想要配备最好的。最大规模的舰队,最广袤的疆域,最大华丽的宫殿,最凶残的陆军,最美以及最知性聪慧的女子。若是在前世,如果陆逸突然暴富的话,那么他顾及脸面或许还会收敛以及体面点。

    但是今世……这就是法兰西的国王。法兰西人从不会要求他们的国王必须勤政,一天忙到晚。也不会要求他们的国王必须虔诚,他们认为国王的情妇越多就越是能够展现法兰西男人欧洲第一的雄风。更不会要求他们的国王节俭,当然,虽然在这一点上有待于商酌,但是陆逸相信自己以后会让他们同意这一点的。

    所以,什么都应该追求欧洲之最的国王就应该住在凡尔赛宫。虽然陆逸对于自己的生活并没有太高的要求,甚至比前世要求的更为简单。但是正如有的政权用战争来表明自己存在的最后意义,有的政权用原教旨主义来表明自己存在的最后意义,有的政权必须用抓嫖来表明自己存在的最后意义一般,有些东西是一个政权存在的最后意义和象征。

    而凡尔赛宫,则是这个王朝的象征以及存在的最后意义。在前世陆逸的眼中,只有居住于凡尔赛宫之中的三代波旁君王才最能够代表波旁王朝。之前的君王并不像那三位君王一般广为人所知,而之后复辟之后的两位君主以及七月王朝,且不论他们统治的时间长短,有何作为,没有多少人能够记得他们。

    宏伟的建筑能够将建筑与君王的名字轻易地联系在一起,而在宏伟宫殿中所能够发生的故事本身就是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所以,无论是古埃及的法老还是前世的希特勒与斯大林这些有条件条件建造人类历史上最宏伟建筑的统治者,都对宏伟的建筑痴迷不已。陆逸也一样,他对宏伟的建筑也有一股执念,在他看来两个拥有同样丰功伟业的君王,拥有宏伟建筑的一位将更容易被世人铭记。

    所以,就算是将布列塔尼议会宫的议厅当成自己的船模展厅,陆逸也照样觉得太小。因为那些舰船模型基本上每一艘都有他一个人那么高,这仅仅是一艘模型从船底到桅杆的高度,还没算上模型的长度。他不认为这个议厅在美观地摆放了81艘舰船的模型之后,还有足够的空间让他将这个议厅当成正式的觐见大厅。所以,在不久的未来,他很可能要在凡尔赛宫找一个大厅,甚至是新盖一栋建筑来摆放他的舰船模型。因为陆逸相信,那的时候展厅里要摆放的舰船绝对不会是81艘。有可能是上百艘,也有可能……会是一个多到胡闹的数字。

    当然,在陆逸命人收拾这个议厅的时候也没忘记给那位老律师一家子在布列塔尼议会宫里收拾几个房间。对于维克多莫罗,陆逸的想法很简单,他压根就没想过应该怎么说服这位白头名将。只要等巴黎的革命者开始发狂暴走,那么他相信,现在依然还什么都不是的白头大侠在跟王室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之后自然而然就知道应该怎么做。而且,陆逸觉得维克多莫罗他老爹加百列路易莫罗人挺不错的,倒是个正直的绅士,陆逸正在考虑什么时候给他个贵族头衔。而他的妹妹……陆逸不得不承认,他那三位未出阁的妹妹都很美。陆逸还没见过这一家子里的另外两个儿子以及已经出嫁女儿,不过按照现在所见到四兄妹这兄长型英帅靓正,妹妹美貌水灵的德行,剩下几位应该都不会差到哪去。

    这老律师夫妻所生下来的八个孩子好像就是为了打击其他家的人一样。据说当初一共是生了十五个孩子,只是有七个夭折了,只有这八个活了下来。陆逸在听完这个之后当时是彻底无语了,他实在不敢想象若是那七个全活下来的话,那这一家子帅哥美女一起出现的情形,那打击面基本上就是涵盖了老中青三代。老律师的雄风以及她妻子的多产也是足以笑傲法兰西。

    不过,这个家庭也有一点点瑕疵,偏偏这瑕疵就出在了陆逸最为在意的那位身上。也就是我们的白头名将维克多莫罗先生,这位名将兄明明长得型英帅靓正,偏偏整天挂着一脸欠揍的表情,吊儿郎当地在雷恩晃荡。虽然有王室机密局的人跟着不用担心这个家伙跑掉,但是整天放着一个这样的二货在布列塔尼议会宫里进出实在是有碍瞻观。所以,在德博蒙老头在皇家海军陆战队一团及二团里安排好之后,陆逸直接将这货给丢了进去。

    但是就在陆逸不用再为那位白头混混而烦恼,悠闲地过了一个月之后,事情紧接着就来了。

    1791年7月,国民议会议员罗伯斯庇尔动议,基于国民议会已完成制定法兰西王国宪法的任务,故而他提议建立一个新的立法议会以更好地监督及执行宪法。同时为了体现自由与平等的一贯主张以及宪法精神,必须限制任何国民议会议员不得再进入这一新的议会。最后希望国王能够尽快返回巴黎,签署宪法并宣誓维护宪法。

    罗伯斯庇尔的动议很快就被通过了,大量持共和主张的年轻议员进入了这一新的立法机构,这一机构开始正常运转起来以实施它的功能,这一过程是迅速而高效的。而之前国民所发出的决议也随之到了陆逸的手中。陆逸也很快通过老孔代亲王做出了回应:应允前往巴黎签署宪法与对宪法宣誓,但是必须带着军队前往,以保证巴黎的秩序以及防范大规模暴乱。

    对于这种答复,德博蒙老头曾好奇地向陆逸询问若是巴黎同意他所提出的条件怎么办?而陆逸的回答是:“占领波旁宫,解散议会,抓捕所有的革命份子,维持秩序。”实际上,陆逸还有半句放在自己的心中没有说出来。那就是“镇压暴乱,如遇抵抗,则全部予以屠戮。”之所以没有将这半句说出来,是因为陆逸心里已经认定了巴黎不会同意他这样的要求,所以他也没必要说出来以引起德博蒙老头不必要的猜想。

    如果陆逸所料,一个月后,新的立法议会就向陆逸拒绝了这一要求。或者说他们实际上没有拒绝,而是同意了国王带军队前往巴黎的要求,但是仅限于一个低于百人的卫队。超过此规模则视为对立法议会的侵犯。陆逸不知道他们是如何这样自然而然地完成了从国民议会到立法议会的转换,但是在这一次,陆逸装模作样的进行询问之后,这个刚刚诞生不久的立法机构就陷入沉默之中,不再有任何回应。

    9月,收获之月。巴黎毫无征兆地突然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

    “王室与旧贵族勾结外国,妄图剿灭革命,而政府里的官老爷们则是他们在巴黎的内应。市民们,把他们抓出来,打死,吊在路灯上。杀死那些卖国贼。推翻政府……”

    “孔代亲王正率领十万国王的军队朝巴黎赶来,他们妄图镇压革命,血洗巴黎。”

    诸如此类的谣言,在巴黎大肆蔓延,整个巴黎仿佛正在进行一场无序的狂欢盛宴一般。到处可见那些原本主张君主立宪的斐扬派议员以及官员被愤怒的民众从政府机构以及家中拖了出来暴打致死。这样的情景曾经出现在自1789年以来的每一年,相对于当年在全国范围内出现的针对贵族阶层的暴力事件,这一次不是规模最大的一次,但却是巴黎历次暴力事件中最为彻底的一次。这一次在压迫的权利与被压迫的民众之间不再有所谓的“中间人”,所有不顺从于这种失控与癫狂的人都成为了报复的对象。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