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列表 > 第51章民主初级阶段
    “首先,我们应该把王室机密局一年多来所经营的省份从王国的领土上单独地划出来,诺曼底公爵领、布列塔尼公爵领、曼恩伯爵领、阿基坦公爵领还有安茹行省……”对着法兰西王国的地图,陆逸一边说着,一边回过头来对德博蒙老头问道:“是这些没错吧?老师。”

    “不用把图卢兹伯爵领和普罗旺斯伯爵领列入吗?殿下。”听完陆逸的话,德博蒙老头指了指地图上法兰西王国南部的两个伯爵领。那里现在正是南部贵族们的聚集地。

    “先别去管他们,老师。在西北的这五个省份,只有雷恩、南特、波尔多、鲁昂这几个城市有出版社对吧?”

    “确切地说,不是,殿下。”德博蒙摇了摇头:“应该说只有这几个城市有大的印刷厂。至于其他的小作坊,要么就是规模不够,要么就是无法彩印。即便是流传开,能够造成的影响力也有限。”

    “真想把所有能够印刷的设备都掌控在手里啊,哪怕它只能印制没有插画的色情小说……”陆逸烦恼地咬了咬自己的手指甲。“为什么突然觉得法兰西王国变得这么大呢?”

    “殿下,这个将来需要您来统治的王国本来就疆域辽阔,而且她也是这片大陆上最为强大的。”德博蒙老头在一旁骄傲地回答道。

    “跟谁比?不列颠王国?俄罗斯帝国?还是遥远的中国?”陆逸可从来不认为法国就那一个四川省外加重庆的面积能够跟当前面积最大的三个帝国比。

    “虽然如今与不列颠王国相比或许我们稍有逊色,因为不列颠王国在二十七年前刚刚从我们的手中夺去了新法兰西的北部地区(加拿大)与半个印度。这使得我们幅员倍减,而他们则刚好相反……”说到这里,德博蒙老头开始激动了,将一副世界地图在陆逸的面前摊开,一边用手指上在地图画着每个海外殖民地的轮廓,一边说道:“但是,我们依然还拥有着南部的半个新法兰西,整个印度东部,还有整个加勒比海。作为这个庞大王国未来的国王,您不应该如此沮丧,殿下。我们一定会再次拥有整个新法兰西。”随着博蒙老头的言语,它的手指在北美大陆上画了一个吓人的圈。

    之所以让陆逸觉得吓人是因为德博蒙老头将北美大陆上除了美国东岸十三州、美国西岸西班牙领地以及加拿大西岸无主权地以外的近四分之三面积全都给画进去了。也难怪德博蒙老头会有这种满满的自豪感。而这地图上的许多地方,也正是在德博蒙老头当初人生最为辉煌的时候失去的。

    “老师,您还对二十七年前的那场战争(七年战争)耿耿于怀吗?”看着此刻黯然神伤的德博蒙老头,陆逸开口问道。

    “是的……”德博蒙点了点头,样子显得很疲惫。“是我们疏忽了,若是我们能够更早地获悉伊丽莎白彼得罗夫娜女皇的死讯,针对俄国宫廷遽变进行布置,阻止俄国那个犯有精神病的沙皇把即将胜利的俄**队撤出普鲁士,阻止他与那个自大的腓特烈签订和约,让她的妻子叶卡捷琳娜女皇早点登基。只要再晚那么一点点,那么您外祖母的军队就可以踏平整个普鲁士,而您的曾祖父路易十五国王也早已率领军队,跨过拉芒什海峡,进攻不列颠王国。那么……也就不会有这场革命了。而您,也将统治一个不朽的帝国,像太阳一般照耀您所统治的每一片疆域。”

    “那么我们现在就不用在这里讨论法兰西的行省怎么这么大了对吗?”难得能够看到德博蒙老头真情流露,陆逸很开心。

    可以看得出来,对于二十七年前那场战争的结果,德博蒙老头很介意,不过设身处地地站在老头的角度想想,他会如此激动也不奇怪。对于他来说,他本有机会为自己的君主缔造一个日不落帝国。他本有机会看着法兰西王国数百年来的宿敌在他一手策划的渡海进攻计划中覆灭。二十七年,一个男人生命之中能有几个辉煌的二十七年?哪怕是像德博蒙老头这样一个传奇间谍,一个对于这个时代来说样样精通的全才。

    “是啊!”德博蒙轻轻地点了点头。

    “那么……老师,万一要是哪天我失去了整个王国。那么我可以前往新法兰西重新构建一个王国,然后再反攻欧洲大陆吗?”穿越者的惯性思维使陆逸顺口将这个问题提了出来。因为那片新大陆有着茫茫大海的天然屏障,使得那片大陆远离旧世界的纷争,安心发展。而在那里,下一个世界霸主才刚刚诞生不就,自己仅仅凭借愿意追随王室的国王军就可以将他们轻易地荡平。

    “那里?呵呵……”德博蒙老头听完之后笑了笑:“那里一百年内都不可能有反攻欧洲的能力,只要任何一个欧洲君主愿意,他的军队都可以轻易地荡平那里。如果真要去那的话,我想就连殿下您这一生都看不到回到欧洲的希望了。”说完之后,德博蒙老头长叹一声,无力地坐在了桌沿。“不知道有生之年……”

    “那让我们从头开始吧。”看到德博蒙老头沮丧的样子,陆逸仿佛没听到他的话一般,从椅子爬到了桌子上,将那张世界地图掀到了一边,在昏暗的油灯下认真地看起了原来那张法国地图。

    “呃……”陆逸的话让德博蒙老头楞了一下,接着面带微笑地将陆逸掀到地上的世界地图捡起来,认真地收好。

    “老师,你说现在王室机密局还无法掌控这些地区所有的印刷厂对吗?”当德博蒙老头收拾完世界地图之后,陆逸便立即指着法兰西地图对他问道。

    “是的,殿下!”德博蒙点了点头:“我们只能尽量将那些能够进行彩印以及大型的印刷厂掌控在手中。那些文字印刷设备太普及了,您不可能像上帝一样掌控人们的思想。”

    “呵呵,我觉得可以,老师。”对于德博蒙老头的话,陆逸并不认同。前世世界上的许多国家已经证明人的思想一样是可以被掌控的。而他们所用的方法,正是陆逸现在想要尝试的。

    随即陆逸又开口对德博蒙老头说道:“既然我们现在无法掌控这些区域所有的印刷设备,那么我们现在就应该先暂时放弃将这些行省的舆论完全掌控。现在我们也需要像我们的对手那样,让处于王室机密局掌控的印刷厂印制那些污秽的东西,然后让这些东西随着那些制造谣言的巴黎读物一起流入这些依然还安宁的省份。”

    “抱歉,殿下。打扰一下!”

    “怎么了?老师,你说。”

    “您说的‘污秽的东西’是指什么?”德博蒙老头一脸的疑惑。

    “谣言,关于巴黎那些议员的谣言,他们糜烂的私生活,他们在巴黎的**沙龙,他们他们以革命的名义制造的暴乱、与谋杀,将所有有罪以及无罪的人不经审判就送上断头台,所有的谣言,不管它是真的还是假的,最好真假参半,这样可信度更高。当然,最重要的是本地官员以及议员们的谣言,不管谣言的内容是什么,但是一定要有本地官员与议员的谣言读物,而且是随着巴黎来的那些谣言一起流入本地。”

    “…………”

    “你怎么了?老师?”

    “呃……没,没什么。”德博蒙连忙摇了摇头:“制造这些谣言对巴黎的国民议会以及革命派进行攻击这个我可以理解,可是我们为什么要攻击本地的地方议员?根据汇总的情报,这几个地区的地方议员以及地方绅士对于王室以及贵族还算友善。”

    对于德博蒙老头的回答,陆逸颇为烦恼地挠了挠头。“老师,您了解过民主与民享这两个词吗?”

    “看过一些,但我认为那是所有骚乱的根源。”德博蒙老头给出了一个陆逸预料之中的答案。

    陆逸一直认为自己的这位剑圣老师其他什么都好,就是对于民主的概念有着天然的排斥。而陆逸则不然,即便是在前世的时候也是如此,他既不排斥,也不吹捧。因为不管是排斥还是认同都距离他太过于遥远,所以对于这个词他可以有许多理解或者许多误解。

    “民主就是怀疑一切,用最恶意动机去揣测他人的一切行为。民享就是把你所遭受的一切不公正同样都施加在别人身上。而且在这个过程里,所有人所受到的不公正是均等的。这样,最后他们就会明白与其大家一起挨饿,不如大家一起好好工作,吃得好点,分得均匀点。”

    “这会毁了这个王国的。”显然,对于陆逸的胡扯,德博蒙老头并不认可。

    “反正现在不管是贵族还是革命者们都已经在这么做了。”说着陆逸一脸无所谓地爬回到椅子上,打开桌子的抽屉,将本印着《**宣言》的册子拿了出来,递给德博蒙老头:“老师,我这里有一本《**宣言》,你拿去看。不过你得给我一点零花钱,因为这是我从茜朵妮那借来的,我会跟她说我弄丢了。”

    “…………”德博蒙老头无语地瞟了陆逸一眼,假咳一声:“谢谢,殿下。我看过了,当初我还打算去北美大陆痛揍英国人。”

    “哦!”陆逸应了一声,笑嘻嘻地将那本册子丢回了抽屉。然后一本正经地继续对德博蒙老头说道:“老师,你看。现在王室机密局还无法保证掌控附近地区的所有印刷厂,但是为什么不让这些行省的议会来帮我们干这件事呢?我们之所以想要掌控舆论就是因为我们不断地受到谣言的攻击,这让整个王国都将我们当成了敌人,而这些谣言大多数毫无根据。难道我们应该用掌握的印刷厂澄清这些事吗?不是,谣言最为恶毒与可恶之处就是,一件事情,假如你没做的话,你要如何去证明它?假如有谣言攻击老师你在昨天凌晨两点十分二十九秒的时候爬进了一个寡妇的被窝,那么老师你会选择大肆印制传单来澄清这件事吗?”

    “我会选择把印刷厂关闭或者将炮制这份谣言的人丢进监狱。”

    “对,你说的没错,老师。”陆逸笑着点了点头:“现在我们就是要让这些地区有权利这么做的人自己站出来,要么选择靠他们自己所掌握的出版社或者是印刷厂澄清关于他们个人的谣言,要么跟附近几个地区唯一能够查封所有印刷厂以及阻止巴黎谣言继续蔓延的人——也就是跟我们,苟合。通过他们,我们可以查禁这几个省份所有的印刷厂和出版社,同时阻止巴黎的谣言继续蔓延。而且不用担心他们的攻击。”

    “这就是民主?”德博蒙老头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呃……对,民主的……初级阶段。”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