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列表 > 第50章第一次反击
    对于勃利公爵夫人看完这篇文章之后的反应,陆逸显得很无奈。因为这位没主见的夫人似乎正在自己的内心之中检讨过往的所作所为。而事实上,陆逸自己心里很清楚那些中世纪贵族的所作所为,要知道那些在漫长的黑暗时代可以延续家门和血统的人,一个个都绝非良善之辈。

    但是现在……他们的后代,大多数显然已经进化成了某种食量很大的食草类动物,或者用“食草废物”来形容会更贴切一些。而像勃利公爵夫人这种贵妇,除了她们或许受到过一些教育以及宗教的感召之外,在性格上她们与普通的农妇并无多大区别。她们同样自私,贪小便宜,人云亦云,又容易受到他人的影响随时改变主意,她们心中所谓立场的衡量标准只是关系的亲疏而已。但她们一样还懂得同情和忏悔。

    而陆逸也仅仅是想写给这些富有同时又还要脸的人看而已。至于富有但是不要脸的一类人,陆逸也没打算去管他们。想罢,之后,陆逸再次拿起了鹅毛笔,在最下方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以及头衔“法兰西王太子路易查理”。稍稍犹豫之后又抬头对勃利公爵夫人问道:“老师,我需要在底下加上你的名字,可以吗?”

    “哈?”勃利公爵夫人从沉思中惊醒,连忙点了点头:“哦哦,当然……当然可以,殿下。我的全名是……约兰德玛蒂妮加百丽儿德勃利娜克。”

    “好的……夫人。”陆逸一边说着,一边顺着最后一个字母c将笔尖往上一钩,然后满意地将写满了文章的纸卷起来。“我必须承认,夫人,您的名字是对您的最佳诠释。紫罗兰(约兰德),玛蒂妮酒,和天使(加百列)。”随着掌握词汇量的增加,现在陆逸已经可以迅速地将掌握的词语与它更深层的含义联系起来,而并非像前世看音译那样只看到一个名字的读音符号。

    “感谢您的赞美,殿下。”陆逸的赞美深得勃利公爵夫人的欢心,虽然已经有着太多的男人以及女人称赞她的美貌,但是能够听到一个五岁小孩的赞美尚属首次,而且这样的赞美并没有什么华丽的辞藻,仅仅是以她的名字来表述。这种表述方式对于勃利公爵来说很新鲜,故而公爵夫人听完陆逸的话之后,立即欣喜地低下来在陆逸的脸蛋上亲了一口:“再过十年,您得让多少的姑娘心碎啊。”

    “再过十年我也依然会为您的美丽而心动的。”说完之后,陆逸将卷起来的纸交给勃利公爵夫人。“夫人,您能帮我将这篇文章交给我的母亲吗?我想她应该会很高兴您能够教我写下这样的文章。另外,我的剑术老师德博蒙伯爵可能也希望看到类似这样的文章,这样他的王室机密局才能够在布列塔尼以及周边的地区掌握对我们有利的舆论。您和我的母亲受到的不公正评论已经太多了,我不想这样的情况再继续下去。”

    “好的,请放心,殿下。我这就去找王后陛下。”说完,勃利公爵拿着那张纸慢慢地后退了两步,郑重其事地行了个屈膝礼之后,转身离开了房间。

    “呃……殿下!”房门才刚刚关上,一旁的茜朵妮就迫不及待地唤了一声。

    “什么事?茜朵妮?你看起来憋了好久了。”

    “我只是想提醒您一下,没有叫玛蒂妮的酒。”

    “是么?”陆逸捏了捏自己的鼻子以掩饰尴尬,不过他很快就释然了,朝茜朵妮摆了摆手:“没关系,茜朵妮,公爵夫人开心就好。那……有没有茜朵妮酒?”

    “没有!”茜朵妮摇了摇头。

    “血腥玛丽?”

    “…………”这一次茜朵妮没有回答,一脸惊悚地看着陆逸(陆逸的王后母亲也叫玛丽)。

    “呃……算了。当我没问。”看着茜朵妮的表情,陆逸立即就意识到了自己言语的失误。但是片刻之后又补了一句:“不过迟早都会有的。”

    王后休息里……

    王后此刻正靠在床头,看着一本打开的本上的一个单词纠结地咬着自己左手小拇指的指甲。至于勃利公爵夫人,此刻很没节操的勃利公爵夫人满面春风地带着德博蒙老头走进了休息室。他早将自己丈夫那个一年见不到几次的侄子给丢进了拉芒什海峡(英吉利海峡)。

    看见勃利公爵夫人进来,王后欣喜地朝她招了招手:“加百丽儿,快过来,帮我看看这个词应该怎么念。”

    “是,陛下!”说完勃利公爵夫人凑了过去,朝王后所指的那个单词看去。但是在看完之后,勃利公爵夫人却一脸遗憾地对王后说道:“陛下,请恕我不能将这个污秽的词语念出来。这究竟是一本什么书?”

    “一本叫做《法兰西历代王后之罪》的书。”王后似乎并不介意,将书本合起来后拿封面给勃利公爵夫人看了一眼,然后一脸轻松地丢到了一边。

    “罪大恶极……”勃利公爵夫人回头朝德博蒙老头看去:“博蒙伯爵,您怎么能够让这种污秽的读物在陛下的房间里出现?”

    “咳嗯!”受到勃利公爵夫人的指责,德博蒙老头轻假咳了一声:“据我所知,这本刊物是和类似《《杜歇老爹报》这样的巴黎报纸一起流往法兰西各地的,我的下属们无法在巴黎捣毁他们的出版社。所以我们只能够尽量不让这些造谣的刊物流入布列塔尼。不过效果并不明显,毕竟每一天都有人频繁地进出这个省份。但是我认为这影响并不大,如果能够得让雷恩的市民感受到王室的友好,那么他们自然会把那些传播谣言的人撕个粉碎。现在我们就有一个很好的机会,比如说……那个。”德博蒙老头一边说着,一边轻轻地踮起了脚,指了一下勃利公爵夫人手中的那篇文章。“长期地居于布列塔尼议会宫中对您的身体无益,陛下,我建议您应该带着王太子殿下多出去走走。本地秩序依然完好,若是能够带着王太子殿下出席布列塔尼议会以及雷恩的市议会,那么我想本地的民众一定会觉得倍感荣幸。”

    听完德博蒙老头的话,王后点了点头:“好吧,让我看看那个……那是什么?”

    “是王太子殿下写的一篇文章,殿下。”勃利公爵夫人连忙将那张卷起的摊开,递到王后面前。

    可是王后却摆了摆手说道:“你念吧,加百丽儿。有一件事情是令我感到尴尬却又不得不感到欣慰和无奈的。就是我的孩子学起语言来要比我快得多。上次见我的时候他竟然用德语跟我交谈,难道他不知道这样会让他的妈妈很伤心吗?”王后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脸上洋溢着的却是浓浓的得意。

    对于王后那满满的幸福与得意,德博蒙老头自然识相地没有发表任何评论。而勃利公爵夫人有着与王后同样的得意,因为她是陆逸的启蒙老师。故而,勃利公爵夫人带着一脸的憧憬回答道:“他将来一定是欧洲最有魅力的国王。”

    “赶紧念给我听听,加百丽儿。”王后拍了拍手,迫不及待地催促道。

    “好的!陛下。”勃利公爵夫人点了点头,然后摊开那张纸,逐行逐句地将纸上的内容念给王后听。

    而王后在听完整篇文章之后,并没有发表什么评论,只是对德博蒙老头平淡地说道:“博蒙伯爵,这件事就交给你了,你知道应该怎么做。另外,给雷恩市长答复,那个案件法庭需要如何判决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他们不需要拿这件事来问我,国王不会允许罪恶在他的眼前蔓延。”

    “是,陛下!”

    “好了,你退下吧。”

    德博蒙老头躬身行礼之后,退出了房间。

    等德博蒙老头一走,王后就立即抓住了勃利公爵夫人的双手:“加百丽儿,希望你能够原谅我这么做。”

    如果陆逸此刻在场的话,一定会无比庆幸已经先搞定了勃利公爵夫人。事实上,勃利公爵夫人对王后的影响力是毋庸置疑的。在这件事情上,王后一直犹豫不决也正是因为与勃利公爵夫人的私谊。如果在这件事情上没有事先做好勃利公爵夫人的工作的话,难保这位夫人不会心生芥蒂。而陆逸想要的,除了他自己对王后的影响力之外,也要让王后身边这个后宫贵妇午茶会里的成员都能够按着他的意思走。有一些事情这些贵妇只要做过一次,那么她们就会一直做下去。因为那些对于她们来说无关紧要的人,只要她们得罪过一次,那么以后也不会再给她们得罪过的人说好话。

    而离开王后休息室之后,德博蒙老头没有马上就开始布置,而是先去找了一下陆逸。德博蒙老头虽然已经老了,但是并不糊涂,他明白陆逸既然要写这样一篇文章那么肯定有他想干的事情。所以德博蒙老头必须与陆逸沟通一下,以确保没有东西被遗漏。同时,德·博蒙老头也在心中酝酿着他执掌王室机密局以来的第一次反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