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列表 > 第57章新王继位
    一直以来,陆逸都不认为这种建筑于一种小部分人期望之上的君主立宪制是稳固的。从柯狄士男爵那里,他知道即便是在巴黎,有着太多的俱乐部以及集会社对现在主导国民议会的斐扬派表示不满。从巴黎舆论的方向来看,现在掌握着巴黎各个政府机关的斐扬派连保证巴黎的秩序都做不到,更何况是建立起一个稳固的君宪政府?像拉法耶特、巴伊这样斐扬派的首脑已经巴黎民众威胁过无数次吊路灯。

    拉法耶特在王室机密局的情报之中是被关注的一个焦点,因为撇除自己王室的立场,陆逸觉得在政治倾向上,这个“两个世界的英雄”与他现在的观念最为接近。而这个人现在正是巴黎的掌权派,陆逸可以从他的处境看到君宪制度在这个王国的处境。

    而君宪制度也正好是陆逸的底线,因为他不认为自己现在可以放弃王室,以一个革命者的身份投入这场大革命之中,再像拿破仑那样在大革命中脱颖而出,重建一个帝国。因为他自出生开始,就被打上了“腐朽王朝的延续”以及“奥地利毒妇的孩子”这样的标签。如果有一天法国人真的推翻的君主制成立了共和国,那么就算他什么都不做,他的存在本身就是对共和国最大的威胁。共和国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抓他来砍头以表示斩断跟过去旧王朝的联系,更提什么在革命的洪流之中脱颖而出了。所以就算他是来自于前世的共和国,就算他有心在恢复国家秩序之后推行更为自由与平等的理念,哪怕将这些作为一个**王权的施舍,他也不想让自己的表现跟“革命”这两个词联系起来。

    至于现在依然坚定地站在王权一边的旧贵族们,陆逸现在只是觉得他们很可爱。他们依然拥有着不少的财富以及良好的关系网,却大多数都在做着最愚蠢的事情。听说就连伦敦街头的旅馆老板娘现在都会用法语跟那些涂脂抹粉的逃亡贵族讨论应该如何烹饪青蛙,散播法国王室的传闻,在伦敦制造一种“法国潮流”,除了指望王室能够恢复他们的特权之外他们什么都做不了。

    而留在雷恩市的贵族们,其实也差不多。当陆逸一大清早被嘈杂的声音吵醒的时候,他还以为是自己的妹妹苏菲小公主早起无聊又在烦他。这个五岁的小丫头从来都没有一点要当淑女的觉悟,依然还像过去一样喜欢搂着自己的哥哥睡。于是,这便成了巴黎街头民众口中王室“最腐朽的象征”。

    “哥哥,哥哥……”苏菲小公主见陆逸还在昏睡之中,便扯起了陆逸的头发。

    对于这个五岁的妹妹,陆逸很无奈,只能转过身去睡眼惺忪地对小苏菲威胁道:“再吵我明天你自己一个人睡。”

    苏菲小公主没有回答,而是嘟着小嘴用那双大眼睛无辜地看着陆逸,仿佛马上就要哭出来一半。直到看得陆逸觉得自己无比罪恶,无比愧疚时,这鬼精的小丫头才用胖乎乎的小手指了一下围拢在陆逸卧室里的人群。

    陆逸顺着这小丫头所指的方向看去,这不看不要紧,一看把陆逸吓了一大跳,紧拽着被子猛地缩了一下。陆逸看到了自他出生那天起最吓人的一幕,和刚刚降生那天一样,只见这个卧室里挤满了男女老少各式各样的贵族,更令他感到惊悚的是,这些贵族们也跟那天一样都一脸微笑地看着他。

    “路易十七,天赐之王,法兰西与纳瓦拉的君主。吾王万岁……”正在陆逸诧异之时,人群之中身着紫衣的枢机主教(红衣主教在主持仪式的时候会穿白衣或者紫衣)端着个精制的杯子走上前大声说道。

    听完枢机主教的话,陆逸脸上原本诧异的表情开始变得惊慌。不停地左右环顾,眨着双眼,喘息着将枢机主教端着的盘子上那杯东西拿了过来,一口灌了下去,然后对枢机主教问道:“他们杀了我父亲?”听到枢机主教称呼自己为国王,陆逸所能够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在巴黎的国王已经被革命者杀死了。

    见陆逸将主持仪式用圣杯中的葡萄酒喝掉,原本正一脸尴尬的枢机主教在听完陆逸的话之后连忙惊恐地回答道:“不不不,殿下,陛下只是在巴黎宣布退位,现在还在回雷恩的路上。”

    枢机主教刚刚说完,站在他身后的勃利公爵夫人就立即假咳了一声。听到这声假咳,枢机主教才意识到刚才他用错了称呼,随即又连忙改口道:“陛下,路易亲王殿下(由于西方王室没有“太上皇”称谓,国王在逊位之后进行正式的再册封前第一时间使用的是即位前的称谓,路易十六国王即位前为法兰西王太孙及贝里公爵,使用王太子不合适,故使用路易亲王)现在很安全,请陛下不必担心。”

    枢机主教刚说完,旁边一位高瘦的男子上前一步,转身对着身后的一群贵族高呼:“路易十七,天赐之王,法兰西与纳瓦拉的君主。吾王万岁……”而后立即对着陆逸低下头,单膝跪下。

    “吾王万岁!”随着那名高瘦男子的高呼,所有在场的贵族们都一起跪了下来,高呼万岁。不止是房间里,透过打开的房门,陆逸看到走廊外面大小的旧贵族们已经满满地跪了一地。

    看见如此情景,陆逸此刻脑子里已经空荡荡的一片。掀开被子,他拿着主持仪式用的杯子茫然地走下床。从房间里跪倒一片的贵族中间穿过,来到房门前。望着外面的贵族与官员们喃喃道:“我……太年轻了。”

    陆逸之所以会发出这样的感慨并不是因为他今生的年龄,而是他以自己的心理年龄来衡量也依然觉得自己太年轻了。曾几何时,他一次又一次地设想着“如果我是国王就会这样或者那样”,但是当亲眼见到房间与布列塔尼议会宫宽敞的走廊上跪满了人对他高呼“吾王万岁”之时,他茫然了。

    “你任重而道远,陛下。”枢机主教的声音将陆逸从茫然之中唤回:“你应当事事以路易十四国王为榜样,你将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国王,你将与他一样荣耀万丈。”说完,枢机主教卓然而立,等待着陆逸在胸前划个十字以完成一个国王的起床礼。

    但是陆逸听完之后只是心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将手中仪式用圣杯中剩下的一小口酒给喝光。就这样……一个新国王继位了。

    ………

    “路易十四国王四岁继位,路易十五国王五岁继位,现在我们的路易十七国王七岁继位。多有意思的巧合,不是吗?”诸多关于王室的议论被贵族们从布列塔尼议会宫带到了市区内的旅馆里,在这些公共场合,所有的话题都被新王继位所代替。而且为了让议论的内容变得更具有趣味性,陆逸的年龄也从六周岁被改成了七岁。

    “路易十四国王统治了这个王国70年,路易十五国王统治了60年,现在我们的国王会统治多少年?50年吗?”人们总是喜欢从一些并不存在联系的数字之中去寻找关联性,雷恩市的市民也是如此。不过做出这种猜测的人立即就被怕惹上麻烦的老板娘给喝止了,因为她发现经常有一些人会在她的旅店里喝一杯东西,然后一整个晚上都在听别人的言论自己却不发表任何看法。这让旅店的老板娘感到十分害怕,她担心有一天突然会有一队士兵冲进来查封她的旅馆,把她丢进某个阴暗潮湿的监狱里。

    实际上,这位旅店老板娘的猜测也没错。那些人的确是来监听民众言论了,这样的人遍及整个诺曼底地区的各个城市。不过他们也仅仅是负责监听以及反馈而已,至少到目前为止,并没有人因为自己在公共场合的言论而遭到逮捕。王室机密局只是为了保证能够知晓这个地区的民众舆论风向,同时也是为了保证若真出事的话,能够在第一时间知道应该上哪去抓人。只是王室机密局对于这样情报人员的培养还很原始,以至于就连旅店老板娘都能够看出来而已。

    成为国王之后陆逸的生活方式与过去发生了很大的不同。以往他可以随意地与德博蒙老头在布列塔尼议会宫里交谈,现在则不行。基本上他所到之处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长久地聚集在他这里,就因为他是国王。

    虽然在过去身为王储的时候也是如此,但是至少贵族们在行礼之后还会各忙各事。但是面对的是国王,则不一样。自路易十四国王开始,一百年来宫廷的礼仪让他们必须以国王为一切的中心。这种令人难以置信的瞩目在路易十五时代被国王的情妇蓬巴度夫人讥讽为“一个国王的身边有500个小丑常年长伴左右,为他逗乐。”固然,这位路易十五国王的情妇是因为当时凡尔赛宫的贵族们对他的鄙视才会做出这样的讥讽。但是也正说明了贵族们长年累月不厌其烦地对国王生活的围观态度有多么坚决。

    不过即便是如此,在路易亲王来到雷恩市之前,陆逸还是频繁地召见德博蒙伯爵。这让这位新王的剑术老师成为了诸多贵族们关注的焦点,甚至对他的议论超过了刚刚从国外归来的孔代亲王。实际上,陆逸并不想让德博蒙老头这么快就被人关注。毕竟,当初的王室机密局能够被位高权重的奥尔良亲王公爵所忌惮,那么自然而然就会被王国的其他贵族以及官员所忌惮。这对王室机密局的工作并没有好处,尤其是在这个机构刚刚重建不久,里面有一大堆菜鸟的时候。

    但是陆逸没有办法,因为他明白自己突然继位,那就意味着这个王国本来就动荡不安的局势有可能变得更加混乱。若是他稍微有所松懈,那么他可能照样看不到自己十二岁的加冕仪式。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